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尾鱼妖的爱情

(图片来源于网上)



  我迷迷糊糊的从睡梦中醒来。

  翻身、睁眼、摇尾……扭摆着身子朝水面游去。一百年没活动的身躯,竟仍柔韧有余。浮到水面,我轻念咒语将身体幻化为人形,探出头来看四周。 是夜晚,清冷的月和悄无人息的静。内心的狂喜掩没了我些微的不安和疑惑。

  我扭身,上岸,朝黎棠住的房子奔去……我回来了,我终于回来了。 一屋子里静谧得令人不安。黎棠的房子里没有人,所有的陈设和我走的时候一模一样,但是,屋子里一个人都没有。我跑到屋外,沿着深水湖四周寻找——深水湖的周围有些变了,四周筑了一种奇怪的墙,唯一的一道门的门前立着我和黎棠经常坐的那块石头,上面用草书新写了字:景点七——深水湖。那几个字黎棠教过我,我认识。但是,景点七——深水湖,是什么意思?

  我站在深水湖边深呼吸,试图感受黎棠的气息。顿时,一阵阵复杂的气息朝我涌了过来。我差点窒息,那么多陌生的气息,我从来没有遇见过。怎么会?深水湖怎么会一下子多这么多的人气?而黎棠呢?黎棠去哪里了?站在深水湖边,我俯看着自己身着金衣的倒影,眼睛模糊起来——那是人类称为眼泪的东西,一滴一滴的跌落到湖水深处,妈妈,妈妈,救我,救救我……

  怎么办?我找不到黎棠了。




  我是深水湖里的一尾鱼妖。一百零一年前的时候,我三百二十九岁。我在我的湖水妈妈跟我说她已得道成为御水仙子,启程往东海与其他水仙汇聚的第三个月,幻化为人形不小心走到了黎棠住的屋子。我知道妖是不能与人类接近的,湖水妈妈曾经警告过我——这好象是一种叫人妖殊途的规矩决定的。但是我并不知道这是为什么,我当时很饿。湖水妈妈走了以后,深水湖里的水开始变质,很多鱼和花儿都慢慢死去,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别的水妖来接管这片湖水。人们都不再从深水湖旁边经过。我也不敢吃湖里的东西,我没有学过不吃东西的法术。

  我是一尾鱼妖,一尾从没想过羽化成仙的鱼妖。

  我还记得黎棠第一次看见我时那种痴迷的表情。后来他跟我说,那叫惊为天人。然后他把这四个字写在纸上让我临摹。

  “惊为天人是什么意思?”我问。

  “就是以为你是仙女。”黎棠笑嘻嘻的说。

  “但是我不是仙女,我是妖精。”我说。

  “金鲤,不可胡说!”黎棠低声训斥我。黎棠不喜欢我说自己是妖精,我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我直觉知道他似乎是在保护我,所以也不反驳他。

  黎棠说,在人间,妖精是一个不好的词语。




  我住在黎棠从小到大的邻居燕儿家里。

  “金鲤,”黎棠说,“我现在是独身,孤男寡女是不能住在一起的,会坏了你的名节,所以,你住燕儿家里好吗?”

  我乖乖的点头。然后黎棠就开始把每月画画教书赚的碎银给燕儿。燕儿和她的母亲燕大娘都对我很好,教我很多东西,什么女红刺绣做饭。我不懂说谢谢的时候,她也不介意。后来,还是黎棠告诉我。

  “金鲤,燕儿她们帮你做事的时候,你要懂得说谢谢,知道吗?”

  “为什么呢?”我问。

  “别人帮助了你。就要说谢谢。懂吗?”

  “那我对黎棠也要说吗?”

  “不用,只对我不用。”黎棠回答。

  “为什么呢?”我不依不饶的追问。

  “因为,”黎棠说,“金鲤,我爱你呀。”

  “哦。”我点头。“黎棠,什么是爱我?”

  “就是想和对方永远在一起。”

  我偏头想了想,“这么说我也爱黎棠了?”

  黎棠笑,“金鲤,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我看黎棠,我说,“黎棠,我也爱你。”

  忽然觉得脸颊一阵发热,“黎棠,这是什么……?”

  “傻丫头,这是脸红……”

  我的唇被堵住。

  “黎棠,这又是什么……?”

  “这是……吻。”




  黎棠说,想和一个人永远在一起就是爱。那么,我想我是爱黎棠的。和黎棠呆在一起的时候我已经不想再回到深水湖里。即使听说那里已经开始有人招逐水妖再次入住。来招逐水妖的是山上菩提道观的一个小道士,听说叫姬一。你可不要小看了他。吃饭的时候黎棠说,他从小修道,道术非常厉害,相信他以后一定会是一个得道高僧的。

  “得道高道吧。”我说。

  学会越来越多的词汇开始让我纠正黎棠的错误。

  “呀,还知道顶嘴了。”黎棠笑。

  “难道不是吗?”我问。

  偏头看两边坐着的燕儿和燕大娘,想争得他们的支持。却见他们只一言不发,埋头吃饭,我疑惑的看黎棠。

  他笑,“金鲤,记得学学燕儿,食不言寝不语才是大家风范。懂吗?”

  我似懂非懂的点头,却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上了深水湖的岸,我已学会了太多人类的情绪。那天晚上我没有睡着,听见燕大娘和燕儿在说话。

  燕大娘说,“燕儿,你就准备看棠儿娶那个来历不明的女子吗?”

  燕儿不耐的打断燕大娘的话,“娘,你别说了,人家金鲤比我好多了……”

  “她好什么?女人,不就是有张漂亮的脸蛋……”

  娶?……我恍然明白。原来,燕儿,也想和黎棠永远在一起吗?

  第二天,我问黎棠。

  “是爱就要永远在一起吗?”

  “相爱才会永远在一起。”黎棠解释。

  “那如果有别人爱你或者爱我呢?我们就要三个人或者四个人在一起吗?”

  “不。”黎棠说,“金鲤,我只爱你。如果你真的是爱我,也会只爱我。别人的感情只是爱,不是相爱。懂吗?”

  “嗯。”我点头。




  小道士姬一在我呆在燕儿家的第七个月来拜访黎棠,他看见了我。一连五个夜晚,他用心灵咒语呼唤我至深水湖外,对我说,“你是妖,根本不会真正懂人间真情为何物。我点你一条明路,回你的世界去吧……”

  “我不明白,我自和黎棠呆在一起。我愿意和他在一起,他也愿意和我在一起,关你何事?”

  姬一叹道,“你执迷不悟,早晚后悔。”

  “我才不后悔!”

  我倔强以对。我不会后悔。和黎棠在一起,我才知道世间有这么多好玩的事。他教我哭教我笑,教我认识字。还教我爱。他说他爱我,他还说我也爱他。我们在一起那么快乐。我怎么会后悔?但是我不明白,那个小道士姬一为什么不准我们在一起?




  黎棠突然生病了,很严重很严重的病。开始是头晕,然后不能下床,发展到最后,他高烧不退,昏迷不醒。燕儿请了很多大夫来看,那些人来了又走。

  黎棠的身子好烫。我晚上偷溜到他房里抱着他,想让他恢复正常。被燕大娘发现了,说我想害死他,不让我再接近黎棠。我好难过。我怎么会想害黎棠呢?燕大娘和燕儿寸步不离的照顾黎棠。我就整夜整夜的站在门口。我听见门内黎棠昏迷的声音在叫我的名字,我敲门,求燕大娘让我进去,“大娘,”我说,“黎棠在叫我。”

  大娘开门了。我看见燕儿坐在床前流泪。她说,“金鲤,你来看看黎大哥吧,他的病,恐怕很难治好了。”

  “很难治好,是什么意思?”我问。

  她说,“就是他不能再陪你,会死掉。”

  “死吗?”我说。“我知道死是什么意思。”

  但是黎棠要死,为什么? 




  小道士姬一又来找我,对我说,“你现在知道你为什么不能和黎棠在一起了吧?”

  我还是不懂,“为什么?”

  “你是妖,妖气太重,怎能和人类婚配?妖毒一旦冲击人体,就可使人致命。难道你竟不知道?”

  “我不知道。”我说,“我只是一尾鱼妖,不懂法术不想成仙。我怎么会知道?”

  “那人妖殊途你总听说过吧?”姬一叹息。

  “我听过。但是,我还是不懂,我为什么不可以和黎棠在一起?”我的眼睛突然就湿润起来。“我为什么不能和黎棠在一起?黎棠,他要死了吗?”

  “你哭了?”姬一看见我的眼泪,惊奇的道,“你倒是学会了不少人类的情绪。”

  我透过泪眼倔强的看他,这个人,总是要我和黎棠分开。现在,他快要如愿以偿了。

  姬一叹息,“想不到你居然会为黎棠哭,看来你对他总是有一些感情的。这样吧,我这里有一颗药,你把它吃下去,回到深水湖中睡一觉,醒来以后你身上的妖毒就会降到人类可以承受的范围之内了。好吗?”

  我接过他从怀中掏出的药丸,问,“我要睡多久?”

  “一百年。”姬一说,“这对你来说不长,是吗?”

  我犹豫。

  “你睡一觉,黎棠就会好。你们就可以在一起。”姬一说。

  我不说话。

  “如果你怕我骗你,”姬一说,“你可以不用答应。而且,你该知道,我是修道的,如果我对你撒谎,恐怕再也不能修成正果。”

  我抬头看姬一。我没有怀疑他骗我,他倒反而先解释起来。我其实根本不懂怀疑人,黎棠没有教过我怀疑人。我只是在想,我该怎么跟黎棠说,我要离开一下子呢?




  黎棠的烧突然退了。但他还是不能下床。燕大娘准许我去给他送药。我坐在床前喂他,说,“黎棠,我要离开一下子。”

  黎棠抬头看我,“去哪?”

  “这……”我犹豫,不知道怎么解释。

  于是他不再逼问,只说,“你要去多久?”

  我想了想,说,“不会很久的。”

  他想了想,说,“好,我等你。”

  于是,我回到深水湖中沉睡……




  天渐渐大亮……我听见喧嚣的人声和一种奇怪的声音,让我头痛。我自觉的幻为隐形。有一群人从深水湖外走了进来,而最前面的两个,竟然是黎棠和燕儿。我走到他们面前,看他们。黎棠的手轻搂着燕儿的腰,他们穿着奇怪的衣服。和旁边的一群人说说笑笑。又传来那种奇怪的声音。只听有人在叫,“黎棠,燕儿,司机在按喇叭啦,走了,这个景点下午再来看,先去吃午饭要紧。”

  黎棠和燕儿相视一笑,转身走了出去。我跟着他们上了那辆奇怪的叫车的东西。车上,黎棠和燕儿并排坐着,燕儿靠着黎棠的肩,他搂着她的腰……旁边有人窃笑,“新婚夫妻就是不一样,真是恩爱。”

  我瞠目。夫妻?他们在说什么?谁和谁是夫妻?良久,只见燕儿俯在黎棠耳边轻轻的说话,“亲爱的,我爱你。”

  黎棠笑,在她耳边回应着,“我也爱你。”

  燕儿就“咯咯”的笑起来。两个人,旁若无人的恩爱的低语。别人听不见,我,听见了。一种强烈的情绪朝我的心上涌过来。我不知道是什么。我只知道,那种情绪,比伤心更伤心,比沮丧更沮丧,比当年离开黎棠更让我难受。那种情绪,让我有一种毁灭的冲动。

  但是毁灭谁呢?我不知道。

  车子在一个叫餐厅的地方停下来,大家都下去吃饭。包括黎棠和燕儿。他们点了一尾鱼,一尾鲤鱼。当黎棠把第一口鱼吃进嘴里的时候,我看见他和燕儿默契对视的笑。那种强烈的情绪突然爆发。我的身体幻化为他筷箸上的一根鱼刺,在他将鱼肉吞进胃里的那一刻,生生的卡在了他的喉咙上。几十秒的时间,有人开始惊叫着将黎棠送上车。

  一百年前,我是深水湖里的一尾鱼妖。一百年后,我是卡在黎棠喉咙里的一根鱼刺。

  他疼痛难言,呐呐不得语,燕儿在一旁带着哭腔催促司机赶快开车,一边扶着他,“黎棠黎棠,你不要吓我。”

  我形神难聚,魂魄不灭,我为自己的举动莫名不解,黎棠会怎么样?他要死了吗?我卡住他,是想要他死吗?我也莫名委屈,他为何会娶了燕儿?他为何要负我?这样,就叫负我了吧?但他既已说过等我,为何却要负我?

  到了一个叫医院的地方,燕儿把黎棠送进口腔科。一个男子走出来,是姬一。我认出他,他穿着白色长袍,在一个盘子里鼓捣一些长长的东西,拿了一支,走到黎棠面前,让他昂头,我感觉身体一阵紧痛,魂魄迅速归体。瘫在一旁的垃圾桶里。我隐形,站起,目对姬一,你为何骗我?他不答。只絮絮的对黎棠说着,“没什么问题,可以了……”

  “嗯,以后小心……”

  我直视他,“你为何骗我?”

  他不答。黎棠和燕儿开始朝门口走去。我急跟出去。走到门口,听见里面姬一的声音,“我没有骗过你啊……”

  我转头,见他正对着一个同是穿白袍的女子说话,他此言一出,那女子便“吃吃”的笑。




  鱼刺事件对燕儿和黎棠来说似乎余惊已过。

  刚到下午,燕儿就兴高采烈拉着黎棠朝深水湖边奔去,“黎棠,听说深水湖有一个美丽的传说。有一个男子,曾在此终生等他的爱侣归来,而另一个爱慕着他的女子,也在终生等他回心转意,最后,那女子临终之前,对那男子说,如果有下一辈子,我们在一起好吗?那男子答应了。所以,有很多今生不得结为夫妻的情侣,都到深水湖边来许下来世。黎棠,若有来世,你可再愿娶我?”

  黎棠深情以对,“我今生,就只愿娶你。”

  我在那一瞬间恍然大悟,原来这竟已经是黎棠的下一世了吗?我的一觉时间,竟已是人的一生一世。原来一生一世的爱情如此短暂。而相比之下,妖的承诺竟显得多么矜贵?所谓爱情的天长地久,不过是我一觉的时间么?

  我想起黎棠前世问我的话,“你要去多久?”

  我想了想说,“不会很久的。”



十一


  我翻身跃入深水湖中。竭尽全力的落下,跃起,落下、再跃起……岸上人的目光全都被我吸引过来。“天,它的样子好象在跃龙门。”燕儿惊叫的拉着黎棠。我突然笑了起来——我在一百年前学会的人类的笑容,在这一百年深水湖的睡梦中想起黎棠就会露出的表情。我不知道他们能不能看懂的一尾鱼的微笑。在最后一个翻跃中,我跌落下水,从阳光照射着的波光粼粼的水面,游进我熟悉的黑暗的深水湖深处。在最后一瞬间,我看见黎棠眼中痴迷的目光,正如他一百年前看我的目光。我轻轻叹息——我不知道人类会不会懂的一尾鱼的叹息。

  一百年前,我是深水湖里的一尾鱼妖。一百年后,我仍只是深水湖里的一尾鱼妖。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