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幻】天凤传奇(39)

抱歉各位,前段生病住院了,目前还在养病中。小说更新会往后延迟,在这说明一下,对不住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第三十九回  在山林里

当董小美被人发现的时候,她是在离武馆还有一里的路程上,当时她正躺在一条土路之上,神情恍惚,浑身都是土,不知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而小美的状态也不是太好,她蜷缩一团,浑身颤抖,脸色发青,仿若冰冻了一般。

而当小美被抬进武馆安置在她的房间的时候,齐乐天也徐徐睁开了眼睛。他的眼神很是空洞,茫然的盯视着那高高的顶棚,口中喃喃自语着菩萨法号。看护他的正是老五孙新,见到齐乐天醒了不由很是惊异,表情甚是复杂道:“你……你醒了,齐兄弟。”

齐乐天并未理会孙新,仍是呆视屋顶,孙新才反应过来,急忙冲出房屋去叫人来。一会儿肖经山及白俊启闻讯纷纷赶来,但见齐乐天已经坐卧起来,他身穿小褂,头发披散开来,目光表情看得却也不再呆滞,显得尤为平静了。

“小兄弟,这都多少天了,你可算是醒了。”

肖经山略是松口气说道,但神情中却隐含着另一重的担忧。

齐乐天略微迟缓的看了下肖经山,自感头还是有些昏沉,却努力做出淡淡笑容对肖经山点下头说:“让肖大哥操心了,我是回来了。”

肖经山只是轻声应了下,眼睛却是四下乱瞅,总不知该往哪里看好。齐乐天见了有些奇道:“肖大哥你这是怎么了,这般左顾右盼又是为何?”

在旁的白俊启赶紧应答道:“哎呀,乐天兄弟。你看你刚刚苏醒,大师哥也是高兴不知怎么说话了,你先好生休息,我们回头再来看你。”

说着白俊启推掇肖经山要往外出,却听齐乐天突然问道:“我洁姐儿和小美妹妹去哪了?怎不见她们身影呢?”

白俊启闻言不由一阵苦笑,他怕齐乐天问到此事,却不知怎么回答。肖洁现在还好,但是回到武馆有些模棱发呆,而董小美状况更差,若是不还在发颤抖动,几与死无有分别。

白俊启犹豫是否将此事告知齐乐天,却不料齐乐天从床上翻将下床来,然而腿一软竟坐在地上。孙新赶紧上前将齐乐天扶起,白俊启与肖经山见状惊呼:“小兄弟你这是干什么?”

齐乐天却说:“白大哥请于我说实话,洁姐儿事多不在正常,然而小美不在却不正常,而且白哥神色慌张,是小美出了什么事情吗?”

白俊启见事情终是瞒不住了,只好把现在的状况同齐乐天讲了,且劝说齐乐天安下心来。

然而此事怎可能让齐乐天安心,他急切的想要赶到董小美身边,却又苦于动弹不得。

肖经山见了不由怒道:“你也够了吧!小美妹妹这个样子,即使你赶过去看能保她醒来吗?关心别人之前先看看自己什么状态吧!你也是好几天未醒的,相信小美妹妹也是为你操劳偶感了风寒,我们会请大夫看的,而你现在所能做的就是好好静养,小美的事唯有祈祷了。”

肖经山说完叹口气带其他人走出房去,齐乐天坐在床上,闻言立时醒悟,亦双手合十默念“南无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

肖洁此时在家自己闺中凝神打坐,自从见得那紫衣紫发的怪异女人后,肖洁就是心神不宁,彷徨困惑,这于她来说还是头一次。她现在还清晰记得,那女人能将那七八个倭人叠摞双肩很轻松的走掉,她被那女人威压所制竟连一步也迈动不得。

这对肖洁来说是耻辱,她想到虽然那些洋人对她而言是魔鬼,是怪物,但是以身手来说还是能对付的,就是意志还是训练不够,需要加强。

就这样,齐乐天默念了一夜的佛号,肖洁也静坐了一夜,直到第二日天见佛晓,从风巽街区奶奶庙所在的那片山林子里,走出一男一女来。男的身穿白色亚麻褂子,大辫在脖子上缠绕,身形消瘦,一张刀削般的脸庞,浓眉大眼,方阔口。

女的正是前日董小美在林中遇到的钟珂,她正极不情愿的对那男人絮叨道:“龙,我们这一直在这山林里带着正好,你却为何要吵着出来。你可要知道,你这状态是不可在人多地方久待的。”

那叫龙的男人有些无奈的说道:“珂儿提醒的及时,可是这都到了京师不逛逛多可惜啊。何况我对自己身体有把握,今天不会太容易发作。”

钟珂听完一愣惊问道:“为什么?难不成你对那女孩做了什么?”

“没有没有,”龙赶紧摆手否认道,“你可是亲自将那女的送下山的,而我也不会违你意思擅自出林,所以没有。”

随后龙叹口气道:“只是……与我接触的女子,即使我无心伤害她们,她们也会自行吸走我的体寒,大凡情况不出时日便会受不了死去。这委实是怨不着我了。”

钟珂听了不觉哀婉道:“怎会那样呢?那个姑娘很是善良,本应有个很好的生活,实不该有如此痛苦的结果。”

龙摇头说道:“这不就是人常说的,时也运也命也。怪只怪她多管闲事,自惹得了这等祸事。本来那时我见她碰着我了想给她个痛快了结,谁知竟被你阻拦住了。”

钟珂止住脚步凝视着龙问道:“龙,难不成你是怪我了?”

龙见到钟珂神情似乎生气了,忙摆手并凑到钟珂近前笑道:“珂儿你别误会啊,我可没有怪你的意思,你阻拦我也是挡我杀生,教化我善念为本,慈悲为怀。我自时刻牢记,那个南无阿弥陀佛。”

钟珂听得舒口气说:“若如此甚好,你须谨记一念成佛一念成魔,成魔易却成佛难。来,让我们先为那可怜的姑娘祈福。”

说着钟珂拉着龙坐到地上,龙是极大的不情愿,心里还在记挂着某件事,并想这人都要死了,还祈得什么福呢?但是这些终是他心里话,表面仍是耐着性子与钟珂一同吟诵大悲咒与往生咒,口念阿弥陀佛。

齐乐天一早醒来,精神比先前更加萎靡,双眼蒙上两只黑圈。但他记挂着董小美安危,仍是起身下床,然而脚刚粘地腿依旧是一软,令他栽倒在地,不过齐乐天依旧坚持着往门口爬去。

这时房门猛地打开,从外面跑进几人,七手八脚将齐乐天扶起坐在一条板凳上,让他趴在木桌子上。肖经山皱着眉头看着齐乐天那副惨样,却不知该说些什么。

齐乐天见到肖经山,却是仍旧问道:“肖大哥,小美她怎么样了?有没有醒来,状况有没有轻点?”

这时白俊启从外走进来,给齐乐天面前摆好一只水碗一块薄饼,说道:“你若是真的担心小美安危的话,就先吃点喝点,有了力气自己去看。不要凡事都问我们,我们现在也是很烦乱的。”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