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瞬时花开(89)割爱

图片源自网络

《瞬时花开》目录
上一章:[校园]瞬时花开(88)最爱这一天

决战人生的时刻倏然而过,剩下的就只有等待。如果说考试时命运是掌握在自己手里,那么这时命运已经交给上帝了。

考完试,每个毕业生都从奋战苦读的状态中解脱出来,许多人已经迫不及待地丢掉堆积如山的课本和习题集,甚至痛快地将它们尽数撕毁,或者付之一炬。虽然还没有到完全释放的时候,大家都还在为未知的分数悬着一份心,但他们尽可能地把功课抛之脑后,下意识地想要报复“高考”这个经年累月压榨着他们的青春的恶魔。

虽然还没有公布正确答案,但是筱婷感觉良好,已经为自己预估了一个高分,足以进入她理想的N大生物系。她每天在网上浏览N大的主页,查阅生物系的相关信息,畅想置身其中的各种美好。她满怀憧憬地期待着,似乎看到N大正在向她招手。

筱婷的白日梦,一直做到标准答案公布的那一天。

对照答案估分的时候,筱婷发现,语文考试中那些被她改了又改的选择题,最后全都答错了。除此以外,最让她受打击的,是她发现理综的最后一道大题,分值30分的综合题,她居然看错题干了!她的解题思路,从一开始就是错误的,一谬再谬,一错到底。这就意味着,由于她看错了题干,分值最高的这道大题,她拱手相让、全盘皆输了!30分白白地被她丢掉了!

一番对照下来,筱婷按照标准答案计算出来的估分,比前几天她自己的主观预估,一下子低了好几十分。N大生物系离她远去,筱婷仿佛一下子从天堂落进了地狱。

她从写字桌前离开,身子一歪躺倒在床上。眼睛茫然望着天花板,万念俱灰。毫无意义的眼泪顺着眼角流向太阳穴,滴落在枕头上。她就这样躺着,没有任何力气和欲念,只是一直这样一动不动地躺着,仿佛要躺到地老天荒。

第二天,筱婷接到吴凡的电话。她问吴凡估分多少。

吴凡的估分比她的低一些。她有点为他难过——参照往年的分数线,这个分数是上不了N大的。

“你呢?”吴凡问道。

筱婷向吴凡报了自己的估分,然后轻轻地说:“失败了。”

她想到自己和吴凡有关N大的约定。是的,失败了。筱婷的意识里只有“失败”这个字眼。

“出来走走吧。”她跟吴凡说。

他们又约在学校见面。两人一起走在综合楼后面的林荫路上。夏天,法桐翠绿的叶子在半空中铺展出一片浓荫,将道路遮掩得清凉幽静。

谈起今年的高考试题,吴凡评论道:“理综题目出得太简单了!”

筱婷听了心中愕然:他觉得题目简单?她可是一点也没觉得。

“估分出来我哭了。”筱婷苦笑着,边走边说。

“我觉得自己只要随便考上一所大学就行了。”吴凡低着头,踢飞路上的一粒石子。

吴凡的话令筱婷再次愕然:他似乎对分数高低、高考成败无所谓的样子?会不会是他已经淡忘了他们的约定?他这么说是为了安慰她,还是有别的什么原因?

填报志愿的时候,摆在筱婷面前的只有两种选择:报考N大并服从分配,但是肯定进入不了录取分数居高不下的生物系;或者坚持她选定的生物系,但是报考别的学校。如果她还要坚持理想中的N大生物系,那么也许她只能复读重考。而复读,再经历一年那样让人心力憔悴、毫无乐趣可言的只为考试而活的日子,那样的前景对于筱婷来说太过恐怖。于是,她别无选择只能将就,要么将就专业,要么将就学校。

听取了家人的意见,无奈之下,筱婷选择了坚持报考生物专业,而放弃理想中的N大。填报志愿的时候,她只写了一所学校一个专业,不服从专业调剂。班主任劝她不要孤注一掷,至少再填个第二志愿保底,以防万一。而对于筱婷来说,志愿表上那个唯一的选项,已经是她的底线了。在忍痛割爱、放弃了N大以后,她已经无法忍受再退一步的将就。如果连这所退而求其次的大学的生物系都上不了,那她宁愿忍受在她眼里炼狱般煎熬的复读。

瞬时花开 目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