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实习护士看到的故事

如果你愿意听我所看到的故事…

我爱这夏天的光影,

像爱四季的黄昏和挂在家乡屋角的孤星。

chapter  1

初进科室,甲乳烧伤整形科,理想中带教姐姐们是满怀爱心的人群,耐心,细心,爱心的医护人员。

医院有规定,病人家属陪护时不可以坐在病床上,每一床配有一个木制的凳子,没有靠背那种。第一天上班跟姐姐去加液体,有个婆婆坐在床上陪病人,看到我们进去立马站起来准备走到旁边凳子坐下。姐姐可能走太快,撞到婆婆,婆婆被撞的一个踉跄,差点摔倒,然后抱着手臂很疼的样子。然后姐姐居然没有任何表示,直接转身就走了。且不说坐床是不对的,至少我认为,你既然撞到别人,就该表达你的歉意。

还有普通病房的婆婆因为冷想多要一床被子,结果被回复说你又不是住的干部病房还要求那么多,后来朋友抱着婆婆安慰,婆婆眼圈红了说我的经济能力只有这样,我别无选择。

回去和妈妈讨论说,现实和理想完全不一样,她说:既然他们那么冷漠,就要靠你给病人带去温暖了。

chapter 2

初进隔离区,俊红姐带我上班,第一个愿意真正手把手教我的姐姐。当时牟爷爷(牟启坤)还躺在床上,发着高烧,意识不清。

他和他的老婆,张婆婆(张富英)晚上在自己开的店铺里面休息,店铺在一楼,他们睡二楼,一楼煤气管道质量问题发生煤气泄漏,半夜他们睡得迷迷糊糊起来点蚊香,发生爆炸,全身多处火焰烧伤。清姐开始去上班的时候,不敢去接触牟爷爷。我可能对爷爷奶奶辈儿的特别有好感吧,经常跑去喂爷爷喝橙汁,没有牙签,就找棉棒帮他清理牙齿,现在都想的起来姐姐一脸懵逼的看着我全神贯注地帮爷爷剔牙。那个时候他只有眼睛能动,一个星期后,手可以轻微活动,一个月后,坐起,两个月,站起,现在,可以生活自理啦。特别开心地和我们说他可以自己走路走到药房去了~

chapter  3

然后有个19岁的弟弟,李飞,很害羞。两次癫痫发作倒在火堆里,头部和右眼完全烧伤,结痂,高频电刀切掉痂壳,过段时间植皮。他说我和她二姐一个岁数,他的父亲个子小小的,在医院附近租房子住,每天送饭给他,我帮他穿隔离衣,系背后的带子,他会对我说好多次谢谢,有一天暴雨,他没有带伞,回来时全身湿透,我说你怎么不问我借伞啊,小心着凉了。他只傻傻地笑了笑。我不想知道八万块的医药费对这个家庭有多难,不想再记起上次弟弟在我们去开会的前一分钟发生癫痫我和易为还有张骥姐姐去抢救的时候死命地掰着他的嘴,看到他痛苦地抽着身体。只希望上天可以对这个家庭好一点,让这个像我自己的弟弟一样的孩子快点好起来!

chapter  4

隔离区第三天,和晓婷姐一起上班,来了刘爷爷(刘文金),以前是广安粮食局的领导,年轻的时候骑摩托车出了事故,昏迷8天后醒来,从此留下后遗症,有时候会狂躁,这次是婆婆在卫生间洗澡,热水器没打燃,一直是冷水,爷爷去拿打火机点,然后就在他面前发生爆炸,再次受到惊吓。做完手术第一天醒来,就给了用心护理他的晓婷姐一个耳光,给了俊红姐一脚,踢在肚子上,然后大吼我没有同意,谁让你们给我做的手术。为了让他晚上不再狂躁,白天我们需要一直和他说话不让他睡觉,晚上就用约束带捆起来注射镇定药物。他从来没有对我发过脾气,和他聊天他一直说有个像我这样的孙女真好,他的老伴儿一直陪着他,每天醒来第一件事情就是抓婆婆的手。

我问他,婆婆年轻的时候漂亮吗?他说漂亮。

我说你追的婆婆还是她追的你啊?我追的她

你怎么追的她啊?    我发了工资钱都给她啊!我们结婚快50年啦!

爷爷你平时最喜欢干什么丫?  打麻将~我有次清一色,我还喜欢骑摩托~钓鱼

爷爷你老家好玩吗?有好吃的吗? 有啊,等我好了就带你去哈~

后来,我离开烧伤科的那个星期,他转到了重症监护室。我想,我会永远记得这样一个可爱的老头子。规陪姐姐顾曾说我声音甜又有老人缘适合去干部病房,我想,我爱的,无非是那些真诚而热爱生活的人们,至于身份,不在考虑范围。

chapter  5

还有可爱的电工彭勇叔,和清姐是仁寿的老乡,结果每次都认成是我,每次守门禁去借凳子都特别热情,还说我不上隔离区的班也要经常去看看他。喜欢穿个红内裤到处走哈哈哈,从来没见过这么欢脱的人。

chapter 6

有个妹子全身都是疤痕,骨瘦如柴,是成都9路车发生爆炸的事故中的生还者。我同情她的遭遇,不过经历的磨难不是你对别人不友善的理由。不论哪个医护人员去给她做护理或者换药或者帮她做什么事情,一句谢谢都没有,一张嘴就伤人…同一个病房新来一个婆婆,作为科室的老油条,她居然把婆婆的被子抢过来拿给自己的陪护盖,气的婆婆发抖,然后在离开科室的前一天晚上干了我觉得我做的最正确的事,拿了整套新的被子给婆婆,抱着婆婆说你别和她见识,快点治好你的病回家去…另一个妹子,也是同一场灾难的幸存者,脾气据说很暴躁,有一天穿着长裙来科室换药,那种轻松的表情让我觉得她好漂亮,然后脱口就对她说,今天很美哦!好漂亮啊!然后她对我笑得特别好看,每次回来换药都对我笑。所以,别吝啬你的赞美,对方不是你,有什么话,大胆的说出来吧。

chapter 7

离开科室的前一天晚上,早晚班,八点过的时候一个病房的妹妹提了好多水果给我们,说谢谢姐姐的照顾,因为每天我去她们病房测生命体征的时候都摸摸她头说妹妹要多吃点饭哦,快点好起来。幸好明天她就出院啦。

然后急诊送来一个阿坝州的藏族妹子,站在玻璃上做事情,结果玻璃碎了,小腿被划开一条大口子,连带皮。她父母在阿坝州,叔父带她来的医院。全身加起来只有5000块钱,医生说5000只够做手术,后续药物跟不上相当于白做,急诊缠的白纱布已经慢慢变红了,又没打镇痛药,其他人在办住院手续,她痛到颤抖我抓着她的手说,别怕,没事的,我们都在这儿,待会儿做了手术都会好的。医生说她下午一点伤到,现在才送来,不能保证皮是不是还是活的,只能先缝上。他叔父翻遍卡和身上的钱,凑齐7000块,离手术费还差一点儿,医生说7000就7000,先做手术,不够的后面再补。推上手术之前贵重物品放在塑料袋里,放病房她不放心,我说,放我这里好吗?她马上点头。

手术期间,她母亲打电话来,我接了,说,她在做手术,医生护士都在这里陪着她,放心吧,没有问题的,你们别慌,注意安全赶过来。不知道我的话能不能给她心安的力量,只因为我也体会过家人出事时你那种急切想知道情况的心情。半小时下了手术,推车下来的是个男护士,可能当时太急没注意隐私什么的,直接就要把妹子身上的手术单拿开。妹子突然闭眼转过头去,一脸难为情的表情,手术单下是全裸的身体,在手术单拿开之前我很快地把被子给她盖上了,她麻药还没完全消失,脸色苍白地给我说谢谢,随时声音很小,我还是听到了。

周莲妹,像人一样美的名字,你要快点好起来啊。莫名地对藏族的朋友有好感,以前科室烧伤的贡吉(一岁四个月)她的姐姐四岁的样子,每天来都会给我一个大大的拥抱。还有一起实习的小伙伴儿拉姆~友情和善意不分民族。

还有周国顺爷爷,每天早上刮胡子,我会开他玩笑说你已经很帅啦,再刮就要迷倒我们这些实习妹妹啦~

同病房的杨清树爷爷,和金蓉给他抽血,两次都没有抽成功,他都没有怪我们,还有他的孙女说姐姐请你吃东西,然后看到一碗玉米糊糊,哈哈其实是给爷爷吃的。一家子都很可爱呢。

有瘦弱的不行但是眼神特别亮,我经常跑去抓他手的电视台退休的领导欧阳煮爷爷。有每天在科室走来走去锻炼身体的干休所的教师唐爷爷。有父母无法自理,外出打工的却两次伤到自己的聋哑人,我给他画了手术流程,见他别担心,他每天都对我竖大拇指。还有耿直善良的兵哥哥们,让我们扎血管练手,左手打不好说右手给你打,谢谢(90度鞠躬)

最震撼的莫过于化疗的婆婆拉着我的手说,本来门诊医生叫她在身体安一个过滤网,过滤血栓,可是她没有钱,也觉得那样很麻烦。随口给科室一个医生提了一句。一个医生姐姐为了她一个通宵没有睡觉,查了关于这方面的资料,请专家治疗,提出新的治疗方案。溶栓治疗,现在快恢复了,靠输液不用开刀,她说我态度特别好,又温柔,要是可以留在这个医院就好了,这样她可以经常看到我…

这个世界诚然有太多不美好,才出入社会我迷茫,困惑,失望,失落。被批评,被现实狠狠地打击…但为了那些我所遇到的温暖的人们,我想要努力地走下去。

你只有站到某一个高度,才能让那些否认你的人闭嘴。如果有梦想,就要去保护它,谁说不可以都无需理会。我们努力地活在世界上,不是为了改变世界,而是为了不被世界所改变。我们必须为了所爱的人和事,一步一步勇敢地走下去。

医院的心内科免费给一个先心病患儿治病,花费了几百万,后来因为孩子病情太严重,无力回天。把一个活不过三个月的孩子保到四岁,然后亲眼看着他走。。孩子的父母一句感谢的话都没有,反而要把医院告上法庭,说是医院害死了孩子。这是现实的白眼狼的故事。

我是阿瑾,这是我在烧伤科的部分故事,仅以此记录难熬的时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