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体制内月入三千的年轻人

随着北京煎饼大妈“我月入3万,这么会少你一个鸡蛋!”的新闻在网络上大肆宣扬,越来越多的“隐形富豪”浮现在大众的视线。于是一大批公号相继发出热文,标题不外乎是“醒醒吧,月入三千的年轻人”“越来越多的人死于三十五岁”等等。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世界的价值观慢慢地变了,衡量一个人是否成功是否幸福的标准是有没有足够多的钱,自媒体的兴起带动了一大批年轻人发家致富,大学生开直播月入过万,体制内不甘于现状的离职创业做公号名利双收。

我是体制内的一名基层员工,我月入三千,我就是网络热文中描写的拿着死工资,愧对于家人的年轻人,对孩子最好的爱是陪伴我也做不到。你们理所当然的想象着体制内的员工是在混日子的,是上班散漫只知道玩手机无所追求的,是安于现状还为自己找各种理由不思进取的,是囿于体制内的井底之蛙。可是我们真实的生活是什么样子,你们真的知道吗?

我在石化企业工作,不是在城市的机关大楼里,而是在偏远的大山深处,因为在这里有着迄今为止国内埋藏最深的海相大气田。简单点说,农村城市居民日常所用的天然气就是由我们采集净化输出的,关于专业的知识不多说。

这里有五零后的老师傅,也有刚刚大学毕业的九零后,我们的工作与日常生活几乎融为一体。我们这是现代化工厂,二十四小时设备仪表统统都是连轴转,车间员工三班倒。如果是在操作室内就要时刻盯着电脑,及时发现设备有无异常,哪怕是上厕所或者喝口水,就算离开一分钟都得找其他同事帮忙照看下你所负责的电脑,如果去装置区巡检,每人都是身负五至八公斤的空呼,在安全上谁都不敢大意,我们这一行要么别出事,一出事都是人命关天的大事,说是高危行业一点不为过。

在机关办公楼工作的除了行政部门,其他就是各个车间的领导办公室。可是,一天下来,很少能够在办公室看到领导,我们这的领导可不是坐在办公室里喝喝茶那么简单的,基本都在车间和基层员工一起。

我们工作离家很远,原则上工作满60天可以回家休假20天,为什么说原则上呢,也就是实际执行起来很可能不到位。如果身处领导岗位,比如车间科室主任,我见过一年才回一次家的,儿子满一岁了都还不认识爸爸。如果身处关键岗位,比如技术员,即便是回家休假,手机也必须是开机状态随时待命不能玩消失,单位有啥事叫你到岗还是要尽快赶回来。

这就是你们口中所谓的体制内“混吃等死”的日常。

干我们这行确实很辛苦,但不能说我们身在体制内就是不思进取。这里的九零后都毕业于石油大学相关专业,在这里起步固然是很好的,可是也有不少他们的同学在外面拿着高薪的,一些有工作经验的老师傅也被其他企业高薪挖过,但是却并没有离开。

我们有工会有团支部有党支部,而这些为了员工服务的支部成员,也就是来自于各个车间的员工,在本职工作之余再做好支部工作。我们这有能歌善舞的漂亮女孩,不亚于活跃在网络直播间的主播们,可她们为了奋战在一线的员工而表演;我们这有摄影爱好者,也拿过全国性的大奖,可他们为劳动之美企业振兴而拍;我们这有文笔过硬的文学爱好者,报道新闻写诗创作开个公号完全不成问题,可他们为宣传企业丰富员工生活而作。

这就是你们口中所谓的“不思进取甘于现状”的生活。

作为石化工人,没有几个说不愧对于家人的,常年离家,孩子交给老人带,家中没有老人的便让孩子跟着东奔西跑,转学,读寄宿都是无可奈何的。我说在这里工作是为了祖国的发展建设,你也许会觉得我站的立场太高,但是能在这深山里年复一年勤勤恳恳工作的人,必定是有一种信仰的,必定是有着一颗赤子之心的。

休假期间和几个同学小聚,其中有个女生是基层公务员,最近正在做下乡精准扶贫工作,说起来也是很辛苦,隔三差五就在乡下住几天做工作,家里两个小孩老人照看着,老公工作也是早出晚归,明明是周末,与我们吃饭坐了才两个多小时就急匆匆走了,说要回家赶着写材料还要准备第二天下乡。

现在的媒体都是娱乐和蹭热度的风向,每天上头条的都是娱乐圈的八卦轶事,某新闻事件不等真相出来便被各大公号写手从心理,经济等各个层面分析个遍,某电视剧里的台词成了争相追捧的名人名言,作者知道群众爱看什么就写什么。

那些闯了祸的熊孩子,你知道他犯错的原因吗?也许他是个学习成绩很好的孩子,只是刚好那天闹了点小脾气。那些在工地上搬砖的年轻人,他一定是你拿来教育孩子不好好学习就会像他一样的典范吗?也许本来他考上了好的大学只是因为家里条件不好不得不放弃。那些给孩子吃奶粉的妈妈,一定要成为母乳妈妈说其是不爱孩子的对象吗?你又何尝知道她的苦衷呢。全职妈妈就一定是活该被老公抛弃自作自受的可怜人吗?谁的生活又容易呢。有的人呐,总是在看到表象之后暗自揣测臆想着自己剥丝抽茧得出的真相。

如果没有我们这群体制内的员工,你们哪来的天然气可用?如果没有工地的农民工,你们哪来的高楼大厦可住?如果没有基层的公务员,你们的日常生活谁来服务?你们有什么资格看不起体制内的人,看不起拿着月薪三千的人,看不起兢兢业业工作在岗位上的人。难道只有跳出体制内,只有追求利益最大化才是正确的追求,才不愧对于人生?

当我在人民日报看到中国“天眼”之父南仁东离世的新闻,当我了解到他放弃薪水比国内高300倍的工资,选择在中国科学院为祖国天文事业奋斗的事迹,我被震撼了,虽然这篇报道并没有出现在近日的各大热门网站。忽视他的人不必遗憾,记得他的人终将记得,

有一种选择不为追求高薪,有一种坚持叫不愧对于心,当你站在你的角度不解我的选择,看低我的收入,瞧不起我的理想,我只想说不必了,我愿意。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