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云随风


黎明的暗色被一层层剥离,天色渐渐明朗起来,太阳神又一次莅临人间。

许云烨迷迷糊糊地醒来,一伸胳膊,却没有摸到旁边的人,只有早已凉了的床铺。

“飔玥,飔玥……”他猛然起身,尽管感觉到丝丝眩晕,连鞋都不曾穿,找遍了房子里的所有角落。

没有在洗手间正刷着牙满嘴泡沫对他笑的她,没有在小厨房里系着围裙忙碌的她,没有在书房里戴着眼镜伏案赶稿的她,没有在阳台上侍弄花草沐浴阳光笑靥如花的她,没有搬到客房里跟他闹别扭的她……哪里都没有她,哪里都已经没有她的痕迹。

突然意识到她早就已经离开了,不是今天,不是昨天,是一个半月之前了。

他昏昏地走回了卧室,跌回了早已一团糟的床上,厚厚的窗帘遮蔽了外面的光亮,他捂住脸,无声地呜咽。

我以为我对于你的爱只不过是一场大风过境,哪知它早已噬骨入髓;我以为我对于别人的那也是爱,哪知它真的就像是我的逢场作戏而已。

“我们到此为止吧。”他提出的分手。

“好。”梁飔玥却是十分爽快的答应了,甚至都没有做一丝一毫的挽留,甚至于语气,都没有什么变化。

“那好。”他转身离去,不曾看见梁飔玥泛红的眼角,如同染上了大朵大朵艳色的凤尾花。

她从来都没有什么大幅波动的情绪,没有大哭,没有大笑,没有太过浓烈的喜怒哀乐。甚至于她看着他的时候,虽然很是认真地欣喜,却也只是微笑而已。

他喜欢热闹,喜欢人群,热衷社交;而她喜欢安静,喜欢独处,热爱自由。

她性情平淡,性格独立,女生特有的娇憨不讲道理她都没有,她太理性和独立了,以致于他们在一起那么久,他从来都没有过被依赖的感觉。似乎他的存在,只是为了陪伴她独行多年的躯壳,而她的灵魂,依然在独行。他一直觉得,她可以轻而易举的放弃他,离开他,只是失落一阵,就可以重新开始一段新的生活。

即使她曾化作他手中的一缕风,她要离去的时候,也不会有丝毫的留恋。哪怕她曾为他洗手挽袖做羹汤,也只是她愿意而已。她从来都不可能是金丝笼中雀,她是搏击苍穹的鹰。所以爱情,对她真的不算是什么。

“此生,为追随自由而来。此信仰,不死不灭。”当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那种发自灵魂的虔诚,多年以后他都不曾忘记过。

是不是因为你的如此独特我才不肯罢休呢,也许开始一段新的恋情就好了。然而并不是,所有想要去喜欢的热烈,都不如爱上你的平和。

“在那一场风花雪月里,我也曾丢盔卸甲,落荒而逃。

也许是停泊得太久了,命运要催促我重新上路了。

这样听起来更像是一场策划已久的颠沛流离。

宿命啊,我是信也不信的。再深的交往,最后也只是萍水相逢罢了。

所以,后会无期。”

一个月前许云烨看见了梁飔玥最后一条微博,也是他在她离开之后,感觉莫名的烦躁和失落,想了很久,察觉到自己真正爱的人是她之后,就和那人分了手,开始四处寻找她的消息。

最后在她的一个朋友那里得到了还算比较明确的去向。

“梁飔玥啊,她走了。”

“去了哪里?”

“不是很清楚,好像是去了西部地区。”

“嗯,谢谢啊。”

许云烨转过身,匆匆离去,他记得她曾经跟他说过要去看一次青海湖,体会一下天明水澈的感觉,还笑着说要洗涤一下自己的灵魂,然后放飞它。

天气渐渐凉了,不知道她在哪里,夜里会不会冷。

既然担心,既然忘不了,既然是真爱,那就去吧。

不管你爱不爱我,我都想认真地再追寻一次你。告诉你,我爱的是你。那一场风花雪月里,丢盔卸甲的是我,落荒而逃的是你。既然是颠沛流离,那就两人一起吧。

梁飔玥却没有许云烨想得走那么快,并没有直飞青海,一个多月一路走走停停还没到青海。每到一处她都会寻觅一下当地的文化和美食,所以走得就格外慢了些。

再一次回到一个人的状态,似乎需要挺长时间的适应,还是会觉得淡淡的寂寞和忧伤。毕竟,习惯了一个人的陪伴,是一件挺可怕的事情。习惯了一个人或者爱上了一个人,真的就是劫难一般。

然而终究还是到了目的地,路过再多也还是到了目的地,不管对那些有没有过留恋和不舍得,都是为了抵达目的地。

然而梁飔玥没有想到的是,许云烨也来了,追随而来。她想不清楚为什么不爱她的他,会将自己不经意的一句话记住。

“许云烨,放开我,你我之间不是已经没有关系了吗?”梁飔玥试图挣开他的怀抱,语气很是冷漠。

“失去你之后我才知道我真正爱的是你,哪知你早就走了,于是我便追过来,想告诉你,我爱你。”许云烨抱得很紧,贴近她的耳边轻诉衷肠,这也是第一次,他说“我爱你”,而不是“我喜欢你”。

“可是我不想爱你了,怎么办?我觉得还是一个人的生活方式适合我。”

梁飔玥终于从那个熟悉的的怀抱里挣脱出来,还是拒绝了他。尽管没想到他会回头,会来找她,但是再次去冒一次关于爱情的险,她不想,也不敢。

但这次听完她的答案,许云烨并没有走,而是死缠烂打地留了下来,“那就让我再追一次你,让你习惯我的照顾和陪伴,试试会不会再在一起嘛,也许两个人的生活方式更适合你呢。”

“如果你是风的话,我就做云好了,落云随风,逐尔天涯。”许云烨最后又加了一句。也许是心底里还留存着那么几分的想法,她并没有拒绝他的陪同,也没有答应。

许云烨也是第一次看到了梁飔玥在外面的生活状态,那种对自由虔诚的信仰,那种超越世俗的平和。

……

那一天,她站在青海湖边,仰望着同样明澈的天空,一直沉默着。有那么一刻,他甚至觉得,她的灵魂早已回归了天地。

梁飔玥突然回过头来,吓了许云烨一跳。“我答应你了。”

他条件反射一般的回应,“啊,好。”

过了好一会儿,才想清楚她说的是什么,“这么说,飔玥,我们在一起了……”

“嗯。”她没说再多。

其实她想过很多,她依然也还没彻底放下他,又加上他天天在自己面前晃来晃去,虽然是打着只是陪伴不打搅她的称号,她觉得也许给他一个正式的名分也不错,有一个人的陪伴,还是一个自己熟悉的人,也是很不错。

至于之前的故事嘛,感情总是得经历些许波折,不然他哪里会珍惜呢。

你说,你说,多年以后,我再将这风花雪月的故事讲与你听,不知道,你会是怎样的心情。


PS:作者君想放在原文里又觉得还是拿出来比较好的一段话。

再说这天涯明月,路途甚远,人生如此之长,自由与他,谁更重呢。

作者君恶劣的想法再次催生了一个喜剧结尾的悲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