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水林第一卷010

方新一笑,说:"这不是我们该考虑的问题.我们现在应该找找,什么地方能出去,回到岸上.不管怎么说,在这船上,肯定是不安全的."

"怎么出去呀?上头有一只干尸虎视眈眈的盯住,下头又没有路.现在,恐怕只能等着别人来救了."

现在,方新不大相信,这是一间密室了.这艘古船这么大,肯定有通往别处的道路.所以,他开始寻找,希望能找到一条出路.

不多时,他就被眼前的那具骷髅吸引住了.因为,他在整个密室里找了半天,一点线索都没有.而这具骷髅,他的坐姿特别的诡异.和之前的那具,有明显的不同.但到底是哪不同,一时又看不出来.

方新还是悄悄的走进了那具骷髅,就见骷髅坐着的地板好像不是很平整.以至于那具骷髅,一个屁股高一个屁股低.就好像,在他的屁股下面,有什么东西.

如果这个时候,有副手套就好了.但是没有,所以方新捋了捋袖子,正准备搬动那具骷髅,却猛听小雪突然叫道:"你在干什么?"着实把方新吓了一大跳.

他也不管小雪的疑问,徙手搬动了那具骷髅.就见骷髅的屁股底下,果然有个和之前一模一样的暗门.那暗门之上,也有一个铜制的拉环.

两人喜出望外,方新看了一眼小雪,得到她肯定的答案之后,就伸手去拉动那个拉环.暗门就这样被打开了,一股凉风扑面而来.两人不由的同时打了个寒颤.就觉得,这下面有隐隐的亮光忽明忽暗.

想不到这艘船有这么大,到目前算来,至少有回层.还不知道,到底会有多少层.但就目前而言,已经是让人惊叹的了.

两人互望了一眼,方新决定先下去看看,而小雪也不愿意留下,紧随其后,也跟了下去,想一探究竟.

这回,两个人走得都很慢,因为下面要远比上面暗了许多.但不知怎的,还是有若隐若现的光芒.虽然不明显,但对于漆黑一团来说,已经是够用的了.

下到楼梯,两人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一件可怕的事情耸立在两人眼前.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谁又能相信,这个世界上,会真的有奇迹存在.而且,还是存在的极其离谱.就算告诉任何人,谁也不会相信的.

那若隐若现的光芒,不是来自某盏古老的烛灯,也不是来自什么夜明珠.而是来自河光,是河水对光线的反射,才形成的一种暗光.有个成语叫"波光粼粼",就是指眼前的这种景象.

就见,在船底处,赫然有个大洞,几乎占据了底舱的整个面积.而大洞的下面,就是明澈见底的河水.光线就是这河水,反射进了舱底的四周.

这就不对了,船底居然有这么大的一个洞,船居然没有沉.这件事情,也太匪夷所思了,叫人摸不着头脑.

两人同时在大洞边转了一圈,小雪疑惑的问:"这是怎么回事?这船居然有这么大的一个洞,怎么不沉?"

方新也很茫然,从正常的逻辑思维来说,他也想不出,这到底是怎样一回事.想了半天,他才迸出一句话:"我们不会是上了幽灵船了吧."

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够解释这种离奇的现象.

方新扒在大洞边,朝着明澈的河水张望.突然,他指着河里说:"小雪,你快来看."小雪闻言,也扒了下来.就见河里有四个明晃晃的东西,两个在船头,两个在船尾.

看到这四个东西,小雪失声道:"汉白玉棺材,那不是我们见到的四口棺材嘛!"没错,通过大洞,两个人确实能看到挂在河里的四口超大号的汉白玉棺材.

迷团越来越多,小雪和方新实在搞不清楚,这艘神秘的古船之内,还有什么秘密没被他们发现.

突然,又有一声某种东西被砸在地上的,重重的声音被传入两人的耳朵.两人寻声望去,发现在底舱的另一侧,有一道门.而刚才的声响,好像就来自于门外.虽然不大,但是听得格外真切.

于此,两个人小心翼翼的走到那扇门前.方新突然犹豫了一下,就刚刚的声响,好像在某种地方,也听到过.

想了会儿之后,方新终于想到了.没错,上一次出现这种声音,就是在不久之前,中舱内的那具干尸.就好像,干尸的头颅突然从河里飞出来,落到了干尸的旁边.而这具干尸,也好像因此复活了一般.

想到这儿,方新一阵骇然.他犹豫着,到底是该不该打开.因为,他害怕又会出现一具极其恐怖的干尸.这样一来,前后各有一具,再想逃也就没地方可逃了.

小雪见他不动,忙问:"方新,你怎么啦?"方新就将自己的疑问提了出来:"小雪,会不会又有一具干尸在外面?""不会吧.""我感觉不太好,你说我们要不要出去看看?"

其实,小雪也很害怕的.如果外面真的有一只一模一样的干尸,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挣扎了片刻,小雪才说:"我们还是出去看看吧!"方新也默许了她的观点,其实他也挺好奇的.为什么这艘古船上,到处都是奇奇怪怪的东西?

门吱呀一声,被方新打开了.

门外阔然开郎.原来,这里竟然是船尾.在旁边还有一条粗粗的铁链,不用说,铁链的下面正是他们见到的第一口汉白玉大棺材.

而在船尾,赫然有一个大大的十字形锚和长方形的舵.在其旁边,有个大大的挡蓬.其功能应该是挡住浪花的,如果在大海中航行,不至于把浪水灌进船舱.设计之巧妙,堪称绝伦.

就在两个人感叹古船精巧的设计之时,在其一间低矮的房间内,传出来了一些声响.这个时候,两人才发现,船尾处有一间不大的小房.至于干什么用的,就不得而知了.

小房也有一扇门,此时半敞开着.方新望了一眼小雪,好像是在寻问她的意思.在得到小雪的肯定之后,方新轻轻的推开了那道门,向里张望.

这间小屋,从布局上来说,好像是船上的厕所.但是,还没有等两个人感叹,千年以前的古船上居然已经开始设计厕所之时.在某个阴暗的角落里,突然传出一声沉闷的响动.就好像人的喉咙里被卡住了一口痰而发出的闷响.

还没等两人反应过来,一个即熟悉又陌生的人影从黑暗处走了出来.速度之缓慢,但却很沉稳.

当两人看清楚的时候,吓得双腿软巴巴的,又似乎走不动道了.

他们之前猜想的没错,从黑暗处走出来的,赫然又是一具干尸.而且,那具干尸更加的恐怖.在他的身上,几乎没有一块完整的地方.要么,只剩下了一点点干瘪的皮肤,要么就是露着赤黑色的骨头.而且,他每走一步,身上总会掉下点东西.

这具干尸的个头,没有先前的那具高.甚至于高不过小雪.也就是说,连一米六都不到.而且,相当的瘦小,和之前的那具,完全没得比.

即便如此,方新和小雪还是吓坏了.呆呆的愣在当场,好久都没反应过来.

那具干尸好像也是突然才发现两人的,但奇怪的是.当他看见两人时,居然做出了一个让两个人无法理解的举动.

就见那具干尸单膝跪地,头朝下,作跪拜状.更奇怪的是,目标居然是小雪.这是怎么一回事?就好像,干尸成为了小雪忠诚的奴仆一样.这让小雪和方新,半天都摸不着头脑.

干尸跪着一动不动,也没有任何要进攻两人的意思.而且,从干尸的举动来看.它好像很畏惧小雪,始终低着头,不敢抬起来.

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得要领.这些莫名其妙出现的干尸,到底怎么啦?还有,为什么会有干尸和骷髅的存在?他们从何而来?许多的问题和困惑堆积起来,围绕着方新和小雪.

最后,还是方新首先反应过来.他拉起小雪的手说:"小雪,趁现在,我们快走."小雪还沉浸在思考之中,听方新这么一说,半天才哦了一声,但就是仍杵在那儿,动都没动.

方新急了,一把拉过小雪:"走啊!还等什么."说着,拉起小雪就往外走.小雪被拉着,默默的跟在身后.还时不时回头看一眼那具跪拜着的干尸,好像很流连忘返的样子.

其实小雪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绪,就好像她很同情那具干尸,很可怜那具干尸.而且,从心底里,又很敬畏.就像亲人一般,对干尸居然散发着浓浓的,某种说不出来的情意.

之前,当她在中舱遇到第一具干尸的时候,也仿佛出现过这种感觉.只是在当时,急于奔命,害怕干尸会攻击他们.所以,这种亲切的感觉,瞬间就消失了.现在想来,干尸好像并没有追下来.难不成,干尸接近他们,也只是想对着小雪跪拜?这太不可思议了.

古船的船尾并不大,方新拉着小雪从右侧绕过去,一直向着船头奔去.他们也不知道船头是否有危险.就目前的情况,也只能是走一步算一步了.

右侧船舷并不大,和现代的船没太大差距.只是,古船全都是用木头做成的.而且,这种木头结实耐水.只是方新对这方面不懂,也就不知道古船是用何种木材做成的.

刚刚来到前舱,也就是货舱的位置.再往前就是甲板.方新刚跑出去,又迅速的退了回来.紧张的躲在了前舱壁上.

小雪不知道出了什么,在后头忙问他:"怎么啦?"方新回头,对着小雪作了一个嘘的手式,意思是说,不要出声.

然后,方新慢慢的转过头,探出脑袋,望向甲板.之前,他以为自己眼花了.所以,当他探出头去,仔细查看的时候,他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半晌都没反应过来.更不知道,怎样来解释,他所看到的一切.

他看到,除了那具干尸奇迹般的复活了之外,骷髅居然也神奇般的复活了.而且,是两具骷髅都复活了.

也就是说,方新他们看到的,本应该死了上千年的东西,居然违背了天地伦理,都活灵活现的,像个正常人一般,出现在了两人面前.这也太匪夷所思了,不可理解.

而现在,方新看到,那具干瘪的,魁梧的干尸好像在力战两具骷髅.他们的动作缓慢,同时也很古怪.和正常人所出的动作,截然不同.夸张的叫人不敢想象.

方新看出来了,干尸和骷髅应该是一对死敌.

虽然动作夸张,但招招都是致人于死地的.而且,虽然骷髅有两具,但很明显,他们巨占了下风,被干尸逼得只能招架,无力抵抗.虽然骷髅各持长刀,而干尸没有任何武器.但凭借着干尸魁梧的身躯,骷髅们应该败局已定,只不过是个时间问题.

大约拼斗了十几分钟,最后干尸一个漂亮的扫腿,把两具骷髅重重的扫在了地上.还没等爬起来,干尸已经走了过去.一脚一个,把两具干尸踩在脚下,踩得稀烂.

整个恐怖的情景被方新看在眼里,吓得他腿肚子都软了.如果这一脚踩在他的身上,相信也是一命呜呼的料.

一场大战就这样残忍的结束了,而这一幕,小雪也看了个有始有终.此时的她,躲在方新的身后,不敢去看散落了一地骷髅碎片.

而那具干尸,收拾完两具骷髅之后,好像看到了他们俩人.于是,又用那种缓慢而沉重的脚步,一步一步的逼近两人.

方新和小雪都吓了一大跳,不知道那具丑陋的家伙还想干什么.总不能把他们也当作敌人般,一一踩碎在脚下吧!

两人吓得节节后退,小雪紧紧的拉着方新的胳膊,声音颤抖的说:"他…他过来了,我们该怎么办?方新."

方新也没有办法,说实话,如果让他和干尸硬拼,他肯定干不过人家.就刚刚干尸的那种架势,不把他一拳打扁,已经是对他客气的了.所以,方新也只能向后退.

但想不到的是,才退了两步,他们就发现,其身后又出现了一具干尸,就是刚刚在船尾的那具.他也正慢幽幽的,一步一步向两人逼近.

这下糟了,两面夹击,再想逃也没地方可逃了.方新望了望河面,只见河面上依然是浓雾笼罩,能见度不足五米.如果就这么跳下去,能不能游到岸边,谁也说不定.

就在两人进退两难之际,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就像他们在船尾厕所间见到的那样,两具干尸居然双双单膝跪地,很虔诚的向两人跪拜.

这是怎么一回事?难道说,两具干尸把他们当作了朋友,而不是敌人?这也不对呀,两具都是千年前的干尸了,而他们两个,明明生活在二十一世纪,谈不上相识,更不可能是朋友.而且,从干尸的举动来说,好像还是主仆之类的关系.

小雪战战兢兢的说:"他们…这是怎么啦?"方新当然不知道,不过,他脑子一动,突然想出了一个自认为很馊的馊主意.

于是,他咳嗽了两声,清了清喉咙,对着干尸就迸出了这么一句:"爱卿平身!"说完之后,两具干尸却依然无动于衷.方新就想,难道不对?

小雪也不明白他这是在做什么,就问他:"你干什么呢?你以为自己是真命天子啊!"方新回过头来,看着小雪,然后又迸出一句:"小雪,你来说.""说什么?""爱卿平身啊!""你疯了,想什么呢."

其实,方新是突然想到了之前在船尾的那具干尸.很明显,是朝着小雪跪拜的.所以,方新才想到了这一出.

"啊呀,别犹豫了,你就快说吧.说不定,你才是真命天子."

小雪还是想不出,方新怎么会莫名其妙的想出这么一招.不过,她还定小心翼翼的说了:"爱卿平身!"

想不到的是,奇迹果真出现了.两具干尸像得到了命令似的,双双站了起来.然后,一动不动的站着.如果不是他们身上还残留着不堪入目的腐肉,就他们的行为,绝对是在战场上训练有速的战士.

两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方新终于露出了一点点的笑容,他笑着对小雪说:"看来你真的是真命天子,还是个女皇帝.小雪,你的前世不会是武则天吧!"

"别胡说,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这不简单,他们既然听你的,你就让他们把咱俩送到岸上去.他们如此神通广大,活了上千年,这点小事,应该不在话下."

"可我该怎么去说呀?"

就当我们两个人考虑着,该怎么让那两具干尸把我俩送上岸之际.忽然听到船舷处的铁链轻微的晃动了两下,发出了两声轻微的摩擦船体的声响.

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有什么东西正沿着铁链向上攀爬,就像当初我和小雪那样.可是,会是什么东西呢?

两人顿时紧张了起来,要知道,在现如今的环境之下,什么情况都有可能发生.谁也无法保证,从铁链之上缓慢爬上来的,到底是人还是某种怪物.

铁链的摩擦声还在继续,听得人心里直发慌.而且,在这寂静的河面上,突然出现异常的响动,总叫人不得安心.在无法辨明事物的真像之前,人的心永远都是最脆弱的.方新和小雪此刻,就是这个样子.

更奇怪的是,两具干尸好像并没有察觉到这些,好像事不关己的走开了.一个向着船头,一个向着船尾.不多时,就消失在两人的视线之中.很快,就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目瞪口呆的站立着.

小雪终于耐不住了,她拉了方新的衣角说:"方新,你说爬上来的会是什么?会不会是其他的骷髅?"

方新十分肯定的说:"绝对不可能,小雪,你没发现,干尸和骷髅是两个敌对势力.虽然我还不明白,他们之间到底有什么利益冲突.但就从刚才发生的事情来说,他们之间,就像猫和老鼠那样,属于天敌.而且,是非致对方于死地的那种.所以,如果从铁链上爬上来的是骷髅,那么,干尸们就不会如此怅然的离开.也就是说,爬上来的东西对他们没有危险.换言之,对我们可能也没什么危险."

听了方新的分析,小雪想了想,也确实是这个理.想通了,心里也就安心不少.但一想到,有什么东西正在爬上来,心里总还是毛毛的.

但不知道为什么,那东西爬上来的速度特别慢.就算是之前小雪爬,过去了这么久,也该爬上来了.

方新低头,向下望去.现在才发现,船身太高,朦胧的雾气笼罩了大半,以至于看不清到底是什么东西.只能看到铁链还在一阵一阵的晃动,隐约似乎又能听到类似于人的呼吸声,像是在大喘气.

"看到什么没有?"小雪急急的问.方新摇了摇头说:"雾太浓了,什么也看不见."

然而,方新的话才刚说完,就感觉情况有些不大对头.他们感觉到,船好像开始动了,无声无息的动了.

是个人都知道,要使船航行,就需要有动力.无论是现代的船,还是以前的古船.没动力,就根本无法航行.但是现在,方新感觉不到任何的动力存在.这艘神秘的古船,就这样无声无息的,慢慢向前行驶了.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太不可思议了.

小雪也感觉出了异样,忙问方新:"怎么回事,船怎么动了?"方新也百思不得其解:"我也不知道,但愿是件好事."

不经意间,方新又朝船下看了一眼.他想证实一下自己的感觉,看看船是不是真的在动.

不看不要紧,这一看,又把方新吓了一大跳.他看见,从铁链上缓缓向上爬的,居然是个人.而且,从形体来看,十分的熟悉.

等他看到那人爬到离他不足一米的时候,他惊呼了起来:"承艳?"

底下的那个人好像也听到了方新的呼叫,抬头向上望去.当看到方新和小雪时,她兴奋的说:"方新?快,快把我拉上去,我快没力气了."

小雪也紧张的凑了过来.方新赶忙伸出手去,打算把承艳拉上来.要知道,在这个时候能遇到同类,是件多么开心的事.

但是,事情总不会按照人们期望的那样发展.就当方新的手快要接近承艳时,一件令他,令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来的十分的突然,谁都没有预料到.

就见在半空之中,在浓厚的雾气之中,突然出现了一只手.一只白皙的,巨大的手,朝着他的袭来.

方新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大的手,如果非说要见过,那也只能是在承艳的描述之中,承艳在医院之中,所遇到的那只超大号怪手.唯一不同的是,承艳的描述之中,那只巨手的手里拿着一把斧子.但现在这只,什么也没有,仅仅是握着拳头.

从巨手的出现,到砸向承艳他们,时间仅仅是在两三秒之内.也就是说,三个人没有做出任何反应.或者说是还没做出任何反应,巨手就已经来到了他们面前.

这么短的时间,又有什么人能做出反应.但方新还是看出了一点苗头,他发现,巨手的真正目标,居然是承艳.这太奇怪了,就好像承艳是巨手的天敌一般.

但是,这种想法也就在脑子里一闪而过.方新还没有来的及细细的考虑,巨手的拳头就狠狠的砸了下来,砸向了承艳.

一刹那,就见古船上木屑飞溅.伴随着承艳的一声尖叫,方新和小雪也随之,被巨大的震动,掉入了水中.

突然其来的变化,让任何人都措手不及.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当方新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居然躺在了岸边.而周围的景象,不是他们先前所处的地方,好像到了另外一处,却仍在河边.

方新缓缓睁开眼睛,他看到小雪就躺在自己身旁,好像还没有醒.这个时候,他听到了一个人在说话:"啊呀,谢天谢地,你终于醒了."方新缓缓的转过头,一个清秀的脸出现在了他眼前.不是旁人,正是阮小天.随即,他也看到了正在紧张的看着他的钱影,还有不远处坐着的两个一胖一瘦的警察.

脑子里还是昏昏沉沉的,方新勉强又说了一句:"我这是在哪?"阮小天见我好像没事了,就又坐下说:"你放心,我们没跑到月球上去,还在地球上."

这样时候,钱影坐在了我身旁,说:"你别听阮小天胡扯,我们还在分水林.只不过,我们换了个地方.你看…"我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望过去,看到了比较熟悉的地方,沁园足浴中心.

又过了不知道多久,方新才觉得自己好了许多,脑袋基本上清醒.就是身上还是潮湿的,河面上的微风一吹,有点凉.而且,我发现,天变阴了,好像随时随地都有可能下雨.天空中布满了乌云,原本晴朗的天空,现如今,阴暗了许多.

方新转头再次望向沁园足浴中心.

我们来简单的说明一下,大运河东起太湖,进入分水林镇之后,分为两条支流.一条继续向西,经中兴路向前蔓延.而另一条则向北流去,经人民路.

之前,方新众人是在中兴路上的银岛浴室,经下水道来到了大运河边.经过一番离奇的事情之后,却莫名其妙的来到了人民路的大运河岸边.就这种事情,谁都无法解释,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方新还有些虚弱,他微弱的说:"我怎么会在这儿?"阮小天就说:"别说是你,我们也不知道怎么会在这儿.我们发现你和小雪妹妹的时候,你们俩就飘在不远处的河面上.当时,把我们吓了一大跳,还以为你俩死翘翘了.幸亏我水性好,把你俩拖回到岸边.这才发现,原来你俩还活着."

听阮小天这么一说,我这才想起来,小雪不知道怎样了,她好像还没什么醒.我侧头去看她,发现她的脸色苍白,但呼吸却很均匀.整个身上,也和我一样,湿透了.

看我紧张的样子,钱影安慰我说:"你放心吧,她没什么事.和你一样,多喝了点水,现在已经好多了."

"那她为什么还没醒?"我十分的焦急,十分的担心.

阮小天就说:"人的体质不同嘛,我还不了解我妹妹.你看,用不了五分钟,她准醒.如果当初让我为她人工呼吸,她现在肯定早醒了."

"就你话多."钱影愤愤的说,"你老说她是你妹妹,一个姓蒋,一个妹阮.她怎么就成你妹妹了."

阮小天还要解释:"她真是我妹妹."却被方新打断了:"那我为什么这么早就醒了."就见他看了看钱影,又看了阮小天.

看到方新这种眼神,阮小天赶忙解释:"别看我,恶心."方新又转向了钱影,就见她红着脸,微微低下了头.方新看在眼里,已然明白了一切.


总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方新感叹道:"啊呀,算起来,还是咱们的老祖宗聪明.你说,要真有机会,还真想坐坐这千年前的超豪华油轮,去新马泰逛一圈...
    笑君杀手阅读 59评论 0 0
  • 此时,方新依然紧紧的握着小雪的手.其实他也不想这样,但是没办法.他对小雪说:"小雪,相信我.你不会有事的,一定不会...
    笑君杀手阅读 53评论 0 0
  • "你知道的还不少!" "马马虎虎,马马虎虎!" 正说话之际,一直没怎么出声的胡雯,突然大叫一声:"啊!那是什么?"...
    笑君杀手阅读 129评论 0 0
  • 却在这个时候,方新听到有人说:"如果你还想活着,就给我安静点."是个女人的声音.方新更奇怪,难道刚才拽他的是个女鬼...
    笑君杀手阅读 92评论 0 0
  • 小雪当然不知道他所指的是什么意思,就问他:"你不是决定试一试了,哪里又不对了?" 方新一侧身,把小雪让了进来,指着...
    笑君杀手阅读 113评论 0 0
  • 海洋绕王国 王国在天上 天上有星星 星星藏海浪 海浪翻云朵 云朵漏月光 月光流花园 花园立国王 国王爱王后 王后自...
    白月明阅读 45评论 0 0
  • 相伴30余载除了10岁,20岁,30岁那几年以及现在屈指可数的别离 仔细回想正是待我长发及腰我选择了重生再造 10...
    蔡新花阅读 125评论 1 7
  • 文/刘万军 四月欣逢瑞雪飘, 洋洋洒洒似鹅毛。 谁家若朵腊梅笑, 拂去杨花露小桃。
    刘万军L阅读 156评论 0 0
  • 初中,特别是初二以后,知识如果只能像小学阶段一样,不能吸收、转化,学习成绩就会下降,会越来越差。 补课,没有把知道...
    天一生水_茶有道心无界阅读 73评论 0 0
  • 下雪了,窗外细细撒着雪花,打在玻璃上“沙沙”地响。 大军躺在床上,努力抬着唯一能动的头,想要看看窗外的雪。挣扎了几...
    老猫solo阅读 645评论 36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