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

赵敏挎包里的手机一直响个不停,她知道这是丈夫王洋打来的。赵敏看了下房间里的时钟,九点一刻,再过半小时就要开庭了,她再不出席,可能连赡养费都得不到了。法院很早就给她发出了“最后通牒”,昨天又发短信提醒她今日的开庭时间,她逃不掉了,这婚真的得离了。可是,这并不是她原本的初衷,她只是听从林晓美的建议,想“吓吓”老公而已,她只是想多攒点“私房钱”以备不时之需罢了。

-01-

赵敏和老公王洋是高中时的同学,但那时他们并没有相恋也不太熟悉,因为当时的她只是一位性格内向、学习中等的、长相普通的女孩,而王洋却是位长相帅气,品学兼优的阳光大男孩。她总是独来独往,不太跟男生说话,况且那时的王洋是全班女同学心目中的男神,赵敏虽对他爱慕有加,也只能深藏心底。而且,那时王洋一心扑在学习上,对女同学更是敬而远之,所以他们并无啥交集。后来,王洋如愿以偿考入了南方一所重点大学,而赵敏只进了市里的一所普通的大专院校。

可是,命运有时就让人有点不可思议。26岁那年,赵敏又遇到了王洋,而且那时他们就是双方的相亲对象,而牵线人就是王洋的表姐,也是赵敏单位里的同事罗丽丽。

因为有了老同学的这层关系,所以两人相处起来就多了些亲近。很快的,他们就自然而然地成了恋人,并于半年后结了婚。婚后不久,就有了一位聪明可爱的女儿。

因为王洋是家中的独子,有一妹妹早已成家,所以王洋的父母就和他们住在一起。王洋的父亲是镇上有头有脸的人,当时赵敏还是单位里的合同工,王洋的父亲就托关系帮她转了正,成为一名正式的在编人员,工资待遇都升了一大级。自从有了可爱的孙女之后,退休后的王洋父亲就全职接送小孙女上下学,王洋的母亲就全职在家料理一家人的生活起居。王洋是一名公务人员,工作轻松,待遇不错,他没有任何不良嗜好,下了班后就回家,辅导孩子写功课、看书和研究电脑软件。一家人和乐融融,叫人羡慕。这时的赵敏最开心,也感觉最幸福。但她总喜欢在周末的时候带着丈夫和孩子去拜访朋友,特别享受朋友当面夸王洋又帅又体贴,女儿活泼伶俐,羡慕她有多幸福。但王洋却不喜欢赵敏的这种做法,因为他认为赵敏是在刻意地“秀幸福”,这让他很反感,所以渐渐地,他便找借口推掉了这种“聚会”。

幸福的日子就在这样无大风大浪的平实中度过了一些年,转眼女儿也上了中学。

但自从赵敏去参加了一场初中同学会回来之后,家里平静的日子开始被打破了。

-02-

原来,在那场初中同学会上,赵敏重遇了当年的好闺蜜林晓美。此时的林晓美已是坐拥千万豪宅,开着百万豪车的阔太太了。她老公因为前几年搞投机生意,发了横财,所以他们现在已是今非昔比了。

“敏,你老公是做什么发财的?”闺蜜见面,好生关心。

“哪有?他是公务员,拿死工资的。”赵敏有些落寞,她感觉自己以前认为的幸福,跟闺蜜一比较,简直就是寒酸之极。

“哦,那你房子买在哪?市区?”

“我们没有买房子,是我公公以前的自建房。”

“噢,那现在也算是别墅了。挺好的。”

“不好,十多年前的老装修,落伍了。”

“没事,可以重新再翻建,或者,你们可以选择在市区买房,自住或出租都可以。”

“我老公是个孝子,哪有可能撇下父母不管,买房自住行不通。”

“那就出租,收租金也不错,我家那两套出租房都是我在收租金。女人要手中有钱,才更有安全感。”

“那倒是。”赵敏心想虽然自己赚自己花,也不用负担家庭经济,偶尔花点钱在孩子身上,但自己结婚这么多年也没攒下多少私房钱,是该想个法子多点积蓄了。

-03-

过后,赵敏有意无意地在全家人面前提起要翻建新房的事。听得多了,公公便出声了,“行,你们出一半,我和你妈出一半。”

“爸爸,我可没有钱。”

“没钱,那这事就拉倒。”公公有些生气。

赵敏不吱声了,回房后,对着坐在电脑前的王洋大叫:“你这么窝囊,看着你老婆被奚落,也不帮腔。”

“那是你自讨没趣。我早跟你说过了,现在房子住得挺好的,干嘛非得折腾,我看你是没事找事。”王洋觉得妻子最近总无理取闹。

“这也叫好吗?我们同学不是住高级公寓,就是住别墅,我现在都不敢请朋友到我们家来了,没面子!”

“你当初嫁给我之前就知道我家的情况,也是你执意要嫁给我的,现在就没面子了?!”

“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为什么别人都发财了,你就死守着那份工?”

“我乐意!”

“好,我教你乐意!”赵敏一把抢过王洋手中的鼠标,狠狠地摔在地上,死命地踩了好几脚。

“你——,你——,你简直是泼妇!”王洋气得有些语无伦次,拿起手提电脑到书房去了。

“好,有种你今晚别进来。”赵敏“砰”地一声使劲地把门关上,还反锁上了。

-04-

后来在父亲的劝说下,王洋主动找赵敏谈话,并答应赵敏之前的另一个提议,在市区买一间店面。这其中有大半部份的钱是王洋的妹妹出的,因为妹妹的生意做得很好,一听父亲说嫂子要买店面,一下子就汇来了五十万。当然,店面的所有者写的是赵敏和王洋的名字。

其实,赵敏知道王洋并没有太多的积蓄,但他知道小姑子有钱,而且为人大方,所以这招她是胜券在握,果让她如愿。

不过,她最该感谢的还是她的闺蜜林晓美,因为这事是林晓美的主意,这下赵敏每月就可以平白无故地多了三千元的租金。她周末的时候和林晓美一起出入高档场所,也可以有时换她埋单了。她感觉腰杆子又可以挺得直直地了。

后来,林晓美又给赵敏建议,让王洋开家卖电脑配件的店,因为王洋的电脑技术了得,平时都会帮朋友解决电脑的各种疑难杂症。

电脑店生意很好,每月都有近三万元的收入,赵敏管账,就把它全部纳入囊中了,而王洋每月得负责进货款和工人的工资。为这事夫妻俩没少吵架,但赵敏就死活不肯拿出钱来,最后还是公公又又投入了资金,电脑店才能继续运营,当然这还是小姑子出的钱。后来,心灰意冷的王洋便决意把店关了,赵敏因此赌气回了娘家。

当初她要回娘家时,公公劝她要冷静,不要做出让自已以后后悔的事。但她记得闺蜜说过,男人一般不爱生事,王洋一定会去娘家接她回来。

可是,一个月过去了,王洋没有去接她,只给她打过电话让她回家给公公认错。她确实回了一趟家,不过不是认错,而是收拾她的衣服,索性连她当时的陪嫁品一并请人搬回娘家了,她还扬言要离婚。

三个月过去了,王洋还是没有去接她回家。她给闺蜜林晓美打电话,闺蜜让她坚持住,不能认输。后来,她慌了,给媒人罗丽丽打电话说要离婚,媒人说你要离就离吧,到时通知王洋去签名就好了。就连女儿也对她不理不睬了。

家里的父亲气得卧病不起,只有母亲不住地劝她。她也开始后悔了,但她已经骑虎难下了。家里的弟弟和弟媳妇也没给她好脸色看,八成是怕她回来瓜分财产。

-05-

他们分居两年了,赵敏没有一天不后悔。她天天给林晓美打电话,林晓美索性玩起了“失踪”。不久,王洋向法院提起离婚诉讼,这婚真的如赵敏扬言的一样“离了”。赵敏总共分得了60万和孩子的抚养权,但女儿却不愿跟她,还是和父亲、爷爷奶奶住一块。

这回她真的有了很多的“私房钱”,也算是了却心愿。但当她从法院回到娘家时,弟媳妇已经帮她把家当打理好放在客厅了。

“姐,你现在有钱了,应该不愿意再和我们窝一块了吧?我帮你打点好了衣物,全在这,你看看。”弟媳妇一脸不容分说的蛮横样。

她默默地拿起了行李走出了家门,母亲在后面追了上来。

“孩子——”

“妈,我错了!”赵敏见了母亲止不住泪流成河。

“妈早就告诉你,家庭幸福要守,不要盲目攀比,你就不听。咳——”

赵敏现在知道了,可惜太晚了。



——End.——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桑頭馨菲阅读 107评论 0 0
  • 需要这样的一个港湾,用心记录下自己,当自己老了,翻翻看看,亦然回忆飞满天。
    溪水破晓阅读 61评论 0 0
  • 後來我到過幾個城市 遇見了幾個人 分開後的日子沒我想像的那麼難熬 我沒少什麼 連之前一梳就會掉很多的頭髮也不再那麼...
    闫喔喔3阅读 69评论 0 0
  • “你在南方的艳阳里大雪纷飞,我在北方的寒夜里,四季如春。” 没有摇滚的热烈奔放,没有蓝调的低沉忧伤,她...
    彳卐亍阅读 433评论 2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