苏幕遮(二)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UxMzkwODU0MQ==&mid=2247483890&idx=1&sn=89609c7716ca04d4c826cdbc89ea5835&chksm=f94f4ba0ce38c2b6f9b3cbe95bdee0185b6d5bd80b43e475f5e377039bfa07b0ff49097d0135&token=569570312&lang=zh_CN#rd

比如一场渐浓渐醉的夕阳,

和一双与你对视的且深且笑的眼眸,

以及后来很长的日子。

1

    我有个妹妹,异父异母的妹妹。我叫苏宿雨,她叫苏清圆。

    我那个暴发户父亲,唯一给了我的就是一字“苏”姓,一名“宿雨”,一首苏幕遮。

    上初中后,学到一首熟悉的新词。燎沉香,消溽暑。鸟雀呼晴,侵晓窥檐语。叶上初阳干宿语,水面清圆,一一风荷举。

    从小妈妈就教我背这首词,有时候念着念着她就背过身去抹眼泪。或许,那个男人当初也和她一起满怀期待地等我降世,满心欢喜给我取名。只是后来那个男人把所有的期待和欢喜都给了另一个女儿而已。

    陪林子洋试完衣服,他为答谢我请我吃饭。一家天台韩式餐厅,并不是那种精致到要细抠到砖缝里的那种高档餐厅,一排细细的木桌临着墙,墙上挖成花渠随意种着些植物,植物上偶尔拴着几个气球。精致的舒服,我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很有品位的男人。我和林子洋相临而坐,面向夕阳。

    林子洋,人多说世间的争抢最终都将化作一场过眼云烟,那云烟是这夕阳的样子吗?

    旁边的男人发出低低地笑声,像干爽的琴弦的声音。事实上最后财富和美景都只将被资本家收入囊中。

    我转过头,托腮定定地望着他,笑得眼睛眯起来。那我抢你了哦。

    你得先是个资本家。这样的男人总是能诙谐地化解一场语言危机。

2

    眼睛是我妈妈留给我的,笑起来像月牙弯弯。但是我恨这双眼睛,它像妈妈一样软弱无害,所以那个男人可以轻易抛弃妈妈,那个女人轻易地抢走了妈妈的男人。但是有时候最无害的东西,就是最锋利的武器。

 比如一场渐浓渐醉的夕阳,和一双与你对视的且深且笑的眼眸,以及后来很长的日子。

     林子洋有钱、绅士、幽默、帅气,但他最好的一点还是,他是苏清圆的男朋友。

    我阴差阳错和苏清圆的男朋友来到了同一所大学,这真的是一个不好笑的天大的玩笑。

    我对苏清圆的恨意浓烈到,有一次我在Lamer里看到一个女生一边毫不犹豫付钱,一边和柜姐聊着是爸爸让她一定要买的生日礼物,那齁甜的笑不谙世事,我脑海里不由自主的浮现了苏清圆。那一刻我知道我已经无药可救了。

 我对苏清圆十几年的恨意已经阴暗潮湿到长出墨黑的苔藓,当我拿着当淘宝模特赚的钱买Lamer,而她拿我爸的钱买Lamer的时候

    如果我和她毫无瓜葛,或许我还能像治愈小说里写得那样放下,寻找灵魂的救赎。可是她和男朋友异地,而我和他男朋友在同一个学校。

明知这是命运的陷阱,还是心甘情愿地栽进去。大概从广寒宫下界的玉兔精也是这样,扮作天竺国的公主诱骗唐僧,有的人对陷阱从始至终都甘之如饴。林子洋对我就是这样的存在。

3

    苏清圆真是有公主命,便宜爸爸宠她宠得不行,强势精明的妈妈把她保护得也很好。

    我花了十几年时间在想一个问题,如果她是公主命,我是什么命?我生下来的公主命为什么给了她。

这世界啊,原来公主命也能送人啊

    是个人,都要还的。那就把林子洋拿来还债吧。

    那个比赛从省赛中脱颖而出后,修整了几天,我们又开始继续准备国赛。换句话说,我和林子洋又开始天天腻歪在一起。不同于之前相处得礼貌而疏远,自从天台的傍晚后,我们似乎无形中亲密了一些。比如从前我在实验室吃泡面,他从来是不置可否的不予评论,现在会使唤我给他泡一碗,我毫不客气地轻踢他,他会很皮地躲来躲去。

    这是很皮的林子洋。让我觉得如果他不是苏清圆的男朋友多好啊。

    很快我们去北京打国赛,为了现场调试设备,提前了3天抵达北京。进场地组装完设备,天色已经暗下来,另外一个队友提前和朋友约好了。林子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走吧带你去后海逛逛。

    夏天的风懒懒的,嗅一嗅带着酒意,微辣微甜,迎面扑来的空气温温的,像极了微醺的男人的呼吸,包裹着人挣脱不出。

    我看到一个卖糖葫芦的老人,有点诧异,居然看到了这老北京久负盛名的特产。林子洋问我,要给我买一支吗。其实他没有等我的回答,就去买了一支。我尝了一口,齁甜齁甜的,好像要把整个世界甜化了,忍不住像旁边的男人笑着说了一句,好甜好甜啊,你要尝尝吗?

    他抓住我的手,含了一口,点点头回答我,确实很甜,原来你碰到喜欢的东西,眼睛里也会发光啊。

    我没想到他真的会来尝这串冰糖葫芦,他其实也很清楚我只是出于客套。但是我已经不想在乎这些细节。我仿佛一下子又变成10岁的苏宿雨,躲在柱子后面看到那个我一直叫爸爸的男人给苏清圆买了一支冰糖葫芦,高高的男人很轻松地摘下了我踮起脚尖也摘不下的冰糖葫芦。

    那些往事,苏清圆的冰糖葫芦,只有妈妈的屋子,只有妈妈出席的毕业典礼像旋涡一样拼命要把我扯进去,搅成粉末。

    12年没吃过冰糖葫芦的苏宿雨,在七月的后海吃了冰糖葫芦。

    当我暂时把这些事情放到脑后,我和林子洋已经坐到一家酒吧里喝到半醉了。他倒是毫无醉意。我蒙头喝酒,我怕我一张口就忍不住说,林子洋你走吧,趁我还想放你走,我不想喜欢你,也不想伤害你。

    他给我买冰糖葫芦的那一刻,我真的想放他走。

    但是他没走,他用我的房卡刷开了我的房门。

前文:苏幕遮(一)

(敬请期待,苏幕遮三)

欢迎关注公众号“小麦与戒酒”,更多精彩故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雾蒙蒙,雨潺潺。秋意渐浓,草色犹新染。明灭远山迷雾掩,细雨冷风,遥遥南飞燕。 心戚戚,情路漫。落尽繁花,流水依然远...
    轻拂一衣痕阅读 47评论 0 0
  • 书名:婀娜动人 作者:田园泡 文案 李家有个嫁进门就守死寡的小寡妇,娇艳媚色,身段苗条,看上了隔壁的私生小奴子,开...
    阿璃不离阅读 844评论 0 3
  • 写文章,不论是给自己看,还是要给别人看,都想写的好一点,或者说文章质量高一些。文章,其实就是写作者手中的一个产品。...
    冰锋冰锋阅读 227评论 1 9
  • 琳琅,真是个好听的名字,电视剧和小说中他是康熙帝的挚爱,无论是真是假我真的希望他们有这么一段美好的爱情,帝王是孤独...
    初见笑研阅读 26评论 0 0
  • (注:此文已被太平洋游戏网商用,原文地址:http://sy.pcgames.com.cn/487/4877680...
    假药君阅读 331评论 0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