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龙在田

96
弥渡久
2017.12.18 13:50 字数 1539

山河尽处

2017-11-22长城归当归卖酒

山河尽处

那年,江湖还好,岁月未乱,为谁点一盏长寿灯。

而今,时光亦行,山河已荒,我可否丕变年华。

第一章

见龙在田

日华灼灼,山林间不时可见小兽,清明非常。也当得上物华天宝四字美誉。

囚龙山,相传古时,有妖龙祸事,引得天下大乱,人心惶惶。有人族大贤出世,斩龙平祸。并将龙首镇压于此,故因此得名。

正所谓“山不在高,有点传说则名”,所以囚龙山也因此成为方圆百里的热闹市集。集市、酒家、乃至一些开发商都在此建起了一座座豪宅美墅。并都美名曰:见龙在田,宁有种乎。

当然,繁华的另一面,也注定的是萧索,山北,背阴之地,依旧是一片树木草从,熙熙攘攘。原始可见一般,这里可不像繁华的山南,一派祥和。但却也是热闹非常,毕竟山上水草丰茂,四季如春,各种生灵也并不少见。

“站住,小白”只见一道白光,蹿的一下飞进了草丛,后面有个少年在追跑着,也跟着一溜烟消失在了林中。山北之所以可以保下这一丝原始,还多亏了有一座从古传下的道观,据说以前香火的鼎盛程度,不下于天下第一道教祖庭龙虎山。

当时,有人说是斩龙的大贤修造的,也有人说是被龙虎山逐出师门的小道士过来欺世盗名的。不过比较靠谱的说法还是属于杜天厚爷爷传的,他说“这道观是远古时一些人族大能不甘被天道镇压、欺瞒。逆天而上。没有人知道最后的胜负,只是看青史中有载,‘此后岁月,人族荒十万有八岁岁,小心翼翼,一度沦为他族食粮。”

“爷爷”,别看天厚,人长得身形消瘦,却中气十足,从大老远便开始吼开了。杜有德也豪情万丈的应了一句“孙子,来来来”。眼看着还有差不多千米的距离,却是被天厚三五呼吸间到了。

“天厚,今日可有看到小白。”杜有德问。天厚看着爷爷这般模样,便知道这老头又戏瘾上身了,不过也别说,这一身破烂道袍披在自己爷爷身上还真有那么一丝仙风道骨的韵味。

“看到了,爷爷,我还追着他跑了一阵呢,不过它速度太快了我的寸步都练到一言成箴的地步也没追上。”天厚很无奈的说。“这就对了,看来我那天没眼花。”当天厚想继续追问下去时,老头摆了摆手,走到那道观门口的竹椅上,不一会,便响起了一阵呼噜声。

瘦,你可以把它当作是营养不良,但在天厚眼中,他说,自己是模仿仙人餐霞、食露、辟谷。

脱去上衣,露出了可见排骨的身子,一个人在那自兀的打着爷爷传授的问山一术,其实天厚也挺纳闷,爷爷明明教授自己的是一套掌法,为什么不叫问山一掌,没有多余的花哨架子,小小的骨架是翻不起什么风浪的,但远远的看却有一种彷徨,仿佛天地间只余一人一事一物一般。

老头不知何时也眯开了眼,对自己的孙子毫不掩饰得意。或许不知天外有天,山外有山,人外有人,才能悟的了众生平等,参悟得透,一花一世界,一树一菩提。

夕阳沉碧,皓月生天。天厚与爷爷还在那大眼瞪小眼。最怕空气突然安静。毕竟是修道之人,每天不得不学习道经,所以别看天厚才十四五岁对于一些签讳,算卜、胡说八道。也可以媲美一方大忽悠了。不愿归不愿,但天厚从不驳爷爷的意思。开始一天的结业——抄书。

老头独自在一旁重复着每天都会说的话“天厚啊,如果说这抄书有用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你看山下那些不归大道,那些个哪会知道这些,不过是会几手小魔术就可以骗吃骗喝的了,但是天厚啊,他们不懂,你不能不知道。道经中自己黄金屋,道经中自有颜如玉··········好了,你把这些再抄三遍。

老头一闪身,便自个的躺在了屋内的石头床上了又是一阵此起彼伏的呼噜声。

时间过得不慢,沉浸在这妙不可言的经书中。已是三更,天厚放下手中毛笔,明明没有多大动静,但是却让老头睁开了眼。“天厚啊,你以后也要天天抄经啊,这样可以修身养性,

但最重要的是可以养意。”说完又沉沉睡去。听得天厚一脸迷茫,养意,养什么意?不会是这老头又在说梦话吧?便也脱了鞋袜,与老头挤在同一张石头床上睡下。

山河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