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则故事

朋友没有圈之阿杜和小胖的故事

我的朋友圈里有形形色色的人,自从有了微信这么一个神奇的玩物,这些人就被巧妙地联系在一起,管彼此认不认识,但因为我的缘故,被整齐划一地列入同一个人的通讯录里,各自的生活状态交替于我的每一次刷新动作里。对于他们所发表的关于吃穿住行的图片或鸡汤或抱怨,我跟每一个玩微信的你一样也总是选择性的评价或者点赞。其实我总觉得点赞特别敷衍甚至特别无趣,可是好在它的意义在于不温不火既没有明确指向又省略了语言文字带来的不周到,在这个讲究人艰不拆以及时效性的当下,便再恰当不过了。

我从来都认为没有所谓靠不靠谱的朋友,只有走得近或离得远的交情。无论我点没点赞,这些朋友圈里的朋友,他们以时间次进入我的生活,至少在某些时刻与我有着莫大的缘分。我从小到大浑身上下向来能数得清的优点不多,可是没办法替人保守秘密这事从来都干得一点也不含糊,没能成为解放时期的特务或着间谍竟有些生不逢时的遗憾。当然我得感谢我的朋友们,他们愿意把秘密分享给我,这种信任让我受宠若惊。而我能做的除了聆听就是打死也不会分享给别人。可是现在却要把他们的故事给抖出来,难免有点坑朋友的嫌疑。不过贴切犹如宗盛大哥的歌词“想说却还没说的 还很多  攒着是因为想写成歌 让人轻轻地唱着 淡淡地记着……”好在我还能在老去之前有着尚好的记忆力,能把这些故事写下来。然后继续可以同他们嬉皮笑脸的面对人生的难。

阿杜是我的本科好友,毕业后上研到工作在同一座城市却也一年聚不了一两次,她从来不在微信里发表任何东西,所以对于她我纵使有赞也无处可点。毕业后她在一家出版社工作,每天劳顿于密密麻麻的字里行间却也甘之若饴,上研期间和谈了七年的男朋友分道扬镳,甚至两个家庭为此闹到撕破脸,她常常苦笑于当年在深夜电话里和那个男孩一笔一笔算着这七年他们之间的账务和怎么也算不清楚的情感,然后该还的还该扔的扔,最后用大段的文字编辑成短信字字如血痛斥对方的种种不好,在几个决绝的字眼后为这段七年的爱情画上老死不相往来的句号。分手后的阿杜痛苦了很长时间,每每靠鸡汤度日,感觉全世界事关爱情的句段都是在形容自己。不胜杯杓却喝得痛快。后来她当然又谈恋爱了,我们同学小胖,标准理科男,心灵结构粗中有细,可爱度中等偏下。南方人可是为了阿杜愿意留下来,并且有定居的打算。本科那会小胖是有女朋友的,在图书馆还偷吃过人家小姑娘送来的爱心寿司。可谓故人容貌依稀,时间却换了新衣。听闻小胖跟他的前女友本科一毕业就分手了。不合适,这是全世界通用的分手理由,标准答案,别无他选。好像我们从来都不会追究一段爱情开始的理由,可是结束时却总会问无数个为什么。然并卵,不合适。

可是,阿杜和小胖在一起如今三年,他们很幸福是真的,阿杜说他们从来没有吵过一次架红过一次脸,我甚至都不敢相信。他们说准备年底结婚,一切从简,不要房子不要车子五年后再考虑生小孩。十一假期小胖出差上海,一路人工导航为阿杜带路送其去南方的家里探望父母,准新媳妇一落地就接受了各种款待,并不富裕的南方青瓦白墙的农家小院里忙里忙外一大早雾霭里炊烟袅袅,阿杜的十一假期就这样胡吃海喝还不忘大包小包带一堆特产回来。前几天我闲来无事周末去找阿杜聊天,他们租住在师大教工宿舍只为离阿杜上班近,不到十平米的房间,除了床沙发桌子衣柜,就剩下书,从《现当代文学思潮》到《JAVA自学教程》,文科女和IT男的精神食粮,它们就这样毫无违和感的整齐罗列在我面前。自从一年前他们搬家后我是第一次过来。我们坐着聊天聊到天色渐晚,才发现屋里的灯坏了,打电话叫了物业,阿杜下楼去买灯泡,我在房间待着,窗外夕阳余晖婆娑在师大古老的梧桐树叶里悉悉索索,秋风吹过,橘红色的光摇摇晃晃在屋内,我仔细打量着房间里的每一个角落,突然发现床头墙壁上有水彩笔涂画的痕迹,走近一看“不倚势而骄”。不禁觉得有意思。看着阿杜帮忙物业师傅修理完灯然后立马给在外出差的老公打电话汇报,一副居家麻利又贤惠的样子,显然当年那个任性懒散脾气大的女孩早已在时间里没了踪迹。我突然为这种真实的生活而动容。我想象他们在忙碌了一天回到这逼仄的小居所然后在书桌前一起看电视剧,楼道里的电磁炉上煮一锅平淡氤氲在门外。生活好像从来都没有我们想象中那么复杂,爱情亦是。经历它们比寻找它们和遇见它们更重要。这世上哪有所谓对不对合不合适你的人,只有愿不愿意想不想陪伴你的人。我们都有可能成为某个人愿意陪伴的人,也有可能想要心甘情愿去陪伴某个人,那种你愿意去陪伴的人恰巧也愿意陪伴你的等式爱情其实很难寻觅,因为人们往往偏爱那些得不到的美丽。所以爱情故事犹如男人的烟圈女人的眼泪,它们延绵不绝肆意张狂在城市的深夜里。

临走时,阿杜对我说她现在其实挺后悔当年跟前男友分手时闹得那么不愉快。她说这么多年过去了她终于明白其实很多时候女人都是自己在跟自己谈恋爱,一段爱情里她们往往容易把对方神化,神化到无以复加的地步,以为自己的任何一个细微的情绪对方都会懂都必须懂,她深更半夜所编辑的大段大段的痛斥对方不爱她的文字发送出去,她总觉得对方也会跟她一样在字字啼血中愧疚心疼然后再把所有的情绪充沛地编辑成大段大段的文字反馈给她。可是事实是,对方只能用一个无奈的表情给予回复。He  is  just  not  that  into  you!这简直是每个女人的圣经。可是现在回过头来想想,男人这种生物处理情感问题天生小脑有缺陷(当然此处应该把情场高手除外,逢场作戏的没空拿来谈)尤其面对那些情感过于充沛激烈歇斯底里的女人,他们是害怕的畏惧甚至是不知所措的。作为女人我们应该有所反思,想想看你从来都没有经历过他身上所发生的一切,你从来都没有体会过他眼睛所看到的世界,你们有太多太多不可能的感同身受,又何必只为一次大雨天他没送你送到家门口而否定了他所说的他有多爱你。他童年时撒过的谎,少年时逃过的学,还有他的不真诚,我们向来都不去考虑这些问题出现的根源,只是强调它是一个问题甚至是疑难杂症随随便随就下无药可医的定论。礼貌地告别或许才是一段真心实意的爱情该有的得体的句点。爱情本来就不是以公平做内容的游戏,又何必非要势均力敌,时间慢慢漫漫或许可以看得清,或许终究看不清。没关系,有生之年他日推杯换盏时莫再问来路只是把酒言欢。

进地铁站的时候我突然想起来墙壁上的那句“不倚势而骄”,阿杜说那是房东的小孩留下的。年轻的房东夫妇是大学历史老师,育有一子,在这间学校提供的不到十平米的房间里生活了几年,现在孩子要上小学了搬去了大房子。回家路上我想了很久,想象那对夫妇曾经生活在这里的一幕幕,在简单朴素的生活里他们如何用学识丰富着自己的孩子,让他成为一个不倚势而骄的人,教他善良教他通达教他在十平米的房间里体会这偌大世界的美好与奇妙。

我走进地铁,人来人往,世间万千烦恼,可是寻求快乐的目的却始终殊途同归。下次见别忘了故事讲到哪儿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早些年的时候,父亲是一名渔民,长年在船上与海打交道。海风腥咸,鱼虾新鲜,父亲在吃食上的口味就便变得极重。 生蟹生虾...
    守素阅读 270评论 25 10
  • 第二次去泉州,也许是最后一次,以后也许没有理由再去了,因为这次是去参加葬礼的。 研究生毕业不到十年,四人寝只剩下了...
    张哲_1931阅读 81评论 0 0
  • 原型部分 简单创建一个构造函数与实例: Person 为构造函数person是Person 的一个实例对象 1、i...
    丶灰太狼他叔阅读 31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