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澡(第四章)

我盯着浴缸边上那两个水龙头,觉得它的水放得好慢,有点迫不及待的心情,放一半我就想进去,又不知道时机是否合适,望了一眼老爸,老爸说你先进去泡。

我小心地踩了进去,其实不用那么小心,水磨石的表面一点不滑,慢慢地坐到热水里,再把腿伸直,头往后仰,舒服地把头靠在缸沿,手臂也放到水里,看着水慢慢漫上来,热呼呼地漫过我的小腿、大腿、小鸡鸡、肚脐眼、胸部,脖子,只剩了一个头在外面。

我闭上眼享受了两分钟,好舒服啊!啊!啊!啊!啊!

睁开眼,老爸还在外面光着,慈爱地看着我,我还是懂事的孩子,赶紧起来说爸你也进来泡泡。老爸也没和我客气,抬腿就躺了进来。

满满的一缸水,我两爷子都能泡上一部份,边泡边把毛巾拿过来撩水洗头,幸好浴缸边上还有一个不长的带管子的喷头,将就着把头发打满香皂,搓出泡沫,再伸过去把头冲干净了。

等把头洗了,我老爸有个习惯,可能是东北人的习惯,不直接拿香皂在身上抹,要拿香皂打在毛巾上,把毛巾搓出泡沫,再拿这个满是香皂泡沫的毛巾在身体上擦。

他一直要我学习这个整法,说这样洗得干净,顺便还能把毛巾洗干净,我却从来都不愿意学,因为打了香皂的毛巾要多花很多水才能洗干净,又费水又费时间,平时我在家里洗得时候,一桶两桶水提得那么费劲,我才不愿意把水浪费在洗满是香皂沫子的毛巾上。

两爷子正在里面慢慢地洗着,一缸水脏了,放干净了,冲洗了一下浴缸,又开始放一缸新水,享受这难得的洗浴时光,新水刚放了半缸,就听见外面敲门:“你们不要洗太长时间啊,都快一个小时了,外面还有人等着,一会儿要关门了!你们快点收拾了出来!不然要加钱啊!”一副有点凶的腔调。

毕竟是地委里面管澡堂的,宰相门前狗和普通狗还是不一样的,我们呆的时间好像确实也长了些,我爸那敢得罪地委大院的看门人,赶紧答应着说马上马上,把我摁浴缸里几下冲干净了,再自己跳进去洗干净了,两人穿上干净衣服出来,给一脸不高兴的看门人陪了笑脸,说了几句好话,看门人才没再多说什么,只是说下次来注意,看你们都是外面来的,这小浴室一般都是洗半个小时,时间长了要加钱,不然别人也洗不了,你们也不常来,今天就算了吧。

洗得这么热乎,身体失水太多,我嘴里发干,很想喝水,那个时代路边店可没有卖矿泉水的,要喝水只有回家去喝,我只好忍着渴,边和老爸往地委大门走,边说要是像你说的有一壶茶喝该多好。老爸说等你以后长大了,自己有钱就去找有茶喝的地方洗去。

浴缸虽然是一次美妙的体验,但我觉得也不是太好,一是前面洗的人总会把浴缸壁上留下一层白乎乎的东西,你不可能是洗那个浴缸的第一个,所以你总是要去做那个清洁工作才敢洗,时间本来就紧,还要洗一遍浴缸,好累人哦,我看我爸就洗得挺吃力的,他是讲究人,不洗干净了觉得不舒服,二是自己泡了也会留下一层白乎乎的东西,当地话发音叫:“JIAJIA”,不如淋浴冲洗来得痛快和干净。

所以,我更喜欢去当地最大的造纸厂洗。

工厂的大澡堂子可比地委的澡堂要大气磅礴得多,像个车间,一排排的水龙头排过去,能容纳几百人一起洗!

工人阶级是先锋队,必须让工人阶级吃饱穿暖,再洗得干干净净,所以当年的工厂是全社会生活条件最好的地方,不仅洗澡很方便,水又大又烫,还经常发各种福利,白糖猪肉什么的比一般机关单位要多得多,好多人削尖了脑袋往厂子里钻,八级工是很牛逼的社会人物。

我大伯就在这个造纸厂,小时候应该跟着父母去洗过,但太小,洗得时候就洗得不太明白,没能体会到工厂澡堂的大气磅礴,等我大了,他又调回东北老家去了,好长一段时间都没能去厂子里洗。

幸好他老人家在厂子里的人缘还不错,人已走,茶未凉,还是结交了几个拜把子兄弟。其中一个忠厚老实的结拜兄弟进城来玩,知道我们家洗澡困难,大包大揽地说他发的澡票多,自己用都用不完,想洗就到厂子里找他要。

我爸很是感激,平时他没开这个口,一是因为不知道人家澡票有富余没有,二是造纸厂在郊外,离我们家挺远的,坐公交都要四十分钟,坐公交也要花钱,来回一趟要两三个小时,也挺折腾,所以大伯调走后,他一般也不去,但现在情况不一样了,我也大了,对能有尊严地舒服地洗澡比以前的需求要高,现在的公交车也换了新车,比以前快,二十多分钟就能到,也不算太花时间,于是满口谢谢,说以后要是他们来不了,就叫我自己去找这个长辈。

记得某一次老爸带我去认了门,和这位长辈接上了头,见了我这个可爱的晚辈,老头挺高兴,大方地给了好几张票,说洗完了下次再来要就是,平时他会留意多给我们留着。

谢过了老爷子,老爸领着我拐过几个弯,进了大澡堂的大门,里面热汽弥漫,不熟的会晕了方向,白汽腾腾中白花花的肉体一堆堆的让我头晕,我很少见这种场面,平时最多是楼顶上三五个人一起洗,这么多人一起洗,在我的记忆中还是第一次见到,因为是工人阶级,青工也多,体格建壮的居多,八块腹肌还不少,看上去还不讨厌,很精壮的样子,只是每个人胯下吊着的那个东西很是硕大,比我的小鸡鸡大很多,让我有点不适应,觉得有点丑,我又不知道以后我的那个小兄弟也会慢慢长大。

工厂澡堂的沐浴水管和喷头比地委里面的要粗大许多,很有工业范,水自然也大得多,不是一股细水流,而是一根白亮的水柱,从大大的笼头中冲下来,热气腾腾,在边上看着都很痛快。

我不太清楚在这里洗澡的流程,比如衣服放那里,正在茫然的时候,老爸已经找好了个空柜子,遗憾的就是没有锁头,看看别人都是自己带了个小挂锁,衣服放进去,拿小锁锁了,放心地去洗澡。衣柜门上都挂着各色的小锁头,有的粗鄙有的精致,

老爸找了两个离得近的没人的水龙头,能看见柜子,叫我盯着点,我们没带锁头,免得被人偷,他衣服里有钱,要求我两爷子别一起洗头,都眯了眼,谁也看不见了。

于是我先洗头,老爸盯着柜子。

拧开龙头,那股白亮的水柱哗地冲下来,热烈地击打在我头上,扑散开来,一下子迷了我的眼,再滚遍我的全身,连续不断的热水不断地冲刷着我的身体,比起用毛巾撩水不知道爽了多少倍,最快的手速撩水,也不可能比得上这工厂的大水管子!

我产生了幸福的感觉!

慈爱的老爸给我头上打上香皂,再给我呼噜了几下,我自己抬起手来揉搓着,那个时候好像还没有香波,有也是女人才用,我记忆中都是使的香皂,香皂形成的泡沫不多,几下就洗好冲净了。我睁开了眼,拿毛巾擦干净头,让眼睛能睁开看见柜子,然后说爸你洗吧,我看着柜子。

只需要拿眼睛盯着柜子,身体享受着大股的热水冲刷,是我干过的最舒服的工作,这比我很小的时候在火车站骑坐在几个大包上看包舒服多了,我左右转动着身体,头看着一个方向,柜子的方向,等我爸洗完了头,两爷子再愉快地洗其余的部份。

看到周围的工人还有顺手洗衣服的,老爸不好意思洗大衣服,但也把我俩的背心内裤顺手洗了。

终于洗完了,浑身热汽腾腾很舒服,可就是口发干,长时间的热水浴让身体内的水份流失了不少,老爸带着我回到那个长辈那里,告了别致了谢,顺带着喝了两杯开水解了渴,愉快地回了家。

搭上了这条线,每当我忍受不了家里憋屈的洗浴条件的时候,我就不远万里地去厂里洗,那位长辈膝下无子,对别人家孩子 很是喜爱,偶尔进城来家吃个饭,也总是带上澡票来,这让我手上的澡票有时就很富裕,于是偶尔还可以牛逼地办个招待,和现在请朋友去大浴场差不多。

我现在还记得在一个蓝天白云的周末,上午做完作业我也没什么事,于是决定去厂里洗个澡,老爸不想去,手里澡票又很富裕,于是我去找了一个同学一起去,他家里洗澡条件比我还不堪,我提着衣服袋子,里面没忘记带上一把小锁,去到他家里叫他,他一听很高兴,赶紧收拾东西跟我一起走,他还从来没有去厂里洗过澡,跟我第一次去一样,兴奋且好奇,路上问东问西的。

两个少年坐了一段车,然后在初冬的温暖阳光下快步地走着,我隐隐地有些给予的快感,虽然这不是我的厂,我爸也不在这里上班,但我手里有澡票,我享受着同学一路上的讨好和恭维,带着他走进了大澡堂,进行了一次愉快的洗浴。

时代在发展,老爸的单位也在发展,领导也换了一些,新来的一把手很能干,居然能在旧楼边上搞到一块地,开始新修一幢六层的宿舍楼,原来我们住的那栋四层的小楼,全部改建成了办公室,单位形成了一栋楼住家,一栋楼办公的大好局面。

等新楼修好了,我也上高二了,我们家分到了三楼尽头的一套房子,居然是两室一厅!

不仅是两室一厅!

还带厨房!

还带卫生间!

还带阳台!

生活一下子上了一个很大的台阶,阳台这种奢侈的东西一下子出现在自己家里,让我很兴奋,而且阳台下面就是城里最热闹的商业街!我家在三楼,往下看街景看热闹看女孩子很方便。

我有了自己的独立房间,家里有了独立的客厅,为了安静地学习,我选了不靠街的那间最小的,最小的都比老楼那边大,不靠街这边要清静一些,爸妈却为选那间当卧室犯了难。

剩下两间一大一小,只是相对的一大一小,要是当卧室的话,大的那间肯定更舒服一些,小的那间就局促了,可要是把大的那间当了卧室,小的这间作客厅就显得小气了。

毕竟,客厅是一个家的脸面!

那个年代,串门还是一个经常的事情,人们见面还喜欢约在家里。

于是,爹妈还是放弃了舒适,选择了局促的小间当卧室,把最大那间做成了很有脸面的客厅。

都有三间房了,是不是一切问题都解决了?现代的两居三居可是基本解决了所有的吃喝拉撒功能。

你以为我可以在家里拉屎了?不行!

你以为我可以在家里洗澡了?不全行!

因为,当年的户型设计,卫生间还没有入户,不是单元楼,还是一个通走廊那种,我们家在最尽头,回家就要经过前面的每家每户,卫生间因为化粪池的缘故,全部甩在楼尾,整整一排,一溜排开,全部紧挨着,每层楼七家人,就七个厕所紧挨着,每家一个,各自有门。

问题是,我们家在最末尾,上个厕所就要走过那个长长的走廊,还拐了一个角,内急的时候,还要跑着过去,还不敢跑快了。其它季节还好点,冬天的晚上要是跑几十米去尿个尿,还是觉得有点冤,所以晚上都少喝水,幸好那时喝水也不太方便,没有饮水机。

住离厕所近的也不好,一排七个厕所,总会有些不明味道飘进家里来。

而且,功能定位是厕所,自然没有天燃气管道,洗淋浴方式的热水澡自然又成了奢望,只是可以从家里提热水进去洗,好在里面有冷水管了,只需要提热水了!

可是,对我们家,还是不太方便,我们家离那里远,水要提一个通走廊,那个走廊有三十多米长!

总这么提水也不是个办法,而我爸在生活的艺术方面,总是能想到各种办法。

于是,在那个不算小的厨房里,我爸安了一个铸铁白搪瓷浴缸!

在这个厨房里,靠窗这边做饭,后面靠墙的地方,居然有空间让我爸安了一个浴缸!

浴缸是以前只在电影电视上看到过的奢侈品,没想到80年代就能出现在我家里,虽然安在了一个奇怪的地方。而且还是没有解决放水的问题,冷水还好办,能够打木工家具的老爸接了一根软管过来,热水就麻烦了,只有用锅烧,然后端过来倒在浴缸里……

这是一个没有完全配套的浴缸,老爸脑袋一热为改善家里的洗浴条件花了大钱安装了它,他也没太见过真正的洗浴系统是什么样,浴缸里面那些看不见的东西他没有去考虑,先买回来装上一个缸体再说,最重要的冷热水输入系统都在他考虑之外。

于是热水成了一个大问题,只有烧水这一个办法解决。

就这样,我们家很牛逼地有了两套洗浴系统,一套在30米外,走廊尽头的厕所,私密性好,因为小,所以也比较暖和,比那个楼梯下面堆煤炭的地方好多了,自家的厕所,也很干净,墙上钉几根钉子,很方便地可以挂衣服,基本上是我们家有过的最好的私人洗浴场所。缺点是没有天然气,没有天然气就没有热水器,没有热水器就没有热水,还是必须提热水过去,好在不远,提一大桶热水过去,兑成两桶刚刚好。

第二套洗浴系统自然就是那个白瓷大浴缸,刚安好时自然是兴致勃勃,但还不能马上洗,下面的水泥还没干,坐进去要垮的。

等了几天,经检查浴缸已经牢固了,家里举行盛大的开光仪式,我作为儿子,还是独子,成为了第一个进入私家浴缸的人,这让我想起了那次去地委大院洗浴缸的经历,那是我唯一的一次洗浴缸,还不是白瓷浴缸,是花花点点的暗红色的水磨石浴缸底,和向往中的电影上的那种大白浴缸感觉相距甚远,心里当时还有点小失望,这回我们家的浴缸可是和电影上一样白白亮亮的。

我们家浴缸的使用流程是这样的:先洗干净浴缸,再烧上满满一锅热水,等水开了,我小心地拎着锅耳,慢慢地端起来,转身,再小心地走两步,走到浴缸面前,慢慢地倒进去,一团白雾从浴缸底部升腾起来,弥漫在房间里,短暂地让我什么都看不清。等白雾遇冷散去,浴缸重新出现在眼前,却让人心里一紧!

满满的一锅开水,只浅浅地铺了个底!

这个现实让我们一家充分地认识到装逼的代价,浴缸是一个系统,不仅仅是一个缸,不是烧一锅开水就能解决的,虽然这锅开水平时足够一个人洗了,在用桶兑凉水的情况下。

怎么办?今天气温低,再烧一锅不现实,等新的水烧好了,浴缸里的开水也变温水了!

将就吧,于是开始放凉水,边放边用手试水温,凉水管平时觉得放水挺快的,但把它往浴缸里放,就觉得管子太细了、流速太慢了,放一分钟也看不到浴缸底部的液面有什么明显变化。

我边放水边搅和,等水温合适了,不能再低了,也就是浅浅的一缸水,最多能淹没我的大腿。

看来全身泡里面的美好想象泡汤了!

不,不能叫“泡汤”,没汤可泡,或者叫没足够的汤可泡。

事已至此,老妈叫我别纠结了,快点进去洗。

他们退出,关上门,我脱衣服,抬腿迈了进去,扶着两边小心地坐下,一股温暖的水浸过我的屁股,我伸直了腿,热水漫上我的小腿、大腿,身体的下半部还是比较舒服的。

但上半部冷!

我只好伸手扯过毛巾来撩水,奶奶的,还是只有撩水,保持着身体上部的温度,边撩边擦洗着。

然后准备打肥皂。

然后发现一个问题,肥皂一上身,一缸水就污了,我怎么冲洗呢?

想了想,扯着嗓子喊老爸,叫他进来再烧一锅水,再拿个桶进来,等我泡完了,再兑桶凉水冲洗干净!

奶奶的,还是必须用桶!

于是这浴缸的开光仪式就搞成了这样,我泡了“半泡”,因为水只刚没过大腿,然后打香皂洗浴,然后老爸进来给我又烧了半锅水,提了个桶进来,兑上凉水,我把缸里浮了一层香皂沫子的脏水放掉,把桶提进来缸里来,还是采用撩水方式把自己冲洗干净。

我到是干净了,可浴缸脏了,我只好又撅着屁股,拿块大海绵把浴缸擦洗干净,然后是轮到我老爸洗,重新烧两次水,把上述的程序又走一遍。

折腾了几个小时,终于轮到我亲爱的老妈,她看了我们的洗浴流程,决定放弃泡澡这个步骤,直接烧水倒桶里,再把桶提进浴缸里,撩着洗!

晕,还是撩着洗,唯一的好处是省了提很远的路!

于是泡澡的这个洗法我们很少用了,特别是冬天,烧水赶不上趟,春夏偶尔用过两回,然后那个大浴缸就堕落成为一个下水容器。

即使不用提那么远,在厨房里洗还是不爽,因为毕竟是厨房,动作不敢太大,洗澡水毕竟不洁净,厨房可是放入口的食物的地方,总是洗得小心小心翼翼的。

所以除了太冷的天气,我们还是提水到走廊尽头的厕所里面洗,那里面随便什么动作洗都没关系,四周都是水泥糊平的墙,虽然连瓷砖都还没钱贴。

放暑假的时候,我倒是享受了几次那个浴缸,冷水管是有的,放冷水挺方便,那时候又没有空调,特别暑热的天,风扇根本不管用,我就放上半缸水,拿本书泡里面看,倒也悠闲。有时还把搓衣板横放在浴缸上,上面放一杯茶或是一瓶啤酒,再拿本小说月报享受快乐的阅读时光,被老爸看见,说我是资产阶级生活方式。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