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龙一二梦

                  清明
        清明鸡黍故人多
        桑麻一堆至夜深
        还知乾坤分阴阳
        一朝分别盼清明


这梦奇怪了,梦到大舅家的炕上长了许多小苗,无论是他家前院的炕上,还是后院的炕上,都长上菜蔬的小苗……也不知道是什么菜蔬?于是晚上不睡觉他领着我们这些小孩玩扑克牌,玩累了他就在我家的炕上睡着了。

我们一行人坐着一辆车,来到了一个地方,一条很宽的土路,土路边有一排排红砖砌的平房,每一个院落都很整齐干净。

在一个院落的墙边的土路上,有一群十几岁的孩子在玩,我一眼就看到其中一个是三舅家的老黑,我的表弟,他穿的很旧,但还整洁的衣服,他也看到了我,却只是冲着我笑,没有和我说话,我看到他手里拿了很多吃的东西,奇奇怪怪的,但看上去好像是很好吃似的,我便是上去捏了一小块放到嘴里,咬了一下,脆脆的,甜甜甜的感觉,我说是油炸的食品,麻花吗?他也没有说话,我说你爸在哪?他看看院子里的屋子也不吱声,但我明白我三舅一定在屋里呢。

我一步就迈进屋里,一眼看到三舅在外屋地也就是厨房里做饭,他在切肉,一块熟猪肉,旁边的盘子里放的菜是猪蹄,还有好多好吃的,我说三舅:怎么弄这么多好吃的东西啊?三舅说:这不是过节了吗!你爸爸来了吗?我说:来了我们一起来的,在院子里吧。

三舅说:你平时都走很多步,今天怎么没有走多少步啊?我说:今天我坐车来的,所以就没有多少的步,我说:三舅啊,你是怎么知道我每天走多少步的呢?三舅说:手机微信里面有显示的啊!哦……

我竟然无言以对那个时候三舅手里有手机吗?

我抓了一块三舅正在切的肉,放到了嘴里,真好吃,真香啊!香的我竟然从梦中惊醒了过来,醒的时候我还举着手,竟然害怕手上的油弄脏了被子……

我还在暗自猜想三舅说的节日就是清明节了,三舅去世已经十一年了而表弟去世竟然已经是二十多年了而我的爸爸去世也有六年了……

人世沧桑生命苦短,为什么不知道珍惜自己的眼前人,在离去失去的时候才发现再也见不到的人,是自己最爱的人!

房子空了,亭子空了,世界空了……

他们去哪里了,找不到了,却又觉得他们与我们又是那么的近,就在身边,仿佛一刻不曾离开,只是换了一种见面的方式——在梦里!


*我在学校的大门口等我妈他们下楼,收拾了半天的屋子,有点累……

不一会我的妹妹先走出来了说:我妈他们在后面呢,我们去找个饭店吃点东西吧,我说:好吧。

妹妹推着一辆自行车,新的,爱不释手的样子,我妈和弟弟这时候也走过来了还说:你先和你小妹去找个饭店弄好了,我们再过去吧!

我和我妹妹就一起去找了一个饭店,我看了一下路牌号写着是营盘路189号,妹妹要了豆腐脑,还有饺子,我说:饺子是现包的吗,不是速冻的吧?饭店的人说:都是现包的饺子,我说:好吧,我就给我妈打电话,告诉我妈可以过来了,是营盘路189号,可是饭店的人却说她们这里是营盘路125号,我没有理她,依然告诉我妈是营盘路189号,并说,到了打电话我出去接一下。

这时,妹妹点的豆腐脑饭店的人用一个装麻辣粉的小纸桶端了上来,我先喝了一口,并没有觉得是豆腐脑的味道儿,是农村的青酱和鸡蛋汤的味道,倒是有一种清香的感觉……

而这时忽然听到有一个人轻轻的唤我的名字,是从一个角落里传过来的,我抬头望了一下声音传过来的方向,这时候又有人在唤我的名字,我就站了起来,妹妹用脚尖踢了我一下,示意我坐下不要过去。

这时那声音又叫我的名字,是一个女子的声音,我就走了过去,在里面的一个通门的旁边的矮椅子上坐着一个女孩,她脸色苍白,但却冲我笑着,我蹲了下来看着她,她扎了好多小辫子,油黒的小辫子还烫了卷,她无神的眼睛透出了一丝可怜的样子,我用双手抚摸了一下她的脸,很凉的感觉,我说:你怎么了?有病了吗?她看了看院子外的几个人,好像是她的妈妈和亲亲说:她们说她身上的什么器官正在衰竭,她可能快要死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她,但还是说:没是的吧,只要不是新冠性病毒就好办,她说:那是什么病啊?我说:是很烦人的一种病毒……你没事的,我摸了摸她的小辫子,觉得这小辫真的好可爱!我说:你这么漂亮,要是死了,多可惜啊!她看了看我说:死还管你漂亮不漂亮啊!

我们突然沉静下来,因为我想不起来了她的名字了?想问一下,又感觉会不会很尴尬呢?时间一时间显得无聊的漫长,她看了看我突然对我说:我是小蝶啊!你是不是不记得我了?我呵呵呵的尴尬的笑了笑,面对着她现在的样子,我是实在是不好意思说什么了。

她红润的面颊,两个可爱的小酒窝已经想像不到是否被眼前这个女孩拥有过?

我说:那个时候的你好像是短头发啊,也不喜欢编辫子的,可爱的像一个假小子,现在倒是文静得是个女孩子了……

她苦笑着看着我说:文龙你那个时候倒是个女孩子的性格,腼腆的样子现在想起来都想乐啊!很可爱的样子呦!她慢慢的伸出她的一双惨白色的手,抓住了我的手放在自己的膝盖上,一阵凉意顺着我的手传遍了我的全身,我没有让她看出我的冷意,我倒希望自己的一点点热量能够温暖她,让她能够有一点点温度。

她说:你推开你右手边的门,我扭脸发现自己的旁边有一个门,我就顺手将门推开了,一道阳光照了进来,原来是一个别院,有一张椅子放在院子里一个小葡萄架下边,她看着那张椅子说,文龙,抱我过去好吗?我轻轻的抱起她,真轻,好像自己抱着的是一片云彩,我轻轻的将这一片云彩放在了椅子上,又被云彩轻轻的拉到她的身边,她说:文龙,你都不知道那个时候我很喜欢你的,文龙,你不知道吧,你一定是不知道的,是吧?

是——是啊,我怎么敢想那,怎么会呢?我——我有什么呢?你怎么会呢?我轻轻的喏喏着……

感觉自己和小蝶一样了,浑身凉凉的……

梦有醒来的时候,醒来的时候知道小蝶早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其实以前听她的朋友和我说起过她对我的好感,只是没有像在梦中这么清晰的听她说……觉得梦里的事情,有时候比现实中更像是真的!

现实生活中,因为懦弱不自信不知道失去了多少属于自己的东西,甚至是都不知道自己失去了什么……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遥远的仙境, 哪里笼罩着迷雾, 不时传来悦耳的歌声。 然而, 一旦到达。 就不再是心里的远方。
    西湖泛舟客阅读 76评论 0 0
  • 从入职开始搞的电商业务,不让做了,找不到价值点了。老板让搞监控体系,这套推起来貌似没那么困难,因为各方都有痛点,并...
    球本葱阅读 35评论 0 0
  • 我喜欢我四岁的时候怀疑一切的目光,那时候的我还认为二加二等于四。而今面目全非,我已经可以看到二加二等于五
    小剑的破草屋阅读 153评论 0 0
  • 一朝之计在于晨
    简致书抄阅读 74评论 0 1
  • 月月_7d01阅读 48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