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是你的谎言【2】

字数 3707阅读 142

第二话「友人A」

文:YuShi

1

那个叫做薰的女孩牵起了我的手“你也一起来吧!来看我的小提琴比赛。”她眼里闪烁着的美丽光彩,是一种比春天还要美丽的存在,我一时竟找不到拒绝她的理由。

“薰,你的比赛是几点开始的啊?”小椿问道。

薰歪了歪脑袋,认真的说到“好像是两点。”

一旁的阿渡抬起他手腕上的手表看了看“啊,可是现在都已经两点二十了啊!都开始了这么久了!”说罢便拉起我们就往前方的赛场冲。

薰俏皮的朝她吐了吐舌“安啦~没事的,我是第四个上场的。”

我们一行人冲进了赛场,大厅的冰冷的空气让我打了个冷颤。说来,我也已经很久没有来到这种地方了,我自嘲的笑了笑。

“哇,感觉这里很专业的样子哦!”阿渡看着候大厅着礼服的小提琴手感叹道。

“恩,这个藤和音乐比赛是挺受重视的。”我回答着阿渡。

“各位,那我先去比赛了哦!”薰跑到候赛口转过身来对我们又是甜甜地一笑。

“小薰,加油哦!”“小薰,我看好你。”小椿和阿渡对薰说到。

大厅周围的男男女女的议论声却把我拖进了另一个深渊,那是个我不愿回忆起来的情形。

我仿佛又看到了坐在轮椅上的妈妈,插着呼吸器的妈妈,处在黑暗中的妈妈,对我说“去吧,公生,这里是属于你的地方。”我仿佛又听到了我11岁时比赛完周围那不大不小正好能被我听到的议论声“人肉节拍器”、“妈妈的傀儡”......

“公生,你楞着干什么,进去了啊!”小椿熟悉的声音把我从回忆的深渊带了出来。

而我握紧的双手,早已布满了冷汗。

2

我和小椿,阿渡进入了比赛大厅,周围的人纷纷向我侧目。

“啊,这个是弹钢琴的那个有马君吧,他可是彩木竞赛最小的优胜者!”

“我还以为他去国外进修了,他怎么会来小提琴组看比赛啊?”

古典乐的圈子还真是小,我默默地垂下了眼帘,并不想听到关于我的过去。

“曾经的名人,快坐下吧!”阿渡拍了拍我朝我笑嘻嘻地说道。

“喂,你一开始就知道,你故意隐瞒,故意不说来听她的演奏对吧!?”我一坐下便把头转下小椿,对她恶狠狠地说着。

小椿朝我尴尬的扯出一丝笑容后,把头转向了地面,她用一种很少见的声音轻轻对我说着。

“可是,你如果事先知道,就不会来了吧......”

我的身形顿了顿。

她又接着说“所以,我才拼命瞒着你,不让你知道。”

我听了小椿的话后,将双手握紧,深深呼吸了一口。恩,还是这样,干燥的冷气与尘埃的味道。

只是,我那双轻轻颤抖的双手...我到底在紧张什么?

比赛开始,一个个选手依次上台拉奏着千篇一律的指定曲目,阿渡一会就睡着了,而我,我的右手在黑暗中静静地和拉奏者打着节拍...他们拉奏得都很好,节奏性很强,音色的强弱也很好...

在我认真地聆听着的时候,我却不知道,小椿扭头看向了我,她看到了我坚定的目光认真地看着舞台上的演奏者,小椿朝我露出了欣慰的微笑。

下一个就是薰上场了,小椿摇醒了熟睡的阿渡。


3

“哒,哒....."高跟鞋踩着木地板的声音缓缓徐来,穿着一身白色礼裙的薰站上了舞台。

”哇,小薰好美啊!“我身旁的阿渡和小椿痴痴地望着舞台上的薰,感叹道。

而此刻站在舞台上的薰深深的吸了口气,闭上双眼,默默说道“Eloim Essaim Eloim Essaim(译:请聆听我的请求)”

睁开眼,抬起手,架好姿势后对伴奏的钢琴师略略点了点头示意她可以开始了。

第一个音,舒缓而低沉,而后的一连串都静静的,如同少女的低语,突然,她眼神一定,音突然开始高昂起来,气势磅礴,仿佛喷涌而出的河水!

伴奏的钢琴师显然也没料到薰会无视她的伴奏,“乱拉一通。”

“这真的是同一首曲子吗?”“小薰好厉害啊!”阿渡和小椿在旁边说道。

我清了清嗓,对他们说道“这确实是比赛制定的曲目《克莱采》,只不是,这已经不是贝多芬的曲子了,这是一首崭新的,属于她自己的新曲子!”

我说完后,继续望着台上的薰,在我眼里,她蛮横暴力,性格又差,不听别人的解释,对她的印象简直糟糕透顶。但是此刻,穿着一袭白裙子,黄色的长发柔软而随意的披散着,认真而专注地拉着小提琴的她,好美。

此刻,听着薰的演奏,底下的评委席却炸开了锅,“这个女孩子还真是与众不同,很有自我个性啊!”裁判A赞叹道。“是啊,很久没见到这样有创新意识的孩子了!”裁判B笑着符合着A。

而坐在中间的裁判长则一脸阴沉,他可是个固执的老古董。

“她,她简直是胡来,在这个神圣的地方,她居然有脸拉奏成这样,这,这是对音乐的亵渎!这是对原作品的挑衅与不尊重!”裁判长气得胡子一吹一吹的,握笔的双手颤动着,而后,他恶狠狠的在薰的评分表上划了个大叉!

一曲毕了,薰朝大家深深的鞠了一躬。整个大厅立刻爆发出如雷般的掌声!

她开心的朝大家笑道,心里却想着,你呢,你从我的音乐中感悟到我传递的东西了么?

“公生呐,你看小薰拉得这么好,大家都很喜欢她,她肯定可以进决赛吧!”小椿闪着她亮晶晶的双眼向我问道。

“是啊,小薰可是唯一的一个没让我睡着的演奏者!”阿渡挠了挠头,有点不好意。

“不可能的,她没按照曲子来拉,已经失去了继续比赛的资格。”我沉静的说道。

“啊,可是,她拉得真的很好哇!”小椿有点不相信我说的话,放大了声音向我说。

“如果是演奏会她这么拉,很好,可是比赛就一定得按照曲谱来啊。”我眼神复杂的看着舞台上的薰。

她不会不知道的。

那她,到底追求的是什么?


4

中场休息中,我们几个一起走出演奏室,来到大厅透透气。

“哇,那个4号选手好厉害啊!”“对对,好像叫宫园薰!”一旁的参赛选手议论这着。

“嘿嘿,公生,阿渡,你看,大家都在议论小薰耶,没办法,她今天简直是太帅了!!”小椿激动的说着。

“小椿!”换下礼裙的薰又扎起了高高的马尾,她正朝着我们走过来。

“姐姐,这个花花呢,是给你的,我和她刚刚听了你的演奏,我们很感动,你拉得很好!”一旁的两个小妹妹抱着一束大大的花,闪着她们的大眼睛看着薰。

薰听到后,愣了愣,弯下身子对小妹妹笑着“你们给姐姐的花吗?谢谢了哦!”说罢,还温柔的摸了摸女孩们的头。

“小妹妹,姐姐先走了哦,我的朋友还在等我。”薰说道。

此刻的薰,一个比完赛的小提琴手,向等待她的我们飞奔而来,穿越层层人群,手中怀抱鲜花。此刻的她,很美。就像电影里的慢镜头一样。一下,一下,她的每步都轻轻地踩在我的心头......

一旁的阿渡却早已按捺不住,也朝着薰大步走去。

“小薰啊,你真是太棒了!”阿渡笑嘻嘻的朝着薰竖着大指姆。

是啊,薰真的很美,就像电影里走出来似的,可是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呢,我不过是电影里的路人角色友人A罢了.......

我站在一片阴影之中,望着阿渡和薰的背影默默想到。

5

“薰小姐,再等十分钟入围名单就出来了。”一旁的工作人员和善的对薰说道。

“啊,我对这个不感兴趣的。”薰随意的摆了摆手,就朝我走来。

不感兴趣吗?我脑海里突然又闪现出坐着轮椅的母亲,她处于黑暗中,她一遍又一遍地向我强调着:

“不是第一的话就没有任何意义!”

那,薰追求的是什么呢?我又想起了她站在舞台上那快乐的神情.......


“你觉得我拉得好嘛!”薰站在我的跟前,问着我。

我愣了愣,正想回答她,却看见她左手正在微微的颤抖着。

我扯出一丝笑意,看着她怀中的花说道“我还是第一次看见有人能在预选赛就得到别人的鲜花呢。那两个孩子也不认识你,但是她们却在听了你的演奏后就急急忙忙的去买花送给你,在她们眼中,你肯定是很棒的。”

薰嘟了嘟嘴:

“那,到底是好还是不好呢?”

6

比赛后的几天,我一如既往的在学校上课,当然,还是一上体育课就跷课来到音乐室练钢琴。

有点累了,我躺在地板上准备小眯一会。

我刚一闭眼,脑海里却浮现她的身影,她比赛那天的身影。

“啊,公生,我就知道你在这里!”耳边传来阿渡的声音。

我睁开了双眼,坐了起来。

“公生,你在这里想什么呢,是不是青春期的烦恼啊哈哈,是不是喜欢上哪个女孩子了?哦~是薰吧?确实,她这么可爱,我也很喜欢她的!”阿渡一个人在那说了大半天后。

我却想起了我和薰第一次见面时,小椿对我说的话“小薰喜欢的可是阿渡哦,你就是个友人A而已啦。”

我默默的摇了摇头,闷闷的说着“不会的,她喜欢的是你,怎么可能喜欢我。再说,我也不招人喜欢..”

阿渡拍了拍我的肩“那你刚才是不是在想小薰啊。因为你喜欢她,所以你的眼中就有她了。人啊,总是盲目的去爱。

他看了看天花板继续说道“再说了,能不能可是女生决决定的。”

“哈哈好了,我约了女生的,就不跟你说了,拜拜。”阿渡朝我挥挥手,便走了。

7

这几天,薰比赛那天拉奏的旋律总是跳动在我的心房。

我很想再听一次,却又不想再听到;

我想再见她一次,却又不想再见她。

这种感受,该如何名状,这种心情,又该如何言语。

我一个人走在放学回家的路上,默默想着。

突然,一双擦得亮亮的小皮鞋出现在我的眼眶中,我抬起头,竟是薰,她穿着与我相同校服,原来,她和我们是一个学校的。

薰也看到了我,指着我,笑道“hi,友人A。”


“阿渡君呢?怎么没见他呢?”薰朝我的身后张望着。

我想起了阿渡放学前才告诉我他约了女同学..

呃..“啊,阿渡啊,最近学校有足球比赛,阿渡是队长,所以组织大家留下来训了!”是的,我对她说了个谎。

薰好看的眉头皱了皱“这样啊,那,那我就去学校找他吧!”说罢,抬腿就准备走。

啊啊不行,她要是去了岂不是露馅了?

“啊,这个啊不太好吧,你去的话可能会影响他呢!”我一咬牙,继续圆着我刚才说的谎。

薰的身影顿了顿“好像是的呢,那我不去了。”

听到他这样说,我终于松了口气,扶了扶我的眼镜。

“那么,我现在宣布,任命你,代替他,友人A!”她忽然转过头,对我笑着说道。

目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