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襄)味十足吾所愿-临书一得

      以前看法帖的时候,老觉得米芾和蔡襄的字很像,正儿八经自己上手两个都临过了之后就发现还是有有不一样的。

      说句实话,米芾就像一个战斗力很强的俊俏的后生,那刷字是刷刷的,杠杠的,技巧为多。而蔡襄呢,真的是既温润又老辣,也是很漂亮的字型,也是变化多端,但是相对来说多了一份稳的感觉,老司机冰刀上坚冰的感觉。这些东西是不能随随便便从理论上揣测的,一定要实践的方面(实操)才得出这样的结论。

      我今年看过几本书法学博士的论文,满满的几十万字,都是从纸上到纸上,尤其有些完完全全是理论方面的探讨,而且说出了非常可笑的外行话,很明显一眼就看得出,他自己根本就没有摸过毛笔杆儿。说出昏话也没有意思,不是说理论不好,而是说缺乏实践的理论,那就是完全完完全全的屠龙之术,没什么意义。

      还是那句话,当临摩的时候创作已然发生,所以让我们快快乐乐的书写下去吧。好的,谢谢大家的关注。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