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这磨人的老妖精

写了标题后,眼角竟然湿了,要是他在旁边,肯定笑话我。

想起了他贼亮贼亮的眼睛,还有对我不屑一顾的嘴角一撇。

“你是我娃,我还不了解你?”

这是他最常对我说的一句话。

类似的还有“要不是我娃,非揍你不可!”

恶狠狠的口气,眼角确是疼惜与无奈。

每次都雷声大雨点儿小,根本不会动真格儿的。

唯有几次,实在让他老脸挂不住,也都是手扬得高,落得轻。

“唉,你就把我吃得定定的。”

每次一听这话,我就感觉胜利的小旗儿迎风招展。

挑衅的看他一眼,自得的很。

仗着这点,我从小到大各种不安分:文理分科、高考、考研、出国、工作,没有一项是称他的心,合他的意。各种尝试与猎奇,尽挑难度大的事儿做,曾有一年每天睡不到3小时,搞得身体严重报警,恨得他直落泪。好不容易看我熬出点儿曙光,我一溜烟儿跑到北京,又开始各种奇葩经历与体验,人生小路走得那叫一个崎岖别扭。

他在我旁边,看得心惊胆战,又不敢吭气,只能没命攒钱,好让我在青春散尽之时,不至于太落魄。

哦,对了,他是个医生,却没摊上挣钱的好时候,全靠从牙缝里抠。他有个小本儿,让我看过,一堆数字与日期,勒令我记着,我懒,他还气。

还有找对象这事儿,也曾是他的心病。听我妈说,他总大晚上的翻来覆去长吁短叹:你说我要是走了,谁照顾她?她要有个啥事儿,身边连个知道的人都没有!

我呸呸呸,净咒我。心里憋得难受,有点儿觉得对不起他。

好在去年,风水突然转到我这,遇到了杨先森,消停不少。

自打我有了小家后,他跟搬家似的隔三差五想办法给我运好东西,跟顺风的小哥混得倍儿熟。可有好几次碰巧我不在家,寄不成,时令水果又放不住,老妈分给了亲友,他就不识趣的在旁边嘟囔:我娃没吃上。一句话搅得大家都没了兴致。

他不管。

他的世界,就我。

时不时大尾巴狼似的撺掇着我们回来:家里什么都有,房子,车子,你们回来过小日子就可以了。

是的,他都准备妥当了。

我可知道,为了我过舒心日子,他忍了不少糟心事儿。年少时每每看到他阴沉的脸,不懂,怨他为什么把脾气带回家。自己步入社会后,这些,都懂了。

这些年漂泊在外,梦见好几回我就坐在他那个二八自行车后座,他带着我,骑啊骑。看不到他的脸,只有并不宽阔的后背。可我觉得好踏实,在后面可劲儿的晃啊,让他骑不好。

每次都是哭醒,特别堵。我都特自私的想过,如果时间真能静止,我一定选择停在那刻,其余的现实体验,什么友情、爱情,统统不稀罕,我就要这么和他一直骑下去,他不老,我也不长大。

曾经这么半开玩笑的跟他说过,他直摇头:你得好好过。这是自然规律,得遵循。我让他好好保重身体,他说我尽瞎操心,我这打拼阶段,才要注意。

于是,总在我忙得焦头烂额的时候,手机叮铃响,是他发给我的养生文,告诫我,什么都不重要,平安健康才是根本。

我竟然没不耐烦了。

突然觉得不跟他对着干也挺好。

有他在,家就在。我就能吃饱穿暖,还能悲春伤秋,可劲儿作。

这点,我可拎得清。

嗯,想想还是我牛逼。

不看我是谁的娃。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