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日、树与别离

 在后来的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喜欢看冬天的树,我想那是因为在九年前的冬天,我经历的一次刻骨铭心的别离而造成的。

 冬天的树有一种坚毅的美,我喜欢看路灯将昏黄的光洒在树叶上,空气稀薄,嘴里哈出的白气和叶子边缘的光晕让世界都变得很剔透,树干挺直着,和路灯肩并肩,光秃秃的不惧严寒。那时校园有一条梧桐树道,秋冬时节就开始慢慢落叶的情景,形成了浪漫风景,我和松就喜欢在这条道上漫步,说是漫步,其实是被寒风吹着的顶风前行。北方的冬天大风凛冽,梧桐叶飘零落下,我们随着道路走着,脚轻盈地踩着叶子,谁也不愿走快,冷风来时相互依偎。这大概是最平常的恋爱模样,可也是最美好的模样,与人相随,心生温暖。

 第一场雪也是和他一起经历的。期末考试完,看见窗外白茫茫一片,脱缰似的狂奔到操场,用手摸摸,用脚踢踢,怎样都是兴奋,随处都是惊喜。他笑我一个南方姑娘没见过雪的样子,我双手张开,想要拥抱他和全世界,他咔嚓一下,用相机记下了快乐的我。

 也许是因为初次恋爱吧,也可能因为年轻气盛,到了第二年冬天时,我和他的感情已变成了不断的争执和试探,甜蜜不再,痛苦不堪,分分合合,伤尽元气。最后那次别离,记得当时我独自走在梧桐树道上,风呼啸而过,两边的树叶纷纷落下,我突然感到北方的风原来是那么刺骨。我很想见他,约他出来,他似乎不情愿再见面,却依旧走了出来,在这条两人曾经相互依偎的道路上,如今却不知该说什么好,只能木然相望。正当时,他的朋友们拿着篮球迎面走来,他看到他们,身体立马朝着离我远的地方退了好几步,就那一瞬间,我知道我们是彻底别离了,从此之后,我们就再无联络。

 直到去年春天,另一个朋友给我带来了他的消息,消失了九年的人突然又出现了,朋友让我跟他说点什么,隔了两天,我回复说,我现在很好,也祝他幸福。朋友说,你憋了两天,就想了这么两句?我说是的。这期间其实还有一些节制的眼泪,不明就里就落下。

 想起大一时,老师问我们为什么来到这所学校,我说,想看北方的雪。可是毕业后我去了比家乡更南的南方,这里的冬天从不下雪,也没有树叶凋零树枝独自绽放,这是一座永远有着茂盛绿叶和鲜艳花色的城市,我在这里有了自己的事业,遇到了现在的爱人,安了家。

 只是偶尔在冬天去到有落叶的城市,看到那一颗颗树,还是会停留凝望,就像凝望一处只属于自己的风景。

 用《似水年华》里聂鲁达的诗句作为结束吧,写给逝去的青春,也写给自己。

当某一天,

亲眼见到一棵落尽了叶,

只剩一树枝干的树,满树的枝干,

清晰,坚强,勇敢。

轻轻地剥落表皮,看得见脉络却也见伤痕……

在双唇与声音之间的某些事物逝去。

鸟的双翼的某些事物,痛苦与遗忘的某些事物。

如同网无法握住水一样。

当华美的叶片落尽,生命的脉络才历历可见。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