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在城市角落的蚁族》第十四章 一无是处


重新找工作的日子,并不容易,杜月并不知道,自己可以干什么,或者想要干什么。

那些日子,杜月和杨帆几乎把整个西安城跑了个遍,穿过繁华热闹的钟楼,走在古老而历史悠久的半坡,经过那破旧而沧桑的东郊,站在护城河上歇息,手抚过千年的古城墙,停留在大唐芙蓉园的广场。

杜月想:“会不会有一天,我会有时间,去欣赏这古城的风景,感受这古城的历史。不用这种这般奔波,寻找未来。”

杨帆说:“月月,只要不放弃努力,我们会有机会的。”

他们站在公交车上,头上流着汗,手里拿着水,竖起耳朵听着公交车报站。到站的时候,用尽全力从人群中挤出来,下了公交车深呼一口气。

阳光火辣辣地照在人的身上,有种被烧熟的感觉。杨帆递过手里的水说:“月月,多喝点水,我听说,昨天南稍门有两个人被热死了,我们别还没有找到工作,先中暑了。”

杜月接过水,喝了一大口。“这天气真是太热了,你工作有没有合适的?”

杨帆说:“昨天平安保险给我打电话了,让我去上班,你看如何。”

杜月想了想说:“倒是可以考虑。”

两人在大街上边走边说着,“这再找不到工作,就该吃土了。”

接着听见长长的叹息声。两人走进了人才市场,在一家又一家的招聘启事中寻找机会。

收到的通知大多是,你回家去等消息,杜月知道这就是意味着被拒绝。要不就是因为学历的问题,直接被拒之门外。一次又一次的失败,让杜月丧失了信心,退出了大厅,坐在门口的台阶上。“本科学历,本科学历,妈妈的。”杜月小声咒骂着。她想起了妈妈曾经对她说过:“既然你选择,就不要后悔。”

这一刻,杜月心情很复杂,后悔吗?她问自己,她内心没有答案。

有人把传单塞进杜月的手里,杜月拿起来看到,招聘兼职模特,工资日结,上岗前培训三个月。

杜月想起李美丽,好像她说过她要去做模特,或许这个工作真得靠谱,而且不要求学历,工资高。杜月有一丝心动,心想先打电话问问李美丽。

手伸进口袋怎么找也没有找到手机,站起来每一个口袋都摸过了,依然没有。

手机丢了,这对杜月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一时间她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交了房租这个月的生活费已经所剩无几了,这下又丢了手机,这可怎么办呢。

她的手揪着头发,眉头皱着一起,头上的汗水和眼角的泪水一起顺着脸颊滑落。杨帆出来看见坐在门口无精打采的杜月,问道:“月月,怎么样,有没有合适的工作。”

杜月把脸埋进手心里低声说:“帆子,我手机丢了。”

“手机丢了,你在身上在找找。”

“找了,哪里都找了,没有了。”

杨帆过来坐在杜月身边骂道:“这群狗娘养的,真他妈不是好东西。”

“月月,你别难过,我找到工作了,在网吧做网管。我看还有招聘收银员的你也可以试试去。工资还不错,要不要去看看。”

听见找到工作了,杜月这才抬起头,有了一点精神。扶着杨帆站了起来,有气无力的说:“先去看看吧,总不能饿死吧!”又看了一眼那张招聘模特的传单,顺手扔在了原地。

半个月的奔波,让杜月身心俱疲,刚开始的豪云壮志在现实的打击下一点一点的消失。

要有三年以上工作经验,要有本科学历,要会英语,要有一技之长。杜月才发现自己一无是处。

这样的事实,让内心被掩藏许久的自卑渐渐的出现在她的性格里,说话的时候,总是盯着别人的脸,小心翼翼的观察着人的情绪。甚至对自己的要求也越来越低。

在辞职重新开始的时候,就把做收银员,服务员,卖保险,卖保健品,上门推销,这些都排除在外。这一刻她突然发现除了这些工作她什么都做不了。

能找到工作或许就不错了,杜月心想。身边的杨帆依然是一副宠辱不惊的样子,长大后的杨帆总是给人一种无欲无求的感觉,好像他对未来从未有期待。

杜月转过身问:“杨帆,你说,我们未来会是什么样子。我们会在这个城市有一席之地吗?”

杨帆看着窗外许久才说:“未来,好像很远,好像看不到。”

杜月不再说话,两人就那样静静的站着。离目的地有一个小时的车程,车子上的人好像从来不会减少,永远是那般拥挤,有时杜月会被挤到杨帆的怀里,隔着薄薄的衣服,杨帆能感受到杜月的温度。

她的头发有属于她的味道,脸上的绒毛在阳光下显得十分可爱。他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就这样陪着她真好,他小心翼翼护在杜月的身边,防止有人靠近,碰到自己的女神。

杜月看着窗外,繁华的城市,拔地而起的高楼,川流不息的车流,来来往往的人群,万里无云的天空,有种深深的无力感,原来生活就是这样子。

到站的时候,已经下午三点了,正是最热的时候。下了公车车,一股热浪迎面扑来,杜月用手抹了抹汗说:“这天气真是要把人热死的光景。”

杨帆说:“上班了就好了,公司都有空调,不会这般热。你看就是前面的小蚂蚁网吧。”

杜月顺着杨帆指着的方向看过去,一个两米多高的牌子竖挂在一个不到一米的小门上空。周边都是低矮的小房子,街道两旁矗立着两排梧桐树,遮住了阳光。远远看去很美,很适合与爱人手牵手漫步,浪漫而唯美。

两人走进了小门,上了二楼。网吧里很热闹,说话的声音,键盘的声音,笑声,还有各种各样的味道混合在一起,带着浓厚的生活气息。

杨帆站在吧台前说:“我是来应聘网管的,这是我妹妹来应聘收银员。”

那女孩看了一眼他们,然后扯着嗓子喊:“刘姐,有人找工作。”从后面的小房子里,走出一个女人,睡眼朦胧,打量着眼前的人儿,头发乱糟糟的,眼袋很大,黑眼圈很深。在网吧昏暗的灯光下看不出来年龄。

她慢腾腾地坐了下来,靠在椅上上说:“身份证带了吗?”

杨帆把身份证递了进去,她看了两眼身份证,又看了两眼他们说:“明天下午来上班,实习期工资950,转正之后1200,两班倒,没有问题明天带上身份证复印件过来。”

杨帆和杜月连声说好。

从网吧出来,两个人都没有丝毫找到工作的兴奋,安静地走在这条小路上,前面牌子写着太白南路。

这是一条完全陌生的街道,离住的地方很远。杨帆思虑 着这些,可是一想到,每天可以和杜月一起上班,心中又多了几分期待。

杜月听见杨帆肚肚咕咕地叫声,这才想起两个人中午还未吃饭。

“去吃饭把!你的肚子都抗议了。”

杨帆说:“哎呀,竟然把吃饭都给忘记了,月月饿坏了吧!”

他们沿着街道走了没几步,就看见一个小面馆,刚到门口,就有一个伙计热情的说:“两位里面坐,吃啥?啥面都有。”

“月月,你吃啥?”

杜月说:“啥都行。”

杨帆对伙计说:“来两碗,臊子油泼拉条,一大一小。再拿两个冰镇冰峰。”

然后就听见伙计报单:“油泼臊子,一大一小,辣子多。”

杜月笑着说:“西安这吃个面,有种回到古代的感觉。真是有趣,要是把伙计叫上小二,更有意思了。”

看着笑了的杜月,杨帆心情大好,手里麻利的剥了几瓣蒜,放在杜月的面前,坏笑着说:“吃面要吃蒜,才是绝配。”

杜月把蒜推到杨帆面前说:“我才不吃蒜,我是小仙女。”惹得杨帆哈哈大笑。

两人打闹之间,伙计已经把面端上来放在他们的面前,杜月喝了一口冰峰说:“这面你别说,还真是好吃,怪说有名呢。”

油泼面,顾名思义,就是下好面条和绿菜,放上葱姜蒜和辣椒面,用熟油浇在上面,再加上一勺臊子,那香味能飘几里。简单好做,好吃,劲道,若是再加上一勺韭菜抄西红柿,那更是完美了。

陕西的面食闻名全国,自有它的道理。杨帆用筷子一拌,挑一口放进嘴里,看着都让人流口水。杜月说:“人家陕西的面要蹲凳子上吃呢,或者蹲门口吃呢,你这样你不对。”

杨帆说:“你去蹲门口我看看。”

两人说着闹着就吃完了饭,可能是饿久了,碗吃得干干净净。

杜月指着自己的腰说:“这来西安几个月,啥也没有,竟长肉了,这西安的美食真是让人无法抗拒。”

杨帆白了一眼杜月说:“,你再长十斤肉都不胖,不过这大西安确实是个美食城,赶明我带你去吃那家葫芦头,更是正宗。”

那天吃完饭,他们在街上溜达了很晚,才坐着车回去,竟忘了给周航讲电话丢了的事情。

两人有说有笑的回到家,看见门口一个黑影。还未等杜月看清楚,就听见黑影说话了。

“你怎么回事,一下午手机都打不通,我还以为你丢了呢。”

杜月这才想起忘记给周航讲自己手机丢了的事情,小声说:“我手机丢了。”

杨帆看见周航,刚才脸上的笑容瞬间不见了,瞪了一眼周航,转身进了自己的房间。

杜月看见黑着脸的周航,没敢出声,走过去打开门,周航也跟着进来了。刚一进门,他就一把把杜月拥进怀里说:“杜月,我很担心你知道不知道。”

杜月伸出手环住周航的腰,把头靠在他的胸前说:“哥哥,我很累。”周航没在说什么,心中的所有愤怒,在杜月说出那一句我很累的时候,都烟消云散了。只要她好好地就一切都好。

出租屋里泛着热浪,头顶的风扇咯吱咯吱的响着,昏黄的灯光下,墙上映出他们的影子,像一副唯美的画美好而浪漫。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心情大好的杜月,脸上的忧云渐渐散去,那张美艳的脸上绽放着笑容,惹得店里的客人们垂涎三尺。尤其那红色高开叉的旗袍,更...
    无戒阅读 3,842评论 81 145
  • 那天之后,杜月和周航的关系变得很微妙,不远不近,也未有其他进展。 这时已是夏天了,热得要命,整个城市像是一座火炉,...
    无戒阅读 4,332评论 90 160
  • 上一章 杨帆带着杜月在村子的小巷子穿行,小巷子是楼房与楼房的间距,一米多宽,没有路灯。路两旁的粉红色的灯光,给这条...
    无戒阅读 4,164评论 82 122
  • >>格 风 躲开语言的种种假说。在大厅之外痛哭 这秋天的章鱼古老的河床辗转反侧:左边伯利恒,右边耶路撒冷没有内容之...
    格风Mimixinzang阅读 79评论 0 4
  • 1.每逢佳节倍思亲。 又是一年元宵节独自在外地过了,仔细数来好像已经有四个元宵在距家千里之外的地方了。想起那句歌词...
    小K_sn阅读 11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