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闻,一个值得晃荡的地方(二)|菠萝的海

96
阿左AZ
2017.10.23 23:47* 字数 2307

|阿左

菠萝的海——一片为苍穹之光所眷顾的土地

我有一颗野孩子的心,一直喜欢晃荡

小学时,我喜欢在田间山野晃荡。

初中时,我喜欢在街头巷尾晃荡。

高中时,我喜欢在校道操场晃荡。

大学时,我喜欢在书本里在爱情中晃荡。

工作后,我喜欢在一些有意思的别处晃荡。

并不是所有的别处都适合晃荡的。著名的风景区适合旅游,精致的度假区适合休闲,高楼大厦灯红酒绿适合过把瘾,亭台楼榭小桥流水适合过眼瘾。

这些别处都不适合晃荡。

适合晃荡的地方,得有故事,有情怀,有韵味,有意思,得让身心无拘无束。

祖国大陆最南端的徐闻县,就是这样一个值得晃荡的地方。


说明:上篇,我们游览了田园上的大风车。本篇,我将介绍那片波涛起伏的菠萝的海。

【肆】菠萝的海——一片为苍穹之光所眷顾的土地

离开勇士风电场,我们沿着九弯十八拐的水泥路,驱车深入田园深处,直奔那片神奇的菠萝的海

你们开车去了欧洲的波罗的海!?

非也,非也!此“菠萝的海”非彼“波罗的海”。

我所说的,并不是欧洲那个盐度最低的波罗的海。严格意义来讲,我说的不是海,而是祖国大陆最南端小城徐闻县曲界镇20多万亩的热带水果菠萝种植地

为啥叫菠萝的海呢?缘由有二。

其一,这里长年累月沉浸海风当中。小城徐闻三面环海,一年365天,一天24小时,都吹着从海之南而来的湿热海风。其二,这里是中国最大的菠萝种植基地,全国近一半的菠萝来自这里。

源源不断的海风浸淫的大片菠萝,美其名曰“菠萝的海”也实至名归了。

据说,“菠萝的海”这个名称最初源于我国著名经济学家厉以宁。

当年正在徐闻调研的厉教授见到如此广袤无际的菠萝种植地的美景之后,脱口而出:菠萝的海!这个雅致的名字如今成了徐闻县曲界镇形象贴切的代名词。

铺垫了这么多,我们来看看比较官方的介绍吧。

菠萝的海位于徐闻东部曲界镇,是广东最美的田园,连片20多万亩的菠萝种植园色彩斑斓,漫无边际,远到云边,与悠悠转动的风车,炊烟袅袅的田洋火山口,绿油油的茶园,明镜般的湖泊,中国最美的乡村龙门村共同构成了迷人壮美的热带农业画卷。菠萝的海被广大网友赞为欧洲的田园风景。2014年,菠萝的海被评为湛江新八景,广东乡村旅游与休闲农业示范点,被全球知名旅游指南杂志《孤独星球》推荐为广东15个顶级旅游体验地之一。

菠萝群组成的海洋

从南华农场到曲界镇菠萝的海中心景区,路程并不远,驱车三十分钟左右。我们并不急,在车上边走边看,到达田洋大概是下午四点。

此时多云,太阳并不猛烈,偶尔从云朵间露个红脸。而风,从南边徐徐吹来,撩动衣袖与发丝,也撩起了我们嘴角上翘的微笑。

我们在一个高坡的路旁停下车子。路的另一侧,停着一辆带着大拖斗的拖拉机,一个戴着草帽的本地精瘦汉子正在摆卖水果,有菠萝和柠檬。

我们迎着清新味儿信步走过去,沿阶登上坡顶,极目远眺,四周都是连绵起伏的菠萝,在海风吹拂下摇曳生姿。

这片面积足有5个澳门大的菠萝群组成的“海洋”,在我们面前呈波涛状起伏,甚为壮丽。

波涛起伏中,色彩亦在涌动,有红,有蓝,亦有绿,三色或共存,或交替,斑斓炫目。

七彩田园,彩虹飘落人间

最为奇妙的是,在华海糖厂方向的缓坡上,有一片“七彩田园”,赤橙黄绿青蓝紫,分染于你眼帘,仿佛天上的炫丽彩虹镶嵌于红土地之上。

这让我想起法国普罗旺斯,想起了同样是一望无际的薰衣草。但是,颜色还是菠萝的海更胜一筹。

面对如此美景,我们都忍不住拿出手机,沿着坡径,兜着圈儿,不停地拍摄,把胜景摄入相机,手机,分享与或远或近的亲朋好友。

景美心畅快,笑意自然荡漾在每个人的脸庞。

休憩间,我们一边尝着刚从精瘦汉子那儿买的美味香水菠萝,一边静静地望向坡跟底下的一条弯曲闪亮的小河。

这片水域是七千万年前的火山口,经历史磨砺,岁月变迁,冲刷,凹陷,积雨为河,波光粼粼,清澈淌过。

河边,修有两座亲水平台,供游人凭栏观赏。依栏临风,极目环视,好不快哉!

亲水平台,凭栏迎风

此刻已是下午近五时,游客寥寥无几。一溜顽皮的孩子,躲开父母的目光,悄悄地来到小河边,脱光衣服,泥鳅般滑入水中,尽情野泳。

忽儿,阳光从偶尔裂开的云层漫射下来,照在孩子的裸身之上,映入我的眼帘,融在我的心间。

阳光,微风,波光,青草,欢笑…

那一刻,我看见了我的童年,看见了我童年的身影。

迎着晚霞,我们走下坡路,走进河边那片青翠的竹林,穿过弯弯的木质栈道,来到了青草坪上。这是历届“菠萝节”的举办地,内有两栋精致的菠萝客栈,一座黄牛雕塑,两架亲水平台。而眼前,便是壮丽的七彩田园。

菠萝客栈

我们轻踏着绿毯般的草坪,呼吸着迷漫菠萝香味的空气,追逐,嬉戏,摆型,拍照。

绿毯般的草坪

那一刻,我们卸下了伪装,放下了压抑。

那一刻,我们清空了郁闷,放飞了心情。

那一刻,我想起了粤西诗人黄礼孩的诗歌。

奔跑的菠萝的海
诗/黄礼孩
阳光拂过春天田野所有的小径
光芒涌向一座巨大的菠萝园
四月,你闻到二十公里外的海潮
海浪在体内奔跑,模仿着轻盈的海鸥
海风搬运来一堆一堆稠密的云朵
蓝色善待着红色的应许之地
在繁衍中不断获得惊讶的呼喊
菠萝叶的牙齿宛如时间的轮廓
徐闻的劳作者从中辨认出南洋的纹路
一颗菠萝宛如大海的一滴眼泪
滴在1926年蓝色的记忆缝隙
艰难地开出风中粉红的菠萝之花
倪国良,最初的种植者,他懂得菠萝的心愿
大陆之南的家园受益于他赤子的情怀
这是一片飞地,热情的土地为阳光所眷顾
在风与绿色之间,集合起来的柔和之光
旋转成少女口中的和声,鼓舞着一切
暗红的火山岩向四面敞开
线条在大地上穿行未知的境遇
有一种芬芳,它来自天国的原野
当光彩在大地上铺开时
繁星已覆盖薄雾中的菠萝的海

菠萝的海,源于天赐的神奇土地,火山喷涌而出的肥沃,滋养着百果千草,滋润着农民的心田。

菠萝的海,是吃货的世界,摄影师的天堂。

菠萝的海,衍生梦幻田园,镶嵌美丽乡村。

菠萝的海,这一片为苍穹之光所眷顾的土地,是让每一颗浮躁的心都可以沉静下来的地方,更是我们心中的诗与远方。


【未完待续】

请关注下一篇:(三)灯楼角与南极村。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