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和大學的一些詩

# 詩

## 序詩

寫一首詩

就是心靈的開啓

雖然只是一個小孔

你卻可以

向里窺視。

## CRASH

帶著夢戀輕柔旋落螢火的淚眼

斷裂

輕浮在雲端傾聽天際幻惑的吟歌

墜毀

這幅聲音在你耳前的心窩

起霧

我希盼醒來死後幻滅消失非人的

感覺

##與死亡的奇遇

我肌肉寧靜的河流

此刻在膨脹

我眼角飢餓的綠洲

此刻在燃燒

我欲歸去而在遠山的心房

正親吻死亡

死亡就壓在我身上

可我還能思考

靈魂已離開我游走

可忘了還有眼光

「不!不!」 我內心在吶喊,

在出汗

忽然上帝向我伸手

能動的我

坐在床邊

睜大可怖的雙眼

##一切正常

我看著午夜的太陽

吐著幸福的苦惱

吐著苦惱的歡樂

我低頭望著月亮

看李白念我的詩歌

聽杜甫創造的哥德

我出生自己並把安埋葬

哭出核戰爭

哭出伊拉克

我把宇宙拈在手裡

等待

上帝降生的時刻

##倘若

倘若我的心願無法實現

我願化作過眼煙雲

飄蕩到虛偽人間

在哪兒、我感受,哭泣,我發狂

我的心兒靈動,更被激情獲

請別碰我

你想決堤激情的長河?

倘我的心願不能實現

我願把自己埋葬

直到肉體腐蝕發爛

在那兒,我呼吸冥想,與嗚咽

我的心兒麻木,

被灰塵裝點,

請別碰我

直到她合葬我身邊

##我發狂

我發狂

因為我年青

手把著激情

想把世界掃淨

我發狂

因為我清醒

呼吸著心情

想把思維耗盡

我發狂

因為我活躍

吞吐著熱情

把熱血沸騰

完了,瞧這兒

一切在發抖

一切均動搖

我歸去

死在墓里成空。

##我心情

我的心情就像我的心情

它和我的心情一樣的

的確確的

似乎一樣的心情。

##忍受

即將有陰洪爆發

河流激動欲沸騰

青草全部到下

軟棉棉地在哭

即將爆發了

我面無表情

汗是出洞的河流

它激動欲沸騰

##骷髏

睜大的雙眼

骷髏橫臥在呼吸

墜落的汗滴

逝去她千年的容

雨的心,打開墓口

讓我回歸千年的舞宴

她在橫臥呼吸

紅顏像我死期前表演

我亦橫臥

脫去掛上灰塵之上衣。

##我無知得像個野兔

我無知得像個野兔

什麼都不懂

什麼都不會

只願坐在那瞎想

想著想著

想著自己是世界的君王

剛才還戀著甜蜜的芒香

那知她是獵人的姣娘。

##夜鶯

我樹下偷偷望那夜鶯

我想象觸摸是柔軟的櫻紅

我愛

還有那輕佻的一激動

攸地飛了,我心情

我樹下偷偷望那夜鶯

我急躁

這是夜的深,月的碎

我乞望, 那輕美的小頭,嘴角的櫻紅

為我唱,是心傷

我樹下偷偷望那夜鶯。

別激動!!

是了,朋友勸你別

便是這般別激動

我身心惶恐

惶恐是我夜鶯的幻夢

誰是我

誰是我這夜鶯的園冢

我即將觸摸了

但別壞了好事,

聽朋友勸

你便是這樣別激動!

##美的永嘆調

為何只能在夢中相見

現實中卻永遠神擦肩

為何只能無際的想象

現實中卻永遠無緣

##無題

總要向上看

因為總要向上攀登

我對自己的緲小

儘管還不知道

那只需等待

黎明灑下的晨光

我將頃心的融化

如縷縷細絲冉冉

而生華。

##無題

我在這兒無所謂

了絮著一些心情

輕輕托著腮幫

心情放鬆

竟似於田園村莊

我舉筆正欲說時

心中的那位高尚的精靈

隨即讓我止語

它是如此害怕與直意,

生怕我洩露他了最大的機秘。

##無題

上帝:啊我犯了個錯誤競讓他的心超越了我

精靈:真是不可思議,他將把世界間改變如何?

上帝:隨他去吧,既然錯誤已經存在。

精靈:這是個我大的悲哀,他的一生將怎樣體驗,啊!

可怕的幸福!是美麗的殘害!

上帝:我已做出決定把他將到世間,你應永在他身邊,給予他不斷的磨練

精靈:我不忍的工作,啊,多麼不忍!該迎來一場激蕩無盡的大夢,同他一起戰慄,一起創造,又毀滅悲哀。

##無題

天堂與地獄也許就是

一步之間

我相隔遙望

卻無法實現

兩者間相隔是萬年

我衝向那兒

白髮又頹顏

最終才發現,

我早已穿梭於它倆之間。

##無題

小河給我溫存

陽光給我熱吻 噢,

我夢中的情人

就像天邊的彩雲。

##無題

雨是新的,清的

我是醒的

來弄個虛幻的

我吻著美的

我是這橋邊莠草眼裡的

雨中暗的

我哭的

因為幸福我哭,

是摸不到她的

緊緊縮著的

是自然,

懷抱著我的

我是這橋邊莠草

眼裡的

睡的。

##無題

有時很想故然回首

又怕掉進那婉轉的舊夢

因為為那紅塵的一弄

王嬙,西子

還有珠簾繡幕

身邊幽幽的香

從哪縈繞

是異草般清新的芬芳

還是你

鮮花促成的池塘

有時很想故然回首

又怕掉進現實的灼傷

因為有那落花的浮蕩

殘月,秋水

還有

冬蕙,寒江

痴情的笑,

從那飄蕩

是清溪瀉的潺潺的玉

還是你深情描繪的淒涼

總想故然回首

回到痍婉的舊夢

在蕭蕭的雨中,

獨我悄悄的流浪。

##無題

欣賞一個漂亮的姑娘

就如窺視另一個世界

那個世界裡

全是未知與新奇

我世界里的人民

各個激動得贊嘆唏噓。

##無題

噢,一二三四……

叫我如何選擇

這不像河水如此清澈

啊,我的苦惱的

她們都似涓涓水,清柔的從我身邊流過

她們清柔又迷幻著

那似首展給我的寂寞

我變著顏色

思考著那可懼的取捨

她們盡已心醉與迷惑

我也纏繞得醉透心徹

我渡過這一條條小河

最終能找到對岸邊的快樂?

##愛的哲學

什麼是愛情?

我問牛頓

「那是作用力與反作用力

你愛我幾許, 我愛你幾分」

什麼是愛情?

我問猶太的物理學家

「那是相對的問題

要看誰是誰的參照系」

什麼是愛情?

我問陳景潤

「那就是1+1=幾的問題」

最後我問自己

我-

卻不能答出半句!

##飄下的傳說

樹葉在清的月光里

飄下

小路上空無

那是夢唯一的出路

夜的空氣有香的小蟲

那兒池里露出了傳說

火星上有一粒土

慢慢模糊

夏的月光,

在纏綿的迷霧裡

散下

清柔得像紗

斷裂

燥動的黃土在噴發

柔的光是水波里閃亮的銀發

輕蕩著似花

地動了, 那兒發了狂亂

吐血的眼跳上了黑的枝杈

幽離的聖歌

貫穿著暖風

迷人的我在此留下。

## 雨從天際這般下

雨從天際這般下

大了

我身心害怕

聲音蓋過一切繁雜

自然之音我向來喜歡

可我為何步子蹣跚

今夜

以為天散了

宇宙爆炸。

## 景色

我在屋裡想象著自然的景色

她多美

陽光照在我窗前的山腰

鳥在飛

聽雨聲吞沒我周身寒徹

欲醉,欲醉

昨天在我香願的夢前墜毀

睡了

清清的風在吹。

##相對

飛機在天空划行

很慢

像玻璃上爬行的

蝸牛

我跑在大街上

很快

像風中虛無的

幻影。

##逃脫

我想逃脫

原子的束縛

我想逃脫

物質的組成

我想逃脫

虛無的存在

我想逃脫

無知的思考

我想逃脫

固定的死亡

我想逃脫

卻永逃不掉。

##雪

雪在空中不動

地球在黑暗中飄

再遠處有空間的扭曲

那有個焦點

我們叫它太陽。

##角度

一次我用外星人的眼 來看我們

結果我

笑出了眼淚。

##路

痛苦是幸福的輔墊

幸福是痛苦的前沿

我大痛苦

我大幸福

別了, 我未來腳下的長路。

##紙上的旋風

鋪平的紙

要刮起一陣暴躁的旋風

噴血的眼

總也裹不住一絲黃金的希望

我要戰勝,我要戰勝

決心要搗毀上帝捏著的人生

揍他的頭

還要咬他的腳

什麼一切,一切

一切都在謊言中自生又自滅

黑色的慾望充滿著飢渴的眼

去他的人生,去他的信念

那就是一隻要命的惡狼

好一個元素,誰讓我看清了你的模樣

又是誰讓你蒙上了戰慄的思想

本是一場風暴,本是一場夢

本是組成的糞,和他的蒼蠅

如今卻變成了惡人和他的思想

小心吧,小心

股市那下落的箭頭

把你的黑心鑽透

吐出的黑血

是那裡吸潤的紅

善良的可悲

美好的玷污

好個世界

驕陽都在顫抖

引了他地獄的天使

拿了他天堂的黑暗

遮住一切

破裂一切

瘋狂扭曲的風再轉動一切

卷了一切,炸裂一切

揉起了一切再擠再壓

用盡了力氣再把他粉碎

變成原來的風

變成原來的夢

什麼虛偽

什麼慾望

什麼金子

什麼德行

這是自演的遊戲

這是自編的悲劇

黑也遮不住你的黑

白日更是你的死敵

被玷污的,被摧殘的

被挫傷的,被毀滅的

就是

一把把尖刀,還在滴血

就是

一張張血口,還在咀嚼

##自然

我願用我一世去愛你一時

我願用死換你永不消失。

##無題

人類最大的不幸

就是擁有思想

人們永無跳不出

上帝所設的圈套

就如我現在,

雖然冥思苦想

卻始終不知歸去的方向。

##無題

什麼是哲理 啊

大腦的擁有

我也在問自己

千萬的精神

組成一道宏流

不過是發臭的因果

不過是因果在發臭

一個問題不過

是一個事實

你想料想他的結果

其實他早已存活

我們呢

都眼睜睜看著它的經過。

##猴子

大猴子背著小猴子

它們吃著桃子,

尋找著桃子,

小猴子吃桃子

使自己變大

大猴子吃桃子

使自己變老,

猴子們還在尋找著桃子。

##沒題

什麼是存在的意義

是星期天的一頓晚餐

是丟失在開井里的空氣

不都不是

那它是什麼

是一個意思這

就是最好的說教了

我恐怕

存在的就是科學的

非但物理的符號不能解釋

我恐怕存在的就是注定的

非但上帝的聖經里不能尋找

我恐怕存在的

就是應該的

就像眼前的一切

像被丟失在天井里的空氣。

##死了

一粒種復活了

破士了

生長了

茂盛了

枯了

又茂盛了

又枯了

終於死了。

## 狂吟賦-華夏

天地玄裂,可富萬物靈生之氣;黃河始源,乃哺眾生華夏之德。乞東龍而稽首,望五嶽而蹬天。上頂銀宮金雀,下駐黃魚白雪。一望間,袖八百里黃金路,君欲往而何天?望星辰而嘆息,觀日日而崛起。懷凶 濤怒波,豈非眉宇之得見。

食冬穗而飲寒江,賦春秋而歌海內。北雪可沒南蠻之熱,西夜可溶東國之光。多紅樓,盡騷客。一夜酒醒,可知神遊何方?

曠目宣思,閉耳幽行,自回天九百萬,駕宏宇而挾蒼天,日日而沸東海,瞰萬物小,得心志堅,余觀天下色而歌曰:曉月出白水,落日降孤煙。又觀天上色而曰:星照池中影,葉落西閣前。往者盡去,來猶追,吾上下五千年,數星嘆月又縱橫八萬里,去古懷今。逆陰陽,反光陰,獨往於人間。

# 大學部分詩

##1/5/2000

對面的牆很白,

我虛弱,

她在裡面浮現,

我寂寞.

##2/5/2000

我的靈感全被毀壞

我的幸福全部到來

我的記憶全都失蹤

我的死亡來自戀愛

##3/5/2000

我永遠的趨向頹廢

因為天使來了

雖然我很柔弱

像個娘們

我渴望那自然的黎明

無所是事得看著陽光

身下一片碧綠

我的名字印在上面

還有她的裙子

真有點眼花繚亂

不過還好

她仍然不在

我還會繼續那思念

##/11/5/2000

女人的靈魂向來

比其肉體妙

要不她們的淚

這麼會如此甜?

##/12/5/2000

如果一次吻了三個

那一定是痞子

如果一次愛上三個

那一定是詩人

如果一次都做了

那一定是我。

##/13/5/2000

她美 所以我吻她

她嬌 所以我扶她

她痛 所以我抱她

她死 所以我愛她

##/2/6/2000

All by chance.

Wherever i meet i miss i dream

God let women make me blood

Blood let me make passion

Passion let smart make words

And than

Words let me make God

##/2/6/2000

她的淚水咸

她的嫵媚嬌艷

她的接吻甜

她的激情靦腆

她的肌膚鮮

她的小臉

是我的永遠無法實現.

##/3/6/2000

媽的,等人是一種什麼感覺?!!

她值得我等嗎?

她的肉我能觸摸嗎?

她的嬌唇火熱嗎?

她的她有我的我嗎?

##/7/6/2000

偉大的拜給傻比

太陽用做曬衣服

激情的用來發洩

月光比做大屁股。

##/15/6/2000

Be with ur skin

Touched by fucking

Be with ur face

Kissed by love making

Be with ur lips

Smile out off ur suffering

I wanna u could hold

Hold me in my keens

Can u?

##7月某日

我不願再向高處吶喊

因為我已體會了它的空寒

我討厭再對美女流連

因為我已吻遍了她的寒酸

心情冷卻就像班禪

徹頭徹尾的虛偽出汗

酥油燈出自要飯小無賴

而我的靈魂也如乞丐一般

啊哈,如今我還有這麼一個王八蛋似的戀愛。

##/4/9/2000

how I wish how is wish I could hear ur voice how I wish when day going dark when I drink how I wish I could hear ur voice I even do not want a kiss I even want to go sleep I even wanna keep time stop O ur smile

I can't bear Voice Save me please But do I really love u?

##/6/9/2000

女人有時太會掩飾

有時太可愛

我們神魂顛倒

正因為她們的矜持

##/7/9/2000

的,啊哈 雖然女人都是一個德行

象貓一樣

完全是乞丐在乞討

可我,哈 不吃這套,

是個傻瓜

有什麼?有什麼?還有什麼?

心太暗,啊哈 可如今我怎麼高興起來了?

哦,別!小貓快走!

Could I have some I say

Could I have No god rather than a girl?

Fuck rather than talk?

I wanna , some sun fire me Not for shine

But for dark with die

The ash!!!

My mother, o father Let me think my self

My girls I'll never love u

Earth, save u ,

That's my duty Baby, baby,

Small going, Why I'm not happy

Why I'm so happy?

A ha Well, well, better sleep now. 

##/2000/9/7

是什麼讓我充滿惆悵

是秋,還是雨?

沒了芳香的你

沒了氣息

是什麼

哭了

在下

怎麼了

一點一滴

"冷不冷?寒氣"

"沒什麼,我走了

你也要離,也要去?"

##/7/9/2000

我困

來,那就睡。

## 無題

The song from the very beginning

I’ll find a way

To spend the time I’m free

Not to talk

Not to laugh

Not to make any sense

Nothing, but I’m still living

All the people around me

Are using their mouth

To provide:

They are the men

They are very happy

At all and finally

Since the time I know I own a brain

I seemed have everything

And lost everything

I seemed know everything

And forget everything

And now I believe

Everything hasn’t any sense for nothing

In my eyes the world is a glass

I can now see though what it is

But there is more interesting

A man behind a wall

Than

A man behind a glass door

For not to be braid

For not to be died

For not being a man I’m really not to act

For not being loss my mind

And all the sweet sad

I’m going to be there, pick up some thing I’ve said

There are something wrong with me

Now I even don’t want some to know me

「May be a angle;

May be a girl;

But what I wander is not just a kiss」

Time’s passing

I’m dieing

Or may be the spirt of my

Will soon be flying

Hi, what a ha

Reader,

This is the time I enjoy my deep sad

How wonderful it could be

When I find some one or some thing

Again

All I want to do is what I feel a soft happy feeling

Because this situation now I’m living

Is just to building

An air

Which I could save my wild mind

And thinking

And dreaming

God has been killed

Jet

Now God of our panic

Is to drink, enjoy

Our great and the most real thing

Of panic.

Another man’s dieing for

Thoughts

Another girl’s dieing for

Love

Another reader’s laughing for

Distress

Another writer’s living for

Nature

All the story in the world

Are all the same

They make you cry

After you laughing

Now

It will perform again.

##無題

當一個肉划到我的身上

我只想睡覺

當這個肉要離去時

我疼痛的大叫

這個肉雖然明天早晨還會準時來到

而且它並不怎麼說話

在晚上

一個螢火蟲飛進我的窗子

我關上了窗子

於是我的幻覺就永遠的留在裡面了

我坐在火車上

看見窗外沒有的陌生景色

我一點壓力也沒有

車長告訴我他忘卻了

火車要駛去的方向

我說這樣挺好,

我看看了懸浮在地板上的我的腳

我偶爾發現一縷剪斷的頭髮

頭髮上的香氣讓我想到了一個人

我把頭髮重新放進盒子里

詫異道:頭髮香味的保質期竟比一個愛情還長

我弟弟是個好人

他告訴我和朋友上山

感覺很好

我也很想去

於是我給春天打了一個電話

因為以後就不會被別人掉起了

海上有一隻魚

它被我掉起來

我知道它不會說話

也沒有家

我在船上升起火

把它吃掉了

上次那個可憐的人

告訴我下次他會富有

我什麼也沒有給他

因為我只有我自己

下次我碰到那個可憐的人時

我看到他頭頂著光環

衝著我笑

我穿著黑衣服

當我看見很多白衣服時

我已經不能忽略別人的眼睛

當我脫光了衣服的時候

這並不等於我比原來白了許多

在一個遙遠的孤島上

我坐在一所房子里

這個孤島上有黑天和白天

太陽從水中升起,又向水中落下

有一天一艘小船停泊在孤島的

岸上

我發現裡面有一具屍體

我哭哭啼啼的拍著水

此時烏雲聚到我頭頂

發射雨在我的頭頂

我落荒而逃,心裡已經忘卻哭泣

在房子里,我升起火

此刻比任何時候還要難過

我說:我不想再和女孩摟摟抱抱了.

一個朋友:別虛偽了.

我說:真的,我沒虛偽

折過一條小路

我看見一個美麗的人

我想:我真想和她抱抱

在心裡並沒有陣痛的時候

就朝另一個方向走掉了

考試過去以後

我將用仙女的聖水

清洗我污穢的腦袋

##2002-5-4

我見到了她在笑著的時候

我看見了我全部的心臟的

我看到了她手的伸縮的時候還有

她身體衣服的時候

我看見了我全部的心臟的

我看見了她微笑的可愛的時候

我知道了我以後的哭泣和我看見了

我以後的哭泣的哭泣

我在她身旁看到她的眼對準我的眼的時候

我看見了我的無限的快樂和痛苦。

我期待一場大痛苦的來襲

讓我從新死舊活一遍

只有通體狂感的瞬間和偉力自然的永恆才能

讓我幸福的完全感嘆著失掉一切

我期待通體的狂感。

##2002-5-5

彷彿那只小貓咪

喃喃的說,我很癢我很癢

此時我疲倦的大腦躺在沙發上

看見貓咪在捕捉一隻起飛的蒼蠅

我在墨爾本想著幾個地方

還有一個菜市場,

它叫 維多利亞菜市場。

我詫異貓的柔軟,

我詫異。

##2002-5-11

如果我很漂亮

如果我有時間

如果我很特別

如果有一雙很漂亮的眼睛

你會飛到我這裡嗎?

##2002-5-22

你是因了情色才愛上我?

你是因了情色才讓我愛?

回答我

我可憐的小貓

你要乖乖的

我會把你梳洗

還會把你餵飽

我可憐的小貓

你要乖乖的

不要撕碎桌布

也不要打碎我的心

她在遙遠的島上

她十九歲

她是我的十八歲的女孩

她在遙遠的島上

她在別人的懷裡笑著

請讓我忘記你吧

請你也忘了我吧

請你放心不必心傷吧

請讓我也不要哭了

遙遙的大海上,我的狹小的生命還是不變的狹小

我看到的南方是冰山的故鄉

海上沒有漁民

因為這裡沒有人以打魚為生

在碼頭的盡頭,我的狹小的生命還是不變的狹小

我沒有見過南極的極光

海裡沒有魚

因為這裡沒有魚以逃亡為生

在海洋的盡頭,我激動的看見了生命是如此不變的狹小

她是見過的最美的

我是她沒見過的

我愛上她,在那個冷的季節

我愛極她了,正想把我的生命給她

等我要發憤吻上她的時候

我要先找到她到底去了哪裡

綠樹紅花地

粉葉飄雲草

有個可愛的小貓就蹲在那裡

它驚奇的望見了我

沈落的夕陽,霏霏飛的蒼蠅

吃吃的做窩鳥

我喜愛這只小貓

可這只小貓卻呼的一跳

消失了蹤影

我沒有氣餒,只好繼續我衰敗的一天

為什麼小貓渾身上下都是可愛

可愛的讓我不敢相信

幸好它自己不知道

要不它將多麼的驕傲

我在向著光明的路途上遇到黑暗

向著黑暗的時候有又到陽光

我什麼時候能站立不動了

那將是一個小小的愛情把兩者融合

我沒必要去辨是非

可我知道這對我一定是短暫的

2002.11.25

##愛情

我愛你,我愛死你了

我也是,我也愛你了

阿阿阿,噢噢噢,噢阿阿,噢阿阿

我恨你,我恨死你了

我也是,我恨死你了

##2002-11-26

今晨十一點起床

作了很多很多夢

昨天聽了很多很多歌曲

今晨十一點起床

昨夜還有早晨

一直下了帶有閃電的

大雨

今晨十一點起床

吃了麵條以後

坐在沙發上看到窗外是

雨後的陰天

我詫異著今天竟然是

這個孤島上最快活的一天

所以我就寫了一首詩

在空間里

有一片飄動的白色窗簾

在灰色的空間里

我以為裡面什麼也沒有

但是

有一片飄動的白色窗簾

我曾經看到過

有幾次我還把它們拍攝下來

可是在空間里

已經什麼也沒有了

當我變的終於自由的時候

我知道我認識很多人們

我曾和這些人們試圖成為一個人

後來我都失敗了

於是我變的終於自由的時候

就很開心的認為我承認是一個人了

我看到人們始終不能是一個人的時候

我確定了我的正確

在夢裡面,在夢裡面

我和她們抱在一起親吻

一下子就成了一個人了

我看到地球上很多人們

那麼多的種類

那麼多的腦袋

和眼睛

我看到地球上那麼多人們

很多的笑臉

很多的可怕

和誤解

他們長的都那麼相象

以至於你甚至可以觀察出

細小的不同來

我已經進入了一種溫暖

我在雨季裡面一樣的歌曲

我聽到那麼古老的鋼琴

那麼不清晰的語言,它是多麼可愛

我身後的雨後的窗簾

是白色的

當風從窗戶吹進來的時候

我的余光就能看到它了

我誰也不太懷念

誰也不太喜歡

誰也沒什麼想法

誰也不想見到

我身體柔軟的

連我自己也不可思議

人在美麗的時候是多麼好啊

當我在一個悠長的睡眠後

夢里也聽的到屋外雨聲

當我又聽到了屬於自己的音樂

我的微小的空間和思念

我不用想什麼問題

我不用刻意的激動

我不用產生什麼激情來寫作

我只是心底非常的高興

因為這幸福非常稀有

我就想知道它的原因

難道就只是一個悠長的睡眠

和夜間的雨聲嗎?

當一個可愛的小貓貓

噢噢

當一個小抓抓

噢噢

當一個可愛的小尾巴

噢噢

當一個可愛的夜晚

我和可愛的你的主人

噢噢

我的夢中

我是多麼幸福

有一個陌生的裙子

請我喝上一杯咖啡

我們就在夏天

大街上的小桌子上

我說我可從來沒有這麼高興過

她笑了笑說

這有什麼呢?

這是我天天的生活

我哈哈大笑

琢磨著身邊的人

和明天的事情

當我渾身激動的邀請她

下午去海邊或者夜晚

她高興的同意了

我此刻醒來,

等在進入夢境的時候

已經是夜晚的海邊了。

##2002-11-27

我是多麼喜歡幻想中的人們

其實在白天里

你並沒有如此美麗

這是因為了分離

我便每天夜裡把你想念

這樣想的次數多了

你的樣子就模糊了

我總是這樣在睡覺的時候

眼裡有那麼一點點的淚

心中呼喚你的名字

如此這樣一遍一遍想起原來

最快活的時光

你在朦朧的睡意中是多麼美麗

我什麼也看不清

只有你也在我身邊躺著

而你扒在我的耳朵邊上說呀說呀

幻想中的你是多麼美麗

其實在白天里

你並沒有如此美麗

這是因為分離了

我才想念你的樣子和身體來了

噢!

她親吻我,她撫摸我,她咬我,她添我,她癢癢我,她揪我,她用嘴餵我,用胸壓我,用口水塗我,她脫我,她洗我,她粘我,她吃我,她喝我,她上我,她下我,她左我,她右我,她玩我,她哭我,她想我,她愛我;

她,還是離開我。

要是她現在死了

我還能更感幸福

因為她死了就沒有人能碰她了。

衝殺!流血!沸騰!撕裂!粉碎!噴發!爆炸!扭曲!膨脹!放射!

一顆平靜的棉花,和平憤怒,裂變,變化

衝殺!跑步!叫喊!

我天才般的走路,跳上台階,火星不難過。

平靜,收起許多

恆星般的死亡,消失的銀河

啊,那是今天的我

走出廁所。

我有我爸爸一樣的眼

媽媽一樣的心

我用爸爸的眼在鏡中看我,我看到我的眼在閃動,我不知道那液體

我用媽媽的心在暗中自語,我聽到我的心在顫動,我不知道那顫抖

我不知道那液體和顫抖是如何運作

那為何一直伴著我,並且絲毫不期待我的感激

我不知道那液體和顫抖的力量,裡面的酸苦

因為我什麼也不知道

裡面的經歷和不能說出的故事

我在鏡中看到一個幼小的我

稚嫩的可以因蜻蜓的呼吸著涼

我使勁的發出各種力氣和古怪的表情

那時我就有了爸爸的眼

媽媽一樣的心

爸爸心中有狂喜,因為新生命總是給人們帶來這樣的感覺

媽媽心中平靜,因為這正是她的

過了許多雜亂的時光,

我看到鏡中的我慢慢站起來

又慢慢的開口說話

那時我就有了爸爸的眼

媽媽一般的心

我漸漸習慣看到一個婦女和一個男人

總撫摸我的身體,甚至動不動就親吻我

我也開始學會了如何在他們面前撒嬌

和耍無賴

一些時光里,我開始拿著筆和紙

我的小腦子里慢慢有了夢想

有了為之衝動的

那時我就有了爸爸的眼

媽媽一樣的心

也正是從這時起,那個男人和女人的臉開始出現了努容

因為我開始試圖打破一個愛的保護

我試圖尋找自己的歸屬地

我甚至拔開腿開始跑呢!

我知道一個人是自由的

他的靈魂永遠是自由的

幻想的

在年輕的年紀,我們往往把自己看的是一切了

我們往往把幻想當作飯來吃了

正是這時候,我有了爸爸的眼

和媽媽一般的心

你看,甚至為了捍衛這自由

那個男人開始犧牲自己的自由

那個女人好像自從有了這個孩子以來

就不曾有了自由一樣

你看,他們甚至開始變本加厲起來

他們竟然樂意失去一切了

僅僅為了捍衛這個孩子

有時候他們昏了頭腦

認為孩子就是一切了

也正是這個時候我認為我是一切了

鏡子里的我是一個成熟的形象

一個肉體,一個活生生的肉體

我看著我的肉

那上面好像有不少的記錄

寫著:何時那個男人的血,那個女人的淚

那個男人的沈默和默默的眼睛

上帝啊,您賜給了父親默默的眼睛,他們永遠是不說話的

媽媽卻說個不停,媽媽是一個陰性的個體,她們是在空氣中的

生活是痛苦的,

生活是惡與善的大戰爭的

生活從眾多痛苦中迸發瞬間的卻是永恆的快樂

我實在是個任性的孩子

我總是這樣,你甚至在鏡子看到的我好像是很平靜的

我有爸爸的眼

媽媽的心,但我實在是個任性的孩子

瞧那自然上美麗的光景

有時候我離開了那個男人和女人

我來到一顆看起來孤獨的要命的樹底下

因為我開始覺得孤獨起來

我甚至開始為了一個女孩子的笑臉開始著迷了呢

於是,我慢慢離開了

我為了一些虛幻的景象慢慢離開了

後來就是一個旅途了

旅途里我看到了不少和我一樣的身影

我打死很多狗熊和小貓

我也曾被老虎咬傷

被鯨魚治療

身邊也曾出現了不少少女的身影

最後她們都離我而去

旅途看起來甚是漫長,裡面孤獨的

要我的命,但我是個任性的孩子

我認定了那些高處的幻景,還是不停的奔波

直到鞋子破了,衣服都不見了

直到我的肚子破了大口子

裡面的心臟都跳了出來不知去向的時候

我才驚訝的發現,身後一直跟隨的影子

這是我才發現的,

那影子竟然漸漸變得蒼老起來

那影子慢慢變矮了

可是那影子一直跟著我

我在逃避那影子!

正是這時候我,有了爸爸的眼

和媽媽一樣的心,

於是我就在亂草中找到了丟失的心臟

我停住腳步,看到天光在流動,無比美好

我覺得我一旦要轉過身子便一定就哭的把眼睛哭出來

我清楚的這麼覺得,因為這影子一直跟著我

我還是沒有轉過去,但是我發現我的鞋子被一個女人的手補好了

我發現我的肚子恢復了健康,甚至裡面的腸子都在

我身體充滿了一種不用購買就得來的力量

這力量讓我飛到天上去

我一下子就置身在那幻景中了

這正是我一直嚮往的,為之發了狂的幻景

可是我不禁哭了出來,

我在幻景里看到的只是一面鏡子

在鏡子里,看到

我有我爸爸一樣的眼

媽媽一樣的心。

##2003-5-5

這最新的詩流著陳舊的血

我看陳舊的詩有新的破壞

我害怕我漸弱的靈

離我去了再不能回來

惡魔看到我是個出色的坯子

我的身能天才般的長出邪惡的種子

我的手指能開出惡之蓓蕾

我的眼會完美的發射墮落和毀滅

我能輕而易舉的走向死亡和放棄

惡魔總來看顧我,給我一切所需要的

惡魔知道我是出色的坯子

它讓我搖擺不定

它也因為我那一半還在陽光里的手臂

吃了不少苦頭

我在兩面吃盡了甜頭

我是如何在煎熬!

性的觸手在折磨我

我太懦弱了

就好像沈湎那詩的華美的韻律中

我在面對孤苦和自我時

我內心在說話:

嘿!看吧!上帝啊,看吧!

我就看了自己的慚愧的身

我怎麼沈湎不能曲伸

我的夢魘灼燒我的每個毛髮

我的每滴液體

我的可憎的液體

我懷念並有相當的保守

就像那可悲的韻律

我內心在說話:

嘿!看吧!你看吧!上帝啊!

如果你見過上帝

你見過白色和純

如果你曾處在平靜,你甚至歡欣

但不能跳躍

如果你溫暖的不能再感受任何幸福

如果你在肉中放下自己

看著自己的影子搖曳

那有靈風回來在你的面頰

你突然感到新的時空的變換

如果你簡直徹底的放棄了自己

你並沒有拋棄自己

可你放棄了固守自己

你打開了設在平靜前的防線

如果你在暗中祈禱你的不幸

你悲傷極了

你感嘆命運的煩擾

那沒有邊際的恐懼

如果你軟弱下了,你進入了混鄂

如果你徹底躺在了白色中

沒有任何了,如果有吉他聲音

還有自然的血氣

如果你不知我所說

那就請放棄吧

##曾經的幾首

我在南京不經意間經歷了一場洗禮

我能夠看見病蟲在

我的夢里顯身又表演

我有時候不能分清那個夢是醒了的

那一個還在夢

就是在這個辨別不清的夢境里

有一個針對我的洗禮

如果力氣夠大,我可以

把我的心臟吐出來

如果呼吸夠大,我還可以吹我的肺爆炸

還有無法跑步的內臟

地獄一般的喘氣,頭腦也迷亂了無事無非

一種東西能夠把我撕裂,不是那種可怕的

那種迅速的

而是軟綿綿的,輕緩的,沒有疼痛的時間洞

那裡面我掙扎也是徒勞

究竟這樣的時間有多長,我也數不清楚

我從來不數數,我有點害怕清晰帶給我的衝擊

那樣我會死的想冰人一樣

這種照片你可以在南極年鑒里找到

朦朧有如我摘掉眼鏡的眼睛

你想看清楚也是徒勞

這是眼睜睜的恐怖

好像是我殘夢的尾系,身體的游離和

能感不能動的軀殼

也許我內心真想訴說一個完整的

美麗的,輕柔的故事

我也原本有如此的故事

可是我畢竟無力訴說,它們在我腦子里已經停留

擾亂的太久

我倒是想把它們通通忘掉

重新生活一定倍感輕鬆

前幾天我去了揚州

回來以後有寒流經過

我病倒,一敗塗地

中途我會見一個非親戚的老婦人

有管子從她膽囊輸出黃色的液體

那個袋子大概有三分之一的容積

已被裝滿

我注意著緩慢的填充過程

特別緩慢,我不能忍受

我感到我也在同樣流出什麼體液

那速度快的驚人

好像光的子彈

那老婦人的10個孩子中的兩個坐在身旁

一個死了

我白色的液體

它們在沒人的時候就慢下來

慢的特別緩慢,我不能忍受

你知道

如果血像子彈一樣飛走了

那也好受

可是如果你親眼看著,那就不

是什麼鬼滋味兒

可是那有時候不是血

我只是打個比喻

這幾天來,很多道聽途說的東西充滿我的心臟

準確說來是頭腦

我驚詫於太多東西能夠左右我

那瞬間的效力,能讓我好似變了一個人

可是好景不長

我沒有偉大的持續力,雖然自己容易受控制

但也容易從中脫離

這和我的記憶力有關

那麼我就老在一個激蕩不定的狀態中

試圖穩定

我和一個女孩約定好,相互戀愛

就是那種不愛就死,你愛我我也愛你的那種

最簡單的過程

我在車站看見一個如描述中一樣的衣服

那裡面的人也同樣看見了一個如照片中的我

當我把她摟在懷裡的時候我問:

你叫什麼?

她說:

你不是也沒告訴我嗎?

事情就這樣結束了...

所以這就是這麼不可能的不可能下去了

想想我這個人,真是小孩子一般

我就是一個小孩子

沒有太大的智慧

只有些靈性和任性

我哭哭笑笑,受點刺激就難過的不行,

甚至掉眼淚呢

小孩就是這點迷人,如果我能迷人

也就是這點醜態了

南方和北方,我穿梭

我長在北方,我萬分的渴望南方

結果就是,我被兩面的人競相拋棄

還是沒有語言的好

我和你站在大畫面前

我們什麼也說不出來

因為我們死活忘記了到底說些什麼。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