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个男人也想拥有这样三位女人吧!| 04篇

曾经有人告诉我,如果你看完了《月亮与六便士》,就离辞职不远了,真是这样吗?一本书就能让你辞职,你是指望101年前的作者从棺材缝里蹦出来养活你吗?

在我看来,从男性角度,这是一个用生命追求艺术的故事,男主放弃高薪安稳的六便士,仰望星空之上的月,这是需要勇气,也是值得颂赞的。关于理想与面包的关系,一千个人有一千种权衡,没有分析的必要。

但从女性角度,却又是另一种层次的解读,受限于旧时代,女人从来都是男人的附属品。而小说所塑造的与男主有纠葛的三位女性,各自代表了不同的朱砂痣与蚊子血,哪怕是21世纪,想必是个男人,也想拥有这样三位女人吧!

适婚对象:相夫教子的良配

这是一个从良配的角度,几乎完美的女性形象,出生世家、结交名流、端庄典雅、二十岁步入婚姻、操持家务井井有条、孕育子女使他们富有教养。男人在适婚年纪选择这样的配偶,从普通家庭走向中产,实乃明智。

但小说的立场是,即便是这样一位完美的贤妻良母,她却有一个致命的弱点,完全不了解自己的丈夫。她眼中的丈夫是一位“没有文化修养、只会赚钱的市民心态,丈夫出走定是有了新欢”,是因为她无法理解丈夫,最终导致了丈夫的出走。

可这是她的错吗?婚姻中的沟通是双向的,丈夫甚至连偷学画画一年都要向妻子隐瞒,从一开始丈夫就没打算和妻子长相守,共同生活的十七年中也许很早就在开始谋划退路了。

出走之后,当前来劝和的朋友问起,男主也只是冷冷地说道,“我已经养活她十七年了,为什么她不能自己养活自己呢?”,“一点儿也不爱了”;对于子女,他也说道,“他们已经过了很多年舒服日子,大多数孩子都没有享过这么大的福”,“孩子小时候确是喜欢过他们,可现在他们长大了,也没有特殊的感情了”。

许是男人都需要这么一个良配,无需爱情和理解,不过是助力男人完成一生的必修课,难道作者不是在暗示旧时代的女性不过只是组建家庭、传宗接代的工具人吗?

当然辩证来看,思特里克兰德太太对男人也并非有着深厚的爱情,年轻时不过视作维持中产生活的物质基础,年老时仍然是抓住伟大艺术家遗孀身份满足个人虚荣。

情欲对象:飞蛾扑火的肉体

与理性聪慧的原配不同,勃朗什甘为情妇,她不顾一切爱上了男主,甘愿放弃原有的婚姻,飞蛾扑火一般成了画家急需的裸体模特,同时也成了他生活的照顾者和肉体的满足者,最后爱而不得时,她选择用草酸结束自己短暂的一生。

作者笔下的勃朗什是一个令人难以捉摸的女子,身体非常美,原也是一个罗马贵族的家庭教师,却被骗了感情意外有了身孕,最后遇到善良的丈夫上岸,却又从不满足安定平稳的生活,走上出轨,走向自尽。

从作者完全男性立场的描述中,我们可以看到结局不过是勃朗什的咎由自取。在画家思特里克兰德看来,“我是个男人,有时候我需要一个女伴,一旦我的情欲得到了满足,我就准备做别的事了”,“女人是我享乐的工具、我只懂得情欲”,“女人把爱情看得太重要,简直到了可笑的地步,她们竟然都想把我控制在手,把我禁锢在家庭收支的账簿中”。

看到这里,画家追逐梦想的执着和才情让人敬仰,但这充斥着女性情欲满足工具的论断委实让人生厌。

纯真对象:年轻肉体不离不弃的爱

爱塔是塔希提岛的土著居民,年仅十七岁的好姑娘,她在塔拉窝河旁有一小块地产,她很节俭,她有能力赚钱,足够支撑画家过上专心绘画的生活;她很漂亮,也很自爱,从不跟人乱来,而这么单纯善良的姑娘,竟然就爱上了年长她30岁的画家。

当画家穷困潦倒地来到了南太平洋的塔希提岛时,已经是四十七岁的年纪了,再次得到了幸运女神的垂青,获得了爱塔的欢喜。

生命最后的几年,还能遇上年轻的肉体,生下两个孩子,“她给我做饭、照管孩子。我叫她做什么她就做什么,凡事我要求一个女人的,她都给我了”。

在患上麻风病后,女人也不离不弃,“你是我的男人,我是你的女人,要是你走了,我就在房子背后的树上吊死”。即便是面对这样纯真的爱妻,画家被感动后,依然讥嘲道,“你像狗一般对待女人,甚至揍她们,可她们还是爱你”。

我不知道世间是否还有这样的女性存在,无论是作者,还是画家,在他们眼里,这就是女性,她们仅是工具,她们很是可怜。

在画家生命尽头遇上的这位纯真的爱塔,我不知道是否是作者对于女性最后的意淫,可我实在是看到全身难受了。

人性是复杂的,一百零一年前是如此,一千年前是如此,现在也是如此。梦想与现实、爱情与婚姻、生活与情欲,它们都一直并存在心底,请无脑的女性醒醒吧,恋爱前先爱自己,爱情与婚姻从来都只是生活的一部分。

但事实是,如果我是男人,我也渴望同时拥有三位女性,一位良配相夫教子、一位情妇婀娜风情,一位年轻肉体纯真专一,大家明明知道不可兼得,可都想要享受美好,这就是人性啊!你说不是吗?

漫漫人生,我们不一定要拥有月亮,我们可否只借着月光拥有一地的六便士。

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月亮

希望你仰望星空

也能脚踏实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