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簇簇山花儿

96
沂蒙文学 B67c298d f020 4f89 aac6 0710bc0709ec
3.2 2019.07.07 23:09 字数 1569

文/ 陈皓

每逢春天,春暖花开的时候,在边防丫口山上开满了一些不知名的山花儿,它们攀附在岩石的表面上或长在山坡贫瘠的矿渣中,少土缺水,根须裸露,可以说最基本的生存条件都不具备,但它似乎并不因生存的艰难而放弃成长。一年四季中,它如山一样坚韧,如海一样通达乐观,在一次次狂风暴雨中倒下,在严寒酷暑中憔悴。然而,它一次又一次地在阳光和雨露中站立起来,顽强地生长着。

这样的山花儿和我们生活在同一座大山上。尤其是每个雷达阵地旁的悬崖峭壁岩石间,都开满了这样的山花。它那纤细的枝茎,小巧玲珑的叶子,绽放着一朵朵亭亭玉立、五颜六色的小花儿,如一张张笑脸,明媚爽朗地微笑于天地之间,散发着沁人心脾的芳香。它的风采以及对生命的执着足以让那些生长在温室中的花朵黯然失色,艳羡不已。

雷达站的官兵们远离城市,远离家人,但他们如山花儿一样,扎根边防高山,以苦为乐,傲霜斗雪,斗志昂扬,默默奉献着。这里一年中24小时战备值班,任务繁重,生活单调,吃水困难,与舒适安逸、高楼林立的都市生活相差甚远,与经济飞速发展的时代形成强烈的反差。但雷达站一代代的官兵们面对外界的诱惑,总能及时调整自己的心态,依旧拥抱单纯、品尝寂寞、无私奉献。这里也有不少刚毕业的军校大学生、参军不久的地方大学生士兵,他们在艰苦中磨练,在奋斗中成长,把欢笑带给了寂寞的大山,将青春热血献给了和平的国防事业。寂寞的群山,因为他们的存在而多了几分灵气,山花儿因为他们的存在而更加生机盎然。

丫口山离边境直径不足十里路,方圆几十公里荒无人烟。连队里是清一色的男兵,典型的“白天兵看兵、晚上数星星”的军营生活,偶尔来个军嫂探亲,那绝对要比过春节还要热闹。原来没有手机等通讯工具的时候,一封信都要经过一两个月越过千山万水才能到达雷达站或亲人的手中,那种盼信的期待至今都难以忘怀。记得有一名山东的军嫂千里迢迢来边防探亲,在翻越从未见过如此险峻的山时,山路颠簸,她呕吐了,流泪了。有人以为她要往回来,不上丫口山了。可她说:“我不是为怯懦而流泪,我是为丈夫艰苦的生活而流泪。丈夫每年要上下山好多回,我才这一回,我一定要上山!”后来车在山半腰出了故障,她硬是背着行李走了8公里的山路找到了雷达站。当她见到消瘦的丈夫时,泪水禁不住流了下来。每逢“六一儿童节”,结婚有孩子的官兵们作为一名军人爸爸都会对儿女有着深深的歉意。对电话一端的孩子一句:“好孩子,爸爸值班不能陪你过儿童节了,让妈妈带你去玩好吗?”歉疚的语气,令当场的军人为之动容心酸。可军人的职责却无法让无数个军人去享受这份天伦之乐。为了让更多的孩子能过上幸福的节日,为了人民的生活更加富裕安宁,他们只能在战备值班岗位上默默坚守。

山上这样的山花儿虽然很多,但是你不是有心留意就会忽略它的存在。在大自然五彩缤纷的群山里,它是那么微不足道,但它不曾因自己渺小、环境恶劣而放弃成长。它在阳光雨露、风吹雨打的洗礼中依然顽强不屈,精神饱满,依然极尽可能地展示着自己最美丽的小小花瓣儿,为大自然的勃勃生机奉献着自己的微薄力量。

当我们穿着军装走向人头攒动的城市街头,融入茫茫人海之时,我们的身影会变得模糊难辨,变得微不足道。但我们和丫口山的山花儿一样积极乐观,斗志昂扬,顽强进取。我们为了祖国的安宁和家人的幸福,奉献着自己一生中最宝贵最美丽的青春年华。我们不是山花,胜似山花,却别与山花。我们自愿选择了军营,选择了大山、高原、海岛、荒漠……,我们更懂得如何去坚守这份责任、清贫和寂寞,无尚光荣地担负着这份神圣的职责,让党让国家让人民和亲人放心。

可能边防的山花儿,早已被世人所淡忘,唯世人所不知。边防的军人们依然热爱着这一座座山峰,他们的这种家国情怀、无私坚守,与山花儿相依相伴,与雷达电磁波同频共振,每天共同迎来祖国东边的朝霞,送走西边的落日,共同谱写着生命中最为激越、最为优美的篇章。

陈皓文集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