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娘怕了你个“菌”(3)

“咳咳,我还没做饭呢,暂时还死不了,你站着怪累的,在这坐会儿,我自己换衣服就行。”夏北依一脸笑容,哎,这姑娘长得好看,以后出了皇宫开饭店啥的,把她拐走,教她唱唱歌,跳跳舞,就可以撑起门面了!!

清尘嘴角抽搐,这姑娘是听不懂自己说话吗?怎么笑得这么开心?哦不,还有些猥琐,要不是知道她是女人,就她这眼神真和以前打过的流氓差不多……

夏北依转头对那两个丫鬟说,“你们出去吧,我自己来就行,谢谢你们啦,去忙吧。我有事再叫你们。”那两个小丫鬟一愣一愣的,她们在宫里被呵斥惯了,突然遇到这样温和的主人,有些受宠若惊,呆呆的出了房间。

“快点换衣服吧,你需要什么食材吗?去给你准备。”清尘虽然觉得这个女人八成是脑子有病,但是主子吩咐了,就得执行。

“嗯,不用了,把你们厨房借我用用就行。”说着就直接把衣服,哦不,那件衣服被君孟怀撕的已经算不上衣服了,把那件布条从身上脱下来,拽起新的衣服就往身上套,清尘惊呆了,她就直接这样脱了?!怎么不说一声她好出去啊,那么清冷的一个人,脸突然红的不像话。夏北依一转头,笑得放肆,“你脸红什么,我们都是女生,结构都一样,难道你和我不一样?”

清尘噌的站了起来,“你胡说什么?你有什么好看……的……”清尘微愣,她穿的是什么,怎么和她的肚兜不一样??

清尘轻咳一声,“你上面穿的那个是什么?我怎么没见过?”

夏北依指了指自己的胸,“你说这个啊,这叫内衣,也叫文胸,就是用来保护你的胸的。”夏北依说得直白,又看了清尘一眼,很认真的说,“你的胸比较小,用不用都可以的。”清尘默然,很想把这个女人揍成猪头,有必要说得这么直接吗?我有没有胸关你屁事!

“我有空给你做一个,送给你,哦,顺便给你塞点棉花,不用太感谢我。”

“我不用。”冷傲孤绝。

“需要的需要的。”一脸坚定。

“真不用。”清冷决绝。

“哎呀,需要的。”永不放弃。

清尘咬牙,她为什么要在这里和这个疯女人谈论这个问题?!简直有病!

“穿上你的衣服!”清尘把衣服甩给她,直接走人关门!

清尘在外面等夏北依,有些烦躁,这个姑娘怎么还不出来,清尘试探过,她没有任何内力,是不可能逃走的,更何况皇宫戒备森严,哎,她真是被那个女的气昏了头,就这样出来了万一有差错怎么办?

“姑娘,姑娘,你好了没有?”清尘使劲敲门,然后门突然开了,一阵清脆悦耳的女声传来,

“来了来了,这不收拾好了吗?我们这就去厨房。”

夏北依一身白衣,是很普通的衣服,没有多余的样式,原本垂肩的长发被她随意的挽了一个发髻,斜插了一支白玉簪,脸上未施粉黛,整个人带着一种清纯温和的气质。

她脸上带着大大的笑容,“嘻嘻,我嫌头发碍事,就用发簪挽了起来,耽误了一些时间。”她的笑容很有感染力,是那种发自内心的笑,眉眼弯弯,眼里有光,清尘见惯了世间黑暗,人性恶劣,见惯了丑恶的嘴脸,虚伪的笑容,突然看到这样纯净的笑容,有些动容,有多久,她没有这样笑过了呢?好像久到了自己都忘了有多久。

这样明媚的女子,突然抵消了清尘刚才对她的敌意,能有这样笑容的人,内心应该满是阳光吧,而她,阴暗了太久……

清尘不自然的勾了勾嘴角,扯了个别扭的笑容,“走吧。”

“皇上,今个儿咱们去哪啊?”一个有些年龄的太监跟在君孟怀后边,小心翼翼的问着。

清尘刚才来汇报了情况,那个女人在厨房忙着呢,去看看,找点乐趣也好。

“我们去御膳房。”“奴才斗胆问一句,今个儿皇上怎么要亲临御膳房?莫不是那的奴才做的饭菜不和皇上口味?”老太监字字斟酌,小心翼翼的问道。

“不是,朕就是突然找到了好玩的东西,曾公公,陪朕去看看。”君孟怀的语气平缓,还带着些许玩味,然后勾起嘴角大步走去。那个曾公公不敢怠慢,也不知道皇上在想什么,毕竟皇上性情不定,就立马跟着皇上朝御膳房走去。

夏北依在剁肉馅,她在里面加了很多自己制作的调味料,最后还加了一些洋葱和鸡蛋液,然后使劲的搅拌。

君孟怀没有进去,在外边看了一会,她穿着一身白衣,袖子微微卷起,在那里忙左忙右,阳光洒落下来,为她柔和的面容镀了一层光,脸上还带着一些面粉,两缕发丝调皮的垂了下来,在她小巧的耳垂边飘动。说实话,这种画面有些美好,可是却美好到君孟怀想要破坏。

“参见皇上!”御膳房里的人全都跪了下来,一脸的惶恐,只有夏北依……还在那调肉馅……

一众人不敢说话,瞪大眼看着那个还在调肉馅的人……好像看到了她惨死的模样。

夏北依这才转过头,拿着筷子,摇了摇爪,“哎,你来了啊,皇上。我在调肉馅。要等一会儿才行,你能在这坐会不?”又是一阵倒吸气的声音,这姑娘胆也忒大了!!

砰一声,夏北依把肉馅放下,跪的倒挺快,“参见皇上,小女子不知礼数冲撞了皇上,小女子知罪,还请皇上饶了我这一次!”我擦,这杀千刀的古代,动不动就要跪,一不小心就脑袋不保了,夏北依暗骂,但摆出的姿态却是毕恭毕敬的。她才刚来,这里的古代制度还不适应啊!她也是今天才了解到,这里的环境和这儿的皇上是多么的危险!

她从那两个小丫鬟口中得知,这个地方叫穆烟国,很好,一个不知名的架空时代,历史没啥屁用了,夏北依吐槽,然后呢,这个皇上叫君孟怀,和她想得没差,心狠毒辣,阴晴不定,冷漠无情,而且,皇上这个名号根本束缚不了他,这个人做事随心所欲,只知道寻欢作乐,朝廷政事也不怎么管,而且,他想要的就一定要得到,他看你不顺眼你就得死,最他妈气人的是,这哥们武功高强,长得好看,又有心计,就算是肆意妄为,也有女人投怀送抱,也能把臣子治的服服帖帖,把国家搞得富饶无比!夏北依吐了一口唾沫,我勒个去,这个男人不符合宇宙定律啊,怎么会有这样的存在?!

反正东打听西打听,最后夏北依得出,这个皇上惹不得,也更加坚定,一定要出去!夏北依真怕自己哪天不小心惹到了他,然后……结局不用说,自己死的一定不是一般的惨!

夏北依没抬头,屋子里也静的可怕,夏北依煎熬着,真是倒霉!他要是说把自己处死,她立马就拿菜刀砍他狗头!拼了!

“嗯,你应该说自己罪该万死。”君孟怀看着她低眉顺眼的样子,凉凉的说了一句。

夏北依暗骂,真他妈贱!然后嘴巴还是认怂的说“皇上说的对,是小女子冒犯了皇上,罪该万死,求皇上饶我一命!”

砰!夏北依突然被人拽住带了起来,没有悬念,那个人是君孟怀,也没有悬念,她被那个死变态拉进了怀里!!

“你当初自称老娘的时候,可不是这样啊?嗯?”他的声音低沉邪魅,手流连在夏北依的腰间,有一点想扯她腰带的苗头。

夏北依在心里骂了千万遍,耐着性子,“那是我有眼无珠,冲撞了您,像您这般英俊潇洒,风流倜傥,人见人爱,才智过人,胸怀宽广的一国之君,我当时脑子犯了混,才出言不逊,您这般大慈大悲,一定不会降罪我吧?”夏北依绞尽脑汁,卖力夸赞,一边夸一边暗自骂他变态!

君孟怀挑眉,昨天还那般刚烈,今天就这么谄媚?不过,她眼中的嫌弃和不耐是怎么回事?还一副“我真倒霉”的表情??呵呵,还真是个有趣的人……

“哦?我好看是真的,不用你说,不过慈悲这个词,从来都不适合我。”不咸不淡的语气,他的手摸向腰带,轻轻的拉扯着。

给我滚你大爷的!他妈的耍流氓还要在御膳房?皇上了不起啊?!妈的!

“怎么会?你长得那么好看,好看的人会饶恕我的,对吗?”夏北依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认怂了。

“嗯,既然我那么好看,你从了我好了。”

卧槽!夏北依真想爆粗口,这说得是人话吗?逼迫别人还这么理直气壮?!夏北依还没想好怎么回话,突然感觉腰间一松……

那个混蛋!把腰带扯开了……因为君孟怀抱着她,其他人也没敢抬头,所以并没有人发现,但这还能忍?再忍下去清白真不保了!通过别人的评价,她知道这厮可能真做什么可怕的事!

夏北依“叭”的一声打下了君孟怀的手,想要抬脚踹这个无耻之徒,却被他轻易躲过,夏北依抬手打他,他闪躲,她再打,他又躲!可是他的手一直没闲着!再解她的衣服就要掉了啊!忍无可忍,伸手就要给他一巴掌,他终于抬手遮挡,然后她就顺势挣开了怀抱,顺带着抓紧衣服。

“君孟怀,你别给我欺人太甚!皇上有什么了不起?你个卑鄙下流,欺负弱小,无情无义的无耻小人!!老娘不怕你,不就是仗着自己是皇上吗?作为女人,我鄙视你!”太太太无耻了!忍不了了!

…………

一股脑骂完,抬头看了一眼似笑非笑的君孟怀,夏北依又想给自己一巴掌!冲动是魔鬼啊!她还以为自己在现代法律社会呢?她还没回家,要是在这就嗝屁了……额……这……是君孟怀太容易就让她爆发了……

地上跪着的一群人已经吓傻了,这种当面骂皇上的人还真是第一次见,真是开眼界了……

“哈哈哈……”君孟怀笑得开怀,下人们觉得皇上这是气的,而夏北依突然有点怕,真有病,还笑的出来,他不会要把我生吞活剥了吧?!

“嗯,这才够志气,你要是直接顺从还真没什么意思了,你这样的小野猫,我很愿意花时间调教。”君孟怀笑得很邪,眼中还带着兴奋。

哭瞎!这个男人有病!夏北依脑子里只有这一个想法。

“去把你的汉堡包做出来,朕要吃,你们退下吧。”

夏北依发愣,她……这是逃过一劫?劫后余生的夏北依告诉自己,以后千万不要冲动,慢慢熬过一段日子,才可以出去!他这次没杀自己,不代表以后不杀啊!

那群奴才也是惊得要命,皇上……竟然被骂了还放过她?!今天的稀奇事还真多,皇上,果然阴晴不定啊!!都说女人心海底针,要他们说,这皇上的心,就是那根针上的针眼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随感 认知当下自己~之七 “孤独”中认知当下自己 【道德经】第六十五章,常知稽式,是谓玄德。“知道”这种模式的法则...
    祭祀祭祀阅读 80评论 0 4
  • 一提起投资,联想到的肯定是庞氏骗局。这种恶贯满盈的手法,资本市场上屡见不鲜,唯一不同的是披上各种外衣,让某些投资人...
    CBE教育联盟阅读 229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