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站

  我从哪里来,又想哪里去,真有意思,车站恐怕是来去之间的连接点,喜剧,悲剧,在这里一幕幕上演,它是一个双面符号,一面是家,一面是远方。

  曾记得,从美国回来,跨出检票口,便看见我爸在那里挥手,挤着眼看我是不是他所等待的那个人,认清了,一把夺过我的行李。

  “走,回家去。”,他突然记起了什么似的,拿出一个保温瓶。

  “你在美国,喝了那么多天凉水,给你弄了点热的,趁热喝,我还在怀里给你捂着呢。”菊花茶的香气,似乎充盈了整个候车站,忽的,咸了。

  “我不知道,你几点下车,就九点半就来了。”

  广播的声音忽然响起“噔噔噔,现在是北京时间,二十三点三十分”,窗外,星光如许,没有泪,而我的胃,开始抽痛起来。

  我在想,我们为什么要有车站,这个场所,为了亲人那一个大大的拥抱,和深情的拥吻,离开,我多希望我们的时间能再长一些,哪怕一秒,回家,我多希望我们的时间能短一些,快一秒也好。

  车站是我们心里的圣地,我相信情感交融之地,必是圣地,离开,回来两个名词都能在这里找到归宿,他是我们的感情见证,因此,那些离开家乡去远方的人,那些回家的人,实际上都在进行一场心灵朝圣。

  福建人尤为明显,出门祭祖,归来仍然祭祖,都是以一种朝圣的心态出门和回家的。

  我今年才上九年级,但出门的次数一点也不少,我也看到过在车站里过夜,自己一个人要去面对这世上的不测的人。

  他们比我们更加敬畏远方,然而,他们快乐吗?

  我觉得没有,我在车上这十多个钟头,我可以想象,有人在检票口那里向我招手,心里顿时生成一种归属感。

  曾听到有人在车上打电话:“妈,您甭来接我了,我自己行。”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可他们又何尝不渴望有人能等着他们啊。

  走入车站,我不紧张,因为有你们在原地等候。

  走出车站,我不害怕,因为有你们在这里等我。

  他们告诉我们:不要害怕远方,你身后有家,有我们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