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牵一只蜗牛去散步》:孩子,你慢慢来

最近看到来自台湾作家张文亮的一首诗《牵一只蜗牛去散步》很喜欢,分享给大家。

文/张文亮

上帝给我一个任务

叫我牵一只蜗牛去散步。

我不能走太快,

蜗牛已经尽力爬,为何每次总是那么一点点?

我催它,我唬它,我责备它,蜗牛用抱歉的眼光看着我,

彷佛说:「人家已经尽力了嘛!」

我拉它,我扯它,甚至想踢它,

蜗牛受了伤,它流着汗,喘着气,往前爬……

真奇怪,为什么上帝叫我牵一只蜗牛去散步?

「上帝啊!为什么?」

天上一片安静。

「唉!也许上帝抓蜗牛去了!」

好吧!松手了!

反正上帝不管了,我还管什么?

让蜗牛往前爬,我在后面生闷气。

咦?我闻到花香,原来这边还有个花园,

我感到微风,原来夜里的微风这么温柔。

慢着!我听到鸟叫,我听到虫鸣。

我看到满天的星斗多亮丽!

咦?我以前怎么没有这般细腻的体会?

我忽然想起来了,莫非我错了?

是上帝叫一只蜗牛牵我去散步。

这首清新有禅意的诗,是不是会使人联想到育儿?当孩子让我们失去耐心、大喊大叫、濒临发疯的时候,是不是就像赶着一只蜗牛走路那样无可奈何又气急败坏?

为什么要派“我”牵一只蜗牛去散步?惨痛的过程让“我”以为,这是上帝对“我”的试炼和考验,殊不知,这原来是上帝给我的奖赏。和蜗牛一起散步,当然不是为了赶去哪里,而是在闲庭信步中,慢下来,闻闻花香,听听鸟语,看看星光,感受世界万物的生命力,体味生活角角落落的滋味,重新发现自己之前不曾留意的美好。

教育孩子不就像牵着蜗牛散步吗?我们会对着孩子着急、生气、愤怒,不都是因为不论我们怎么努力,孩子都听不懂我们的指令或者跟不上我们的脚步吗?结果,大人操心,孩子烦心,两败俱伤。

那么,能不能换一个角度想想,我们到底是去“散步”,还是为了更快的到达终点?牵着蜗牛散步,如此浪漫的一件事,能否不要把它变得那么功利,而是奉着上帝的旨意,让蜗牛和自己,都快乐的享受整个过程。

孩子就像蜗牛一样,它很弱小,它成长很慢,但他却有着最单纯的眼睛,和最率真的心灵。我们常听很多父母嫌弃的说,这孩子真是调皮捣蛋不听话。可是也许他们正像那只蜗牛,笨拙的用自己的触角一点点感受着这个庞大又纷繁的世界。大人总是很忙,总是有很重要的“大事”去做,却常常无视孩子的需求,把孩子成长必经的探索世界的过程当作无用的捣乱。

其实,每个孩子的成长都有其各自的进度。不似牛耕地,每天看得见痕迹,而是像蜗牛一样,在你不经意间就不可思议的走出好远。人再着急再厉害,也无法改变蜗牛爬行的速度。为什么这个人人都懂的理,放到孩子身上反倒成了当局者迷了。

对于孩子,我愿意“陪花一起盛开”,你对一朵花有什么期望?当然是希望她娇艳的盛开着,美丽着,别无他求。即使不可免俗的希望它能艳压群芳,但除了提供她生长需要的一切,还有别的办法吗?给她阳光、空气、充足的水分、养分,帮她遮风挡雨、除去害虫,其他的,就交给花吧。

为什么是“陪花盛开”而不是“等花盛开”?因为比起等待赏花,养花付出的劳动、与花每日度过的惬意时刻、为花欣喜或忧愁的心情变化,这些过程更让我着迷。因为是爱之所至,所有在花身上花费的时间反过来也滋养了我,我从中得到了净化和成长,获得了幸福。

就像小王子和他那世上独一无二的玫瑰花。“因为她是我浇灌的。因为她是我放在花罩中的。 因为她是我用屏风保护起来的。因为她身上的毛虫(除了留下两三只为了变蝴蝶而外)是我除灭的。因为我倾听过她的怨艾和自诩,甚至有时我聆听着她的沉默。 因为她是我的玫瑰。”所以小王子为玫瑰花花费的时间就有了意义,他是感到幸福的。

我的女儿就是我最独一无二的玫瑰花,她一定会犯错,一定有缺点,但最重要的是,要带着爱的滤镜去欣赏她的所有——天真的,无邪的,淘气的,懒惰的,虚荣的……所有模样的她。在我的星球,她的存在本身就是最美好的事。这不是溺爱,教育好孩子固然是父母的本分,但不应成为亲子关系的全部。

现在流行一句话,育儿就是修行。细想起来育儿确是富有哲思的行为。父母与孩子,是世间最奇妙的缘分和最珍贵的相遇。面对孩子,不妨学习一下牵一只蜗牛散步的洒脱和静待花开的耐心,牵起小手看世界,成就孩子也成全自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