欠下蟑螂的流量债

图片发自简书App

周末晚上,宇飞和一群猪朋狗友泡在酒吧,喝个烂醉,回来路上东倒西歪。

突然,他像一只狗趴在墙上,抬起一条腿小解,嘴里叽里呱啦咒骂自己没出息。已列入剩男庞大队伍的宇飞,压力山大,世界那么大,他想去外面看看姑娘,奈何茫茫人海,找姑娘如同大海捞针。他的兄弟就不一样,一网打尽天下貌美如花的姑娘。宇飞排队等姑娘回眸一笑,他的兄弟则相反,都是姑娘排队等着泡茶,一想到兄弟在女人世界里如鱼得水,宇飞简直是吃盐都觉得是酸溜溜的醋,此处省略一万点伤害。

宇飞终日郁郁寡欢,所有的苦恼写在脸上,成日贴一张苦瓜脸,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他唱起魏新雨《恋人心》的歌曲:化作路化作径化作情找寻你,爱一次梦一场思念最遥遥无期。

难受的不是唱歌跑调,而是梦中的伊人何在?

宇飞提起裤子,发觉穿在脚上的鞋子,被自己的尿尿淋湿,他无奈脱下鞋子甩掉尿水。他从一个酒场小白修炼到酒神,这点酒不算什么。就算是酩酊大醉一场,他暂时痛快一把。地面很冻,一只脚被冻得通红,他意思两下,迅速蹲下身穿鞋子,岂料醉醺醺的他支撑不了摇摇晃晃的身体,一失重,整个人跌倒在地上。就在他起身,感觉脚底下黏糊糊。不知是什么东西,宇飞又一顿喝神骂鬼,空气中夹杂着他横七竖八的唾沫飞扬。

回到家里,宇飞哇啦哇啦吐得不行。脸色顿时苍白得像一张白纸,他瘫坐在地上。十二月的寒冬腊月,冰冻三尺的地面不仅仅是冰凉冰凉,宇飞的心更是拔凉拔凉,仿佛石沉大海无人问津,大腹便便的他冻成一只瘦狗,大概因为太冷,他大脑一下子清醒许多,往事历历在目,在追女孩路上,可谓是披荆斩棘上战场,一把心酸泪只有他自己知道。

距离凌晨0点还有二十分钟,宇飞奔进浴室,三下五除二搞定冲凉。

0点对于宇飞来说,不算晚,时间刚刚好。这个时间,正是他登录网站看小黄片的时候,找不到姑娘,在网站上将就一下,顺便意淫一下。将就是假的,意淫才是真的。宇飞慢条斯理打开手机,连接Wi-Fi,握草,见鬼了,怎么也连接不上。

今晚,他好不容易与提前一个月预约的辣少妇见面,这网络却不给力了。宇飞检查电脑网络,早不坏晚不坏,偏偏这个时候坏,关键是这个时候,上哪去找电脑维修,宇飞郁闷得想一头撞墙。

恍惚间,宇飞听到有人在门缝喊他,他靠近门边,确定声音是从那传过来。还没等他缓过神来,门上突然画一个洞口,上面刷几个大写加粗字:地狱门口,旁边有一行小字,连接Wi-Fi局域网名为地狱门口,不需要密码,直接连接局域网名,方可联网。

大半夜,宇飞家的门变成地狱门口,这是否意味着自己走错门,宇飞猛地回头看房间,身后是他熟悉的沙发,电视,电脑,餐桌,床,衣柜,以及刚买的桃花摆设。

宇飞毛骨悚然,冰块融化了他的暖心,一阵寒气袭击后背。

是否连接Wi-Fi,宇飞犹豫一下,辣少妇脚穿性感黑色丝袜,抖动弹性十足的双峰,扭着A4小蛮腰在他心里滚床单,他的贼心一犯贱,十头牛也拉不回他,辣少妇性感的身材在他大脑舞动,宇飞头脑发热,怔怔按门上说明操作。

宇飞刚点击地狱门口,火箭般的网速,果然是网速与激情并进。宇飞美滋滋地打开网站,正想享受一番翻云覆雨的高潮。

“宇飞哥哥。”一个甜美的声音从门边传过来。

宇飞抬起头,循声望去,一位小仙女从门上走下来。古人说,书中自有颜如玉,想必小仙女是从书中走出来的。

小仙女脸上挂着春风拂面的笑容,绯红的脸颊在灯光下更妩媚,一头乌黑卷发,一看就是可爱的小甜心。小仙女慢慢走过来,宇飞扑通扑通跳的心就快从喉咙跳出来,他的脸红到脖子,热得如刚烤过的猪头。

“宇飞哥哥。”小仙女酥甜到心里的声音,让宇飞欲火焚身。

“你是谁?”保持一分清醒的宇飞突然提高警惕。

“小女子是小蔷,你刚宠幸过我呢。”

“什么?”

“你忘记在路边撒尿,我刚好站在你大腿之间,尿液味道比爽歪歪还爽呢,特别是你踩了我一脚,那种欲仙欲死的感觉,我一辈子都忘不了。”

“这,对不起啊,姑娘,刚才我喝醉酒,无意冒犯你。我不是故意的……我……”

“宇飞哥哥,你可要对我负责,呜呜,你连接地狱门口Wi-Fi,是我用十年的寿命向阎罗王换来的流量,流量债你可以不用还,你只要答应娶我。”

“……”

宇飞还未反应过来,小蔷扔给宇飞一个二维码,让宇飞微信扫码进入一个游戏大厅,和小蔷一起玩游戏,如果宇飞通过游戏最后一关,即可以和小蔷结婚。如果半途而废,游戏失败,那么宇飞会两年之内得到惩罚。

宇飞半信半疑扫描二维码,随着滴一声,宇飞被一股强劲的龙卷风带进游戏大厅。小蔷坐在游戏大厅宝座上,见到宇飞,她心生欢喜,羞怯地低下头。

宇飞控制不住下半身,他舔舔嘴唇,垂涎三尺,他像是一只饿狼向小蔷扑过去,喃喃自语:拜倒在小蔷石榴裙下,做鬼也风流。哪知,小蔷一把推开宇飞,指了游戏大厅游戏规则,首先,走进密室。

密室是一个小卧室,小蔷坐在床上,身穿一件露背的晚礼服,她携起宇飞的手,在浪漫温馨灯光下,他们相拥热舞,宇飞双手滑向小蔷后背,飙升荷尔蒙就像一团熊熊烈火包围宇飞,他按耐不住,搂着小蔷骨感的颈项,张开大嘴巴,像一只吸血鬼贪婪啃噬,天旋地转,仿佛这个世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几分钟过去,宇飞昏昏欲睡,小蔷嘴角满意地浮起一丝笑容,游戏第一关成功通过。她俯下身,在宇飞耳朵里轻轻吹一口暖气,明天挑战游戏第二关。

迷糊中,宇飞感觉全身痒痛交加,他半睁开睡晚,一只蟑螂从他脸上爬过去。宇飞圆睁双眼,猛地从床上坐起来,宇飞掀开床单,我的天,眼前一片黑暗,成千上万只蟑螂在床上爬来爬去,有的攀爬他浓密的头发上荡秋千,有的钻进他内裤中偷窥他的小弟弟,有的跳到他耳朵窃窃私语,有的睡在他裸露的身上,众多蟑螂在床上调戏他,宇飞从床上跳下来,恶心地抖掉身上的蟑螂,他发现这间房子不是游戏厅的卧室,而是他的住房。地面上爬满蟑螂,拥挤的房子被蟑螂占满,宇飞连立身之地也没有。

他打开衣柜,准备穿上衬衫从房间逃出去,他一定要灭了这些突如其来的蟑螂,让他崩溃的是,衣柜一打开,衣柜的蟑螂扑面而来,密密麻麻的蟑螂,看起来鸡皮疙瘩。他转过身,朝门方向走过去,令他诧异的是,找不到门。四面是墙,门在哪里?撞鬼了,倒大霉。

宇飞沮丧坐在地上,任凭蟑螂撕咬。此时,他手机游戏大厅的灯光亮起绿色灯,提示通过第二关游戏,进入第三关游戏。

小蔷从浴室走出来,雪白性感的肌肤透出一阵诱人的香水味道,她慢慢张开白皙修长的腿。宇飞径直走过去,从背后环抱小蔷纤细的小蛮腰,宇飞闭上眼睛,延续昨晚意犹未尽的酣梦。

小蔷缓缓转过脸,就在宇飞睁开眼睛的刹那。宇飞惊恐地大喊一声,如同夜里天空雷鸣电闪般的恐惧。蟑螂,宇飞推开小蔷。

眼前的小蔷,正是一只蟑螂,她另一边脸极其丑陋,皮肤溃烂化脓,一只空洞没有眼珠的眼睛落在宇飞身上。

小蔷蠕动身子,煽动一边翅膀,用触角探了探方向,拖着一条腿,一瘸一拐走向宇飞,宇飞吓得脸色发青,迅速往后退,双脚软绵绵,跌倒在地上摸爬滚打,他不敢想象昨天与一只蟑螂春宵一刻。

“你到底是谁?”宇飞颤抖着问道。

“宇飞哥哥,我是小蔷。”

小蔷双手划动游戏大厅屏幕,播放宇飞偶遇小蔷的场景。深夜,宇飞喝个烂醉,他醉倒在大街上的墙边哭丧着脸,自唱一首林志炫《单身情歌》:找一个最爱的深爱的想爱的亲爱的人,来告别单身。

小蔷半夜出来觅食,路过那条大街,她看到帅气的宇飞,顿时被他帅气的脸迷住了。简直是帅得不要不要的,那分明是宋仲基二代。情窦初开的小蔷用唯美45度角仰望宇飞,一片春心荡漾。

宇飞突然尿急,来不及找厕所,只能就地解决,他解开裤子,抬起一只脚,他想,当自己是一条狗趴在墙上,以防万一遇到熟人,不被轻易认出。

此时,小蔷美滋滋地做着春秋大梦,哗啦啦一阵雨淋下来,小蔷睁开眼睛一看,宇飞正在自己头上撒尿。换是其他人,小蔷定是拼了命也要挽回面子,敢骑在本公主头上撒野,简直是活腻了。

小蔷将一把尿水抹在嘴唇上,舔了又舔,味道是又爽又刺激的冰淇淋。

就在小蔷再次仰头望宇飞,不料宇飞一只脚往自己身上踩下去,哎呦,小蔷痛得找不到北,在地上滚动身子。她的一条腿被踩断,一只眼睛被踩掉下来,她在地上挣扎一下,一命呜呼断气了,为了看帅哥而命丧黄泉,成了一只残疾的蟑螂鬼,连阎罗王都觉得怜惜,本想让小蔷起死回生,谁知小蔷却用十年寿命向阎罗王交换地狱Wi-Fi,给宇飞换来流量。

“不,这不是真的。”宇飞惨叫一声。

“开启游戏最后一关。”小蔷话刚落音,上千只蟑螂爬到宇飞身上,将他抬起来扔到蟑螂窝中。

“放开我。”宇飞绝望叫喊起来。

“宇飞哥哥,放轻松,我们很快就可以完婚。”小蔷轻手轻脚在宇飞身上套一个蟑螂外壳。

“你要干什么?”宇飞使劲挣脱。

慌乱中,宇飞急中生智掏出手机,快速按了游戏结束的按键:end。

游戏结束,小蔷被强大风流弹出去,她发出歇斯底里的咒怨:宇飞,你记住,冤有头债有主,我不管是做蟑螂还是做鬼,生生世世都不会放过你。

宇飞落荒而逃,自从玩那个游戏,他的桃花运大增。不到一个月,他便追到当年的校花,并与校花结婚。

一年后,宇飞和校花的爱情结晶女儿诞生,宇飞抱起女儿,两只圆睁的眼睛像是被火烤过,令他触目惊心的是,女儿缺了一条腿,少了一只眼睛。


相关链接:

《脑洞派系列全目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1 我缓缓睁开双眼,发现自己坐在一张椅子上,双手被反捆椅背。 关锦文站在我面前,食指托住我下巴,对我耳语,“醒了,...
    啊珊的小板凳阅读 324评论 1 12
  • 马伟拧眉、切齿,一拳砸倒妻子。 这是他自结婚以来第一次打妻子,也是最狠的一次。原因是妻子大着肚子,一见面就提出离婚...
    谢子风阅读 1,014评论 9 68
  • 今天,我和李一冉要去“隔壁小王八”(王晨沣)家玩,听说,他知道我和李一冉有狗时,也买了一只小博美。李一冉提议:让我...
    写作北极熊阅读 100评论 0 4
  • 一个秃顶的中年男人,后面跟着一个妖艳女子。 秃顶好像喝醉了,一进房间就搂住那个女子疯狂地亲吻起来,发出“唏溜唏溜”...
    机息心远阅读 1,143评论 7 30
  • 1999年,华南集团总经理余诗茵被杀一案轰动一时,被发现的时候她已经连同她的宝马跑车被火烧的面目全非无法辨认,警方...
    风轻云淡十二阅读 84评论 2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