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杀

2012年3月31日下午,老周在讲方程式,下面的同学们都意兴阑珊,今天应该放假的。老周还在孜孜不倦的讲着,突然喇叭里传出来声音,老周吓得头一低,样子好不滑稽。嗯,大概是学校被举报了,要放假,听到这个消息我们都在欢呼,老周的课也讲不下去了。当时他的脸上表情变化可复杂了,有些不乐意,但是看我们那么高兴又不好发作,就附和着我们一起笑,但是他笑的好为难,想发怒又不能发,发笑也不是真心,很尴尬。不到五分钟各科老师涌进教室拿着几摞卷子,大量的卷子并不能浇灭要放假的喜悦心情。

突然的放假使我不能当天回家,末班车已经没有了,于是就去了大凤凤家暂住一晚。到了晚上就想给谭打电话,问他近来可好,他低声问我你是谁啊?我不语,他说我被人打了,虽然有些察觉他是在骗我,但是还是相信了,很着急的问他怎么样了,后来被他套出话来知道了我是谁,他在那边嬉笑道“我猜就是你”,然后开始闲聊,他问我有没有想他,我的脸一下子就红了,大凤凤听见了就把手机抢过去噼里啪啦说了一长串,归根结底就是我不会想他那种人的。我把手机要回来跟他寒暄了几句便挂了。

和大凤凤躺在床上很久睡不着就开始恶作剧,等到12点以后开始给人打电话骚扰(愚人节),结果打了五个电话三个关机两个停机,最后只给谭发了一条短信“我喜欢你”,然后两个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天睡着了。

第二天发现手机上有未接来电,一猜便知道是他,可是也没有回,不知道该说什么,喜欢他的第四年了,可是又能怎么样呢。大凤凤说要去理发,收拾了一下便同她去了。到了理发店她找了她之前的那个理发师,我在等着,理发师看我我就冲他笑,看我我就冲他笑,人家问我笑啥,我继续笑不说话,跟个智障似得。

大凤凤剪了短发,走起路来头发像个白菜梆子似得盖在头上,但是就有人喜欢她这个样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