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记忆

连续的阴雨天,房间有些潮,洗了好几天的袜子竟然还能挤出水来。幸好前天从网上买了一打内裤,不然,就惨了。

武功山的山巅终年云雾缭绕,看见上面的草甸日子少之又少。昨日党晨说在龙脊差点出事,吓得我心一紧,最后了解到人没事,也就放心了。现在户外真的要注意了,今年南部地区刚发生洪涝灾害,好多地方土质都是松软的,临近山崖边真的要小心又小心。他说16日到武功山来玩,我倒是举双手欢迎,只是那天想坐顺风车返星城,有些纠结。

今天泼水节狂欢首秀,晚上倒是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你说天气这么热,那些情侣竟然还搂搂抱抱的,他们就不怕热吗。

记得小时候,满满家里有很多书,他二楼上面放了好几箱书,没书看的时候,时常爬到楼上去偷书看,好几次差点被抓住。不过我知道他应该是知道是我,只是不想讲出来而已。记得其中有本《成语词典》,我经常把它当故事书看。翻到“对牛弹琴”时差点笑过去,笑那个弹琴的人该要多蠢。后来才渐渐明白,人在无聊或孤独的时候是什么样的傻事都能做得出来的。

如今他已是位雪鬓霜鬟的老人了,今年春节时还与他聊过视频,倒是能认出我,只是再也听不到我的声音了,他耳朵聋了,大多是他在自言自语,有些伤感,发给他五百元的红包,算是拜年吧,就是不知这算不算得上是一种孝道呢,算不算得上是是种亲情呢?离开了后,才会怀念,失去了后,才懂珍惜。人啊!

愿所有人,像被吹散的蒲公英一样,不管甩在哪个角落。都能找到你的路。

2017.7.9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