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剧《欢乐颂2》:走不到最后的爱情,是什么模样

22楼五美再次亮相,虽然全剧动不动开启MV的进度方式总让我忍不住快进,冲突感也不如第一季有惊喜,但依旧还是不想弃剧。

如果说邱莹莹是喜剧中的悲剧,那么安迪就是悲剧中的喜剧,而曲筱绡是喜剧中的喜剧,樊胜美是悲剧中的悲剧。至于关雎尔,这个人物设置有点多余。(关雎尔的粉丝,请轻喷)

为什么说樊胜美是悲剧中的悲剧呢,除了她那个时时上演要钱戏码的家庭外,她的爱情更是惨不忍睹。也许,在第一季中整天把自己当商品到处找长期饭票的樊胜美是没有爱情的,那么在第二季中找到了王柏川的樊胜美就有了爱情吗?真的未必。

对已经三十一岁的樊胜美来说,青春已经悄悄溜走了,自己在婚恋市场的价值渐渐降低。这个时候,有一个王柏川这样真心实意对自己的人,她果断抓住,有人认为并不是因为她爱他。可是樊胜美在蜕变,她是五美中一直在努力成长的那一个,只不过不是每个人都能看到她的成长。所以我认为,她接受王柏川,更多的因素并不在于她觉得自己年纪大了,也许找不到更好的了。如果她是出于这个目的找的王柏川,她就会在换了新工作认识了那些有钱客户后,特别是那个明显在追求她的客户后,和王柏川若即若离了。但是,她没有,因为樊胜美真的在改变。

为什么樊胜美的改变没多少人察觉到呢,因为她的改变比较不明显,只在于那些细微之处。邱莹莹和关雎尔这些还整天找妈的小公举是看不到的,她们一有麻烦,立刻和吃奶的孩子似得去找樊胜美。曲筱绡很聪明,但在大智慧上,她还需要修炼。加上她比较活在自己的世界,自然也不太关注樊胜美。这里不得不佩服安迪,看起来冷冰冰的安迪,时刻关注着二十二楼每个女孩子,所以她才会和曲筱绡说,樊胜美变了。

安迪说的那件事是关于,邱莹莹和前男友应勤被打后,王柏川正好告诉樊胜美自己的投资顺利,他们可能可以提早买房了。当关雎尔要把关于邱莹莹的负面消息告诉樊胜美的时候,她第一次拒绝,说:“就让我高兴三天吧。”这句话如果是曲筱绡说,不算一个改变。哪怕在安迪身上,都不意外。因为安迪和曲筱绡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她们的边界感很强,分得清人际交往中,什么是自己可以帮忙的事,什么是自己不应该卷入的事。可是这对樊胜美来说,是那么难。所以当她拒绝听负面消息,为自己保留一点高兴的权力时,对她才是一种重大的突破。

因为在樊胜美的世界里,从来就没有她自己。

樊胜美的原生家庭,在中国甚至具有一定的普遍性。家中的男孩,会被放在一个至高无上的地位,高于家中的女孩,甚至高于父母、祖父母。女孩的作用,是用来辅助这个男孩获得社会资源,女孩是不被重视的,是生下来就注定被牺牲的。在这样的家庭中长大的樊胜美,又怎么会看到自己存在的意义呢。而更可悲的是,哪怕父母对孩子这样完全不合理的要求,在孩子看来依旧总会忍不住的去满足自己的父母。不要骂樊胜美不争气,指责她怎么不知道对自己的父母和哥哥say no,因为拒绝自己的父母太痛了。比起时不时被他们压榨的痛苦而言,拒绝他们,带给樊胜美的痛苦远胜于被压榨。

于是,樊胜美出卖自己的肉体和感情,想要吊金龟婿;她将别人送的名牌包包卖掉,换成钱寄回家里;听到父母被催债的胁迫,在楼梯间哭的不能自己,因为她恨自己为什么那么没用,不能解救家庭的困境。她把每一段生命中重要关系那头的人,都抗在自己肩上,完全不管自己是否能承受。

别说对父母是如此,哪怕对感情甚好的小蚯蚓和关关也是如此。小蚯蚓被白渣男欺负,她撸起袖子就去砸对方家,没想到可能会给自己惹的法律纠纷。小蚯蚓因为处女的问题被应勤甩了,她会到应勤公司楼下,找他谈心,企图挽回。她总是过度卷入身边亲人和朋友的遭遇中去,所以也只有她会为了邱莹莹的麻烦事,一次次从被窝里爬起来为她解决。

感谢二十二楼除了邱莹莹还有曲筱绡和安迪,不然,樊胜美可能永远无法意识到自己的问题,而邱莹莹也永远不会长大。通过和曲筱绡以及安迪的相处,樊胜美终于开始看到,自己这样没有边界感的过度卷入,是对谁都没有好处的。面对应勤母亲的求救纸条(话说,这真的是不要脸到一定的境界了),邱莹莹只会哭泣着继续依赖别人,自己做不到去救应勤,求着自己的朋友去救人,把朋友陷入危险境地却不自知。樊胜美这次站在了曲筱绡和安迪这边,因为她开始懂得,每个人的问题只能自己去处理。任何的善意,都需要先把问题看清了再施与,这样才不至于成为被别人利用的傻瓜,也不会剥夺别人思考和处理问题的能力。也是为什么她能劝导邱莹莹不再寄希望于和应勤的关系上,因为不被尊重的感觉,她比任何人都体会的深刻。

只是很可惜的是,安迪了解樊胜美,曲筱绡也渐渐开始懂得和明白樊胜美,王柏川却并没有。他眼中的小美,是当年那个班级中最出色的女孩,是其他男孩子做梦都想追求的女神。他和父母说,如果不是因为樊胜美家这一团破事,也许他都会觉得自己配不上她,所以有时他还挺感谢樊胜美有这样的家庭。王柏川想的是自己终于追到了女神,而不是好好去了解她。

一段真正的爱情中,必然会需要我们克服自我中心和幻想。和我们在一起的那个人,不是因为我们需要ta才存在的,ta只是自然的存在着。如果整天陷入过度的自恋中,在爱里将无法真正的了解自己的爱人。了解自己的爱人,并不仅仅在于知道对方喜欢吃什么,家里有几口人,平时爱干什么,而是知道对方是如何看待和理解这个世界的。

并不能说王柏川完全不知道,但是太少。他知道小美的家庭一直在吸血,他不知道小美曾经是认可这种吸血模式的。所以当樊胜美的哥哥把她瘫痪的父亲扛到他家,他想赶紧解救自己父母(这当然没错)时,为什么小美看他的眼神会那么绝望。因为对樊胜美而言,所有的人际关系是纠缠的模式存在的,撇清,对她而言是一种极度的冷漠。当这种撇清来自于自己的爱人时,更变成了一种刺痛。他知道小美想要有套房子,他不知道房子对小美的意义在于房子里的那个人。当投资失败,他能想到的办法是和樊胜美分手,以为这样可以不耽误她继续找一个能给她买房子的人。但是对于樊胜美来说,患难与共,这本是她血液中就存在的,绝不可能在这种时刻离开王柏川。

包奕凡了解安迪,虽然他也追求了安迪很久,安迪在他心目中也是女神般的存在。但是他看得到安迪的脆弱,因为他愿意在和安迪的相处中,忍受不把全部心思放在自己身上的焦虑而是放在对方身上。这其实很难,因为我们人类都对自恋有执念。这对小包总来说,可能是一种天赋。但在赵启平身上,则是一种能力。嗲赵和曲妖精的分手,总是在于此,会因为关注自己而忘了自己爱上的那个人是怎样的。不过我为什么说是一种能力呢,因为赵启平也终于在和曲筱绡来来去去的磨合中,悟出了了解自己的爱人是如何看待和理解世界,才是决定彼此感情质量的关键。

可是无论是天赋还是后天培养的能力,王柏川都没有。所以,他注定不是樊胜美的良人,他对樊胜美的付出更多的是一种迁就而不是理解。已经在蜕变的樊胜美,有一天应该能看到这点,只是希望看到的时候,不要太痛。

虽然我喜欢小包总的人设,有担当又温暖的一个非常好的爱人,让我想起十里桃花中的墨渊。但素,但素,我还是要说,杨烁演的太油腔滑调了,表示这个人物有点被糟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