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少年,你还爱看落日吗?

年少时的欢喜总是刻骨铭心,你还记得那个静若处子的白衣少年吗?你还记得那个动若脱兔的白裙少女吗?多年以后,我依然可以清晰地想起那个落晖里的少年,那是我年少的记忆里最亮眼的色彩,也是心里灰尘落得最多的角落,无法触及,不忍打扰。

图片发自简书App


夕阳落下的那一刻染红了我的脸颊,我伸出手,那片灼热的光穿过我冰冷的手掌,我总想抓住他,我想抓住他,跟着那束光去看看年少时总坐在窗边看夕阳的的男孩,还有那个坐在槐树下偷偷看他的女孩……

  我叫柯萱,今天是我转到名扬中学正式上课的第一天,我来这儿的原因很简单,我被上一所学校开除了,开除的原因嘛更简单,因为我翻墙出去上网被教务主任从墙上抓下来了。最终,爸妈一气之下把我发配到了这儿,墙高得我爬不上去的一所寄宿制学校,我想他们一定是想让我在这儿自生自灭,我只有既来之则安之,在此养精蓄锐,只待周末出去狂欢。

  来到这儿后,我俨然一副乖宝宝的样子,而我要干的就只有一件事,睡觉。刚开始老师还很热心地叫醒我,后来次数多了,可能他们都觉得我烂泥扶不上墙,也就本着你不犯我我不烦你的原则,让我整日和周公游逛世界了。

  除了在教室睡觉我还有一个爱好,傍晚坐在教学楼旁的老槐树下听鸟叫,我喜欢鸟儿叽叽喳喳地乱叫,像极了一个没有指挥家的乐团,也像极了一首没有曲子的歌,那么自由,那么独一无二,我喜欢槐花那股淡淡的清香,浓烈而不刺鼻,纯洁而不妖艳,我还喜欢坐在二楼窗边的安静的男孩,他干净的就像槐花一样洁白无暇,他总是安静地坐在那儿,看着即将落下的夕阳,所以在无数个日落的时刻,他看着夕阳,我看着他。我每天都期盼着傍晚的到来,因为这一刻我可以毫无顾忌地看着他。

  他就像是一块巨石,将我波澜不惊的生活激起了惊涛骇浪,我的粘贴复制式的生活开始有了一点希望,我开始盼望太阳夕斜西下,又盼望它缓慢地落下,可以让这一段时间长一些。日子就这样一点一点地流逝,我想,如果这三年可以这样过去也还不错,有希望的日子总不会太差……

  生活却好像很爱和我开玩笑,太阳不再像之前那般炙热但依旧火红地落下,鸟儿依旧不停地歌唱,只有槐花不再盛开,开始随风落下,香气更浓。那个男孩也已经好几日不会坐在窗边看夕阳落下,我也曾偷偷跑去他的班级查探,他已经好几日不来上课。我躺在槐树下,看着鸟儿在树枝间嬉闹,我想,本来就没有人会一直呆在原地,我还是睡觉吧,我开始闭上眼不去想这些烦心事。

  “你好!”一声好听的声音冲进我的耳朵,我一激灵地坐起,眼前站的不是别人正是夕阳男孩,是的,夕阳男孩,这是我给他起的名字,独属于我的名字。

  “呃……你好,夕阳男孩”我的声音有一丝颤抖。他疑惑地看着我,说了一句“夕阳男孩?是我吗?”

  我不好意思地挠挠头,低着头说“因为我不知道你的名字,发现你老是看夕阳,所以就给你起了这个名字。”其实我骗了他,我知道他的名字,但我不想让他知道我偷偷查了他。

  “哦,我叫方华,那个……其实我观察你很长时间了,你总是坐在这儿。”我心想难道他发现我偷看他的事了,正在担心之际,他抬头看了一下说,“我现在知道你为什么总在这儿坐着了,这儿还真是鸟语花香,看夕阳的好地方啊。”我心里松了一口气,生怕被他知道。

  “是啊,你以后也可以来这儿看夕阳哦,我不会说话打扰你的。”我开心地告诉他。

  他低着头,拨弄着他的手指,“我可能以后都不能在这儿看夕阳了,我要到实验中学的重点培训班去上课。”

  “哦,你学习那么好,这次的培训名额是该让你去。”我咧开嘴笑着说。

  “明年我就毕业了,我会去成名一中上高中,听说那儿有一颗比这个还大的槐树,希望以后可以和你一起在那儿看夕阳。”

  “好啊,我还有两年毕业,希望你依旧是我的学长,可以和你一起在槐树下看夕阳。”我坚持笑着对他说。但我心里知道,成名一中是重点高中,我怎么会考上。

  “好啊,我今天回来收拾东西,那两年后,再见。”树上的鸟儿唱个不停,像是在诉说对他的不舍,又像在挽留他。他转身的瞬间,槐花随风飘扬,一粒槐花落在他的发间,随着他渐行渐远,夕阳越发红的厉害了,我知道这是它马上就要消失了。

  从此槐树下少了一个偷看男孩的女孩,多了一个槐花树下看夕阳的女孩。女孩在看夕阳的时候想什么谁也不知道,只有女孩自己知道,她只是活成了另一个人,波澜不惊的眼睛下是一颗思念的心。日子就这样一天天淌过,槐叶落尽之际,夕阳穿过干枯的枝丫,洒在我的身上,我竟然无比地希望,在秋日的余晖下,可以和方华一起看太阳落下,听鸟儿歌唱。

  我想起了那天我的承诺,开始放弃慵懒的生活,用手撑着昏昏欲睡的脑袋,希望可以听懂老师的天书,刚开始的日子并不好过,可心中若有所希冀便无所畏惧,我逐渐适应学习的生活,尽管成绩依旧惨不忍睹。却从未想过停止前进的脚步。我渴望实现那个承诺,在夹杂着槐香的微风中中,夕阳映红我们的脸庞,然后逐渐消退。

  现实总会给梦想一记蒙棍,我拼尽全力却依旧没能考上那所遥不可及的高中,考试失利后我去偷偷看过他,他依旧喜欢坐在窗边,依旧喜欢看夕阳,他也依旧一个人,眼底有一闪而过的寂寞,我的心脏抽搐了一下,同时我也做出了一个自己都难以置信的决定,我要重新回到初三,考上成名一中,不让他一个人看夕阳。

  我开始不知疲惫,发疯似的学习,终于在又一年槐花盛开的季节,我进入了那所梦寐以求的学校。还未来得及给他一个惊喜,我便得知了一个晴天霹雳的消息,他将去澳大利亚做交流生,回来之后,直接保送A大,他像一只断了线的风筝,越飞越远,我追的气喘吁吁,疲惫不堪,我们的轨迹像两条奔跑的平行线,除非有一个转头,否则无法相交,可我无比明白,我们谁也不会转头,只有一路前行。

  我试图改掉这个习惯,可刻在骨子里的习惯又怎会轻易抹去,我开始在校园里找寻他的影子,后来慢慢发现,除了夕阳,我别无所知。我又开始了从前的生活,从此同学们都知道,傍晚,学校的槐树下总一个女孩,没人知道她每天在那儿干什么。就这样我成了同学口中的槐树下的女孩,但他们不知道的是,槐树下的女孩不是一个人,她知道,二楼的窗边有着一个夕阳男孩,只是那个男孩住在她的心里。

……

  草地上,女孩依偎在男孩怀里,他告诉男孩: 年少时,我喜欢夕阳,可他的温暖就像冬日的沸水,倾刻之间,便是刺骨的寒冷。但我仍旧依恋他,因为他在每一天里带给我片刻的温暖,在我无所事事时带给我一丝希望,我拼命地追上他,我拼命地向前跑,却依旧无法抓住他。男孩宠溺地摸了摸女孩的头,满脸笑意地说:“以后,我陪你一起抓它。”

  女孩注视着即将落下的夕阳,嘴角上扬,大喊:年少的夕阳,再见!长大的女孩,你好!

你是我藏在心底的朱砂痣,没有你的日子,我很好,你抠出的那个洞,我用我的青春和灰尘来填满,只是偶尔才会看见那段时光的黑暗,所幸还好,还好他在厚厚的尘土上撒上花种,现在,我终于让她开出了花朵。我很好,你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