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剑》第三章  一人一马远行

    北方还是乍暖还寒的的暮春时节,南方已是夏意峥嵘,这让从南方到北方而去从军的少年公子很是有点不适应,离家俞远却是俞想家,不由得又叹了口气,实在是一脸的忧郁。

  路程千里,一个人的行途孤寂寥寥,一匹瘦马,一壶酒,便是行程中的朋友,他自言自语的说着话。

  当日在家言及自己想要从军,需要一匹马和盘缠之时,家中的爹娘起初听闻只当是年少之人的缺钱后骗钱的谎话,不由得直摇头,当听闻自己的败家儿子不仅充军,还要去那极险极恶的北境甘州城从军,只觉得这孩子真是吃饱撑魔怔的了。

  作为孩子的父亲只是恨铁不成钢的摇摇头,载着一车的酒与抱着厚望的小儿子一道出门送酒去了。

  屋里只剩下了母亲,看了一眼这纨绔的大儿子,也是直摇摇头,自己的儿子什么货色自己是再清楚不过了,面柔无害的主,却是黑旋风的性格,从小与那狐朋狗友厮混闯祸,除了正经事不干,其他事都干的彻底,家里的门槛都被告状的人踩的烂了三块,家里一年辛苦挣下的酒钱还没有捂热呢,净赔给人家了,本打算这两年给他找个媳妇,好让他收收心,结果方圆百里的媒婆一听是要给这个“威名”远播的公子找媳妇,纷纷表示自己还想再多活两年,不能干这缺德的事祸害别家闺女,两年过去了,愣是一个媳妇也没找到。

  此时的母亲却是语重心长的对着自己的大儿子说道:“不悔啊,你老大不小,该收心了,你在这样下去,这个家都快让你败光。”

  一旁的儿难得的仔仔细细的听着,可是接下来的话可让这位公子哥跌了眼镜,心里只嘀咕”有其母,必有其子,我今天的作派也是你影响的。”

  “以往每年你爹都会给我买个几十套的衣服和几对刚上新的和田玉镯,可是今年的他就给我买了四套衣服,手镯都没有买,这让我出去在乡里乡亲的都很没有面子。那昨天赵老爷的小媳妇还臭显摆的给我展示她老爷给她买的十对纯金手镯,还问我今年添置了几套首饰,我都不好意思回答。所以儿子呐,你就少闯点祸。哪怕你爹给我买过十几套衣服后或者几对首饰之后,你再闯祸也可以的啊。是不?”

  “得了,娘,你真是我的好娘,敢情咱俩都是上辈子爹欠咱们的,这辈子爹是还债的。摊上咱们两个讨债的,是爹的倒霉。“

  “话可不能这么说?我愿意嫁给你爹,那时你爹的福分,我花我老公的钱,我至少向这你爹,你爹愿意。至于你,那就是另说了,等我们老了,你肯定要早早的把我们毒死,扔在那山旮旯了,然后你好过快活日子。”

  “不至于,娘啊,这次我是真的想通了,以往我是闯了不少的的祸。可是有道是‘浪子回头金不换‘。我如今却是想去从军,男儿自当上阵杀敌,报效祖国。”

  “得了你就自个想吧,不跟你说了,我还要去那镇东头的王寡妇家了玩骨牌呢?你真想从军,盘缠自己想办法凑去。”说完,这位徐娘半老的女子一脸不相信自己能干出正经事的样子衣着华贵,一步一莲花的走出了家门。

  那碰了一鼻子灰的公子哥,翻了个白眼,然后一脸奸笑:“娘,你可心真大,你就不想想爹不给你买首饰,是因为没钱吗?是因为我闯祸?也有可能是爹在外面有相好的。”

  听闻此话的徐娘半老的女子停下来,折身追问已经跑远了的人影。

  “唉,别走!把话说清楚点……”

  天无绝人之路,平时人品极差的公子再坏,终于还是有那么几个知交的朋友,他们知道和自己平时里一个德行的公子为了一个一面之缘的女子,为了两人几句的气话,立志从军,竟然要放弃江南几个人在这里打下的“江山”,放弃这里逍遥快活的日子,简直是脑子有病,简直是有极大的病。

  可是风流的他们也知道世间三万字,唯有情字最杀人,也是情字最感人,不光叫人生死相许,还教人脱胎换骨。如今为情立誓的公子哥此时的决心大于天,至少感动了最为亲密的三个朋友,四个兄弟之间终于有一个人有了正经的梦想,感慨之余大家还是要支持一下的,于是三兄弟决定为这位满腹壮志的公子哥凑足从军路上的所需。

  东边的一位从家里的马厩拉来一匹瘦弱的老马,西边的一位从家里柴房拿来生锈的卷刃的砍刀,南边的一位从家的地窖拿来陈旧的酒囊。另外三人每人凑了十两银子作为路上盘缠。

  男子大丈夫自当说走就走,四人步行,三人相送一直到了北去的镇口,即将分离,有感怀念昔日在一起的逍遥日子的四人,又再一起吃了一顿散伙饭,花去了三十两的中的五两。

  终于还是要走了,远行的公子哥望着那北去远伸的道路,一心的感慨。

  “古道西风瘦马,断肠人在天涯。“

  语音未落,镇中之处处处鞭炮声阵阵,心中一阵的疑惑。

  “镇中何事这么喜庆?”

  “只因我们中的四恶中少了一恶。“

  听闻此话的即将远行的不悔公子一脸的无奈:“哦!原来如此,谢谢乡亲们的热情欢送,我走了你们替我多祸害几家姑娘,不能辜负了乡亲们的盛意。”

  “没问题。”

  “走了!”

  “保重!”

  瘦马,钝刀,破旧囊,纨绔浪荡公子哥,一路西行,多情长叹!“有美一人兮,见之不忘;有君一言兮,千里煌煌。”

  北境之路长漫漫,俞北俞荒凉。

  一只苍鹰高空疾驰,在那骑瘦马独行之人的头顶盘旋三两匝之后,一路北去。

  一位立于北境一座山头的白衣女子,身形婀娜,怅然南望,自南边飞来苍鹰疾驰而下,落于女子身边一位黑衣壮汉的肩头,女子看了一眼这雄健的苍鹰,自言自语的道了一句:“没想到你还真的来到北境从军了,看来我小看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