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我们互相偷走的》第七章 失去才要逃避

第六章回顾

平静下来之后,木子又写了半个小时的作业。到了结束的时间,很欢快地和Lisa告别,自己坐车回家。

快要到家的时候,电话响了起来。木子看到那个烂熟于心又面目可憎的号码,毫不犹豫地挂断了。自从上次吵架之后,已经过去两个月了。他不断打电话过来,木子都没接,还不想面对他,那个曾经让他骄傲、依赖的爸爸。他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冷静地和他说话,眼下肯定是做不到,索性不见为好。

到家之后,妈妈早已经准备好晚饭,都是他爱吃的饭菜,做饭的围裙还没来得及解下来。看到他回来,满脸笑意都从眼角溢出来,慌忙帮他取下书包。

“累坏了吧儿子?快洗手来吃饭。”

“没事的妈,不累。”

从洗手间出来后,饭已经盛好了,妈妈正在往他碗里夹虾仁。他把每道菜都吃了一些,每个都说好吃,边吃边给妈妈也夹了个虾仁。吃完饭后,妈妈催促他回房间学习,自己去收拾洗碗。

他看到妈妈进厨房后,站在水池边好久没有动静,后来就抬起衣袖在抹眼睛。想到自己最近任性的表现肯定让她很担心,不由得眼睛酸起来。他故意很大声地喊:“妈,你收拾好了去楼下散散步,别总在家里呆着啊。”厨房传来一声欣喜地应答声。

高三的生活很单纯,每天都是写不完的卷子。晚上回家后补完作业洗漱完,沾上床就睡死过去了。这样很好,脑袋里被随便什么东西填满,就没有多余的空闲去想那些不开心的事情,他开始喜欢上这样简单重复的生活,甚至希望高三就这么一直念下去。妈妈每天变着花样做好吃的给他,周末可以去和Lisa聊天,没有什么事让他为难,觉得自己正在变成一个幸福的孩子。

这天考试完之后,放学时间比平时早一个小时。走到家门口发现,门半开着。里面传来熟悉的声音:“我知道他还在恨我,这两个月给他打电话他都不接。想带他吃个饭,好好和他聊聊,他一直都不给我机会。我知道我对不起你们,但是我希望他真的不要恨我,求求你和他好好说说。”

木子没有走进去,他们离婚后这么几年他都没有登过门,今天他竟然来了。这个男人那么狠心地离开他们,让他和妈妈没有完整的家,怎么可以轻易原谅他,应该让他越难过越后悔才好,这都是他应得的,坏人应得的惩罚。

“你等下,我给儿子打个电话说一声,让他放学早点回来。”妈妈的声音很平静,妈妈似乎对他没有那么恨。木子慌忙放轻了脚步悄悄地从楼梯冲到楼下面,接到妈妈打来的电话时,他正在找一个隐蔽的地方藏身。

“儿子,你放学了吗?今天能不能早点回家?”

“今天我们要留在学校考试,还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我就不回家吃饭了,放学后和同学在外面吃吧。”他希望等高考结束后,等他满十八岁后,这些烦人的事情再冒出来和他打斗,现在他还不想去像个大人一样和那个男人吃饭说话,他还不想长大。

“这么晚啊,那放学了你给我打电话我去接你吧。”

“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行,和同学一道很安全呢。”

“好的,你们路上注意安全,尽量早点回来。”

挂完电话,木子长长地出了口气,想到自己可以躲避掉这次尴尬的见面,不由得跳起来大喊一声:“哦耶,我自由了!哈哈哈!”然后大步流星地朝小区外面走去。刚走出小区大门,他看了看两边的路口,一下子却不知道该去往哪里,刚才那种痛快的感觉就淡了几分。

小伙们在学校的时候就已经说好了,有的要趁考试刚结束出去看电影吃大餐放松一下,有的要趁着放学时间早去辅导班补课,比较累的要回家早点睡觉,不确定谁会在这个本该狂欢的夜晚收留他。不知道Lisa这时候在不在家,可以去她那儿待会,可是一想到突然打扰不太好,这个念头也放弃了。

木子沿着三环的道路随意地走。五点多钟,外面有点烦闷的燥热,有一群群的黑色小飞虫擦着眼镜飞过去。下班的人慢慢多起来,路面在有些路段显得拥挤而凌乱,公交车的声音,路边等车的人急躁的抱怨声,旁边商铺两元店永不疲倦的叫卖声,都让这个初夏的傍晚显得热闹无比。

他远远地看着那些随着车辆涌动的人群,或者被车辆带走,或者被车辆从车门卸下来,他们都是急匆匆地往某个地方去,那些回家的,家里一定有他们的爱人;去约会的,那一定是盼望了好久的相见;哪怕是出去有个饭局,也可以和朋友们痛快地聊天喝酒,他开始羡慕这些人。

刚出门时太阳还像个红灯笼一样挂在小区大楼的上面,只是半个小时的功夫,下面的三分之一已经被大楼挡起来了。好像有个人在放风筝,有一根很细很细的线拴在太阳上,它才会不情愿地一顿一顿地往下掉。每掉一下,眼前的世界就小了一圈,那个大红的灯笼发出的光线也瘦一圈。

肚子里有东西在游走,不断有声音传到耳朵。木子开始有一丝饿的感觉,却不知道该在哪家档口停下来,吃点什么来打发这难捱的晚餐时间。继续往前走,两边的招牌开始变得陌生,这些地方离家虽然不是很远,自己平时却不怎么走动,有一丝陌生的感觉。

太阳下落的速度更快了,开始有稀薄的昏暗从远处包围过来。他站在一个高处的天桥上望着它,想目送太阳掉下去。还有最后一个手指宽的边能看到,不知道现在挡住太阳的又是哪个楼,太阳也要被叫回家吃饭了。

当太阳的最后一丝踪迹消失,天空就黑了,木子感觉周围的东西都在一点点变小,一点点远去,只剩下自己和那个天桥,越来越高越来越高,悬在半空中一样,清楚地看到地上的车流和各个街道亮起的路灯,那些微小的事物组成一个世界,自己像一个庞大的怪物,从另一个世界觊觎着这里和谐的画面。那些黑暗则是更可怕的怪物,可以吞没任何形状的东西,他感觉自己正在被一点点吞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