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漏三更书当枕,午夜梦回晓星沉

图片发自简书App

读书需要一种意境。安详的心绪,以及宁谧的氛围,都可以将人带入那种即恍惚空灵又虚无美妙的境界中去。在一种如诗的意境中读书,心灵会像热水里的新茶一般丝丝缕缕地舒展开来,抑或,你会感到那个温暖的杯底从你的心房熨过,熨开你心灵上的每一根皱褶。

读书和时下人人捧着手机看是不一样的。手机里充斥着的,光电音影让你目不暇接,没有丝毫思考余地的情况下,碎片化的东西填鸭式地向你的头脑灌输,充斥在大脑里只有理不清的浮躁。读书则不同,你得安静地沉下心来,就像对待一个忘年的朋友,你得进入他的心里,才能和他真正交流。

心境摇曳不可读书,功利浮躁不可读书,思绪纷乱也不可读书。读书需要静下心来,心无旁骛,如管宁割席故事,风声雨声车声马声,无一入其耳;酒色财气,无一动其心。其中境界,如徐燕谋赠钱钟书先生的佳句“北海西山都可恋,我来只为读奇书”。

于幽美如诗情琴韵的意境之外读书,看来几乎是不可能的。想起一位伟人,青年时代为锤炼自己,专拣市声嘈杂之处读书,常激赏赞叹。这种大境界,非常人所能修得。在我等看来,片刻宁静,一室温馨,对读书人是何等重要。求生存温饱的匆促步履,扰乱了众生心灵的止水。本来,于时光的空白处,庸读几页小书,犒赏一下干渴的灵魂,总不为过吧,可是家务繁杂亲友来访子女教育以及电视机手机铃声的聒噪让人无处躲藏,日常的喧闹里,早已插不进须臾的宁静。读书之心只得作罢。

所以,深夜里才是最宜于读书的时段。这时,人已去,茶已凉,片刻前还热闹喧嚣的斗室骤然静寂下来,妻已睡了,喋喋不休的电视也已哑然无声。月华似水,佳期如梦,打开灯,取一个舒适的姿势,或躺或坐,或半躺半坐,罗衾掩住半个身子就可以了。是否举头望明月或者从记忆深处觅出几行古意是你自己的事情,但是你很容易就沉浸于读书的意境中去,而你自己竟然还浑然不觉。书是你所钟爱的情人,既然妻子已入酣梦,你可以肆意地放纵一下自己,放心去赴这一场美妙的幽会。

书就放在床头,就安放在枕下,不必特意从书架上寻取。用不着书签指路,一下子就能翻到自己要看的地方,对于一个真正的读书人来说,这动作就像日常敲击电脑的程序员对于键盘一样娴熟。不紧不慢地接着昨天的看,若是情节极佳的小说,就可以一口气读下去;若是散文随笔,品上几篇也就够了,不必太多。还想像少年时读金庸读琼瑶那样,不眨眼看到天明,那样是不可能的了。明天一早,还有许多要做要应付的事情等待着你。那遥远的学生时代焚膏继晷式的苦读已成一种不可企及的奢侈。不再去想那些,只用宁静的阅读为每日划上一个休止符,哪怕只读个三五页,也会获得一份安然的心境,心甘情属地作精神麦田里最后的守望者。

窗外夜色渐深,倦意渐浓,年纪毕竟大了。阖上书本,塞于枕下,或放于枕边,坦然人眠。三更有梦书当枕,明日有事且随它。在梦乡里,呼吸着墨香,一觉沉沉的睡到天明。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