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的恋爱及争斗的故事

       

        狼是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遇见那只小白兔的。

图片发自简书App

        那只小白兔正出神地看着一丛紫罗兰花,狼走到了身旁她才察觉到狼来了。

        看到狼,小白兔居然没有一点惊慌,反而微笑着对狼说:“您是狼先生吧,能不能等我一会?”

        狼很惊讶,从来没有一只兔子见到狼不惊慌失措立马逃命的。

        狼不由地问:“为什么要等一会?”白兔小姑娘答道:“我要给这丛紫罗兰修剪呢,修剪后肯定更美。”狼说:“是吗?”小白兔说:“嗯,您等一下,我现在就开始修剪。”她拿出一把小剪刀,修剪起花枝来。狼端坐在旁边,一脸蒙圈地看着。

        和煦的午后阳光照得大地一片金黄,在初秋的暖风轻拂下,狼呆呆地看着这专心致志做事的小白兔,竟然看得有些出神了。

        我今天是怎么了,居然会静静地看着一只小白兔剪花?狼想不明白。

        不知过了多久,小白兔长长呼了一口气,转身对狼说:“狼先生,剪好了,您看漂亮不?”

        “哦?哦……”狼从冥想中惊醒过来,看向那丛紫罗兰花,“漂亮!”狼的眼睁大了,一动不动地看着。

        “是吧,很漂亮吧,我可是留意它很久的!”小白免开心地笑起来。

        嗯嗯,真好看。狼看着小白兔想,原来兔子笑起来这么好看的吗……

        “狼先生,您知道紫罗兰花的花语是什么吗?”

        “这个……不知道。”

        “告诉您哦,是永恒的美与爱哦。”

        “是这样的吗……”

        “嗯嗯,将它送给您的恋人,就说明要永远陪在她身边,相亲相爱哦。”

        “哦哦。”

        喂,我是狼啊!你就没有一点作为兔子的自觉吗,稍微一下也好,作出点害怕的样子啊!

        “狼先生,您有恋人吗?”

        “没,没有。”

        “啊,那真遗憾,不然您就可以把这花摘下来,送给她啦。”

        “哦,那是。”

        我还是狼吗?怎么在和一只兔子在说话?还和她一起赏花?狼想。

      “狼先生。”

      “嗯?”

      “明天您还来赏花吗?”

      “这个……”

      “来嘛。”

        “啊?”

        “来嘛来嘛,好不好?”小白兔蹦到狼跟前,满脸期待地着着狼。

        “呃……好……”狼突然觉得心有点慌。

        “太好了,那说定了,不许反悔,我们拉勾勾!”小白兔伸出手,勾起小尾指。

        “这个……”

        “拉啦!”

        “呃,拉……”狼只好伸出手。

        “拉勾勾,不反悔,谁反悔谁是小狗!狼先生,您不会做小狗的吧?”

        “……不做。”

        “那好,明天见!”小白兔蹦蹦跳跳地离开了,中途又停下来向狼挥挥手,“说好啦,明天下午三点来啊。”

        “哦……”

        哎?等等,我是狼诶,你就不能尊重一下我的身份,礼貌地问一下我吃兔子不?

        然而小白兔已不见踪影了。

        算了,反正我从来也不吃兔子的。狼安慰了一下自己。不过我的同伴会吃,今天你碰到我这只狼,还真是幸运。想起这只天真的小白兔,狼嘴角泛起一丝微笑。

      狼回到了他所在的灰狼群,大家正在吃一只麋鹿,狼也挤上前吃了起来。

        狼群进食顺序按地位排列,除去顶层一雄一雌两只阿尔法头狼,狼在第二阶层的四只贝塔狼中排名第三。头狼已吃完,现在是他们四只贝塔狼在吃。

        吃着吃着,处于第三阶层等着的普通狼大雄突然窜了出来,咧着嘴对着排名第四的贝塔狼老凯,喉咙发出呜呜的低吼声。

        这是大雄要挑战老凯的地位的信号。灰狼群有严格的决斗规则,同阶层的灰狼可自由挑战比它同阶层但地位高的灰狼,但低阶层的灰狼挑战高阶层的灰狼需经头狼允许。

        老凯望向头狼那边,狼王和狼后冷冷地看着事态的发展,没有出声。这即说明他们允许决斗。

        老凯原本是前代头狼,因年老体衰让位,做了排第一位的贝塔狼,随年纪继续增长,身手越来越迟钝,因而被头狼嫌弃,地位逐渐退到第四位,这次头狼不表态保他,意思是要放弃他了。老凯叹了口气,对着大雄摆好了姿势。

        大雄是年轻一代的佼佼者,身强力壮骁勇善战,不一会就将老凯扑倒在地。老凯露出肚皮示弱认输,然后慢慢地走到一个角落,趴下来用舌头添着伤口。大雄骄傲地长嗥一声,气昂昂地走到狼旁边,正眼也不瞧狼一眼,大口大口地吃起肉来。

        狼不作声,低头只管吃肉。

       

        第二天下午。

        “狼先生,您来得好准时哦,来来来,请坐。”小白兔已在紫罗兰花下铺好了垫子,沏上了热茶,端坐着向狼招手。

        “哦,谢谢。”狼看了看表,整了整衣装,坐了下来。

        我居然向一只兔子道谢,还喝了她的茶,真是不可思议。

        “这是我做的胡萝卜沙拉,您试一下。”小白兔笑盈盈地将一碟胡萝卜沙拉递到狼面前。

        等等!你听说过狼会吃胡萝卜的吗?!麻烦你事先备一下狼爱吃什么的功课好不,比如兔子……

        “这可是我家种的最好的那条红萝卜哦,快尝尝啦!”小白兔叉起一块红萝卜,送到狼嘴边。

        “哎,那是什么?”狼向小白兔身后一指。

          “嗯?”

          趁小白兔转过头去,狼一口咬下胡萝卜,然后使劲一噗,将那块胡萝卜吹到紫罗兰花丛里去。

        “没什么啊?什么都没看见啊?”小白兔问道。

        “哦哦,我可能是老花眼了,以为有只漂亮的蝴蝶在那飞。”

        “什么呀,您这么年轻健壮,还会老花眼吗,嘻嘻!哦,您吃了胡萝卜了吗?”小白兔笑着问。

        “嗯嗯,在吃着呢,真好吃。嗯嗯……”狼鼓起腮帮子,假装在咀嚼。

        “是吗,您喜欢,真开心!”小白兔高兴起搓起手来。

        “嗯嗯……”

        “这是生菜沙拉,您也尝尝。”

        啊哈!?

        “啊,真有一只蝴蝶!”

        “是吗?”小白兔又循声望去。

        狼赶紧将生菜咬住,刚要噗出去,小白兔已转过身来,狼霎时定住了。

          “没看见呢,您是不是要看看眼科医生呢?”小白兔一脸担心的样子。

        “呜呜!”狼嘴里咬着生菜不能言说,只好摇头。

        “不需要吗……哦,您已经吃了啊,好吃吗?”

        狼不得不嚼了起来,边嚼边点头。

        “那就好,我看看篮子……”小白兔转身翻着她那系着红蝴蝶结的小竹篮。

        “噗噗噗!”狼赶紧将嘴里的生菜向草丛中吐去,然后用土掩埋起来,再喝了杯茶漱了一下口。

        “找到了,我们村最好的大白菜,我求了村长爷爷一晚上他才答应给我的,您尝尝!”

        !!!

        好吧,我吃就是了!狼放弃了抵抗,流着泪将大白菜吞下。

        我恐怕是这个世界上第一只吃素的狼了,从某种意义上说,我也是一只了不起的狼了。狼边嚼边想。

图片发自简书App

      ……

      “明天您还能来吗?”

      “嗯?”

      “好,说定了,明天下午三点,谁不来谁是小狗。”

        “……”

        “拉勾勾。”

        “……”

        “狼先生,今天很开心,明天见!”

        “哦……”

      日子就这样慢慢地过去,每隔几天,都会有一只大灰狼,一只小白兔在一大丛紫罗兰花下聊天喝茶。

        一天,大雄兴冲冲地跑回向头狼报告:“我发现了一条兔子的村庄,看样子有几十只兔子,够我们吃几天了!”狼心里“咯噔”了一下,狼王微微一点头,说道:“带路,大家出发!”

        狼跟在大家后面跑,脚竟有些发软,不长的路上就摔了几个大跟斗,惹得大家哈哈大笑,尤其是大雄,回头望着在泥地上挣扎起来的狼,眼里满是不屑的讥笑。

        跑过一座山丘,狼群看到了山谷中藏着一条炊烟袅袅的村子,有好多兔子在村子里嬉戏玩耍。狼王吩咐狼和另外几只灰狼守住山谷的出口,然后带领狼群冲了进去,一时兔子村子里大乱,兔子四处逃命,但怎么能逃得出这群凶猛的大灰狼的手心,不多时,灰狼们都双手各提一只兔子,得意洋洋地看着剩下的兔子朝狼这边逃散。

        狼双脚一直在颤抖,兔子跑过来时,双手想抓,却怎么也抓不住,倒是身边的灰狼伙伴们一抓一个准。其它的兔子看出端倪来,纷纷向狼这边跑过,很多兔子还蹬鼻子上脸,将狼踢得左摇右晃的。狼群看着狼这一狼狈场面,个个笑得前仰后合,大雄甚至笑出了眼泪,有只灰狼还笑得连手中的兔子都掉了出来,那只死里逃生的兔子赶紧向狼这边跑来,直接将已经晕头转向的狼蹬倒在地上,然而一溜烟逃走了。众狼又是一阵大笑。

        自此,这片地方有一只被兔子打败的大灰狼的消息不胫而走,当作动物们茶余饭后的谈资,甚至有位说书者说是一只正义感满满的兔子先使了一招“亢兔有悔”,再来一招“黑兔掏心”,最后来了一招“老兔拍树”,打得那只凶狠的大灰狼满地找牙,跪地痛哭求饶。说书者说得口沫四溅惟妙惟肖的,好像当时就在现场一样。

        “还好……”狼躺在地上,喃喃自语道。

        这是一群灰兔子,不是白兔子。狼抬起一只手伸向澄蓝的天空,长长呼了一口气。

        “狼先生,您是坏人吗?”

        狼正要喝茶的手定住了。

        “怎么了,为什么要这么问?”狼的声音有点颤抖。

        “村里的大家都说狼是坏蛋,村长说前一段时间有一群大灰狼袭击了灰兔村,抓走了很多灰兔子。”小白兔用忧郁的眼光看着狼说,“您真的会咬我们兔子的吗?”

        “不咬,我从不咬兔子的。”狼声音没那么颤抖了。

        幸亏我从来不抓兔子吃。狼很庆幸自己的捕食习性。狼从小喜欢吃大型的蹄类动物,比如像麋鹿、羚羊甚至水牛这些猎物,对兔子呀、老鼠呀这些小动物提不起兴趣。狼记得自己有一次无聊捉了只耗子来吃,只觉得满嘴的腥臭,害得他一天刷了七次牙,差点连牙槽都刷平了。此后狼见到小动物就想起那只臭耗子,一点都提不起胃口。

        “您真的不咬的吗?”

        “真的!”这次狼的声音不再颤抖了。

        “那太好了,我就知道狼先生不是坏人!”小白兔如释重负,灿烂地笑了起来。

        我究竟是一只坏狼还是好狼?狼望着这张可爱的笑脸问自己。

        嗯,其它的情况不敢保证,至少在她面前,我肯定是一只好狼。狼这样想着,心里轻松了不少。

        这天晚餐的时候,狼和左边的第二位贝塔狼锋哥正在肩并肩靠着吃肉,大雄突然窜上来,挤到狼和锋哥之间,用屁股将狼顶向旁边,自顾自地吃起来。狼稍微一怔,默默地让开,在大雄原先的位置上吃起来。

        这天晚餐后,没有争斗,也没有言语,平平静静地,大雄在狼群中的排序又提高了一位。

六     

        几天后,狼出去找小白兔喝茶,经过一片草原时,迎面走过来一群羚羊。狼不饿,也赶着赴约,没打算去袭击它们,然而这群羚羊很奇怪,见到了狼,骚动了一阵,居然不逃走,还站住了。

        狼非常奇怪,不由地走近它们,问道:“哎,怎么回事,你们不怕我吗?”

        为首的头羊是一只长着粗大羚角的健壮公羊,它环首看向周围的羚羊,拉长了语调说:“我道是谁呢,原来是那只被兔子踢晕的狼啊。”周围的羚羊立即是一阵哄笑。

        “哎,原来我这么出名了吗?”狼有点啼笑皆非地说,“所以你不怕我了?”

        “你连兔子都打不过,我为什么要怕?”头羊面带讥笑地答道。

        “明白了,你是不是认为从此以后,见到我就不用逃走了?”狼笑了起来。

        “是你要逃吧,你这个窝囊废!”头羊亮出它的羚羊角对着狼说,“不想被我戳死的话,赶紧夹着尾巴滚,我还可以饶你一命!”

        这是一只怎样的笨羊啊……狼叹了口气,纵身扑向头羊,不费吹灰之力就咬断了头羊的喉咙。

图片发自简书App

        再怎么落魄不济的狼,它仍是一只食肉的狼;诚如再怎健壮厉害的羊,它仍是一只只会咩咩叫的羊。狼与羊实力悬殊的对比就摆在自然规则前,狼抓不抓兔子是一回事,狼抓不抓羚羊又是一回事,为什么这只头羊认为狼抓不住兔子,就断定狼也打不过它了呢?

        我不咬兔子,并不代表我不会咬你们这些自大的笨羊吧。狼摇着头想。

        这里说明一下:狼属于现存犬科动物中体型最大的灰狼种,体重73公斤,身高182cm,咬合力300公斤,除了大型的动物,比如狮子、老虎、熊、大象等一对一打不赢外,基本是其它动物的次一层霸主。

        头羊被一招秒杀,其它的羚羊吓得赶紧四散逃走,狼也不管它们,想想时间还早,准备把头羊拖回狼村再去赴约。拖着拖着,狼突然发现自己被三条鬣狗包围了。

        鬣狗是臭名昭著的机会主义者,强悍凶狠,经常是一群出来觅食,仗着人多势众来抢其它肉食者的猎物。

        麻烦了。狼估量了一下状况,如果一对一,狼能轻易打败鬣狗,一对二就很难打了,何况是一对三。狼不想作无谓的争斗,决定放弃这只羚羊。

        这时一条鬣狗说道: “咦,你不是那只被兔子撂倒的狼吗?”第二条鬣狗跟着说道:“哎,对哦,听说你前几天被你们群里的一个后生挑战,屁都不敢放一个就认输让位了。”第三条鬣狗说道:“拖着这羊多累,我们三兄弟做好事帮你拖吧,你只管回家等着我们送来就好,嘿嘿。”

        狼毫不理会他们的讥讽,也不言语,慢慢地让出羚羊,准备离去。

        “还是羚羊的肉好,比刚才咱们吃的那只兔子香多了!”其中一只鬣狗已经忍不住扑上去吃了起来。

        “咱们走近那只兔子时,她居然还在花丛下泡茶,一点都不知道咱们来了。”另一只应到。

        狼突然浑身的毛竖了起来,转身哑声问道:“那是不是一只小白兔?头上是不是戴着一条红丝带的?”

        “哦,你对抓不住的兔子也有兴趣?” 一条鬣狗说道,“是小白兔啊,老二,那兔子有丝带的吗?”

        那条老二的鬣狗答道:“我吃得太急,没留意到,老三你知道吗?”

        老三鬣狗说: “咱们吃得毛不剩一条了,哪还记得,应该有吧,哈哈,这只傻兔子,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狼脑袋砰的一声作响,一股怒血直窜脑门,他大喝一声,扑向那三条鬣狗,那三条鬣狗没料到狼敢扑上来,反应不及,其中一条的喉咙已被狼咬穿了,其它的两条鬣狗大怒,旋即扑向狼撕打起来。

        狼已经被愤怒遮盖了痛楚,不要命地与鬣狗撕咬,一口,两口,三口,四口……等狼清醒过来,三条鬣狗全躺在地上死掉了,一脸不可置信死不瞑目的样子。

图片发自简书App

        狼全速向赴约的地点奔去,全不顾伤口还在流着血。

        不会的,不会的,不会是她,不能是她!狼在路上不停地对自己说。

        狼来到了紫罗兰花丛下,布垫子上放着那打着蝴蝶结的小竹篮,杯子里的茶水还是热的,冒着白气,但不见小白兔的踪影。

        不会的,绝对不会的!

        “嗷呜——”   

        狼双泪横流,仰天嗥叫起来。

        “哎呀!狼先生,您叫得这么大声,吓了我一跳!”小白兔突然从紫罗兰花丛里钻了出来。

        狼定住了,呆呆地看着小白兔。

        “我刚修剪好那边的紫罗兰花,您就叫起来了,我还从来没听到过您这么大声地叫呢。”

        “你在,就好、好、好……”

        “啊,狼先生,您怎么受伤了,还流了这么多血!”

        “跌,跌倒的……”

        “这么不小心吗……啊,这么多伤口呀!衣服也烂成这样子了,跌得好重啊!”

        “嗯,是跌……跌进了一个大坑,里面全是荆棘……”

        “呀!那肯定很痛吧,那边有止血的草药,我给您摘来敷上。”

        “谢谢……”

        “您怎么一直在流泪?”

        “哦?痛、痛的……太痛了,痛出的眼泪。”

        “哦,您忍忍,我给您敷药,一会就不痛了。”

        “嗯嗯!”

        还好,你还在。狼想,我得保护好你。

        “狼先生,村里的勇子昨天向我求婚了,他是个帅小伙呢。”

        “哦。”狼点了点头。

          ……

        “啊,求婚?!”狼反应了过来,吃惊地问道,“你答应他了吗?”

      “我答应了。”小白兔甜甜地笑道,“我俩是青梅竹马,从小就在一块玩的,我也喜欢他,我们过两个星期就举行婚礼。”

        完了,完了,我的暗恋,完了!看着小白兔说这话时眼里流露出的柔情和幸福,狼一下子知晓了自己的梦要醒了。

        “是吗,那祝福你啦。”狼露出比哭还难看的笑脸说。

        “谢谢!”小白兔开心地说,“要不,我明天带他来见您一面,我想他也会乐意和您结识的。”

        狼和小白兔约定过,叫她不能告诉别人她和狼交上了朋友。原因说出来大家都会明白,除了这只纯纯的小白兔。

        除了你,这世界上才没有第二只兔子愿意结识狼呢。

        “别,千万不要叫他来,我今天没准备,下次我送你一件礼物,作为你结婚的贺礼吧。”

          “是吗,您不喜欢,那就算了。不过,您会送我什么呢,好期待啊!”小白兔眼里闪着星星。

        “嗯,我先卖个关子,下次你就知道了。”

        “好的好的!”小白兔点着头,高兴地说,“好期待好期待呢!”

        “原来心痛的感觉是这样的啊,比伤口的痛痛得多了。”回去的路上,狼捂着自己的心窝想。

        “啊呀,是你呀,和我们玩一下吧。”

        一个娇滴滴的声音在狼身边响起。狼扭头一看,原来是头狼的三个女儿小翠、小丽和小珠,说话的是姐姐小翠。

        “抱歉,我今天很累,跑不动了,你们找他们玩吧。”狼毫不理睬她们,径直走自己的路。

        狼群除了狼王可以有狼后这个配偶外,贝塔狼也允许有自己的配偶,小翠生性风流,常惹除狼外的另外三只贝塔狼为她争风吃醋,最近她和他们在玩一个什么“三追一”游戏,谁先追到她,谁就可以与她幽会一天。

        狼不是什么柳下惠,也想有自己的另一半,但狼不喜欢小翠那种作风强悍、太过于霸道的性格,狼喜欢的是温柔可爱的异性,比如像小白兔这种性格的,所以从不理会小翠。但别的贝塔狼单身久了,见到母猪都觉得眉清目秀,何况是这风情万种说着“谁追到我,谁就可以玩我”的小翠,天天追在她后面玩“三追一”。

        小翠挡住狼的去路,说: “哎,我今天不想和他们玩,我今天就想和你玩。”

        “不玩。”狼这次答得很干脆,绕过小翠继续走路。

        “你给我站住!”小翠又跳到狼面前说,“你今天必须给我玩!”

        “我才懒得追你呢,我不追,你还逼得我去追你么。”狼懒洋洋地说,“我才不会追着你说什么‘玩你’呢。”

        这时旁边的小丽插话了:“姐姐,你今天换个游戏方式吧。”

        小翠问道:“怎么换?”

        小丽笑道:“今天的‘三追一’换作是我们姐妹三个追他一个,谁追到他谁就赢。”

        狼愣了一下:“哎?”

        小珠也附和道:“这个好像很好玩哩!”

        “那就开始玩吧。”小翠抚掌笑了起来,向狼步步紧逼,说道,“如果谁抓到了你,谁就玩你,如果三个一块抓到,那就三个一块玩你。”

          “嗷呜——”

        狼吓得魂飞魄散撒腿就跑,就像见到狮子似的没命地逃,三姐妹则笑得像捡了十只羊似的在后面追。

        这一天晚上,草原的动物都可以听到狼村附近响起阵阵灰狼的哀嚎声和得意的谑笑声。

        大雄这段时间接连将第二位的锋哥和第一位的强子打败,坐上贝塔狼的第一把交椅。

        大家都看出大雄野心不止如此,他对头狼的位置虎视眈眈。头狼靠的是以才德服众,他的捕猎策略最为优秀,常让狼群以最少的伤亡和力气获得最大的效益,这也是前任狼王让位给他的原因,但论打斗,头狼未必能赢得了大雄。

        灰狼群自前四任狼王开始,不是靠打斗,而是选用才德最优秀的狼做狼王,这也成为他们这一条狼村约定俗成的潜规则,但自从现任头狼收留了原先是流浪狼的大雄开始,情势发生了微妙的变化,狼村的销烟味似乎变得浓烈了起来。

        也许狼王选举的制度会再次变为打斗制。大家开始有了这种想法,但没有谁说出来,都在静观事态的发展。

        狼也感知到这种变化,但他无暇顾及,他忙着在为小白兔准备结婚礼物。这天,礼物终于准备好了,狼穿上礼装,带着精心包好的礼物上路了。

        阳光很暖和,风儿很轻柔,鸟儿的歌声很婉转,空气还带着点甜味。狼心情很好,他已将忧郁的情绪一点一点地驱散了,虽然有时想起还会有点遗憾。

        “毕竟狼和兔不可能在一起的嘛。”狼笑笑将礼帽戴上,“何况她也对我没感觉,我在远远祝福她就很好了。”

        临近约定地点时,狼忽然感到不对,紫罗兰花丛那边听到一阵阵灰狼的狞笑声。

        不好!狼急忙飞奔过去。

        紫罗兰花丛下一群灰狼围着两只白兔子,为首的是大雄,正在戏弄着其中一只兔子,那只兔子身上伤痕累累,却还在努力保护着另一只瘫倒在地上的兔子。

        狼大吼一声,跳进圈内,叫道:“你们在干什么?”

        大雄笑嘻嘻地说:“干什么?准备吃兔子羹啊,你要不要分一口啊?”

        “狼先生!”瘫倒在地上的就是小白兔,她叫了起来,“您可来了,请叫您的朋友停手,勇子他要撑不住了!”

        这只受伤的白兔原来就是你的未婚夫啊。狼望着勇子,勇子伸出双手拦在小白兔前面,面带着坚毅但又绝望的神情,嘶声叫道:“就算死,我不会让你们伤害她的!”

        好汉子,不愧叫勇子,即使知道要死,还尽最后的努力保护自己心爱的人,她跟着你,没跟错!狼觉得很欣慰,心头最后一块石头也落地了。

        狼转过身来,对着大雄说:“这是我的朋友,放了他们吧。”

        “朋友?狼和兔子交上了朋友?!”大雄仿佛听到了这世界上最好的笑话,笑得满地打滚,说,“怪不得你不抓兔子,原来是和晚餐交上了朋友啊,哈哈……”

        “对,是朋友,是最好的朋友,看在我的份上,可以放了他们么?”狼答道。

        大雄停止了笑声,恶狠狠地说:“我要是不答应呢?”

        狼将礼帽和礼物慢慢放在地上,脱掉上衣抛到紫罗兰花丛上,说道:“那就用拳头叫你答应吧。”

        “哦,就凭你?”大雄眯起了双眼,说,“你这遇事就逃的怂包也会来挑战我?”

        “来吧。”狼摆好了姿势,露出了獠牙,全身散发出一股无形的杀气。

        大雄的眼睁开了,也散发出了凌厉的杀气。

        “嗷呜——”双方扑了上去。

        大雄不知道,他未入狼群前,狼群最强的狼不是曾经的狼王老凯,也不是现任狼王,更不是锋哥和强子,而是面前这只在大伙跟前显得唯唯诺诺、走路都要摔跟斗的狼。

        大雄突然明白了为什么大家看狼抓不住兔子时的笑是欢笑而不是讥笑;明白了为什么在规则森严的狼村里只有狼可以自由外出而不用向头狼请示;明白了为什么当听闻有一只狼独战三只鬣狗将它们全部杀死时,他露出一副是谣传而完全不信的样子,大家却是默契地点头显出一种明白了的表情。然而这已经太迟了,这是大雄喉咙被狼“咔嚓”一声咬断时它才明白的事。

        狼要维护狼村一直以来为之不易保持的平衡——没有过度暴力杀戳,而是靠智慧谋求发展的族群生存状态。狼本可不用杀死大雄、只将大雄驱逐出狼群就可以的,但他要防止大雄日后回来报复,他要保护小白兔不受伤害,他要做到万无一失永绝后患。

        狼直起身,对大家说道:“这两位是我的朋友,以后大家不许伤害他们,知道了吗?”众狼应道:“知道了!”狼说:“大家都回去吧。”众狼旋即离开。

        狼捡起地上的礼物盒子,走到两只兔子面前,用稍带悲伤的微笑对小白兔说:“抱歉,其实狼是会吃兔子的,不过我没说谎,我从不吃兔子。”然后他拍了拍勇子的肩膀说:“兄弟,干得好!她交给你,我就彻底放心了。这个是送给你俩的结婚礼物,请收下吧。”狼穿好衣服,戴上帽子,说道:“祝福你们,婚礼我就不参加了,再见!”狼转身离去。

        “狼先生!”小白兔反应了过来,在后面呼叫道,“谢谢您,这段日子和您在一起很开心,您不是坏人,您是好人!”

        哦哦,终于发好人卡给我了吗……嗯,也好,我也可以释然了。

          狼举举头上的帽子,走掉了。

          再见了,我的初恋。

图片发自简书App

        又是一个温暖的下午,狼躺在草跺上,伸着懒腰,双手张开,“啊”的一声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

        小丽走了过来,说:“在干嘛呢?”

        狼望向远处,懒洋洋地答道:“如你所见,在晒太阳。”

      远处的老凯正背着手回来走动,指导着小狼们练搏击技术。

        老凯现在又回到了贝塔狼之列,四只贝塔狼的排序和先前不变,其他的灰狼也依旧吵吵闹闹的,仿佛大雄从没来过一样。

        “最精通搏击技术的就是老凯,他年纪最大,经验最丰富,我的搏击技术就是他从小一招一式教出来的。”狼说道,“咱们狼村的小狼可不能少了老凯。”

        小丽从小就见到狼跟着老凯拼命地练习搏击技术,目的是要成为狼村最强的狼。她也知道,狼想要变得强大,是为了狼村,并不是为了他自己。

        “所以在你的提议下老凯回来了,老凯能回来,你的功劳最大。”小丽说。

      “老凯回来是众望所归,并不是我的提议起了作用。”狼淡淡地说。

        “其实大家还是挺感谢你的,狼村能回复原来样子全是靠了你,我父王也挺感谢你的,他也打不过大雄的。”小丽说道,“父王说以后等他老了,他的位置就留给你了。”

        “别别别,现在这位置就好,你父王那个位置太高,风太大,受不了,留给强子或锋哥就好。”狼摇起手来。

        “噗嗤!”小丽笑了起来,“就知道你会这么说,父王也说你的缺点就是太没上进心,总让他放心不下。”

        “不说那个了,我出去找吃的了。”狼还是挺畏惧小丽的,别看小丽平时温温顺顺一副淑女的样子,其实三姐妹中鬼主意最多的就是她,狼已经吃过她不少亏了,现在见她眼光闪烁,肯定又是在计量着什么,三十六计走为上计,狼抬起脚就想溜开,不料“嗒”的一声,一条项链从狼的怀中掉了下来。

        “咦,这块玉雕着的是什么花儿?”小丽把它捡了起来,好奇地看着。

        这是一条红绳子系着一块白紫色玉石的项链,玉石雕的是一朵紫罗兰花的形状。前段时间狼一直在磨玉石做这项链,他做了两条,一条送给小白兔,一条留给自己做纪念。

        “是紫罗兰花,还给我吧。”狼伸手想拿回来。

        “等等,我记得了,上次你护着的那只小白兔也戴着这条项链。”小丽缩回手,没有将项链还给狼,皱了皱眉头说,“紫罗兰花代表着什么我想想……”

        此时小翠和小珠也走过来了,小珠好奇地问:“是什么呀?”

        小丽一拍手,说:“记得了,是‘永恒的爱’,送给女孩子时就是表达‘我喜欢你’的意思。诶?你送那只小白兔紫罗兰花项链……难道你喜欢她?”

        小珠恍然大悟地说:“怪不得你拼了命地保护那兔子,原来你喜欢她啊!”

        小翠顿时叫道:“放着我们好好的三姐妹不要,你竟然去勾搭一只兔子!我们居然比不上一只兔子,你不把我们仨放在眼里了是吧!”她磨拳霍霍就想上来揪住狼讨说法。

      小丽说道:“咱们玩一个套圈的游戏吧。”

      “嗷?”狼顿觉不妙。

      小珠问: “怎么个玩法?”

      小丽露出蛊惑的笑,说:“‘三追一’,谁先追到,谁就把这项链套在他脖子上。”

        “呜?”狼的头上开始冒汗。

        小珠继续问道:“那接着呢?”

        小丽笑道:“使劲一勒啊。”

        “嗷呜?”狼冒出满头大汗。

        小珠说:“这样会不会勒死他啊?”

        “勒死就算了,”小丽笑盈盈地说,“谁叫他花心呢。”

        “嗷呜!!!”狼大惊失色,立马向村外狂奔而去,只恨爹妈少生了四条腿。

        三姐妹拿着那像索命绳的项链,嘻嘻哈哈地跟在后面,就像猫追着老鼠那样。

        “救命啊!!!”狼生平第一次喊出了这么可耻的一句话,在平原上回荡着。

        “你喊呀,喊破喉咙也没人来救你,嘿嘿……”这得意的笑声也同样在平原上回荡着。(全篇完)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大森林的东边住着一只灰狼,一只瘸掉了一条腿的狼;大森林的西边搬来了一只白兔,一只只吃胡萝卜的兔。 在一次森林全体动...
    诺阳阁阅读 338评论 0 4
  • 一天小兔子在森林迷路了,而天色也越来越黑了。“你好,请问哪里是出口呀。”小兔子一看到有其他动物就赶紧跑过去问路。“...
    PRAJNAPLAYER阅读 561评论 0 0
  • 遥远的森林里住着两只小动物,一个是兔子叫凹凹,另一只也是兔子叫凸凸。 认识的第一天 凹凹:好无聊呀,有没有一个跟我...
    思兹念兹阅读 1,859评论 35 26
  • 从前有一个森林,里面住着一只大灰狼。那时候森林里没有老虎也没有狮子。于是大灰狼在森林里称王称霸,但是大灰狼比较残忍...
    Hello熊猫先生阅读 1,357评论 1 5
  • 1 住在丛林深处的大灰狼抓住了一只草原上的小白兔。 大灰狼从没见过兔子,只觉得她眼睛圆圆的,尾巴短短的,浑身白绒绒...
    沐汐海棠阅读 548评论 3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