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社第六届周赛,暨“纳兰杯”所有征稿

A【画堂春·容若心】

碎花铺径笼烟池,叶叠春雨绵绵。绣廊深处潜飘香,心绪难迁。

画苑寄红柳外、凭心乱捻萧蔷。若容一曲对空山,恨意谁相?

B【如梦令•读纳兰词有感】

容若诗词余韵,锁尽浅情深恨。遥寄赋无穷,只怕伊人愁损。

如问,如问,新绪旧愁说尽。

【巫山一段云•纳兰词】

蝶恋花间舞,虫鸣浅叶惊。纳兰词赋尽深情,古今相咏评。

愁绪入词千万,几度忧伤忧患。而今笔墨写相思,闲愁梦醒时。

C.【采桑子】

皎兮玉树银鞍剑,清影婆娑。富贵欢薄,画扇悲秋酒自酌。

千壶繁华笙歌落,锦意难托。花谢空阁,饮水逯亭笺传说。

D.【七律•纳兰容若(新韵)】

湿衣冷雨涨秋池,一卷冰心裹玉词。

踏马吹花凝瘦影,倚栏嚼蕊惹愁思。

方觉骨里三分傲,又叹情中万点痴。

最是西风多少恨,萧萧化剪断青丝。

【五律•纳兰容若(新韵)】

冷雨涨秋池,冰心裹玉词。

吹花凝瘦影,嚼蕊惹愁思。

骨里三分傲,情中万点痴。

西风多少恨,化剪断青丝。

E.【莺啼序•雕栏画亭揽翠】

雕栏画亭揽翠,孕白荷玉立。看红鲤,巧弄涟漪,影波离散还聚。采清露,明珠耀目,烟波浩渺折华溢。绿芙蓉擎盖,藏娇艳遮天蔽。曲水回廊,脊喙错落,月勾空挂寂。幻裳影,相见如初,罢了杯盏无计。下西楼,拾阶漫步,也难了,婆娑寒意。鬼鸮惊,垂柳斜依,夜声如泣。凉风折扇,敛尽旖旎,影徒乱画壁。

情入冢,苍天无信,玉陨香消,梦断萧蔷,怎相此彼?横波缱绻,朦胧远黛,青湖滴满悲情泪,拢哀思,赋饮水词祭。家家竞唱,伤心事几人知,梦里千寻人难觅。翁山泊畔,渌水亭边,有碧芙十里。却也是,湘弦难理,曲断沉迷,一瓣拈香,埋愁之地。高洁俊雅,风华绝代,享年不永痴情误,掩风流,情种遭天弃。乘唐后主遗风,追梦魂杳,缈云鹤唳。

F.【七律·纳兰心事】

人生最苦忆当初,无计风光与蹇足;

枉对红墙酌后主,简修草舍论师徒。

轩阁犹是人都去,饮水淹留哪个读;

诵我萋词随我愿,肝肠寸断化明烛。

G.【长相思·纳兰性德】

卢一卿,沈一卿。情挚诗诚永载青,人间女子倾。

赋之精,射之精。武略文才旗汉行,领今男朗英。

H.【虞美人·纳兰容若】

王孙贵胄痴心种,怎奈无人懂。难眠塞外月如钩,寂寞柔肠满纸赋离愁。

都言饮水鱼知暖,嗟叹姻缘浅。此生如可解情殇,散尽家财万贯又何妨。

J.【南乡子纳兰容若】

富贵亦多情,千万愁丝似梦萦。惆怅世间肠断客,飘零。开遍梨花月色冰。

无计忘娉婷,静夜犹听骤雨声。烛影乱摇空蓄泪,盈盈。滴尽相思已半生。

K.【七律·纳兰容若】

清初诗赋一词圣,风雅英姿侍帝行;

屡见青梅难启语,留连致爱分幽冥。

饮悲泣血啼情恋,沥胆披肝祭逝卿;

卅岁哀辞含恨去,史笺遗憾记芳名。

L.【纳兰容若】

画扇秋风悲白发,怀吟空念婉词人。

一宵冷雨霜经夜,半世浮萍雪见春。

相惜俊才骚未远,却怜怅客酒犹醇。

纳兰公子今安在,衰草黄云恨不亲。

M.【乌夜啼】

往事不堪念,西风又乱眉弯。楞伽山上孤寒月,夜夜不成环。

梧叶漫飞空井,红绡轻揽薄衫。黄泉碧落如相见,莫负了前缘。

【破阵子】

旧事觉来如梦,赌书被酒清欢。渌水亭中亡妇泪,通志堂间孤月寒。此情须恨天。

春暮一觞三叹,纳兰词满人间。名噪更添凄怆意,宋后一人岂妄言?清绝众口传。

N【临江仙•读纳兰词有寄】

那夜随翻旧物,屉中蓦见兰章。相思灰扑隔年香。几回真寂寞,些个假痴狂。

容若词还唱起,生涯莫许商量。谁将情爱累鸳鸯。姻缘成未续,欢喜是深藏。

O.【五律•读纳兰有感】

路半闲游客,得识慧若心。

修为出旷烁,意远入凡尘。

暮暮听佛语,朝朝伴帝君。

英才中未遂,扼腕泪沾襟。

【更漏子纳兰】

剪芭蕉,双栖梦,月浅灯深风定。惆怅客,照别离,销魂独自欺。

秋雨著,叶黄树,只道寻常寒露。悲画扇,笑郎痴,问君知不知。

P.【鹧鸪天·纳兰容若】

谁道飘零孤影垂,相思偏注饮水词。漠陵衰草铸瑰句,铁骑寒烟入玉诗。

如水澈,若荷漪,无羁超逸却悲凄。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君不知。

Q.【归自谣纳兰】

序:康熙17年10月,纳兰随黄驾巡视北方,离家数月,体纳兰之心,之情,之悲做此诗。

寒塞怆,大漠风卷飞雪漾,别家数月心如浪。

苍穹下观沙海荡。霜影酿,西风送笛悲苍旷。

R.【钗头凤】

临宫阙,寒灯灭,九霄纤翳遮残月。风尘路,萧亭处,笙歌长夜,倚窗朱户。误、误、误。朝旻雀,苍穹掠,影薄空抚匣中钺。天山麓,狼烟幕,旗阴函谷,剑平南楚。住、住、住。

S.【江南春·故人辞】

心莫遇,故人来。翩翩春雨念,平地润无怀。

纳兰容若轻舟入,一与江南繁梦开。

T【古风歌行体公子歌】

春雨润无边,转眼又一年。

欲觅纳兰句,传问雪和莲。

雪融去棹三千水,莲枯相思一捻弦。

雪如初遇如花好,及留掌中却化烟。

莲起并蒂是同骨,无有白首盼摩肩。

容若梦,曼殊颜。小山事,庭筠篇。

君不见俚曲总依公子唱,夜夜岂让帝王怜。

君不见仓央嘉措菩提子,偏偏种在红豆边。

劝君花事知別后,风流勿许鲜。

世间多错爱,人事去随缘。

U.【纳兰】

纳兰心事几人知?一词吟尽平生痴。

山河万里百年后,而今谁识《饮水词》。

V.【七绝·纳兰容若】

容若称豪清乐下,纳兰着韵律当家。

直言快语真情溢,华丽清圆莫属她。

W.【七绝•纳兰吟】

纳兰词采冠当时,肩比盛唐亦有诗。

二语才情龙凤侣,别离一字不成痴。

最后编辑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41,390评论 1 297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0,682评论 1 254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93,205评论 0 211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0,718评论 0 171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48,406评论 1 250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8,590评论 1 170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0,271评论 2 267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9,052评论 0 163
  • 想象着我的养父在大火中拼命挣扎,窒息,最后皮肤化为焦炭。我心中就已经是抑制不住地欢快,这就叫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
    爱写小说的胖达阅读 28,801评论 6 227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2,404评论 0 212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29,176评论 2 212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0,489评论 1 222
  • 白月光回国,霸总把我这个替身辞退。还一脸阴沉的警告我。[不要出现在思思面前, 不然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生不如死。]我...
    爱写小说的胖达阅读 24,156评论 0 31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7,031评论 2 210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1,402评论 3 201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5,583评论 0 8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5,927评论 0 163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3,352评论 2 228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3,478评论 2 229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1】: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霖铃终不怨。 ...
    一只红薯阅读 5,320评论 2 62
  • 纳兰性德(1654-1687),字容若,号楞伽山人,清代满族词人,与陈维崧、朱彝尊并称“清词三大家”。纳兰性德在其...
    林璞儿阅读 3,295评论 1 17
  • 今天读完了《死神永生》的最后部分,至此《三体》三部曲已全部读完。《三体》几乎囊括了我感兴趣的全部:宇宙/物理、人性...
    赵小赵虚度时光阅读 263评论 0 0
  • 摇篮里贪睡的双眼 不想睁开 黑夜悄悄离去 黎明偷偷走来 太阳努力攀爬 绕过承载千年的山头 再一次将温暖投入怀抱 阳...
    追风_defb书写人生阅读 259评论 2 3
  • 文/月明红红 冬别 鹧鸪天 北风卷雪寒意町,天寒地冻满天冰。 帐中置起归乡酒,羌笛声中思念生。 愁云惨,各分程,长...
    月明红红阅读 581评论 12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