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作文:《我从泗安来》——810班 向陈

        从小到大,我都生活在泗安。童年的生活平淡无奇,惟独春节前后别有乐趣。

       每年除夕,奶奶总会酿米酒,包饺子,做一桌丰盛的年夜饭,十几个家人欢聚一堂。大约六点左右,农村里家家户户开始燃放爆竹,全村上下欢腾一片。这时,村中的土路上,总会慢慢地走出一群人……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这群人约有六七个,抬着一顶类似轿子的小船,轿子里坐着一个用红布遮面的姑娘——这就是“旱船”。他们其中有四个人身穿蓝色布衣,头戴一顶黑色乌纱帽,脚踏一双草鞋,像极了古代的士人。他们四个人分别位于轿子的两头,一起抬着轿子,不时地唱着喜庆的农村歌曲。走在最前面的是两名“道士”,他们披着一条浅灰色大青袍,上面贴着符咒,然而手里却拿着锣和钹,不时地发出震耳欲聋的敲击声,样子十分滑稽。

图片发自简书App

      “旱船伙”(农村人对他们的称呼)沿着村中的泥巴小路,慢悠悠的前行到各家各户前表演。

       只见四个轿子手一起放下轿子,向四周跨出两大步,由于极大的负重而紧锁的眉头也舒展开来。两名“道士”一同敲响手中的“乐器”,不一会儿,一户户的村民就全从屋子里走了出来,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灿烂的笑容。忽然,四名轿子手大喊一声“嘿!”马上回归原位,用尽全身力气一把抬起轿子。两名“道士”的嘴角开始上扬,逐渐向后退去。“蹦!”“蹦!”“蹦!”木棍飞快地敲击了锣三下。顷刻之间,四名轿子手摇起了旱船。在锣和钹的伴奏声中,这四个“士人”好像拥有了无穷的力量,一会儿抬着轿子向前冲刺,一会儿抬着轿子向后倒退,一会儿左右摇摆,尽显轻盈之态……

图片发自简书App


       在他们尽心尽力地表演五分钟后,一户户的村民一起起身鼓掌,有的还会走上前,递给“旱船伙”一个红包,“旱船伙”也高兴地接受了——尽管他们知道这个红包是空的,仅仅是为了活跃气氛,但他们还是乐此不疲……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近几年,泥巴路渐渐被水泥路代替,也不见了旱船的踪迹,但每在过年时,我总会在村头凝望,期待……

                                        (图片来自网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