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和明天,意外还是先来了

图片源自网络

得到消息那天是早上。

迷迷糊糊接到四婶的电话:“欣欣快起来,你奶奶去世了!”我一下子就醒了,急急忙忙穿衣服,手不停得发抖,眼泪止不住得往下掉。

一大家子急忙开车往乌鲁木齐赶,路上气氛太压抑了。尤其是四叔,奶奶最小的儿子,连车都没办法开,整个人垮在副驾上,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看着我直心疼,假装看向窗外的风景偷偷抹眼泪,猛然想起爷爷去世那天,刚好是四叔的生日。

爷爷走的那年,我还在上小学。老爷子吃过晚饭去遛弯,就再也没回来,全家都出去找,只留下我们几个小孩子在家守着。后来爸爸带回了噩耗,爷爷去了。那是我第一次知道什么是生离死别,一晃十几年过去了,再一次承受离别之痛。

刚到医院门口,就看见大姑站在那哭泣,一向精明能干的大姑竟然哭得像个孩子,微风拂过她稀疏的卷发,无助的样子深深刺痛了我。我赶紧跑过去安抚她,结果自己也哽咽起来。从大门到病房,仿佛九转十八弯,每个脚步都那么沉重,我希望这路啊,永远不要有尽头。

可终究是梦。奶奶躺在病床上,好像睡着了一样安详。我们都围在奶奶跟前痛哭,以前总觉得电视剧里的情景好夸张,怎么能哭成那样,轮到自己才发现,悲伤真的可以那么大。

我不是爷爷奶奶带大的。

他们重男轻女,堂弟表哥愿意带,我妈每月给钱都不行;跟表哥一个幼儿园,老师曾告诉我妈,老太太总是偷偷给表哥吃的喝的,还悄悄告诉他,别告诉你小妹妹;爷爷疼小堂弟,手工制作了一个好漂亮的小车车,我只有边上瞅着的份;借过奶奶八毛钱,一定要让我妈还一块,从此再没跟她张过口。也因我是女孩,爸妈没少遭受白眼,小时候每次遇到奶奶都不知道该怎么打招呼,真的,我没办法像你们那样亲亲热热的喊“奶奶,奶奶”,对她是一种想亲近又不敢的复杂感情。

有时候,人内向是有原因的,到现在我都不知道如何和长辈亲戚相处,因为他们就不曾给过我多少爱。成年之后,我与奶奶的关系缓和不少,也许是她年纪大了也想开了,觉得女孩也不错。

我跟闺蜜说,奶奶去世了,她非常惊讶,前几天还好好的,怎么这么突然。

是啊,怎么这么突然,几百公里的距离,我竟最后一面都没见上。

奶奶是过年之后回的东北,本来说好跟表嫂以及刚出生不久的小侄子一起回来。可是老太太不知怎么了,非要一个人回来,几千公里的路程啊,七十多岁的老人独自坐飞机,想想都担心。可算到了地方,第二天身体就不行了,晚上开始吐,隔天早上在路上就挺不住了,到医院也没抢救过来。

听姑姑婶婶她们说,奶奶是硬撑着来的新疆,她好像知道要去找爷爷了,怕一大家子往回赶折腾、费钱,就想啊,少给儿女添麻烦,自己就来了。我边听边掉眼泪,老太太不容易。

其实奶奶身体一直很好,除了有点高血压和轻微脑梗,也没什么大毛病。平时一个人做饭洗衣服收拾屋子啥的,都不用我们伸手。她走的前一晚,闺蜜还和我说,你奶奶很惦记你的终身大事,一直念叨着赶紧结婚。

可是她再也看不到那天了。

二姑坐最近的飞机赶到了乌鲁木齐。我已经四年没见过她了,她老了,原本163的身高竟比我矮了。刚送上飞机的母亲,两天不到就去世了,二姑的悲痛想必永远无法释怀。

我们守了奶奶三天,也哭了三天。有时候我会去看看她,和她说说话,可总是控住不住自己,见一次哭一次。

于洋捡骨后出来,搂着我的脖子哭到不能自已,姐,你不知道,亲手碾碎奶奶的骨头有多残忍。

从此以后我没有奶奶了,我爸爸,也没有妈妈了。

下葬的那天早上下起了小雨,雨刷在黑暗中左右摇摆,一下、一下敲打着我的心。新修公墓旁的小树纤细又单薄,不知道几年才能长成参天大树,爷爷奶奶怕是会晒吧?一点点的擦拭墓碑,小心翼翼得扫着周围的尘土,做好一切准备工作,等着奶奶跟爷爷团聚。

下葬结束后我们挨个在墓碑前磕头,算是最后的告别。于洋一个人蹲在地上哭了很久,他一直强忍着悲伤假装坚强得帮助长辈料理后事。

“姐,我烧衣服的时候,看见奶奶得粉色秋裤了,她经常穿着那条秋裤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没一会就睡着了,我总是觉得奶奶还在呢,就坐在家里等我......”

奶奶走了,这个家怕是也散了。

老太太在的时候总做一些辣椒酱、蒜茄子、辣白菜,挨个儿女家送,我家现在还有没吃完的辣白菜;知道我不喜欢吃肥肉,做包子、饺子就给我单独弄个陷;我特别爱吃她做的红烧肉,别人做的都不是那个味,有阵子我总念叨着想吃,她做好了还特意给我送过来,说,快吃,还热乎着呢......

赶往乌鲁木齐的路上,我一直不相信奶奶就这样离开了我们。大概是老太太走后的10天左右吧,我连续两天梦见她,梦里她还笑着说是骗我们,她还在呢。醒来后浸湿的枕巾告诉我一切都是梦。

已经过了三七了,我渐渐接受失去奶奶的事实,可一想起来还是会眼中带泪。守灵的三天,我瘦了近一公斤,人性自私和丑陋的一面,在那段时间也算是领教了一遍,与爷爷去世的孤立无援相比,现在的我更加从容,也更加坚强,哪怕被误解、轻视、嫌弃,也真的不在意了。

有朋友问我会不会因为奶奶的事情更爱父母?会啊,他们日渐衰老,而我依然幼稚,我的付出与他们的牺牲相比,连零头都不够。是时候长大了吧,真正意义的担起这个家庭的责任,不害怕、不逃避。

奶奶会在天上看着我们的吧,她和爷爷在另一个世界过得幸福吗?有想我们吗?梦里说的话是给我的暗示吗?你从未离开,会一直保护我们,对吗?

图片源自网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