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伴背后是有目地的

睡觉前脑海里还在盘旋,原来我每一次说要陪伴多宝,虽然每一次我都很用心,也常常关注力给到多宝,但发现背后还是有更深层的目的,就是可以用这么正当的合理的理由来阻止我去做我喜欢的事情,晚上跟多宝在一起做手工的时候,才发现,我本质上是不愿意牺牲的去陪多宝的,而是更享受我和他一起快乐的玩耍,就如晚上,我很静的做着手工,他也喜欢的在旁边倒腾来去,两个看似在互相陪伴却是在各种的快乐里。而之前的很多时候陪伴是牺牲的只为了他喜欢的行为去陪时,我内心是有一部分无奈和觉得不陪会很内疚在的。

所以每一次去参加喜欢的沙龙,去做一些喜欢的事情时,而在做这个事情时是无法跟孩子在一起的,那么我就有很深的内疚感,原来看似我选择陪伴孩子行为,实际内心是内疚过多,而一旦喜欢的事情和陪伴孩子的时间冲突时,我内心就无法并也难以遵从心的选择。所以我的内疚会极大的阻止我去做喜欢的事情,因为会有时间冲突。

而内疚来源于我的什么呢?

如果我不陪伴就会觉得自己这个妈妈做的不称职。

如果我是个不称职的妈妈,我就没有资格去面对身边的人,他们就可以随便的指责我,嫌弃我,如此我就要看人脸色而活,会很卑微,生不如死。于是我为了让自己有点地位用做一个称职的妈妈来换取,而如何做一个称职的妈妈呢?时间,质量上都要满足多宝,尽量不拒绝他,尊重他,听从他,不打压他,让他活出自己的天性(这里有部分是脑部分是心)所以看似活在真相里。而实际是为了让自己做一个好妈妈,所以只要婆婆和老公有打压孩子的苗头,我内在就很难受,因为要让我体验那个卑微的自己了。而实际又是我相信了自己卑微所以才需要通过做好妈妈来证明自己。

为什么我就这么相信自己是卑微的,第一感觉是在爸爸妈妈面前我是抬不起头的,特别是爸爸,要对他为首是从,要会看他脸色,否则要杀要剐就是他说了算,我就会很惨。那时我就深信了自己是如此卑微的,所以一直在证明自己不是卑微的。好累,连做妈妈都是带着深层目的的。这也是第一次觉察到自己这一部分。

看到了有一种不要的乏味感。而我本身我愿意相信自己是跟每一个人一样,独一无二的,有自己属性的。事实也让我体验到过我自己绽放时的感觉,和那种宁静的感觉。

但发现却无法时时刻刻都在宁静的感觉里,内在太多的情绪拉扯,以至于常常被过往的记忆和感觉牵扯着,跟随着反应。

头脑里思绪不断,一会担心钱不够用,一会担心被人评判,一会担心自己做不好,总之,遇见任何一件事在脑海里都能闪现无数个念头飘过。

唯有平静能让我放松,唯有觉知能让我平静。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今天在“得到”听了马徐骏分享哈佛商业周刊关于创业公司如何活下来的4条治理建议,对自己有些触动,将一些体会记录下来分...
    只言温暖阅读 306评论 0 0
  • 我想自己走,慢慢长大 那你还会回来吗?我等你 我不知道,也许会回来吧 嗯,好,我等你 删了所有的联系方式 假装不...
    书辰阅读 524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