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言 章三 红鸾星(二)

图片来源于网络


——1——

苍南第一医院,值班室

龙蕊坐在椅子上,目光飘忽,右手,一道略显柔弱的红光缠绕在指尖。

“在人间已经悄悄的生活了一百多年了,这次真的是逃不开了吗,竟然遇到了他。”龙蕊叹了口气,自言自语着。

龙蕊知道吕岩是谁,所以她知道自己躲不过,不过从昨晚的情况看,吕岩并不是冲着自己来的。

那个元神出窍的林垚有什么特殊,竟然值得吕岩亲自过来看望,维持保护其肉身的阵法。

还有那个邹广泰,好像也和吕岩认识。

想起邹广泰,龙蕊的脸上流露出一丝笑容。

因为龙蕊自身的原因,不是对感情有绝对执着的人,靠近龙蕊就会抑制不住内心的胆怯。这一百年,出现在龙蕊身边的男人不计其数,可真正有胆量接近龙蕊的,屈指可数。

有多久没有人敢接近我了?龙蕊问着自己,这几十年来,吸引人的东西越来越多,人的感情也充满了各种变数。

那晚,烦闷的龙蕊在夜来香的舞池里,像个凡人一样尽情的舞动,宣泄着情感。未曾想,自己居然遇到了一个敢于接近自己的男人,邹广泰。

后边的一切,发生的都是那么顺其自然。

龙蕊知道两个人不会有什么结果,所以打算就这么轻飘飘的离开。可没想到,第二天,自己又遇到了他,又一次感到了他对感情的执着,可惜。

龙蕊失望地叹了口气,邹广泰执着的感情,只是对她身体的迷恋。


——2——

时间还太早,邹广泰回了家。

洗个澡,坐在沙发上,点了根烟,邹广泰又开始想起龙蕊。

邹广泰自认也是万花丛中过的情场老手,调戏勾引的大姑娘小媳妇无数,可这一次,邹广泰觉得自己像一个初恋的大男孩一样无措。

龙蕊真的很勾人,天生媚骨形容的就是这种女人吧。那晚,本来邹广泰本来没有胆量靠近女人的,但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一下自己就贴了上去,结果......

“你不会真以为自己恋爱了吧!”想起龙蕊的最后一句话,邹广泰整个人一阵不痛快。就像是鼓起勇气表白的初中生,结果被高年级的姐姐嘲笑的感觉。

甩甩脑袋,邹广泰决定先放下龙蕊的事情。林垚现在躺在医院,森海所有的事情都压到了邹广泰的身上,要做的事情太多。

站起身,邹广泰准备换衣服走人。

邹广泰坐过的位置,一丝不起眼的黑气散去。


——3——

又是忙碌的一天,不知为何,今日的邹广泰特别的疲惫。

回家!邹广泰不停地告诉自己,今天一定要回家休息。

一小时后。

停车,开车门,下车。邹广泰抬起头,苍南第一医院几个鲜艳的红色大字映入眼中。

自嘲地笑了一下,邹广泰走进了医院,同时安慰着自己:我是来看林垚的,我是来看林垚的,我是来看林垚的。

走了一阵,一抬头,值班室。

林垚,我一会儿一定去看你,一定。安慰了自己一下,邹广泰轻轻推开了值班室的门。

龙蕊正在看病历,神色里充满了专注。眼前的病例似乎有些问题,龙蕊皱着眉头往前翻了两页,仔细地看了一会儿,又翻回刚才那页,似乎想着什么。

都说男人认真的样子最帅,可邹广泰觉得,女人认真的样子也很美。

现在的龙蕊很美。

邹广泰的心又开始怦怦地跳着,不过这一次无关情欲,只是单纯的被眼前的女人这种浑然天成的美所打动。眼前的龙蕊不再是那个轻轻一笑都能勾人心魂的媚女,而是一个认真工作,对病人负责的好医生。

邹广泰就这么站在门口,不敢说话,生怕打破这唯美动人的画面。

过了好一会儿,似乎是解决了手里的问题,龙蕊舒了一口气,一抬头,看到了门口有些花痴的邹广泰。

“你怎么来了”龙蕊有些吃惊:“身体哪里不舒服?”

邹广泰回过神来,神色里有些尴尬:“不,我挺好。我看你在忙,没敢打扰。”

龙蕊有些奇怪邹广泰的反应:“我忙完了,你找我有事儿?”

“我,我。”邹广泰挠挠头,不知道该怎么说,结果鬼使神差地说道:“龙蕊,你刚才真美。”

龙蕊一愣,眼里好奇之色更浓。

邹广泰尴尬地呵呵一笑:“我就是觉得你刚才认真工作的样子很美,虽然这话很俗套,但这是我最真实的感觉。”

龙蕊有些惊讶,惊讶于邹广泰这次的赞美无关情欲,只是发自内心的欣赏。

龙蕊想了一想,又露出了那柔媚的微笑:“我快下班了,要一起走吗?”

邹广泰赶紧点点头,然后想到了什么:“我要去看一下林垚,一个小时以后我在楼下停车场等你,我的车就停在大门附近。”

龙蕊点点头:“不见不散。”

看着兴高采烈离开的邹广泰,龙蕊低头想了一下,随后继续翻着手中的病例。


——4——

龙蕊依旧是衣着清凉,几步走过来,已是媚态百生。

邹广泰不自觉地又进入了初恋大男孩的状态,似乎脸都有些红。

看着脸色通红,眼光有些闪躲的邹广泰,龙蕊觉得有些好笑。那晚在夜来香看到邹广泰的时候,龙蕊知道这是个经常混迹于夜店的花丛老手。可现在,这个男人竟然害羞了。

害羞而不是胆怯吗?

龙蕊觉得对邹广泰的兴趣越来越足了:“怎么,害怕了?”

邹广泰脸色一正:“害怕?开玩笑!我会害怕?”

龙蕊忍不住笑了出来:“那我的勇士,你还不请我上车吗?”

邹广泰发觉自己又被调戏了,懊恼的挠了挠头,为龙蕊打开了车门。


——5——

一路上两个人随便聊着天。

也许是有意而为,上车以后的龙蕊,看不到一点往常的媚态,似乎只是一个下班的医生。知性,优雅却略显疲倦。

车停下的时候,邹广泰发现自己开回了自己家。

龙蕊脸上带着笑意:“这似乎不是我家?”

邹广泰有些尴尬:“呵呵,习惯了,直接就开到我家来了,我现在就送你回去。”

龙蕊眨眨眼,好奇地问:“你也没问过我家在哪,怎么送我回去?”

邹广泰一愣,回想了一下,上车以后光顾着聊天,根本就没有问龙蕊住哪。

涨红着脸,邹广泰低声问:“这,这个,你家住哪?”

看着邹广泰手足无措的样子,龙蕊再也忍不住哈哈笑了出来。

似乎被这笑声所刺激,邹广泰把车熄火,下车,在龙蕊惊讶的目光中打开副驾驶的门,一把将她抱了出来。”

“你要干什么?”龙蕊轻推着邹广泰:“放我下来!”

邹广泰也不说话,红着脸抱着龙蕊就往自己家走。

“你放我下来!”龙蕊语气已经有些着急,再没有往常的成熟。

邹广泰还是不说话,红着脸,自顾自地继续往前走。

“你想干什么?”龙蕊又好气又好笑:“你这是要绑架我?”

“不放,放了你就走了!”邹广泰小声嘀咕着。

“你当自己是初中生吗?”龙蕊一捶邹广泰:“幼稚!”

“我不管!”邹广泰铁了心要耍无赖:“今天说什么也不放你走!”

龙蕊眼睛一转,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突然很小女生地用胳膊搂住了邹广泰的脖子。

以为自己胜利了的邹广泰加快了脚步。


——6——

夜言超市

吕岩的眼前摆着一张九宫八卦罗盘,罗盘看不出是什么材质,似木非木,似金非金。也不见吕岩有什么动作,上边的字自己变化着,看着甚是奇妙。

看着一直变化的罗盘,吕岩的眉头越皱越浓。

“师兄!”一个声音突然出现在吕岩的耳朵中。

吕岩眉头一展:“师弟,用了千里传声,可是那二人到了?”

“是,遇到了些小麻烦,我亲自去接了一趟,二人已经入了山门,师兄放心。”

“哦?”吕岩有些惊讶:“竟然需要师弟亲自动手?”

“嘿,些许跳梁小丑!”吕岩的师弟说完沉默了一阵。

“师兄,“吕岩的师弟有些犹豫:”可是找到那颗星了?”

“啊,找到了,不过还是有些麻烦。”吕岩刚舒展的眉头又皱了起来:“有凡人牵扯到其中,事情甚是古怪。”

“师兄!为何不尽快送其归位!”吕岩师弟的声音带着焦急:“天上星宿各有使命,长此以往人间必生大乱。”

“已经过了百年,又何妨再等一段时间,”吕岩打断了自己师弟的抱怨:“师弟,人间事自有人间的解法。”

“师兄,修天道,必要斩断尘缘,忘却一切执念,方可脱凡入圣。这星宿要是沾满了人间气,又如何重归天庭!”

“师弟,你忘了我是如何得道的吗?你又忘了自己是如何得道的吗?”

又是一阵沉默,良久,对面叹了一口气:“师兄教训的是,是师弟妄言了。只是,为人间着想,还望师兄尽快送其回归本位。”

吕岩笑了笑,一挥手,散去了千里传音。

眼前的罗盘,变化的速度渐渐慢了下来,显然是快有结果了。吕岩收起笑容,聚精会神地看着罗盘,等待结果。

门口,一丝不起眼的黑气,悄悄地钻进屋内,冲着吕岩飘了过去。

(未完待续)

【夜言】系列每周一、三、五更新

欢迎大家持续关注支持哦!

戳我回顾前文~

戳我阅读后文~

点击下边链接,进入《夜言》目录帖,回顾之前的精彩章节

夜言 目录帖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图片来源于网络) ——1—— 音箱轰着最劲爆的音乐,夜来香的舞池中,无数男女摇摆着自己的肢体,宣泄着什么。 舞池...
    TA君说阅读 261评论 0 8
  • (图片来源于网络) ——1—— 邹广泰坐在沙发上,表情说不出的呆滞。浴室亮着灯,淋浴的声音响个不停。等待美人出浴本...
    TA君说阅读 238评论 2 6
  • ——1—— 邹广泰看着电脑,屏幕上是森海这个月的数据。仔细的看完所有数据,邹广泰满意地伸了个懒腰。 邹广泰和林垚是...
    TA君说阅读 231评论 2 6
  • ——1—— 吕岩站在夜言超市门口的街道上,仰头看着天空。灰色的迷雾像是眼睛上的污渍,似乎轻轻擦拭一下,就能看清一切...
    TA君说阅读 65评论 2 1
  • ——1—— 清晨的阳光很足,也没有什么云彩,看起来会是个大晴天。 龙蕊被邹广泰拉着手,两个人走在大街上,牵在一起的...
    TA君说阅读 35评论 3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