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个坏脾气的孩子

哈哈,别惹我

当你心平气和的承认自己幼稚的时候,才是真正的长大了。——题记

新安江的山水


明子说,你的性子委实是太差了。我一直也这样认为的。也不是,好像很小的时候,邻居曾与老爸说我的性子很好,很少有生气的时候。当时年少,不大能清楚的看自己,便觉得,既然旁人都这么说,那便是这样了。不想,几年之后,在他乡时,偶然的与一好友提起时,她却回了一句,你真觉得自己的性子好啊,你脾气差着呢!那时,我已隐隐发现自己的坏脾气,所以倒是笑着承认了,是的,我的性子很差,因着一个人发现了这一点,所以,我是感激她的。

其实,大家都听过这样的一句话:你所谓的任性,不过是仗着我的宠幸而已。当然,这里的宠幸二字,与那古代的帝王是没什么关系的。我只是想说那么个大概的意思。但这句话却是不错的。我们对着陌生人笑,对着心爱人的哭。这样的悖论委实是可笑之极,荒唐之极。这样的人,我算是一个,这样性子,却是实在是差的很。

我想,这样的自己,若说还有什么的,便只剩下这一句话,我不想违背自己,不愿辜负自己。这般想着,银子说,果真是活脱脱的一个利己主义者,自私自利,却又毫无悔意。

我不曾违背自己,我总是任性的决定着自己的事,很多时候, 竟是没有理智的,都是依着自己的喜好而来。于此,只能说幸好我生于百姓家,幸好家中只有这一亩三分地,我便是再随着性子,也胡闹到不了哪去。更何况,我又不是事事胡闹的,随性的。拜老师所赐,我这胡闹的性子,倒是有几分约束,分的清主次内外。人说,小事用脑,大事用心。但凡,决定今后方向的事,总是要问问自己的心的,问问自己,你可愿意?我倒觉得,这话要说,外事用脑,内事用心。旁人的事,或与旁人相关的事,总是要认真相对,总不能无辜连累旁人。我胆子小,担不起这样的责任。至于自己的事,那便是问自己了,喜欢的人,喜好的物,这些与旁人无关的事,自然是要随着性子的。

曾有位前辈问我,可有爱好,我细数了很多,他又问可曾拿过等级,我无言以对,毕竟众多爱好,都只是略知一二,也不曾想过要考什么。毕竟,我喜欢,只要自己记着,偶尔拿出来开心一下就好。毕竟,不是拿来糊口的东西,又何不给自己留一份自留地呢?

至于喜欢谁,更加是自己的事了,只要不碍于旁人,我自喜欢我的,又与别人何干。高中时很是喜欢民谣,虽然知之甚少 ,也不完全。我自是喜欢我的,我愿意为你蹉跎岁月,是我的事,与旁人无关。我喜欢便是喜欢,不喜欢了,不是遇到更好的,而是,我不喜欢了。这般干净,干脆,凡是自己事,都可以照之任性而为。

不愿违背自己,人活一世,自是要坦坦荡荡,虽说兵,诡计也,但我这般的性子,实在是没什么大出息。与人与事,都是如人临镜。古人说的好,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这般坦荡,虽有力不及之事,却已无愧于心。再者,我这般随心随意,这轻那轻的,好似随波逐流,委实是不会有出息的。好在,家里并无要求,好在,自己不曾怨愤,所以,只是傻傻的接着,上苍或是命运给予的一切,好的,或是不好。

如今想想,倒不如就随它吧,我认命了,早就不是那个敢说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孩子的我,还是老老实实地抬手接着这一切,这些命运赐予的一切,好的,亦或是坏的。

疯疯癫癫,不知所言,庄生梦蝶,蝶梦庄生,孰真孰假,孰是孰非,不若一句,既来之,则安之。

ps:文从空间出,不知何年何月copy某位大神的,改成自己的模样,侵权立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