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酿

按照小村的习俗,男子满十八周岁时,需要独自踏上行程,流浪他乡,去远方闯荡,三年之后,方可归来。

李疆樊十八周岁那天,夏天依早早地等在村头的那棵老树下,怀里揣着一壶刚酿好的麦酒。

不多时,便看到李疆樊的身影:背着简单的行囊,洁净的白衬衫,麦色的皮肤,微微一笑,纯澈如响晴的天空。不错,这是她喜欢的少年,这是她的李疆樊。

村头的那棵老树下。李疆樊站在夏天依面前,卸下行囊,手里还余有一朵未盛开的山花。夏天依抱着那壶麦酒,羞涩的不敢抬头,只能低眸望着那朵山花。

“夏天依,你好啊,我是十八岁的李疆樊,未婚。”

“李疆樊,你好啊,我是十五岁的夏天依,未婚。”


小村很小,但很安宁。虽然李疆樊和夏天依,一个住在村头,一个住在村尾,但在夏天依出生那天,李疆樊就认识夏天依了。

三岁的李疆樊很调皮,喜欢到处跑。村口有一棵老树,是李疆樊最喜欢的地方。那天,他坐在村口的老树下,看到村里好多人往村那头走,便也起身,跟着,往夏天依家走。

夏天依家围了很多人,李疆樊在院子里,看了半天也没明白他们在做什么。刚跨过门槛,就听到了一阵清脆的啼哭声,李疆樊又跑进屋里。

“是个女孩儿,名字也取好了,叫夏天依。”李疆樊偷偷看了一眼,这个小村里唯一一个比他还要小的人儿。从那以后,李疆樊每天都会去夏天依家玩儿。

那年夏天依两周岁,在村口的那棵老树下,夏天依对李疆樊说,“李疆樊,你好啊,我是两岁的夏天依。”李疆樊愣了一下,这不是自己跟其他小伙伴说的自我介绍吗。咧嘴一笑,“夏天依,你好啊,我是五岁的李疆樊。”这是自夏天依会说话以来,第一次叫李疆樊的名字。

村里的人总是说,夏天依长大了是要嫁给李疆樊的。小小的年纪,还什么都不懂,夏天一只知道,她喜欢和李疆樊一起玩。李疆樊只知道,他喜欢和夏天依待在一起。


李疆樊和夏天依的笑融化在小村的风里。

“李疆樊……”

“夏天依……”

两个人的声音同时响起,相视一笑。李疆樊把山花插在夏天依的发髻里,说:“夏天依,等我三年,三年之后,我回来娶你。”

夏天依低眸,点点头。把怀里的那壶麦酒放在李疆樊的手上。“李疆樊,我会带着一壶麦酒,在这里等你回来,不论多久,你一定都要回来。”

“夏天依,相信我,我会回来的,我会带着一朵盛开的山花归来,守着你我的承诺,等我。”这世间,最伤不过别离。老树应景的落下了些许枯叶,所幸的是,来年便可见新叶。

村头的那棵老树下,夏天依和李疆樊背靠着背坐着。“李疆樊,我们结婚那天,我想穿上红色旗袍,让两根红烛从夜晚燃到天明。”

“夏天依,都依你,谁让你比我小三岁呢?谁让,我喜欢你呢……”小村的风很柔情,轻轻的卷走甜蜜的话。

村头的老树下,两个人的陪伴变成一个人的等候。

夏天依把发髻中的山花放入盒中收藏。她有三年的时间,她想做一件最美丽的红色旗袍,她想酿一壶最醇香的麦酒,她在等一个最喜欢她的少年归来娶她。

小村经历了三年的春秋冬夏,风吹雨打。村头的那棵老树下,种满了山花。夏天依怀揣着那壶麦酒,等在老树下。

“你听说没有?前几年出去的李疆樊,好像在外面过得不错,前一阵子啊,都结婚了。”一个路人对着村里的人说。

“真的啊?真不错,这下估计不会回来了吧,唉,也对,这小村子人是越来越少喽~”村里的人感叹着。

“李疆樊在外面结婚了,那夏……”村里人停住了讲话,那路人顺着目光看过去,夏天依正抱着一壶麦酒,坐在老树下,也只是惋惜着摇摇头,走远了。

村口的老树下,已经坐了很久的夏天依,动了动麻了的腿,换了个方向,继续等待着,当作自己没有听到风中飘来的话。

日出日落,日出又日落。梦中,等待的少年又出现了。

“李疆樊,我终于等到你了。”夏天依揉了揉雾蒙蒙的双眼,却还是只听到她的李疆樊在说,“夏天依,我不会回去了。”

“老树啊,李疆樊他真的不会回来了吧,他去了遥远的北方,那里一定很好,有李疆樊的地方,一定很好。”夏天依怀里揣着一壶麦酒,小村里,陪伴她的,只有这壶里的麦酒了,只有这开满的山花了,只有这村口的老树了。

三年又三年,夏天依的李疆樊还没有归来。

在那个麦子收获的季节,夏天依在老树下埋了一封书信:他在遥远的北方,有了美丽的新娘。

在小村里,随着书信入土的,还有那件红色旗袍。


那夜,夏天依收到了她的红色嫁衣。夜半,点燃一对红烛,对着镜子,细心勾勒自己美丽的脸庞,描着新娘妆。

夏天依取出盒子里装着的那朵山花,这么多年过去了,山花依旧还是那般未盛开的模样。

夏天依取出那壶麦酒,斟满一杯,想要醉一场。奈何小村里的人酒量都很好,夏天依分不清自己是醉了,还是倦了,只见到那对烛火闪烁出李疆樊的脸庞。

在村口的那棵老树下,夏天依看到自己穿上了那件红色旗袍,发髻上插着一朵盛开的山花,她的李疆樊,还是穿着洁净的白衬衫,微笑着向她走来。她听到李疆樊说,“夏天依,我回来了。”

夏天依笑了,笑着笑着,泪水流出眼眶,划过脸庞,滴到那朵枯萎的山花上。

“李疆樊,你好啊,我是二十四岁的夏天依,已婚。”


        秋酿

                     ——房东的猫        

那年他才十八,

你也正值美好年华。

每当谈及青梅竹马,

人们总说他俩。

那年村头的树下,

你苦苦的张望,

姗姗来迟的他,

送你一枝含苞的花。

你说要穿红色的旗袍,

点一盏不灭的烛光。

他说要融春天的麦呀,

喝杯秋天的酒啊。

话音还在风中飘荡,

他去了遥远的北方。

繁华城市的繁华,

让人迷失了方向。

春天的麦啊酿成秋天的酒啊,

摇曳的烛光闪烁他的脸庞。

喝下这杯微醺的秋酿,

睡梦中你披上那件红色旗袍。

别让眼泪晕化了妆,美丽的新娘,

他为你采摘的山花,

是最独特的嫁妆。

啦……

别留在过往。

谁为他脱下体面西装,

异乡的游子啊~

爬上树梢的月亮,

是否还在他心上。

喝杯秋天的酒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秋酿 那年他才十八 你也正值美好年华 每当谈及青梅竹马 人们总说“他俩“ 那年村头的树下 你苦苦地张望 姗姗来迟的...
    天真的世界阅读 877评论 0 5
  • 那年他才十八你也正值美好年华每当谈及青梅竹马人们总说“他俩“ 那年村头的树下你苦苦地张望姗姗来迟的他送你一枝含苞的...
    半棠阅读 433评论 0 1
  • 那年他才18,她也正值美好年华,每当谈及青梅竹马,人们都说他俩。他说他要给她红色旗袍,她埋头躲进他怀里,他在...
    山东水利职业学院专题阅读 270评论 0 0
  • 南方的秋天到了,刮起凉风,又是一个失眠的夜晚。 想来说说最近的一些事,看过的书,电影还有一首突然发现的歌。 ...
    海砂种花阅读 471评论 0 2
  • You have a dream, you got to protect it, people can't do ...
    爱打篮球的jack阅读 148评论 0 0
  • 有一句话说得好,你的心有多宽,你的舞台就有多大;你的格局有多大,你的心就能有多宽!放大你的格局,你的人生将不可思议...
    Nicky_0823阅读 2,464评论 0 8
  • 21天践行打卡 Day9 【静心】深呼吸缓吸和急吸。 【动身】去小学有一段路步行,听课楼上楼下。 【成长】与老师一...
    石头缝里的小嫩芽变大树阅读 57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