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流水哗啦

        你还真麻烦!‘三人行,必有我师’懂不懂,我许逊没那么霸道,有多少个师傅妨碍什么了?”许逊很不满意地摇头,都要怀疑谢灵运的心性资质了,又冷笑道:“况且吕洞宾那小子敢多嘴么?他欠了我五十两赌钱二百多年了,还没有还呢。”

图片发自简书App


        院子篱笆边的那条大黑狗吠了声,很不爽地道:“他怎么敢出现!上回被我咬了一口,就到处去抹黑我……哼,那家伙的屁股估计还痛着吧。”其它妖精立时都七嘴八舌地算起了吕洞宾的旧账。

图片发自简书App


        “呃,吕祖……”谢灵运听得一愣一愣的,最离谱的是鸡夫妇还控诉吕祖偷了它们一颗金蛋,许夫人也骂了一句:“吕某人差点把我家相公带坏了!”许璇儿则在笑个不停:“娘你不是说,吕叔叔后来被白婶娘治得死死的,然后爹爹也……”

图片发自简书App


                  ——《天君》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