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窥美女房间,竟意外目睹她被杀全程

96
茶点故事 F82ed9ce c6c9 453f b65a 6eefbd7bf588
38.6 2019.05.28 11:37* 字数 4493

1

晚上8点,那个女人准时回家了。

她脱下长度及膝的黑色羽绒服,露出窈窕的腰身,转过身,略带疲惫的脸漾开甜美的笑容,伸出手,一只橘猫跃入她温暖的怀中。

她一边抚摸着橘猫,一边走到电视机前,让身体陷入柔软的沙发。

看了半小时最近流行的古装爱情电视剧后,她关掉电视,放下橘猫,拿出手机,似乎放起了一段音乐,纤细的手臂在空中旋转着,脚尖轻点地面,仿佛漂浮在云端般翩翩起舞。

他露出笑容,拿着望远镜的左手有些发酸,便换到右手,继续窥视着几十米外这个陌生女人的一举一动。

他趴在二楼窗台上,维持着一个哥伦布眺望新大陆般的姿势。为了避免被发现,窗帘只掀开一半,而这一半,便足以填满他生活的几乎所有乐趣。

他在半年前来到这座城市,在一家小公司做行政助理,每天低头应对着上司不冷不热的面孔,每个月拿着不高不低的薪水。

往前看,未来遥遥无期,往后看,退路泥泞不堪,只能闭上眼睛,任凭时间像一把小刀在心头来回切割,所幸这把刀够快,没有什么疼痛感。

每天打卡下班之后,他都会在心里松一口气,接着却又沉重几分。

挤进电梯,挤出电梯,竖起衣领混入街头。这座城市里似乎每个人都穿着一副透明的盔甲,不管怎么拥挤碰撞,都不会受伤,也无法靠近。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对回到那个狭小冰冷的公寓产生一种恐惧,每每站在门口举起钥匙,却迟疑不决,脑子里竭力搜索着今天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情没有做,还有什么想去的餐厅没有去,还有什么想见的人没有见。

但结果总是没有,车水马龙的繁华都市反而使人的欲望变得贫瘠。

他把钥匙插入锁孔,就像插入自己的心脏,打开一个空洞的房间,就像一个死人回到自己的墓穴,闭上眼睛被空白的时间活埋,甚至连梦都不再做。

直到他一天在街上闲逛,走进一家商店拿起一副望远镜,看到百米开外的楼房里,一对青年男女热情拥吻。

他那干涩已久的脸终于露出笑容,毫不犹豫地买下望远镜回家,搜索窗外的风景,就在那天晚上,发现了那个养猫看电视,还喜欢跳舞的漂亮女人。

到九点半,女人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进浴室洗澡去了。橘猫懒洋洋地踱到阳台,跳到水泥围栏上,似乎发现了他似的,盯着他的方向凝视许久。

他笑着朝橘猫挥了挥手。浴室门打开,女人穿着粉色睡衣出来,睡衣上还有小猪佩奇的图案。

橘猫转身回到女人身边,女人蹲下身拍了拍它的头,把阳台的玻璃门关上,一点都没注意到几十米外的视线,回房睡觉去了。

灯光熄灭,视野里只剩能吸收声音般的黑暗。

他心满意足地放下望远镜,也跟着结束了这一天。


2

他是个偷窥者,通过观察别人的生活来为自己的生活增添乐趣。

不过,他偷窥别人,并不是出于生理上的冲动,也不是因为心理上的不平衡或嫉妒,主要是为了享受他能掌握别人的一举一动,别人却对他一无所知,这种差异所带来的优越感而已。

在偷窥的过程中,他也在贬低着对方,在他看来,那个漂亮女人的生活只不过是他独享的一出舞台剧,而那个漂亮女人,则沦为一个提线木偶,在他的眼皮底下毫无知觉地表演着。

这天晚上,他和往常一样回到家,从冰箱里拿出一份便当放进微波炉热了热,然后打开电视,一边吃便当,一边看电视剧。

或许是受漂亮女人的影响,他也追起了这部剧。

剧情主要是讲一个女人进入后宫,从低微的宫女一路逆袭,成为皇后的故事,虽然有些流于滥俗和刻意煽情,观众以女性为主,但他一边想象着漂亮女人看剧时的反应,倒也乐在其中。

到了8点,电视剧中的女主正因为一位贵妃的诬陷而跪在皇帝面前辩解。

他关掉电视,坐在窗前,正要举起望远镜,突然感到一丝寒意从窗外袭来,抬头看了看,只见天空暗沉如墨,仿佛压在头顶,在城市灯光的照耀下带着一丝病态的潮红,随时要下雨的样子。

他关上窗户,把空调打开,举起了望远镜。

漂亮女人回家了,橘猫跑来迎接,她抱着橘猫坐进沙发,打开电视,一切如常。

她看到女主被诬陷,一定会很气愤吧。这么想着,他的目光随漂亮女人一起转移到电视上,却见剧中女主凤冠霞披,端坐在高位上,数落着跪在地上,曾经陷害过她的贵妃。

剧情转折这么快吗?他心里嘀咕着,看来自己要对这部剧刮目相看了。

漂亮女人正沉浸在剧情中,突然看向门的方向,迟疑了一下,把橘猫从腿上抱起放在茶几上,起身去开门。

他心里莫名紧张起来,调整着望远镜的焦距,转换角度,却还是看不到门口的情形,只看到漂亮女人的背影晃动,似乎和门口的人起了争执。

紧接着,漂亮女人剧烈挣扎起来,突然身体往后一倒,脚下不自觉地加速了几步,后脑勺撞在了茶几角上,温热的鲜血顺着茶几腿流了一地,漂亮女人的四肢抽搐了一下,便不再动了。

那只橘猫受了惊吓,早已跳下阳台跑了。

天一直阴沉着,雨还是没有下。


3

第一次见到杀人现场,他觉得浑身好像刚从冰水里捞出来,在空调的暖风吹拂下也没有一点暖意。

手中的望远镜不知何时掉到了地上,定了定神,他捡起望远镜,正要再次窥探漂亮女人家里的情况,却发现一个模糊的身影正站在漂亮女人家的阳台上,似乎朝他这边张望着。

手中的望远镜再次落地,他连忙蹲下身,又抬起头把窗帘紧紧拉上。

等到身体不再颤抖得那么厉害,他才拿出手机,按下两个1之后却突然愣住了。

如果被问起来自己是怎么看到凶杀现场的,自己偷窥别人的事情不就暴露了吗?

他早就查过了,偷窥别人,也算是侵犯了隐私权,会被行政处罚的。

他的拇指久久地在0上面游离着,最后还是没有按下去。

反正和自己没关系,只是偶然看到而已,何必多管闲事呢?

他失魂落魄地坐在地上发了一会呆,把望远镜扔进床底,上床直接睡觉了。

梦里,漂亮女人站在对面阳台上朝他凝望,一双无辜的眼睛圆睁着,似乎在问他“为什么不报警救我”,血依然源源不断从她脑后流出,流下阳台,穿过街道和围墙,朝他家的窗台爬上来。


4

事情已经过去了一周,他几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瘦下去。

不再偷窥,不再看电视,甚至不敢睡觉,每天晚上睁着眼睛盼着天明。

无心梳理的头发乱如杂草,黑眼圈大如熊猫,公司同事看他的眼神就像看鬼一样,更加重了他内心的疑虑不安。

就在这一天,经理吩咐他送给客户的一份资料却被他遗漏了,直到下班才想起来。

经理指着鼻子骂了他一顿:“年纪轻轻不注意身体,每天晚上不知道去哪里鬼混,工作都不认真,你还想不想干了!”

连晚饭都没吃,跑到客户家里把资料送过去。客户不耐烦地看了他一眼,又把门关上了,撂下冷冷的一句话:“都下班了还送什么送,明天再说好了。”

回到家里,把手里的资料往地上一扔,他双手捂着自己的脸,不自觉地朝窗口走了过去。

在窗口前往外一望,他蓦然吓了一跳,触电般往后跳出了几步远,踉踉跄跄地倒退着,直到后背撞在墙上才停下来。

狭小而空旷的房间,被急促而紊乱的呼吸声填满。

他定了定神,手脚并用地爬到床下,把望远镜找了出来,灰头土脸地趴在窗台上,用望远镜朝那个熟悉的方向看了过去。

圆形的视野中,漂亮女人刚回到家,正爱抚着橘猫,朝沙发走过去。

放下望远镜,他目瞪口呆地愣了许久。

见鬼了吗?还是说她只是受了伤而已,现在已经恢复了?

他烦躁不安地在公寓里踱来踱去,时不时用望远镜朝漂亮女人家里窥探一眼。

漂亮女人聚精会神地看着电视,脸上挂着熟悉的甜美笑容,完全不知道几十米外,一个男人正为了她进行着剧烈甚至疯狂的思想斗争。

终于,他仿佛下了一个决心,把望远镜揣进兜里,走出公寓,按照记忆中的地图朝女人家里走过去。


5

正赶上倒春寒,寒风刺骨,按理说应该是夜生活正要开始的时间,街道上却行人寥寥,一方面因为这里并不是最繁华的市中心,另一方面则是大家都回家享受空调去了。

他一出门便后悔自己衣服穿少了,却没有回家取衣服,只是把双手插进兜里,缩着肩膀继续顶风前行,因为他担心自己一旦回头,就再也没有去找那个女人的勇气了。

一家一家数过去,他在女人的家门口停下脚步,尽管心中一团乱麻,还是伸手敲了门。

在等待的短暂时间里,他不断胡思乱想着要是敲错了门怎么办,要是门不开怎么办,还没拿定主意,身前的门已经“咿呀”一声打开了。

空调的暖气拂面而来,他抬起头,漂亮女人从未如此接近地出现在他面前,甚至产生一种比例失调的不真实感。

女人比他想象的要高,半个身子隐藏在门后面,警惕的神色平添一份与平时不同的冷艳之感。

“您有什么事情吗?”

还没等他开口,女人先问道。

“呃,”他愣了愣,说,“我是住在附近的邻居,听说你前几天好像受伤了,所以过来看望一下。”

女人的眉头皱了起来,大半个身子都藏到了门后:“我没有受伤啊,您找错人了吧?”

“不会的,我亲眼……”他赶紧纠正道,“我听说,你的后脑勺磕在茶几上,肯定受伤了,你让我看一下……”

没等他说完,女人就要把门关上,他赶紧抢身进入房间,抓住了女人的手臂。

女人大惊失色,正要呼救,却被捂住了嘴。门被踢了一脚,又咿呀着关上了。

他正要把女人转过身,去看她后脑勺上的伤痕,脸上却“啪”地挨了火辣辣的一巴掌,低头一看,女人正抬腿要朝他胯下踢去。

他赶紧推开女人,自己往后一退,后背趴在门上,再抬头,仿佛是记忆中的情景在眼前重复了一遍。

女人倒退着踉跄了几步,“哐”的一声撞在了茶几角上,那双圆睁着的眼睛一动不动地看着他,就像在梦里一样。

猫叫了一声,跳下阳台。


6

他腿一软,倒在了地上,随即又慌忙站起身,走到坐在血泊中的女人面前,伸手像电视剧里一样试了试鼻息,然后又闪电般缩了回来。

已经没有呼吸了,他朦胧中听到电视剧的声音,转头看去,电视剧中的贵妃正跪在地上痛哭流涕地向女主求情。

他拿出望远镜,走到阳台上,朝自己家的窗台看去。

自己那惊慌失措的脸出现在望远镜的视野中,和一周前一模一样。

他手一松,望远镜在阳台围栏上撞了一下,又摔在楼下,破碎的镜片迸射出来。

天空还是那么阴沉,只是好像比上次更低了,潮红的颜色仿佛游走不定的雷霆,隐隐作响。

他转过身,跑下楼,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狂奔着,他想跑回家,想告诉一周前的自己:“报警,快报警啊,你看到了,为什么不报警,只要报了警,或许一切就会不一样。”

在最后的一个十字路口,一个橘黄色的影子突然从墙头上扑了过来,他扭头看去,原来是那个女人养的猫。

橘猫在他阻挡的手上抓了一把,带出几道淋漓的血痕,便扭身落在墙上,又翻过墙头不见了。

他在慌乱中往后退了几步,来到了马路上,身后突然响起急剧的刹车声,转头一看,一辆红色的敞篷跑车疾驰而来,车上的年轻男人满脸醉酒的绯红。

“砰”的一声,他飞上了天空,红色跑车在他落地之前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他像一块破布一样掉在地上,四肢扭曲成一种奇异的形状,微微颤抖着,把痛苦输入他已经不太清醒的脑海,脑后感到一股温暖,那是血液,身体却渐渐冰冷起来。

他仰面望着天空,一滴久违的雨落在脸上,带来一丝轻松的凉意。

终于下雨了。

或许是听到那一声碰撞,周边无数的高楼民居亮起了灯光,许多人聚到窗口前,往街道上张望着。

有人惊呼一声,捂住了嘴巴,有人看了一眼,马上转头拉上了窗帘。

而更多的人,却像他曾经那样,在窗前饶有趣味地看着,看着雨浇透他的全身,看着他的血慢慢流干,一直看到他死。


作者:楚鸫

原文:《偷窥凶案》


本文参与“向茶点故事投稿”活动,发布时间开始的未来两天内,本文阅读量超过1000且点赞数不低于50,本文原作者将获得100-2000的简书贝奖励,如果你喜欢本文,就为本文助力加油吧!

参加“向茶点故事投稿”活动。文章被茶点故事转载3次,将获得简书优秀故事作者徽章一枚。投稿请戳>>向茶点故事投稿

茶点故事
茶点故事
20.7万字 · 16.0万阅读 · 464人关注
简书好故事都在这!上墙有奖,欢迎投稿:https://www.jianshu.com/c/6dc0aa18b9b5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