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从文

沈从文

何时何地都会有那么些怀着满腔热血的年轻人。

这个年代

那个年代

只是热血浇洒出花朵的人儿少罢了。

沈从文

北上帝都走出自己的一片天地的男儿。

也许你只记得他北上时只是个有着小学文凭的年轻人,可是,一个小学文凭的人不代表他的文化素养就低。他的中文功底已经有了些许。也许和同时代的大师们这个年段相比,他或许是个“文盲”。这是没有办法的事,环境所致。

亦如今天人们常说的机会是公平的那样,是不对的。

沈从文文字的淳朴灵气,是他“返璞归真”,要知道他在军队里见过的“人头落地”比很多人见过的鸡头落地都多得多。更何况连这个都没有见过的你我。

见过如此场面,人可能会扭曲,更别说他那时还是个孩子,为他的选择是善、是美。这是那些呆在书房里的人所不能体会到的。他们只是丛书中摸索人性,而变得尖酸刻薄。沈从文直面了荒诞人生,体味到了别样的珍贵。

他决定帝都寻梦,变换人生

觉醒,改变,付出

促使他北上的是一个印刷工人赵奎五,这个人有许多的新书杂志,这些是沈从文所没有见过的。在这些书中他看到了别样的风景。

“为了读这些新书,知识同权力相比,我愿意得到智慧......不能随便马虎过日子,不能委屈过日子了。”

他一个人想了好几天,最后决定要走出自己这片小天地,去看看外面的花花世界。


沈从文

“尽管向更远处走,向一个生疏世界走去,把自己生命押上去,赌一注看看,看看我自己来支配一下自己,比让命运来处理得更合理一点呢还是更糟糕一点?若好。一切有办法,一切今天不能解决的问题明天可望解决,那我赢了;若不好,向一个陌生地方跑去,我终于有一时节肚子瘪瘪的倒在人家空房子下阴沟边,那我输了。”

就这样他决定北上求学

领着三个月的工钱二十七块钱,家里给的二十块钱。

由保靖出发,经汉口,到郑州,转徐州,转天津,历时十九天终到达北京。

住进北京西河岩一家旅馆,旅客薄上记着:

沈从文年二十岁学生湖南凤凰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