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第46天】你可知道,你改变了我(14)

字数 2126阅读 198

周一一上班,子琪就被叫到张律师的办公室,告诉她程娟的案子先不主动推进了。关于缘由,也就大概齐地给子琪说了说。

回到座位的子琪,隐隐纳闷儿了一阵子,本想跟张律师说她周日也在人大,却咽回去了。一边想着她那天见到的程娟,一边不由自主地回忆着云飞的话。眼前这个一流的律师事务所,被爸妈不知当着多少亲戚朋友的面骄傲地提起过,难道告诉他们,自己不想做律师了?爸爸也许尚能沟通,妈妈非气疯不可。再问自己,真的讨厌法律吗?大学老师说过自己是有逻辑上的天分的,而且性格不张扬,不情绪化,这都是能做一名好律师的先决条件。难道为了云飞随便一说,就去从事那不靠谱的音乐创作?自己要啥没啥,怎么可能在那个即靠机遇又靠才华的领域,拼出一番事业呢?算了,现实点,成熟点,自己已经过了学艺的年纪,不能没有目标地分散精力了。人一生哪儿能样样都让你满意的。程娟那么好的外形,人又聪明,本该爱情事业顺风顺水,但还不是命运难料,前行艰辛?

正胡乱想着,突然手机又嗡嗡作响。她拿起电话,起身离开座位找了个小会议室去接。

“子琪,我知道你在上班。”电话是乔生打来的。

“嗯。”

“自从接到你的信,我这些天想了很多。”

“嗯。”

“我想问你,如果我愿意到北京来,你还会想分手吗?”

“啊?”子琪没想过乔生会有这样的打算,一时竟不知如何应对,但她的犹豫,乔生在电话那端也感受得到。

“子琪,你犹豫了。是吗?”

“我……不知道……”

“子琪,我不确定你在北京是否有了喜欢的人。但你这样的回答已经告诉我,你没有信心了。我并没决定要去北京,你的回答倒是同样打消了我的信心。再见吧,你自己保重。”

“……我……你……”子琪突然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了。

“子琪,你确实变了。好了,我们可以说再见了,去追求你想要的生活吧!这个电话我以后不用了,所以我们也不必再联络。你的照片,我今天已经寄给你了。再见!”

“……”

乔生挂断电话,子琪在会议室里,看着墙上的海报“任何势力不应凌驾于法律之上。——西塞罗”,两眼发呆。这电话挂得,就像按下键盘上的“delete”一样,把高三到大学的美好过往,一下子就抹掉了。而发动按键的,不正是自己吗?她盯着西塞罗的话,觉得应该改成任何势力不应凌驾于人类的自由之上。

虽说是自己提出分手,这种与一段感情说永别的经历,她还是第一次尝到。说不清楚是什么感觉,至少不是难过。完全不像书里描写的失恋那么痛苦,简单地说,就像丢了一样陪伴过自己很久的东西,可这东西又不是自己必要的。所以,此刻的子琪,也就感到生命里轻轻吹过一阵风,撩起了几页模糊的记忆,随后就飞散到风中……仿佛本来就不是她的,她也不去追了。

给程娟回过电话,整理了一些卷宗。就是中午时分了,子琪打算去吃点快餐。但突然看到九儿的短信,问她中午有没有安排。原来九儿从武汉回来,一下火车就直接约云飞了。因为一直惦记着谢谢云飞的妈妈,她特地从武汉带了热干面和自己妈妈做的熏鱼,要寄到哈尔滨去。所以干脆背着一大包东西,来嘉盛中心了。

子琪回说,中午没安排,这就下楼。

三个小伙伴终于聚齐了,嘉盛中心地下新开业的一家素食馆。

子琪进来的时候,云飞和九儿都已经落座,看样子聊了一会儿了。

见子琪往里走,云飞起身去迎。九儿是聪明人,一看云飞的目光,就知道这男孩儿对子琪绝对有十二分的好感。但她并未言语流露,而是心下再察看察看。九儿已经点好了菜,跟云飞说道:

“抱歉,这么久才亲自感谢。子琪跟我说你们俩是校友的时候,我还说我这钱包没白丢呢!”

“可不嘛,其实没那么着急,那天一早子琪就说要给我送钱。一问才知道我们俩一栋写字楼。”云飞说着,眼睛望向子琪,“这就是有缘,是吧。”

“嗯,世界真小。你们都认识过了是吧?”子琪看看云飞,又转头看看九儿。俩女生坐一边,云飞坐对面。然后对云飞说,“我还打算隆重介绍一下我这精彩的室友呢!”

“哟?想知道,我们俩还没来得及认识呢,瞧这一堆东西,她光顾跟我介绍湖北特产了。你快说说,就希望认识精彩的人,我好好听听。”

“什么精彩,别听她胡说八道,就是一野孩子,爱玩而已。”

“哪有,你看我像胡说八道的人嘛。在我眼里,就是精彩万分。油画画那么好,又懂平面设计,会游各种泳姿,攀岩高手,会跳肚皮舞……最近又打算去新东方补英语了……还有”子琪掰着手指跟云飞介绍着,云飞眼里也满是倾佩的目光。

“太厉害了,这还不算精彩?厉害厉害,认识你们是我的运气。我也爱徒步和攀岩,就是现在工作太忙,常加班,出去的机会少了。不过,还是不如你,能动静结合,还时间自由。羡慕啊!”

三个年轻人,就这么开开心心地聊了一顿饭。不知是各自工作中的同事都习惯冷漠,还是三人的确有相近的三观,他们的聊天竟然无比舒畅。每个人的每句话,每个观点,都能被彼此理解和接受,这种感觉在茫茫帝都,比任何鸡汤都可贵。一些看似不经意的小偶然,总能在人海里,牵出几个相见恨晚的人。这些偶然的小事,也许就是缘分的化身。

云飞和子琪送走了九儿,在嘉盛的大堂吧又坐了一会儿,其实云飞是想问子琪,他们元旦去团建的事儿,她能否按排出时间。云飞对子琪的感觉,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身不由己。他很清楚,自己对这个姑娘,有种无法抗拒的好感。虽然谈不上喜欢,更谈不上爱,却能感到被一种力量推着,靠近她,再靠近她。

未完待续

无戒365极限挑战日更营 第46天

上一篇  下一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