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荡妇羞辱:交过很多男朋友,就活该被你摸大腿?

96
槽值 94d76265 aab1 4559 8d12 1da9f6be21ce
2018.07.26 18:13* 字数 3579

电影《V字仇杀队》里有一句话:外表是圣人,内心是魔鬼。

这句话在任何时候都不过时。

昨天早上,一篇名为《章文,停止你的侵害!!!!》的文章刷爆了朋友圈。

作者在文中举报资深媒体人章文性侵了她。

女孩说,章文在酒局上,趁她酒醉神志不清,以“给你打好了车”、“送你去机场”为由,把她带到茶室实施性侵。

第二次和章文见面时,章文告诉她:“你永远摆脱不了做我女人的命运......我上过100多个女人......我做过十几年的记者了,认识圈内无数的人.......”

章文是谁?

曾任《南风窗记者》,《瞭望东风周刊》主笔,新华社《环球》编辑部主任,《中国新闻周刊》编委……

是受害女生导师的朋友,是她眼中很“亲切”的媒体人。

在女生小范围曝光此事后,招来了章文的辱骂、恐吓和威胁:

以及貌似服软的“歉意”。

很快,更多人站了出来。

知名作家,《新周刊》副主编蒋方舟出面指控,自己被章文摸过大腿。

知名记者易小荷也在朋友圈里发声,自己曾被章文借机摸过大腿。

随后,越来越多曾经受过侵害的女生站了出来,揭发、曝光了一位又一位那些常人眼中的“正人君子”。

有人佩服她们的勇气,期待着一场中国版的“Metoo”运动,来为长期遭受侵犯而不敢发声的女孩们打破沉默。

但这真的很难,因为她们勇敢揭开伤疤,还会因此被第二次羞辱。

1

总是习惯

把错推给女性

昨晚,章文就此事作出回应。

内容主要包括以下几点:

当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是双方自愿,他没有强迫;

对方在大学时就换过很多男朋友,其中还有已婚男人要为她离婚;

她出面曝光是因为自己对她说了风凉话;

对方用儿子在国外读书的事情威胁他,他盛怒之下才发了后来的短信;

关于蒋方舟和易小荷的指控,他说媒体圈、公知圈聚会都会喝酒,酒后合影,搂抱、亲都是正常。

并且特意提到:“蒋方舟,一直单身,交了众多男朋友;易小荷,离过婚,经常出现在酒局上”。

先把过错全都推给女生:是她引诱我在先;是她对我不满才揭发我。

再指责其他揭发者:一个交过很多男朋友,一个离过婚,自己私生活都不检点。

言外之意:“都是女人的错,是你们自己不自爱,我摸你下大腿怎么了,难道不是你情我愿的事?”

章文将“荡妇羞辱”运用得娴熟自如,先是通过她们交过很多男朋友,或者离过婚,来“证明”她们是“荡妇”。

又因为她们是“荡妇”,所以她们的指控都不可信,所以被性侵是理所应当的。

可怕的是,这样的论调得到了不少人的支持。

有人骂受害者“垃圾”、“贱”,认定她们是从中捞到了什么好处,没有好处就撕破脸皮。

有人质疑女生为什么不反抗,为什么不当时就站出来?是不是自愿的?

有人把枪口对准了受害者的长相、作品。

其中,也有一些“大佬”的声音。

被《南方人物周刊》评为“影响中国的公共知识分子50人”之一的鄢烈山在微博指责受害女生只会在网上指控;

怪罪蒋方舟“当时不认真拒绝,事后毁人清誉,真的很邪恶”。

来源 / @蒋方舟

这些评论背后的意思依然是那一套老掉牙的“受害者有罪”:

“男人性骚扰,一定是女人勾引的;

女人没拒绝,就是她想获得好处,或者她‘贱’;

当时没有拼死拒绝就是女人的错,事后出来举报就是‘邪恶’或者‘别有用心’;

有名气的女人被性侵,是‘你名气比他大多了怎么可能被他欺负’;

没名气的女人被性侵,是她想要讹钱或者炒作自己……”

受害者承受羞辱、承受质疑,施暴者被人原谅、被人遗忘。

这就是中国女性身处的舆论环境:时刻恐惧,时刻提心吊胆。

而这些,都来自于男人们定下的那一套“纲常伦理”。

2

对女性的暴力

从未停止

台湾作家林奕含在《房思琪的初恋乐园》里说:“社会对性的禁忌感太方便了。一个女生被强暴,全世界都觉得是她自己的错。连她自己都觉得是自己的错。”

书中房思琪长期被补习班老师性侵,最终疯掉。

现实里林奕含也不堪心灵重负、无人理解而自杀,她说“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屠杀,是房思琪式的强暴。”

那些朝受害者泼脏水的每一个人,都是“帮凶”。

每每发生类似事件,总有人抓住某一细节放大,把舆论往女性身上引,企图用故作调侃的玩笑话,让不知情的旁观者认为“都是受害者咎由自取”。

长此以往,女性被羞辱成荡妇的现象也就司空见惯。

前不久,某知名大V发了这样一条微博:我国成名漂亮女性所处的舆论环境。

随便选取某一图片查看,其言辞都污秽不堪,令人心寒。

高赞评论却有很多人觉得,没什么问题。

“有黑料”就可以随意用“生殖器、强X、死”侮辱她们。

叔本华曾说:人们给同类施加痛苦并无其他原因,仅仅是恶意在作祟。

或许在这些网友眼中,“荡妇”永远没有标准。

今年三月,一位美国格斗选手Jaymes在网上发布了他的一些“猎艳”视频。

视频中的女孩们来自日本、韩国、新加坡、中国等等。Jaymes认准亚洲女性喜欢白人,便到处约会女生。

他不仅在当事人不知情的情况下偷拍视频上传,还在自己的社交网络上兜售影片,开设所谓的“把妹教程”。

更把这些女性称作“bitch”。

环球网

事情发生后,对女性受害者的讽刺就没停下过,不少人都觉得是女孩们“活该自找的”。

可是,对受害女生来说,Jaymes是她们的男朋友,视频是偷拍的,被拿出来叫卖更是男生的过错。

舆论非但没有同情受害者,反而抓到一点“小辫子”,就说女性“放荡”。

在去年2月,一位24岁女留学生被其外籍男友杀害。

这位牛津毕业,擅长四国语言,读完了卡迪夫大学国际商务硕士的女留学生,只因一条手机短信,被男友关在屋里殴打致死。

法医报告显示,受害人身上大面积瘀伤,颚骨肋骨断裂。

本该是一条多令人同情和伤心的新闻,还是有网友口出恶言:

所有这些案件,都有一个相同点:受害者必须承受侮辱。

房思琪式的“屠杀”,时时刻刻,都在上演。

3

在性上

男女标准完全相反

奇怪的是:名导把《我不是潘金莲》的故事搬上荧幕,咋没见人拍个《我不是西门庆》来反映现实?

因为现实中,根本就没有理所当然的“淫夫鞭笞”,只有过分暴力的“荡妇羞辱”。

男人“开车”驶出轨道,以“天下男人都会犯的错”来辩解,或者说“作为一个男人不做更多辩解”。

陈思诚出轨之前,在某访谈栏目,谈起“婚外恋”话题:“不管是谁,都会有对婚姻的背叛。”

林丹在妻子孕期出轨,有网友评论:“他也挺不容易的,男人都会有正常需求。”

韩剧《汉谟拉比小姐》里,广告公司的部长总给女实习生发骚扰短信,还有自己的上半身裸照。

实习生忍无可忍,以“性骚扰”罪,状告了上司。

但法庭上,公司相关人员一致指责实习生太过敏感。

但对于女人,成为别人口中的“荡妇”就简单太多了。

主动或被动地失去贞洁,都可以是“荡妇”。

中学时代,你的学校有没有这样一种女生,她们有一个专属代号——公交车。

只因这些人脸蛋漂亮、发育良好,恋爱经验、或者性经验“丰富”。

这里的丰富不一定是网络语言中形容庞大数量的“n次”。

但凡有过一个以上的伴侣,在很多人眼里,你没做到“只愿一生爱一人”的性爱专一,就可以是“荡妇”。

工作了,单位又或许有个摇曳生姿的女孩。某天她突然升职了,就有人信誓旦旦:她肯定睡到老板了。

长得漂亮,也可以成为一个荡妇。

某教育出版社出版的一本《高中生公共安全教育读本》里,对“性骚扰”的定义是:“女性在公共场所穿着暴露,对男性是首当其冲的性骚扰。”

“女性在男性面前说话粗放,都会对男人的感官产生强烈的刺激。”

对于性骚扰的描述 / 微博@厉害了我的豹

这些定义无不透露着一种强盗逻辑:因为男性无法自控,所以女性任何行为举止都有可能对男性构成“骚扰”。

对“荡妇”的处罚,古法有浸猪笼、骑木驴,今世不兴身体刑罚,改走舆论压制。

即便女性是受害者,那也是她“活该”。总会有人说:“被骚扰的女人难道不是因为自己本身穿着暴露,苍蝇不叮无缝的蛋。”

这样针对女性的言语暴力,从未减少过。

章文被控性侵后,网友在新闻评论区留言  

男女双标得如此彻底,为什么?凭什么?

4

女性何时才能

得到真正的尊重

有研究表明,男人一生中性伴侣的平均数量,是女性的好几倍。

但这既不能证明哪种性别就可以“放荡”,哪种性别就必须“守住贞洁”。

说白了,“荡妇”只是个人造概念,而且往往是“中国人造概念”。

在几千年来男人定下的那套纲常禁锢下,吃瓜群众只管索取快感,读不懂被刺之人的心寒。

他们责怪受害女性没有及时反击,岂知,真正受过伤的人,想站出来有多难。

采访中,红星新闻问举报章文性侵的女孩,当时为什么没报警。

女孩回答:事情发生后,关于是否报警,我咨询了身边很多朋友。

其中有个朋友是警察,他和我模拟了可能面临的讯问,但我发现,我接受不了陌生男性对这段经历进行多次的盘问。

红星新闻采访

心理学分析,性侵对受害者人格的侮辱和精神的创伤,比肉体折磨要严重得多。

受害者患抑郁症的几率增加三倍,出现自杀倾向的几率是平时的4倍。

也就是说,肆意侮辱女性的作恶者毁掉的,很可能是一个女孩的一生。

当这样的受害者揭开自己的伤疤,说出惨痛的回忆时,却遭到攻击。无疑是在她们身上,又刺了一把把刀。

前段时间,甘肃被性骚扰的姑娘在两次尝试自杀,却没能得到自己想要的公道之后,跳楼自杀。

她留下一句话:“那一刻我真的憎恨这个社会,我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为什么对我这么不公平?”

本该承受惩罚的,难道不是道貌岸然的施暴者吗?

对女性多一些尊重,也许这样的悲剧,就会少一点发生。

槽值的情感吐槽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