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江城旧事(3)

3.打架

   C的话里看不出一丝情绪:“你总是这么自以为是,你以为你自己喜欢的就是别人喜欢的,其实你知道吗?我讨厌茉莉!苏南,你其实根本不了解我,我们也并不适合……”我看见C的嘴唇在不停地上下翻动,跟我认识的那个叫C的女人好像并不一样。

       我能说什么呢?我什么也没说,只木无表情地答应:“好。”

       我能想到作为一个成年人体面地分手就是这样子,不会痛哭流涕、当场情绪崩溃,甚至做出颜面尽失的事情来。这样既能最大程度地保全自己的自尊,不让其他人看笑话,也不会给那个主动提分手的人添麻烦。

       在我24岁的人生里,关于分手早已形成一个深根蒂固的应对方法:你答应分手时一定要云淡风轻,好像这件事是你期待了很久的一件事情一样。你们谈论分手这件事就像谈论今天的天气,天气不好,所以行程改了,大家都表示谅解。表面功夫做得足,是一个成年人基本的素养。

       这一点我自认为自己已经做得无懈可击。所以C先走了,我表示还要待会儿。

       叫来服务员,点了一桌子酒。人前需要维持的假面,此时全然崩塌,我只想一醉方休。

       幸好我的酒量还不错,走出餐厅的时候勉强还能维持清醒。已经是深秋了,外面有点冷,我打了个寒颤,和一个喝得醉醺醺的高大男人迎面撞上。不,准确来说,是他踉踉跄跄撞上了我。

       “会不会看路啊,欠抽吗!”男人嘴里不干不净地骂起来。

       我一拳挥过去,他还没来得及避开,结结实实地挨了一拳。

       “我X,这大半夜的没想到碰到一条疯狗”男人不甘示弱,一脚踹了过来。

       我们厮打在一起,出的都是重手。我的鼻子流血了,他也是鼻青脸肿,可是谁也不肯松手。不一会,围了一大圈人。这时候大家都怕闹大,他的朋友开始扯他,一个男人也试图分开我。我抬头看了他一眼,他大概是认出了我,更加使劲地拉我了。

       这时一个男人大喊:“你们再不住手,我就报警了。”他的力气很大,我又喝醉了,就怂了,松了手。高个子男人趁势又打了我一拳,我也没还手。

       我累了。任由他把我带到车上。他扔给我一盒纸巾:“我车上没有毛巾,你先拿这个擦擦鼻子和脸!”

       我没理他。

       他抽了几张纸巾,凑了过来,帮我擦了擦鼻子,饶是他手上的力道很轻,我还是疼得龇牙咧嘴。可是心里还是挺感动的,毕竟一个陌生人,能这样帮你。我小声地嘟囔:“谢谢你!”

       他笑了:“我一眼认出了你,我们刚刚在花店见过。”凑得那么近,我看见他的牙齿,整整齐齐的牙齿,特别干净,很白。他的生活习惯一定很好。

       “我有点脸盲,刚刚没认出你。”

       “没事,要不我轻一点,你忍一会啊!”他答。

       他的车上居然还有碘酒,创可贴这些,我表示惊奇。转念想想,大概有孩子的男人多半如此,车里常备这些,以备不时之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