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说学问最不重要?谈谈洛克《教育漫话》这本书

96
山中君
2017.05.11 23:52* 字数 4017

你觉得有比学问重要的事物吗?

1684年,正在荷兰流亡的英国哲学家约翰·洛克(John Locke,1632-1704)应乡绅爱德华·克拉克的邀请,通过书信指导其教育他的嗣子。后来这些书信整理出版,即为《教育漫话》,这两天有幸读到这本书(杨汉麟译,人民教育出版社,2006)。全书共217节,其中道德教育篇幅最大,占116节,知识与技能教育占71节,健康教育占30节。这本书讲的是如何培养绅士,涉及家庭教育和学校教育,内容非常细致。

用一句话来概括本书的内容:绅士应具备德行、智慧、教养、学问这四种品质,在绅士教育中,身体保健最重要,其次是道德教育,最后才是知识与技能教育,“学问最不重要”。

何以“学问最不重要”?因为在洛克看来,“没有这些学问,对于他自己没有任何重大损失,对于他的事业也毫无妨碍。但是持重、良好的教养却是人生的一切历程和事件中都不可或缺的;大多数年轻人因在这方面修养不够而吃尽苦头。”“德行与善良的心灵较之任何学问或语言都更为重要,他的主要工作应放在形成学生的心理,使之具有一种正确的心性上。”学问“只能作为辅助更重要的品质之用”。然而在我们的教育中,学问被重视得无以复加,这往往牺牲了“更重要的品质”,不亦悲乎?

洛克将幼儿看作“一张白纸或一块蜡,可以随心所欲地描画或铸造成时髦的式样”,因此强调教育的极端重要性,“我们日常所见到的人中,他们是行为端庄或品质邪恶,是有用或无能,十分之九都由他们的教育所决定。人与人之所以千差万别,均仰仗教育之功。”那些不重视教育的人不妨听听这番忠告。

洛克认为,身体保健应遵循如下的规则:避免娇生惯养,大量呼吸新鲜空气,经常运动,学会游泳,早睡早起,多睡硬床,睡眠充足;食物须清淡,不喝酒或烈性饮料,少用乃至不用药物;衣着不可过暖、过紧,尤其是头、脚要保持凉爽,脚应习惯与冷水接触,不怕暴露在潮湿的环境中。

在洛克看来,培养“强健的体魄”时,要“使精神保持正常”,以便“合乎一个理性动物高贵美善的身份”,这就需要“使欲望接受理性的规范与约束”,通过练习培养良好的习惯。

在道德教育中,洛克认为,要使儿童“爱好信誉,知道羞耻”,“规则应该少定,一旦定下,便须严格遵守”。儿童犯了错要给他们讲“明白流畅,符合他们的思想水平”的道理,而体罚“只有在万不得已的场合与极端的情形下,才能偶尔使用”。“倘若儿童的过错里没有倔强的气质,或者任性嚣张的成分,严酷的鞭挞根本就无需采用”。在现实中,很多教育者为了偷懒,竟不分场合地经常使用体罚,实在是贻害无穷。

洛克强调,要重视榜样的作用,不可让儿童“从下贱的仆人那里受到许多邪恶榜样的影响”,也不可“让他和那些缺乏教养的或邪恶的孩子交往”,为此宁可“将孩子留在家中,去保持他的纯洁和谦逊”,这就是“私人的教育”的优越之处。洛克强有力地指出,“为了养成一个能干的人才,靠的不是学童们的恶作剧或欺诈,不是他们彼此诉诸暴力的行为,也不是他们合伙策划偷盗一所果园的行动;一个能干的人才的养成,靠的是恪守正直公道、宽宏大量以及节制沉稳的原则,再加以观察与勤奋努力而成。就这些品质而言,我认为学校里的学生彼此不能学到多少。”随着学校教育问题日益严重,在家上学逐渐受到重视,英国历史上的家庭私人教育无疑能给人们更多启发。

正因为这样,洛克主张不惜重金聘请杰出的家庭教师,为孩子提供更好的教育。“在任何意义上,谁舍得在这方面花钱请人,以使自己的孩子心智健全,操守规范,趋向德行,能干有用,同时还兼有礼貌与良好的教养,那么,较之用这笔钱去买田置地,的确要划算得多。”要知道,“若使子弟财产充裕而精神贫乏,断难称得上是良好的治家之道。”

具体而言,教师应当“让学生去用功,目的就在于锻炼他的能力,消磨他的光阴,以免他饱食终日,游手好闲,并借此教会他努力,习惯于吃苦耐劳,能品尝自己的努力所带来的益处”,使学生拥有“良好的教养、礼仪、关于人情世故的知识、德行、勤勉以免爱好名誉的心思”,并且“习惯于真实与诚笃、服从理智”,“尽量反省自己的行为”,并且要在孩子“尚未完全置身社会之前便将社会的真实情况告诉他”,以预防种种弊端。洛克指出,教师的工作“不是要将世上可以知道的事物尽量教给学生,而在使学生热爱知识、尊重知识;在于当学生产生求知的念头时,使学生用正当的方式求知,及对自身加以改进。”

洛克强调,在儿童幼时父亲要正言厉色,年龄稍大管束就要放松,到儿子长大“具备判断事物的能力时”,做父亲的就要和他亲切交谈,不可“老是保持一副权威的模样”、“总是与孩子保持距离”。因为“你越是及早将他当作成人看待,他便越是能及早变成一个成人;倘若你不时和他认真讨论,你便无形中提升了他的精神境界,使他不再沉溺于年轻人所喜好的一般娱乐,不再将心思耗费在一般浪费精力的小事上了”。遗憾的是,我们的父母似乎永远都将儿女看成小孩子,带来了很多不必要的苦痛。

洛克指出,“超过我们自身需要的贪婪、多多占有的欲望及支配一切的心理,这些是一切罪恶之根,应及早小心地加以铲除。”不能让孩子撒谎、闲荡、放荡、懒惰、粗暴、轻蔑、非难、刁难、矫揉造作、礼节过繁、骄奢淫逸。

洛克启示我们应当如何对待孩子的啼哭。“儿童的啼哭常常是为了争夺控制权,是其蛮横或顽梗的公开宣告;当他们没有能力实现自己的欲望时,就吵闹、抽泣,力图以此来保持他们对于那种欲望的权利。”对这种啼哭,“须得采用严厉的手段去使它停止”。但“他们的啼哭有时的确是由于痛苦或真正的忧愁”,这很容易“使得儿童的精神变得脆弱”,对此“应当用温和的方法去对待”。

洛克认为,要使儿童刚毅,具有真正的勇气,不能让“功勋卓著者及名声远扬者(他们多半只是一些杀戮人类的大屠夫而已)的荣誉与名声”误导他们,“使他们认为屠杀就是人类的令人钦佩的事务,是最英勇的德行”。要在“年轻人身上养成人道情感”,“使他们在言谈及行为举止上习惯于以礼貌对待那些身份卑下的人,尤其是仆人”。正所谓“一将功成万骨枯”,“止戈”为“武”,真正勇武的人往往是爱好和平的人。

洛克强调,“儿童的好奇心应小心地加以珍惜”,“儿童的好奇心是一种追求知识的热望,因此应加以鼓励,这不仅因为它是一种令人欣慰的迹象,而且因为这是自然为他们提供的扫除天生愚昧的优良工具。如果缺乏这种急切的求知欲,无知就会将他们变成呆滞无用的动物。”洛克卓越地指出,“许多儿童之所以沉迷于无聊的娱乐,将全部时间乏味地消磨掉,其原因只有一个,这就是他们的好奇心受到了抑制,他们的求知欲遭到的冷落。”在现实中,这样可悲的案例还少吗?要知道,“较之成人的街谈巷议,儿童无意中提出的问题常常可以使人多学到一些东西。”

在知识教育中,洛克认为,当儿童能说话时,就“应该开始学习阅读”,但“决不可把读书当作他的一种工作,也不可使他把读书看成一项任务”,“不要强迫他学习,也不要因此责备他”,应当“尽你可能地诱导他去阅读”,“选择一本浅显、有趣而又适合其能力的书,放到他的手上,书中的乐趣,一旦被他发现,就可吸引他前进”,“使他们自己去向往学习,把求学当成另外一种游戏或娱乐去追求”。洛克无情地指出,“之所以有许多人憎恶书本及学问,原因就是当他们在敌视一切此类约束的年龄,被迫束缚在书本中之故。”可见在学习阅读的过程中,兴趣和引导有多么重要。

洛克认为,“拉丁语对于一个绅士是绝对必需的”,但“许多儿童在皮鞭的淫威下被迫去学习这种语言,在难熬的学习中将许多宝贵的光阴付诸东流,尽管他们一旦离校,终生终世再也用不着和拉丁语打交道”。洛克主张学拉丁语时不宜学文法和规则,因为文法的主要作用在修辞上,而应当充分用拉丁语进行交谈。洛克强调,“不要作拉丁语作文和演讲,尤其不要作任何韵文”,也“不能用于整页整页地背诵学习书本”,而更多的是应用。英语中的拉丁语大概像汉语中的文言文,文言文的学习也离开对文言文的大量阅读。

关于具体内容的学习,洛克认为,“一个儿童学习法语和拉丁语的时候,同时也可以学习算术、地理、年代学、历史和几何”,还可接触法律,学习商业算学,学会记账,因为“要使一个人花费有度,最好是对日常开销记下账目,以使他随时了解自己的财务状况”。但洛克不主张学习修辞学和逻辑,因为“年轻人从中获益甚少;我极少看见,或者说从未见到过有人通过学习这些自命为可以教人推理严密、谈吐文雅的规则而掌握了推理与说话的技巧。”应该做的是通过写作和谈话“很好地表达自己的思想”。

此外,在洛克看来,儿童还要进行技能教育,学习一种手工的技艺,以便“通过有益的、健全的体力锻炼,来使之从较为正经的思想和工作中得到消遣。”一个乡村绅士可学习园艺和木工活。儿童还可以学习“薰香、油漆、雕刻以及几种与铁、铜、银器制作有关的工作”,在大城镇还可以学习“刻字、抛光、镶嵌宝石或打磨光学玻璃”。“既然他不能一天到晚学习、读书与谈话,除以除了运动所需的时间之外,他一定还有许多空闲,如果不这样度过,他便会用较坏的方式去消磨。”

洛克精辟地指出,“这就是世上流行搓牌、聚赌、酗酒的原因;许多人将闲暇的时间蹉跎在这些事情上,只是顺从习俗,以及缺乏别种较好的消遣方式之故,而不是觉得里面有什么真正的快乐。他们无法承受闲暇带来的重负,化解不了无事可干的难受心情;同时他们又从未尝过任何值得赞美的手艺去使自己得到消遣,于是只好求助于种种愚蠢的或不良的方式去消磨时光,一个有理性的人,在他尚未被习俗毁掉之前,从这些活动中几乎毫无乐趣可言。”其实,学习一门手艺也就是培养一种良好的兴趣爱好,以便更好地度过时光,然而很多人在这方面都是失败的。

在某种意义上,绅士教育就是贵族教育。但很多人对这种教育的认识存在误区,觉得它离我们普通人很遥远,似乎不是普通人能接受的。其实,绅士教育或贵族教育本质上是一种对教育者和受教育者标准更高要求更严的教育方式,与家庭经济状况关系不大。换言之,只要批判性地按洛克这本书的内容去教育儿童,即使是一介农夫,也能培养出绅士或贵族来。

注:文中配图由笔者提供。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