署中妇

署有一妇,家贫,夫惰,颇轻佻不与人俦。有幼女始三岁,構以先天疾,医食之资,所费甚夥。故俭极至吝,同事者恻悯之,多不为意。每与人谈,辄以达观语,鲜闻售苦乞怜者。虽缊袍敝衣,食以残羹冷炙,殊不为苦。或有慰而叩其情者,多答之以笑,话平常事而已。

一夕乘暇坐庭右,忽大笑,几不自持,众怪而问其故,久之始语曰:“尔等曾闻耄耋之老尚有云雨之须否?”众方口呿舌挢间,复大笑,继而曰:“余见之矣。时余尚稚,因夜起,见祖父母床灯未息,疑而往觇之,闻祖母哼嗨有声,作快活语,床榻吱吱然。曩因年幼,茫然不为置意,今忽忆之,始悟,故忍俊不禁也。”一座粲然,莫不喷饭。其浮滑如此。

天公造物,事未有尽如人意者,古今有之。然甘心如荠,处苦如饴者,所从来鲜矣。故朱门绣户,凭栏暗泣;樵院渔庭,倚树长歌。其所谓苦欤甘欤,岂干境遇者焉?余意事有可道者,故书一二亲闻事,以备侘傺之勉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