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定三生(9)

第九章 公子 (二)

缘定三生封面.jpg

缘定三生目录、简介
跟着兵马回府的路上,经老者之口我才知道,今年的科举考试早就在我一路跋山涉水、和被匪徒劫持的日子里结束了,而眼前的威严老者居然是当年金戈铁马、领着不败之军创下当朝一番基业的王爷。乡间的戏子也经常将王爷当年带兵打仗的故事搬上戏台,于是对眼前的恩公更是敬仰不已。

回到府上,未相谈几句,我便见到了一位被传唤而来的女子。这女子,看身着打扮便是富贵之女、大家闺秀。修长的身姿搭配着一身精纺细秀的华服,胭脂水粉恰到好处的映衬出一副原本就娇好的容颜。而眉目中却又多了几分英气,我能看出,即便是这大宅之下,深闺而居,也难以湮灭这样女子的性子……就像,那家乡等我的恋人一般……

看着其容颜气质,我对其身份自然是猜出一二。果然,她乃是王爷的千金,而之后,她却成了我妻子。

我至今仍旧记得,恩公……不,我不该再这么叫他了,他哪里是什么恩公,分明是将我拽入深渊的恶鬼!

那王爷居然直接要求我入赘,面对他这突然的提议,我不禁啼笑皆非,自然是满口拒绝,可他却依旧留我住下。受迫于恩情,我勉强答应了。可才过了两日,一封家书便送到了我手上……

这家书自然不是我那早就入土为安的父母写来的。而是来自她的父母。信上说她得了肺痨,在我进京赶考的路上便香消玉损了。

开什么玩笑,我自然是不信的,可心中忐忑之情,也让我再没有逗留在这王府上的心情,赶忙收拾行李就要归乡。怎料,那王爷好似早就知道一般,刚打开房门便见他站在门外。

“公子要去哪里?”那王爷见我背着包袱,明知故问道。

“恩公有所不知,家中亲人有恙,小生这是要赶回去!”我拱手一弯腰便答道,却见那王爷丝毫没有挪开让路的意思,不禁心中一怒,皱眉道:“不知恩公还有何吩咐?”

“哼!明知故问!”那王爷冷哼一声,“前些日子,老夫提出的小女成亲之事,不知公子考虑的如何?”

“此事小生怎敢答应,小生出身贫寒低贱,怎配的上王爷之女这样的金枝玉叶?”我一听,居然还是此事,赶忙撇清道:“何况……何况小生家中早有媒妁之合,自是不能承恩公如此美意了!”

“媒妁之合?哼!”那王爷又是冷哼一声,嘴角轻蔑一笑,打量了我一番道:“你那未过门的妻子,不是已经得肺痨死了吗?怎么,又找人说和了一个?”

“什么!”我大惊失色,随后在心中将他说的话又过了一遍,当即想明白了其中的猫腻。顿时面色不善,怒道:“恩公如何知道的?莫不是在小生之前就看过了那家书,或者说,那家书本就是假的!”

“不错,那就是假的!”怎料,那王爷居然坦然承认了。随后更是暗示道:“我既然能打听出你家乡之事,自然也有手段用在这上面。今日,你若是答应娶我女儿,我便当从未知晓。若是不然……”

“若是不然,又怎样!”我登时恼怒,上前一步问道。

“若是不然的话,那就休怪老夫手段狠辣了!”那王爷自是不虚我的态度,言语更是残忍道:“你若不答应,可以,王府你是走不了的。另外,你家中等你的人以及她的家人,也别想活在这世上了!”

“你!”我登时大惊,诧然道:“为何你要如此狠辣?婚姻本应是两情相悦之事,又岂是外力逼迫能行的?即便是我迫于淫威而娶了你的女儿,你认为这样的婚姻,会有幸福可言吗?”

“这老夫不管,自有小女她自己去想办法!”那王爷依旧是我行我素道:“老夫只是帮她一把,留住个人再说!”

“那你就愿沾满鲜血吗?你怎会?你怎敢?你怎忍心?”我凄凉一笑,不敢置信的问道。

“我当然敢!”那王爷抬步上前,一把抓住我衣领道:“老夫带兵打仗时,亲手送入地府的亡灵不计其数。别人家的事情,与我何干?重要的是结果!” 说完,他见我呆立当场,便更直白的说道:“若你不从,也可以!在你赶回去之前,老夫怕是早已将你那家乡的情人和全家安置个罪名满门抄斩了!自己好自为之吧!”说完便拂袖而去,只留下手足无措的我……

你看,人有的时候就这么的身不由己。当然,也可以说是我在为自己开脱。可我总不能真的亲手断送了她以及一家人的性命,所以我妥协了。

三年转眼而过。这三年里,我装作一副言听计从的准驸马模样,安心的做个备考的书生,更是去向那王爷府上的拳师学习功夫,理由只是为了多一份保障和功名。可实际上,我痛恨自己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痛恨在面对强权时,没有半点保护她的能力。

也许,真的是天不负有心人,三年后的科举考试,我夺得了文武双榜的状元。可金榜题名之时,却没有半点的喜色在心间。因为,金榜题名之时,便是我娶那王府家千金的日子。

虽然得了文武状元,可我根本没有得到一官半职,只是被软禁在这王府之内罢了,就好像是笼中之鸟,供人观赏一般。

我不得不承认,若是当初没有遇到她,若是当初没有许下终身憧憬的愿望。也许,在面对我夫人的时候,我会是幸福的。

夫人虽是那王爷之女,面对我时,却只会露出小女人的一面。我明白,无论是我三年前,还是现如今婚后,她都在想尽着一切办法来爱我,也期盼着从我这里得到回应。无论我对她如何的冷淡,她都会在每次见到我的时候,偷偷擦干眼泪换上一副笑颜对我。即便是我仍旧对她不理不睬,也只是独自黯然神伤,从不向我哭诉和抱怨。即便是婚后我依旧住在书房,即便是过了三年依旧没有子嗣,面对城中达官贵人、夫人千金们的八卦和嘲讽,她也依旧不去痛斥我,只是去想如何讨好我,如何能让我多看她一眼。

可惜,我的心不在这里,它早已随着我的思绪回到了家乡。我无时无刻的在心中念着她,甚至于写一封封根本寄不出去的书信。

是的,我知道那些书信根本就没有寄出王府去,都被夫人拦下了。可我忍不住,那思念的苦楚每时每刻让我心如刀割,甚至于心生怨恨,报复似得越加写的情深义重。

“你拦下想看是吧?那我就让你明白,我如何的爱她,如何的对你没有丝毫感情!”这就是我的心中所想,也是我之后所做的。

后来,时间一点点的流逝,书信也无法满足我的思念,甚至于将我打入绝望的深渊。我无法向她诉说思念,无法走出这王府,甚至于无法知道她是否还在这世上,是否还在等我……

终于,上天好似还没有舍弃我,我再次得到了她的消息。

那是从一个来王府送货的小工口中得知的,那小工居然是我家乡之人,见我打听家乡的那户人家,也没多想便将有关于她的消息告诉我了。毕竟在家乡,她的家族也颇有名气,一些事自然成了平民百姓的闲聊谈资。而这几年,最叫人在意的自然是,她的离家出走。

原来,她一直在等我,等了三年,等来的却是我金榜题名,入赘王府做驸马的消息。

我不知道她听到这消息的时候会有多伤心,我甚至不敢去想,因为每次想到她那失望的样子,便心如绞痛、夜不能寐。

后来,她父母见尘埃落定,便催促着她寻个婆家,可她却依旧不肯,留下首词便离家出走,从此无踪……

《如梦令》

仍念厮守誓言,

怎奈未尝得愿。

今生无可恋,

唯愿守身孤眠。

无缘,无缘,

南下还求勿念。

听说,她去了南方的一座小城,独自开了间酒楼为生。

那小贩说完,见我不言不语,也自讨没趣的离开了。

一时间,回忆汹涌般再一次将我淹没,愧疚感像是猛兽般将我吞噬。我再也压抑不住那颗寻觅她的心思,我要找到她,找到那个我想要厮守终身的人,找到那个虽然被我伤透了心,却依然因我而决定孤寡一生的人。我想要再一次拥抱她;再一次体会她的柔情;再一次将所有的情话都说给她听,偿还这些年她对我所有的思念。

自此,我计划于一切能够逃脱王府的方法和机会,只待时机到来。

这日,是那该死的王爷的忌日。也只有这一天,因为来祭拜的都是大人物,府上的人手吃紧,只好稍微放松了对我的监视。可他们哪里知道我这些年的准备。并没有等祭拜结束,我便趁着人多繁杂之际逃出了王府。

当从王府出来,我一路小心,绕过主路,单走扭捏曲折的街道,终于是混出了城。自出城后,多年沉积的苦闷心情一扫而空。我就像是那久被关在笼子里的鸟儿一般,肆意的狂奔,肆意的吼叫。随后便认定了方向,向驿站借了匹快马,南下寻她而去。

一路上快马加鞭,我顾不上什么疲惫,照着那小贩的描述,终于是赶到那小城,顺着从城门延伸的主路,真的寻到了那打听出的酒楼。

一时间,激动和忐忑的心思让我的胸口好似要被撞破一般,正下定决心进去时,忽看见一眼熟的汉子走进了酒楼,正感蹊跷之时,却听从店内传来一粗声爆喝:“小二,找人!”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第五章 雇主夫人 提到我父亲,听看着我长大的嬷嬷说,想当年父亲也是响当当的一位能人。不仅能带兵打仗、威震四方,舞文...
    米蓝色的天空阅读 163评论 0 1
  • 加布和萨萨大婚那天,朗噶王爷从太平王赞普那里得知了丞相巴桑对未来王位传承的立场,就急急地回到自己的武定王府召来儿子...
    经济的草根阅读 706评论 0 21
  • 作图顺序及描述:房子一路一花草一右侧树一左侧树一云朵一小鸟一人物(我,女儿,老公)本来画的火柴人,后来觉得不对就继...
    cookie大喵阅读 153评论 0 0
  • 2018年1月5日 aelf(ELF) aelf总量10亿,流通量2.6亿,目前单价2.3刀,流通市值6亿美金,排...
    欧阳拽白阅读 1,872评论 2 2
  • 每个月头的星期天早上,我都会和阳哥坐在餐桌旁,打开我们的效率手册,挂历,以及会议本来进行我们的家庭会议。 我们的话...
    郭琳静Grace阅读 1,052评论 0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